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章 在车上

第1章 在车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睡得很舒服,浑身暖融融的。

    “容榕,醒醒。”一个人推推她。

    秦青刚睁开眼,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口就凑到她嘴边,“快到了。”那个人说。

    秦青看着那个人,愣了。

    “怎么了?头还疼?”秦城伸手摸她的额头。

    秦青挡开他的手,支身坐直,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旅行车里,前后都坐满了人。

    秦城看她不喝,就把保温杯又盖上,关心的问她:“头还疼吗?要不再吃点药吧?”

    “不吃!”秦青看他这样就烦,恶声恶气的说。

    她这个态度很正常,秦城闭嘴,戴上耳机开始养神。他忍不住又看了眼容榕,推推她的手小声说,“保温杯里有热水。”

    秦青随意点点头,她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出的东西都不认识。当然,身上这件衣服也不是她的。

    ——可能更糟的是,她现在根本不是自己了。

    手机是苹果,上面粘满亮晶晶的亚克力,还有香味。她连手机都喷香水吗?秦青暗自嘀咕,伸出双手,十个指甲都粘着假指甲,上面绘着樱花和富士山,还有金阁寺、银阁寺等。

    听说他们之前去日本旅行,看来是真的……

    秦城看她左翻右翻半天,想了想,把抱在怀里的包包给她,“找包?”

    原来她的包在他那里。

    秦青咬着唇接过来,不抬头看他。从她醒过来后发觉身边是秦城,就连眼神都不敢跟他相对。

    包里有粉饼和化妆镜。秦青拿起较小的粉饼,背过身去打开——

    镜中的人果然不是“秦青”。

    镜中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心形脸,大眼睛,小鼻头,樱桃嘴。虽然不乏化妆修饰的功劳,但打眼一瞧,确实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姑娘。她的头发打着卷垂在胸前,额前的流海斜向一边,眉毛画的精致,眼尾微微上挑,还用眼线笔特意突出了一下。

    生病还不忘化妆。

    秦青虽然是吐槽,可心底还是深深的感觉自己输了。容榕这样的才是女孩子。就算她再怎么看不起她,但她不能昧心说她比容榕更受男生欢迎。

    秦城装着没看她,其实还是一直偷偷看着的。此时看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不忘照镜子,忍不住笑着凑过去,“没事,我看过了,你的妆没花,唇膏也好好的。”

    甜蜜的调笑让秦青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秦城以前跟她在一起时两人从来没这样过,这让秦青忍不住去想——事实上自从秦城跟容榕在一起后她就一直在想:

    到底他们哪里不对呢?

    车攀着公路往山上行去,渐渐能看到从山顶漫延向下的皑皑白雪。秦青身上穿的是加厚的冲锋衣,戴着围脖和帽子,就算这样到下车时,秦城还非要让她戴上护耳,还打开暖手宝给她塞到兜里。

    “行李我来提,你顾好自己就行了。”他肩背手提,还拖着一个行李箱。

    秦青从头到尾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她就算想帮忙,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容榕的行李。

    她环顾四周,周围全是来旅行的人,全都穿着厚厚的衣服,远处还有人抱着滑雪板。在车上时她一直不知道秦城和容榕来干什么,现在才知道,他们应该是来滑雪。

    秦城身负重担却走在前面,秦青两手空空却走在后面,虽然一看就是男女朋友来旅行,但像这样的还是少见。女孩子们再怎么样也会拿一个自己的小行李,不会全交给男友。

    秦青被不时看过来的目光逼得上前想从秦城手里接过一件,被秦城避开,他扬着下巴指向前方,“那个就是咱们定的旅馆了。”

    秦青之前看过手机时间,跟她记的差不了一两天。虽然她还搞不清她是怎么跑到容榕身体里的。她打不开容榕的手机,就借秦城的看了班级群,她想如果她出了意外,班级群里应该会有人提。

    可班级群里几乎没什么人,正值暑假时,大家都不怎么上来。

    夏天却跑来滑雪,这种活动在秦青还跟秦城谈的时候是想也没想过的。他们当时的活动也就是出去看电影,虽然也设计过几个旅行计划,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行。

