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90后风水师 > 第四章 朝生暮死

第四章 朝生暮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90后风水师最新章节!

    闽西王面相惊人,他走夜路小鬼都得退避三舍。

    谁敢吸他阳气都会被阳气冲死。

    “李哥,这人不好惹啊。”王东低声说了一句,他不会看相,但被闽西王的气场镇住了。

    闽西王也看见了我们,尤其是我,毕竟我扶着苏小笠。

    他当即爆喝:“小子,你是谁?放手!”

    “爸,他是特别厉害的风水师,名叫李十一,他说我们苏家遭遇了蛊祸,有灭顶之灾!”苏小笠解释,话也直白。

    她这么一说,无疑激怒了闽西王。

    闽西王不会气自己的女儿,他气我:“小子,你说什么?什么蛊祸?”

    他说着大步靠近,雄赳赳气昂昂的,十分吓人。

    “爸,你听我解释,我……妈呢?我跟妈说!”苏小笠不便解释,更不可能让闽西王看自己的伤口,她要见妈妈。

    话音才落,一个贵妇从另一栋别墅过来了,她一身汗水,穿着健身服,刚才估计在健身房运动。

    我看她面相,四十来岁,三庭五眼,眼神清澈,而且五官温柔,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少奶奶类型。

    正是有了她,才能制住闽西王的贪狼相,否则闽西王会失控的,直接进监狱,哪里还能当首富?

    “妈,你快来,我跟你说事。”苏小笠瘸过去,拉住她妈。

    她妈吃了一惊:“小笠,你受伤了?”

    “先进来,大事不好了。”苏小笠强拉她妈进屋去了,肯定要给她妈看伤口。

    闽西王一头雾水,皱眉盯着我们:“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王东润润喉,自我介绍,然后将尸蛊的事也一一说来。

    闽西王越听越不悦:“你是说,有养蛊人要害我?”

    “闽西王,你不信鬼神可以,但你自己女儿都中蛊了,不信也得信。”王东提高了语气,不怂了。

    不料闽西王冷笑:“我信鬼神,早年我不知道砍了多少人,晚晚都有冤魂索命。但我苏霖天命硬,什么鬼都害不了我!”

    我一怔,这个苏霖天竟然见过鬼?但一点不带怕的。

    不愧是贪狼主宫命,突出一个凶狠来。

    王东也惊了,斟酌道:“鬼和蛊不一样,鬼忌惮你的凶气阳气,但蛊可不会忌惮,说不定你体内就有蛊了。”

    “放屁!”苏霖天爆喝了一声,“给我轰出去!”

    当即,一群保安跑了过来,要把我俩轰出去。

    王东气得大骂,被苏霖天一瞪,果断闭嘴。

    不过这时,苏霖天的妻子快步出来,脸色惊怕道:“霖天,住手,真的出事了!”

    苏霖天直接就过去询问,他妻子跟他耳语一番,他脸色大变:“真的?小笠那里……”

    “对,你不要瞎闹,最近你生意也越来越差,我就怀疑有人搞鬼。”苏霖天的妻子责怪了一声,快步走向我们,露出和煦的笑。

    “二位大师好,我叫姜立英,闽西赌石世家姜家的女儿,刚才我丈夫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姜立英客客气气的,而且她面相温柔,看着十分舒服。

    王东如沐春风,大气摆手:“没事没事,姜夫人客气了。”

    “二位里面请,我为二位泡茶。”姜立英邀请我们进别墅,苏霖天则皱脸看着,不太乐意。

    他这人信鬼神,但极度自负,觉得自己能一巴掌怕死鬼,所以看不上我们风水师。不过他尊敬老婆,姜立英请我们进去他也没有阻拦。

    进了别墅,我先看了一下家宅布局,没有问题,但有一件事特别奇怪。

    别墅里的边边角角都十分干净,不是打扫出来的那种干净,而是蚊虫蜘蟑啥的一个没有,任何一个角落都找不到一只蚊子。

    这可不对劲,这个庄园这么大,花花草草那么多,不可能没有蚊子的。

    “介意我看一下厨房吗?”我不入座,先看厨房。

    “你看厨房干嘛?”苏霖天不悦道,姜立英则指了指一个方向,“大师请随便看。”

    我进去一看,厨房也十分干净,我看角落,连蟑螂爬动的痕迹都没有。

    “李大师,你看什么?”这时苏小笠过来问我。

    “你家太干净了。”我不再看了,心里已经有了结论。

    “别墅每天都打扫,是比较干净的。”姜立英说道。

    我摇头:“民间有判断蛊虫是否入宅的办法,房屋整洁,无灰尘珠网,乃藏蛊之家。你们庄园里蚊虫飞鸟不见一只,必定是被蛊虫吓跑了。”

    姜立英和苏小笠都吃了一惊。

    苏霖天则呵斥:“你说什么胡话?我是贪狼主宫命,什么虫子敢进我家?”

