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393 一次不成功的通讯(月票3740加更)(7/8)

393 一次不成功的通讯(月票3740加更)(7/8)

作者:葫芦村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

    “马秘书,两位领导这是干什么?”严劲松跟马文浩也熟悉。

    平时去县里,书记不在,就找马秘书。

    “不知道呢,一上班,许书记就往我开车,甚至不让小车班的司机来……”

    马文浩一脸无奈。

    严劲松一想,确实也是这样。

    两位连自己的秘书都不带,肯定也不希望自己跟着去。

    也不知道这次为啥而来。

    难道为了刘春来带回来的那上百万?

    县里又准备把啥厂塞给刘春来?

    刘九娃带着人取钱回来后,他又让刘九娃去刘八爷那边取两千块钱,老爹给一千,让他先把严劲松的账给还了。

    老娘那里刘春来本来也想给的,可琢磨着不断给钱不是好事。

    给了刘秋菊100块,让她留零用。

    留下刘九娃跟叶玲几人对账,刘春来就接过来刘九娃递过来的草帽,带着田明发往山上走。

    八月的天,太阳依然火辣辣的。

    沟脚下的稻田里,已经开始泛黄了。

    沉甸甸的稻穗,弯了腰。

    由于整个四大队有大量工程的存在,很多人都在坡上干活,稻田里也不需要多少人经管。

    “春来,啥时候回来的?”

    “春来叔,提灌站啥时候开始抽水?这地里红苕,要是有水,还能多收点……”

    “春来兄弟,现在地收回去了,下半年种啥啊?”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刘春来打招呼。

    问的,都是关乎他们利益的问题。

    种地无法填饱肚子,这一季之后,大队收回去的地种什么,也没人知道。

    年轻的壮劳力,基本上都在各种工程上干活。

    一天六毛钱,都是现结,何乐而不为?

    平时基本上就没有挣钱的机会。

    即使已经满了70岁,大队已经开始按照规定发放粮油,这些老人依然无法闲置下来,见不得庄稼地里有野草,即使收成归集体,也依然还是在干他们干了一辈子的活路。

    活路!

    一想到这个词,刘春来就忍不住辛酸。

    能活下去的道路,就是干活。

    不停地干,干到动弹不了的时候,就不用干了。

    整个大队的地形,刘春来其实很清楚。

    可现在不管是制衣厂还是家具厂,都需要重新规划。

    索性又爬到燕山寺这个最高点的位置去看看。

    以前的规划,只是一部分,刘春来考虑的没有这么全面。

    何况,那个时候,他对整个葫芦村的定位,也都没有一个清晰明了的认知。

    六个村民小组,围绕着一座孤山。

    周围同样连绵的山。

    提灌站的钢管,已经安装到了燕山寺下面的蓄水池了。

    从公社沿着小路把这些钢管抬到山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了燕山寺的顶上,刘春来围绕边沿走了一圈,麦秆编织的草帽,戴在脑袋上,很不习惯。

    “队长,你把这草帽戴上,晒得脑壳青痛(非常痛),这冒了汗,吹了风,也容易感冒……”田明发提醒刘春来。

    “哪有这么容易就脑壳痛了?老田,你说,咱们这大队,能建设成啥样子?”

    刘春来见过无数发展非常不错的乡村。

    可现在,也是有些迷茫了。

    因为这里是山区!

    所有的人家,依山而建。

    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就是沟里,那是每个生产队的稻田,打了谷子后,放成干田,还能种一季油菜或是小麦。

    集中修建居民点,在这年头推进新农村建设?

    那基本上没有可能。

    刘春来也不希望推进新农村建设。

    到时候,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估计能吵得更厉害。

    “我觉得,只要你带领着大家,要不了几年,咱们这就会成为全国最漂亮的大队。”田明发拍着刘春来的马屁。

    刘春来看了他一眼,懒得问他。

    继续考虑。

    如果工厂建立在山上,宿舍区也必须在这上面,围着燕山寺修建。

    要真这样,必须先期规划水源。

    提灌站从河临塘抽上来的水,那得经过多重过滤、净化才能变成自来水。

    “哎~”

    正在这时候,山下传来了一阵喊声。

    一开始,刘春来还没注意到。

    “队长,下面有人在喊,好像是福旺叔。”田明发提醒着刘春来。

    随后对着山下吆喝一嗓子,“哪个喊啥子?”

    “山上的,喊哈刘家坡的人,让他们叫春来回来,许书记跟吕县长来了……”

    刘福旺站在青杠梁的地方,对着这山上喊道。

    他旁边的严劲松跟吕红涛两人,汗水都已经湿透了衣背。

    对于这种,他们倒也不奇怪。

    山顶上虽然太阳晒着,没有树木遮荫,却有着不小的山风,吹得人很凉快。

    风声呼呼作响。

    山下传来的声音,在风声中,很是模糊。

    田明发没有太听清,两手做成喇叭状,对着下面吼道:“福旺叔,你说啥子呢?听不清……”

    “狗曰的!”

    刘福旺听明白了。

    “吕县长,许书记,田明发在那上面,春来应该也在那边看修提灌站……要不咱们去山上?”刘福旺问两人。

    之前刘春来给他打了预防针,这两人果然来了。

    如果不是心中有气,刘大队长直接在大队部用喇叭吼一嗓子,刘春来不就知道了么?

    “走吧,咱们去看看。”许志强同样也知道。

    倒也不在意。

    率先向着山上走去。

    吕红涛也跟着继续走,“早晓得带把扇子,这热得人受不了。”

    说的时候,还向刘福旺看去。

    这话就是说给刘大队长听的。

    龟儿子,每次到县里蹭自己的吃喝,还摸自己的烟。

    领导深入基层视察指导工作,别说倒杯水,连扇子都不给递一把。

    太过分了!

    刘支书如同没听到一样。

    “福旺同志,你家春来这带了几百万回来,没说打算怎么花?”许志强在一边看着,直摇头。

    吕红涛居然还对刘福旺这种不要脸的人报有幻想。

    “啥几百万?”刘福旺表情夸张,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许志强一脸鄙视,这装得太过了。

    “关于你们大队做试点的问题,你如何想的?”许志强转移了话题。

    “这个得问春来啊。”刘支书很迷茫,“我觉得,那不是啥好事。要是搞成了,到处都来学习,吃喝招待啥的,谁来承担?反正我们大队是没钱的。对了,两位领导,你们这下基层,有餐补,带了粮票跟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