    可能也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两个月。

    秦青一直搞不清她到底算不算是跟秦城谈过。他们是在同一个活动小组认识的,因为都姓秦,又是一男一女,就被人起哄。而她正好也喜欢秦城,活动小组结束后,他们还有联系,不知不觉间就成了大家眼里的“情侣”。

    秦城喜欢她吗?大概是有一点,但容榕却能让他“心动”。秦青在事后一直在想,秦城可能从来没对她心动过。爱情这个东西,真是骗不了人,也骗不了自己。

    旅馆里已经住了很多人,前台处排着队。秦城先给秦青找了把椅子让她坐下,再把行李放在她脚边,自己挤过去。过了十几分钟他挤出来说,“好了,咱们走吧。”

    拿着房卡打开门,是个标准间。房间挺大,有电视有网络。秦城一进来就打开两人的行李,把东西摆出来,还去看了看热水器,出来问她:“你是现在洗还是吃过晚饭回来再洗?”

    秦青却不想用容榕的东西洗澡,她摇摇头,而且她还有别的打算。

    “那我先洗了。”秦城说完就脱了外套,不过脱到只剩下最后的衬衣时,他钻到洗手间去脱了,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

    秦青趁此机会拿了秦城的手机就拨回家,铃响过两声后,秦妈妈接起来,慢悠悠的说:“喂?哪位?”

    秦青直接把电话挂了。从妈妈的声音听起来,“秦青”应该没出事。

    她往后倒在枕上,实在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

    秦城洗了个战斗澡就出来了,就算他再快,出来时屋里也没人了。他长叹一口气,一边穿衣服一边打电话,不一会儿铃声竟然从包里传出来。

    他只好加快速度穿衣服,准备出去找人。这时门一开,容榕回来了。

    “小姑奶奶,你去哪儿了?手机也不带。”他说完就看到她手里提得购物袋,“你去买东西?什么没带?”

    秦青是去旅馆旁边的超市买贴身衣物和随身用品了,钱是只好先借容榕的,等回到学校她再用支付宝还给她。

    ……希望到时一切已经搞清楚了。

    秦城觉得容榕的心情好像很坏,他问完也没听到回答,只好闭嘴,过一会儿又忍不住说:“你想不想出去逛逛?”

    秦青一步也不想动,现在什么都是乱七八糟的,她哪有心情出去逛?她摇头,“不了,我想休息。”

    “那我出去逛逛,看看周围的饭店,看咱们晚上去哪儿吃。”秦城体贴的说,“你上车时就说头疼,吃过药现在好点了吗?干脆睡一会儿吧,我把门给你关上,你好好睡。”

    秦青点点头,秦城还想给她铺床,被她拒了,他又烧了壶热水给她倒上才走。等他出去,她真是松了口气。平时在校园里看到秦城和容榕一块走时她都会难受,但就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下来,她发现自己只剩下服气了。

    在容榕身边的秦城,就像变了个人。

    她仰躺着倒在床上,心中无悲无喜。

    秦城为了让容榕多休息,特意在外面晃了四个多小时,直到八点,秦青几乎以为他被狼叼走了出来找人,才看到他正跟四个男女坐在前台大厅的咖啡座里。远远的一看到她,秦城就立刻站起招手,还小跑着过来,“你起来了?这一觉睡得可真长,我怕吵醒你就一直没回去。”

    秦青其实没有睡,她故意把秦城的手机“霸占”了,一直在房间里上网,想搜出一个可靠的解释来应对她目前的状况。她还试着给自己的手机打了电话,理所当然的没人接。

    秦城带着她走过去,因为搞不清楚状况加心情确实不美妙,所以她从头到尾都不热情,一点都不像是跟男友来度假的。

    同桌的四人是两男两女,年纪比秦城大一点。他们不是同事,也不是恋人,却凑成四个人来雪山旅行。其中一个大块头的叫方域是领头的,他来过一次。

    四人都看出秦青不甚热情,所以聊天时不怎么搭上她。秦城却时时刻刻不忘照顾女友,吃饭点菜喝水,从头到尾都轻声细语的询问她,而秦青却不怎么搭理,只“嗯”两声,一眼也不看他。

    “我们想明天坐车去那边山上的度假屋,那里人少,树也少,坡也比较多,滑起来很痛快的。你们俩呢?”方域在秦青来之前就觉得秦城这个男孩子挺不错的,听说他跟女友来还以为是个可爱的姑娘,没想到这么高冷。所以他还是照着原来的打算邀请人,却想他们估计不会去。

    秦城果然有点犹豫,看秦青。

    秦青说:“你决定就行。”

    秦城挺高兴,又问:“那我们去吧?”