    这家伙竟然知道自己是贪狼主宫,看来早年得到大师指点过的。

    难怪这么嚣张,一点都不害怕。

    “你跟蛊虫讲命格没用,虫子不是鬼,不会怕你。”我冷哼了一声,对于苏霖天的态度我很不爽。

    姜立英忙抱歉:“李大师勿怪,我丈夫脾气是暴躁了一点,最近连连亏损,他难免火气大。”

    苏霖天不说话了。

    我看向王东,给他个眼神。

    王东心领神会,润润喉道:“是苏小笠请我们来的,说报酬两个亿,你们同意的话,李哥就动手了,不同意我们就走了。”

    “两个亿?你不去抢!”苏霖天再次暴怒,姜立英也皱了眉头,显然两个亿太多了。

    也就苏小笠这个经历过蛊祸的人才觉得物有所值。

    “爸妈,蛊虫真的很可怕,我们全家有灭顶之灾,两个亿不算什么!”苏小笠劝道,苏霖天瞪她:“你个小孩子懂什么?有老爸在,什么蛊虫都得靠边,老子就不信了,谁能给我下蛊!”

    “爸!”

    “别说了,两个亿不可能!”苏霖天强势道,姜立英都不劝了。

    我并不生气,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王东也撇撇嘴,嘀咕道:“首富还那么抠门。”

    “你说什么?”苏霖天凶神恶煞。

    “我说你帅!”王东来个川剧变脸,夸了一句跟我赶紧跑了,怕被苏霖天打。

    离开庄园,王东就放肆吐槽:“李哥,咱不救了,他奶奶的,一来就受气,好像我们欠他似的!”

    的确,这让人很不爽。

    不过我没有太在意这茬,我之所以走人,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自己没有把握。

    “能吓跑整个庄园的蛊虫,必定十分强大,我恐怕对付不了。”我说了一句,王东脑袋一缩,怂道:“李哥,你还是第一次没出手就怯场的,这里的蛊虫真那么可怕?”

    “相当可怕,不过要是苏霖天请我驱蛊,我也会驱的,可惜他不待见我。”我摊摊手,“走吧,去吃大排档。”

    王东一听吞口水,我们俩都是泥腿子出身,实在太爱大排档了。要不是被尸蛊耽搁了,早就回东江吃了。

    我们就开着大奔去街边大排档,吃了一条街,吃到了天黑,然后找个大酒店美滋滋地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六点我就醒了,是被阳光照醒的。

    起床一看,昨晚忘记关窗了,窗口正对着东边,一轮红日缓缓升起,阳光洒在了翡翠城。

    “好大的太阳!”我赞了一声,今年以来从未见过这么明媚的太阳,而且六点钟就升起了。

    王东也被照醒了,眯着眼过来叫道:“卧了个槽,这太阳比我屁股还大。”

    我哈哈一笑,今天是个好天气,人的心情也随之好了。

    “王东,要不要去赌石?”我提议,王东一乐:“去去去,我还没赌过石呢!”

    我也来兴趣,赌石可是烧钱的游戏,全靠运气,有点刺激的。

    我们就去找了个小型的赌石场,赌了一小时,切了五块原石,全尼玛是烂翡翠破石头。

    王东气得嗷嗷叫,因为是他出的钱,花了几十万就买了五块破石头。

    “李哥,有法子看穿原石吗?”王东气急败坏之余打起了歪主意,我一笑,“当然有,但这不符合李家的规矩,老祖宗知道了会骂我的。”

    王东一听我说李家的规矩就知道没戏了,我不会乱用术法的。

    他嘟囔几声,又去赌了两块,结果还是烂石头。

    他原地发飙,吓得人老板都抽出了砍刀,怕王东乱来。

    我心里好笑,说走了。

    结果好几辆豪车忽地堵了过来,一个白头发管家模样的老人匆匆下车,大声叫道:“李大师留步,李大师留步!”

    正是苏家的管家刘伯。

    我和王东对视一眼,都猜到了什么。

    王东一哼:“咋啦?苏家出事了?”

    “是是是,我们夫人晨起晒太阳,结果身体迅速老化,现在老了起码十岁了……二位大师,请务必救命!”刘伯哀求道。

    我眉头一挑,晒太阳?老化?

    我抬头看看天空,火红的日头越发旺盛,今天真是个难得一见的明媚天。

    而姜立英晒太阳老化……

    我脸色一沉:“朝生暮死!”

    “啥?”王东惊奇,刘伯也不安地看我。

    “蛊有十几个大分类,有数百个小分类,奇形怪状,诡异多变。有种蛊类似浮游,名为夕死蛊,只能活一天,由清早猛烈的太阳激活,到夕阳下山即死,活人中了这种蛊就会朝生暮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