    方域就听那姑娘嗯了声,心想这姑娘还不错,虽然脸一直拉着,但倒是不多事。

    两边约好明天见,秦城就拉着秦青先走了。

    看这两人走了,剩下四个人齐齐一放松,赵兰山笑着说:“小年轻谈恋爱真够厉害的。”

    “你是看人家长的漂亮吧。”魏曼文撇了下嘴。

    赵兰山不惯她这毛病,正色道:“那小女孩是挺漂亮的。”

    魏曼文,“脾气不太好。”

    赵兰山上了瘾:“长得漂亮才能脾气不好。”

    方域赶紧制止,“好了,咱们来说说明天的事,明天六点就要走,大家回去记得定表,晚了人家租车的可不等咱们。不止咱们呢。”说完就拉着赵兰山回屋,走远了才说,“你嘴巴别这么不饶人。”

    赵兰山:“我就看不惯她那德兴!跟她一比,刚才那小姑娘挺不错的了。”

    方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其实他跟赵兰山比较好,除了魏曼文以外,另一个女孩许梦琪才是他们叫来的,因为许梦琪有驴友的经验,带上她不费事。魏曼文是在一个同城群里认识的,组织过一次活动后,好像就喜欢上赵兰山了,从那以后就不停的埋汰赵兰山。

    她喜欢赵兰山,这大家都知道。有人就说让赵兰山赶紧追。可赵兰山没看上魏曼文,更对她的性格敬谢不敏。魏曼文不知是性格如此还是恼羞成怒,赵兰山要干什么她能跟的都跟上来,然后就不停的去惹恼赵兰山。赵兰山烦她烦得透透的。这次也是许梦琪说要去滑雪,被魏曼文知道后就缠着她说要一起去,许梦琪没办法只好捅到方域跟前,说,“你要不让她去,那我也没法办法去了——去了她还不恨死我啊?”

    于是就临时加了魏曼文,赵兰山知道以后,头都大了两圈。

    第二天六点正,两拨人在旅馆门口集合了。秦城和秦青这一组到的还稍早,因为秦青昨晚上没敢睡觉。一方面是担心睡着以后事态更不可控,有可能回去自己的身体,但也可能变得更糟;另一方面则是担心秦城和容榕这对情侣已经上过床了,秦城万一想那个要怎么拒绝?

    事实证明秦城没那么禽兽拉着刚赶了一天路还身体不舒服的女朋友上床交流感情,在秦青“我今天白天睡太多现在睡不着”这么合理的理由下,他监督秦青又吃了一回药就去睡觉了,而且很快就睡着了。留下秦青一个人睁着眼睛刷网到天亮。早上五点她就把秦城喊起来了,因为这次去度假屋是要带行李的,他们还要退了这边的房。

    方域他们来的时候就看到秦城刚去退完房,秦青一个人坐在咖啡座里喝牛奶吃早餐,身边都是行李。

    “走吧,来不及吃饭了。”方域说完就看到秦城一个人把行李全背起来了,他的女友什么都不提。

    “……给我一个。”秦青一晚没睡也没头绪,网上能找的沾点边的都找了,还又给家里拨了个电话,把她妈气的大骂半夜推销的没有小jj。

    ……总之就是家里一切都好,她自己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所以早上起来心情变得更糟,反应也更迟钝,被方域等人看过来后才发现又当了甩手掌柜。

    “好,这个你拿。”秦城把她装手机化妆品的小包给她了,说:“手机给你充过电了,还有榛子仁的能量棒和开心果。”

    方域笑一笑,把秦城背在左肩的那个背包提下来,“这个我给你拿,走吧,外面那辆红色的车就是咱们的车。”

    山上的旅行车颜色都很鲜艳,秦青身上的防锋衣也是大红色的,还带反光条,背包也是。

    旅行车是三十个人的,旅客们过一会儿差不多都到齐了,等都坐满了之后,司机上来又带了两个人,这两人就席地一坐。“走了啊!”司机拍了拍车门,又鸣了两声喇叭才往山上开去。

    上山的路是公路,路面很宽,来回都是四车道,但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对面来车远远的都能看到一个鲜艳的小点。两车快相遇时就相互鸣喇叭,靠近时司机还对着对面招手。爬到一半时,司机就说可以开窗户了,“现在没风,开窗户透透气吧。”

    “还有多久到?”魏曼文问。

    “半小时吧。”

    “能不能停个车?”魏曼文问。

    司机师傅从后照镜看了一眼,说实话是不想停的,因为路面是斜着向上修的,而且因为天气原因,路面挂霜,如果停车只能不停发动机,还要不停的踩刹车,既费油又费事。但顾客是上帝……不过这女的不是做主的,所以他看的是车里跟这女人同行的几个男人。

    这事跟秦城和秦青没关系,方域才是领头的,不过他没说话,赵兰山先开口,“你事怎么那么多!”

    “女人就是事多怎么了!”魏曼文遇上赵兰山,声音立刻高了八度,顿时一车人都看过来。

    “行了行了。”许梦琪推了把赵兰山,“我陪她下去。”

    赵兰山不想吵架让别人看笑话,就闭上嘴了。司机一看这样就把车靠边停下了,许梦琪和魏曼文下了车,车里响起嗡嗡的说话声。

    “女人的事……估计是来那个了,那也没办法,总不能弄脏裤子吧?出来玩肯定没带多少衣服,也不好洗。”

    “来那个的时候跑来滑雪?自己作死不说,一车人的事都给耽误了!”

    方域就拿着零食满车让,一边道歉,接了东西后车里的人也不好意思再抱怨,你来我往的聊起来。

    “哎,那两人往哪边走啊?”有人看到下车的两人竟然越走越远了。

    车外四野一点遮挡的树都没有,也不奇怪这两人往远处走。

    “他们不会是想找树吧?”

    “这附近哪里有树啊!在车后弄不就好了?蹲下来谁看得见啊!”

    “快喊回来!这下越走越远了!不能总在这里停着啊!”

    方域和赵兰山都赶紧打手机,结果魏曼文和许梦琪的手机都在车里响起来了,估计是两人想着马上回来,没一人带手机。

    这下只能等着了。

    车里一片寂静,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秦城把手机拿出来给秦青玩,悄悄问她:“你看电影不看?”

    秦青还是没能打开容榕的手机,接过秦城的手机随便刷起来。秦城凑过来,看到她刷的都是灵异网页。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司机突然把烟一扔,探头出去伸长脖子往天上看,然后对同车的那两个坐地上的同伴说了一串方言,那两人也把头探出车窗看。车里的旅客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但也纷纷伸长脖子往天上张望。

    司机和那两个人说了什么,那两个人也肯定的点头,司机就发动了汽车,“要走了!”然后长鸣喇叭。

    方域和赵兰山赶紧过去问司机怎么了,“我们还有人没回来呢!”

    “必须走。云来了,再不走刮大风谁都走不了,要冻死在这里了!”司机按了一分钟的喇叭后就不再多等,汽车轰鸣着高速向前奔去。

    车一动,旅客们都有点吃惊,还有人没回来呢,他们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不等那两人了?”

    “好像是要变天了。”

    司机还在跟方域解释,“我不能把这一车的人都扔在这里,我要对他们的生命负责啊。云跑的比车快,祈祷咱们能赶得及吧。”说着他又再加大了油门。

    方域也说不出停车等人,不顾车上二十多个人性命的话,他就算说了,车上的人也不可能同意。他问:“那我们那两个同伴呢?”

    司机说:“我现在就给救助队打电话,就说有两个人落在外面了,我们的车正在往山上赶,让他们去救吧。”他看了眼方域,安慰他道:“别担心,那两人出去时穿的也挺多,只要不乱跑,赶得及的话都不会有事。”

    说完他就用车上电台通知了山上的救助队,把地点给报上后,又让方域报魏曼文和许梦琪的身高衣着。

    秦城看事情好像不太好,就走过去问:“怎么了?”

    方域拍拍他,“走吧,没事。”他叹了口气,觉得这次旅行真是事事不顺。

    又过了五六分钟,车外的风就变大了,而且瞬间增强。车窗玻璃和车门都刮的一个劲的抖。旅客都缩着脖子抱着胳膊缩在座位上,司机则是更加踩油门,并把暖气关了。

    关了暖气后很快就冷了,有人问:“为什么关暖气!开开吧!冻死了!”

    “不能开!省油!”司机头也不回的喊,他拼命催油门,但车速并没有加快,他要花很大力气把住车方向,因为车被风吹的不停的向另一边歪。

    路上已经是一片白雪茫茫,根本分不清哪边是马路,哪里是荒野。

    天很快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车前灯的可见范围大概只有一米多一点。马路上也开始不平起来,车跑得跌跌撞撞。

    车不停的颠波,车里的人全都坐不稳,但没人说话。

    秦城从包里掏出暖手宝给秦青。

    “你的手也很冷,你用吧。”秦青说,她还把包里的能量棒拿出来给秦城,“早上你没吃多少东西,把它吃了吧。”

    方域一直在看车窗外,他心里知道,魏曼文和许梦琪凶多吉少了,她们没带任何东西,在这种暴风雪中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了。

    赵兰山的心情也很沉重,就算他不喜欢魏曼文,但魏曼文是追着他来的,怎么说他都自觉有一份责任。如果魏曼文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不会轻松了。还有许梦琪,她是为了陪魏曼文才下车的。

    “艹!”赵兰山把帽子拽下来,撸了把头发,恨不能把头皮抓破。他又把帽子戴上,因为就这一点功夫,他就感觉到寒冷了。

    车突然一颤,像没油一样往前一顿一顿的跑。车上的旅客一下子都炸了,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伸长脖子去看司机。

    司机的脸都憋红了,使劲踩油门,可车还是慢慢停下来了。

    “车没油了?!”一个人跳起来往前跑,很快有人跟着跳起来过去看,“艹!果然没油了!你怎么不把油加满啊!!”

    司机被人拽着脖领子,艰难的骂道:“老子加了大半箱的油!以前够跑一个来回的!刚才风那么强,油门不使劲催咱们早趴下了!!”

    那现在怎么办?

    司机五大三粗的也不惧这些人,将人一把推开,松松脖领子说:“等救援车来!我已经报告过了!”

    车停下了,车外风雪呼啸。

    车里没人说话,只有司机报告的声音,他几乎是不停的打报告。灯只留下了司机头顶的一盏,车里是黑漆漆一片。很多人一开始打开手机照亮,有个人提醒了句:“保留点电吧,万一要打的时候没电就糟了。”于是大家齐刷刷的把手机都关了,还有人提醒把不用的应用也都关了,别刷网页听歌,防着万一。

    “咱们不会就这么遇难了吧?”黑暗中有个女人问,车里陡然一静。

    司机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不会,这里就这一条路,咱们还在路上呢,等救援车来了,顺着这条路过来,接上咱们往回开就行了。”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司机还接着说,“都别紧张,这事我遇上的多了,这个月是第二回了。”

    有人问司机,“上回也是带着旅客搁半路上了?”

    司机说:“那回比你们还惨,你们还强点,这是白天,等云过去就行了。那次是下午回山下时停半路了,等到夜里两点才来车,那一车人吓的都说这辈子都不来了。”

    车里响起一阵笑声,听到有比这次更糟的都获救了,大家的心里就好受多了。

    司机又接着讲了好几个遇上突发事件的旅客的事,虽然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安慰人,可此时此刻他们就愿意听这个。

    “……还有一次,那时我还没到这里开车,是给救援队开车。旅馆的打电话说有个客人该到了,可等了一天也没见人,他们给客人打电话也没人接,就打给我们了。”

    “说不定是人家去别的地方了?”有人说。

    司机说,“那不管是不是,我们要先去找啊,他要真是没来倒好了,最怕的就是人来了,走错路或怎么着了。现在流行自由行,自己一个人上路,什么地方人少就往什么地方钻,唉……你们是不知道我们有多烦……”

    “烦也要去吧?”方域笑着问。

    “是啊,救援队不就是干这个的?”司机笑着说,“我们就从车站那个地方向山上找,人撒开了找,带上狗,开着车,一路一路的瞎撞。”

    “最后人找着了吗?”有人问。

    “找着了。他自己带了帐篷,路上看到一处风景好就蹲那儿等日出呢。”司机大叹一口气,车上的人轰的都笑起来了。

    气氛渐渐好转,车外的情况似乎也好转了——风停了。

    刚才狂啸的风简直像做梦梦到的一样,现在外面没有一丝风,雪花打着旋静静落下。天边已经能看得到光,虽然这附近还是黑的,但天也渐渐亮起来了。车里欢呼起来,虽然只有二十几分钟,但像熬了一夜一样。司机也松了口气,跟救援队又通了一回话,说:“快到了,大家再等等。”

    赵兰山看着车外渐渐放晴的天空,他跟方域说:“我想下去找她们俩。”说的时候他就开始准备了。

    方域也是这么想的,两人一起收拾起来。

    秦城看了一会儿,说:“我跟你们一块去。”

    赵兰山头都不抬:“别胡闹了,像你这种的去也是添乱的。”

    秦城说:“我是斯里兰极限俱乐部的钻石会员,绝不会给你们添乱。”

    赵兰山一听,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城,“斯里兰的?看不出来啊。”

    “我有四年极限运动的经验,雪山不是头一回上,爬过洛子峰。”秦城立刻说,他是去帮忙的,不是去添乱的。

    “你有经验也不行,我不能把一个未成年人带出去,我对你的父母没办法交待。”方域是反对的,这次出来他已经吃够外行人的苦了,就算秦城不算完全没经验,此时他也不能带他一起去。

    但秦城提出了一个方域无法拒绝的理由,“你们两个人肯定不够,万一她们俩走散了呢?如果两人都受伤了呢?晕倒了呢?就算你们能一个背一个,又能走多久?”

    方域原来想的是如果找到了人,哪怕只找到一个就赶紧找个地方扎帐篷,然后把人抬进去,再留一个人下来,另一个人继续找或者等待救援。秦城提出如果找到人时两人已经分开,那就由他留在帐篷里照顾人等待救援,方域和赵兰山可以结伴再去找另一个,这比单独行动安全性更高。

    “而且之前我一直跟你们在一起,之后我也有帐篷,我也可以放信号弹,我学过,知道怎么放。”秦城说,“我的安全性是很高的。你放心,我只想帮忙,没打算拯救地球,我不是个冲动的人。”

    这最终说服了方域带上秦城,他示意秦城:“去跟你的女友告个别。”

    秦青听了以后表示要跟秦城一块去。方域和赵兰山听了以后干脆先下车了,赵兰山摇头说:“小子,要是不能说服你女朋友就别跟来了,你还要照顾她呢。”

    司机见这两人往下走就赶紧追问,听说他们要去找人,司机急得直跳,“雪都停了,这一片没山没涯,就二十几分钟冻在外头,真冻不死人。等救援来了你们再跟去都行,这时就别给我添乱了!”

    方域和赵兰山坚持要去,留下等确实可以,但他们二人最担心的是魏曼文,她是个彻底的外行,如果只有许梦琪自己可能危险还不会这么大,魏曼文却很有可能把自己作死再连累许梦琪。所以他们早一分钟找到她们,她们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大。毕竟野外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司机师傅实在拦不住二人,只好叫他们写个保证书,证明他们是自己走的,跟他无关才放行。

    秦城此时也下车了,秦青并没有被说服,但她对体力不是很有自信,她怕自己成了拖后腿的,没她在,这三个男人应该能更快找到人。最后她把所有的食物能塞的全塞到秦城的包里,秦城要给她留下三分之一,她摇头说:“我这边得到救援的机会更大,你们也不要走得太远。”

    秦城下车时,赵兰山没看到他再带着一个还挺惊讶,“没想到她还真听你的。关键时刻还是挺懂事的。”

    秦城笑着说,“她怕体力跟不上。”

    方域说:“我们走吧。”

    他们先沿着公路往回走,因为只要魏曼文和许梦琪不转向,她们在遇到暴风雪之后最可能的就是回到公路上来,希望能找到车。然后有八成的可能是往回走,因为人的潜意识会让他们选择回到安全的地方。比起未知的度假小屋,他们出发的旅馆更加安全。

    为了节省体力,三人并没有用很快的速度走,而是缓缓慢行。每隔五分钟,方域就会吹哨,长长的哨音在静谧中回荡。这哨音是为了给失踪的人指引方向。

    雪静静落下,微微的小风刮到人的脸上像刀子一样。时间显得分外漫长,他们走了大概四十五分钟时,方域停下来了,“就是这里。”他四下张望了下,指着天边隐隐露出的一角山脊说,“当时停车的地方就是这里。”

    赵兰山叹了口气,因为这一路上他们都没遇上人,也没有人听到哨音过来。

    更糟的情形发生了,魏曼文和许梦琪很有可能迷失方向了。

    方域说:“我们再往前走一点,她们的速度不会比我们快,如果她们找到公路后往回走了,我们能蔫上。”

    三人继续往前走,秦城在心底计算着步速,算着路程。在这种情形下,魏曼文和许梦琪是不可能奔跑的,她们只能走,女性的步子大概是男人的三分之一。于是在走了半个小时后,方域不得不再次停下来,他遗憾的说:“看来她们没有回到公路这边来。”

    公路和荒野的路况是完全不同的,如果魏曼文和许梦琪找到公路了,她们不会不走公路。所以她们很有可能是在发生暴雪之后就迷失方向了。

    他们只好横穿马路,往当时魏曼文和许梦琪离开的方向走。

    在旅行车这边,旅客们倒在座位上昏昏欲睡。没有风雪,大家就没那么害怕。虽然等的心焦,却也没有办法。司机一直跟救援队保持联络。

    秦青没有睡意,她坐到了司机身边的地上。

    司机跟她轻声抱怨:“救援队的车不够,他们先去救雪地里的人了,缆车里还关着人呢,正在抢修。咱们这边好歹还不算有危险,只能先等一等了。”

    秦青小声说:“那咱们车上失踪的人呢?他们去救了吗?”

    “去了,往那边已经派出了四个搜救队,失踪的有好几个呢。”司机说。

    秦青明白了,感觉有些无力。生命之上人人平等,对她来说,秦城等人是熟人,当然希望他们更早获救。而对搜救队来说,所有的失踪旅客都是生命,都要救,先救近处的,再慢慢往远处辐射。而身处半路的魏曼文和许梦琪,就是远处的了。

    幸亏方域他们去了。秦青想,他们可能早就知道有这种可能,所以才希望自己能先把人找到,免得她们什么都没有的留在雪地里。只要找到人,以他们身上的物资,获救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的。

    但一切并未好转,因为风又渐渐刮起来了。

    风一大,气温下降的更快。有旅客忍不住问司机到底什么时候救援才会来?

    “快了,快了。”司机说。

    旅客们却渐渐鼓噪起来,上一次经历的暴雪让他们险些没命,那濒死的体验谁也不想再尝一回。正在这时,黑暗的远处有两团灯火渐渐向这里驶来。司机长舒一口气,“救援车来了!”

    车里的气氛也再次缓解,大家都坐下来,司机一直开着车灯就是想让救援的车能一眼看到。救援车很快靠近了,车上只有一个司机,似乎是本地人。他说着方言,跟这旅行车的司机喊了几句话,司机也喊回去,然后救援车的司机跳下来,从车厢里搬下一箱油。

    旅行车的司机也下了车,两人合力把油灌进油箱,救援车的司机拍拍旅行车的,两人击了一回掌,各自上车。

    司机上来后,旅客们发现救援车没有调头,司机直到发动车子,救援车也没有动静。旅客们就明白了,“他是不是还要去找那几个人?”

    司机嗯了声,车发动了好一会儿才发动起来,他慢慢向前开,路上肯定有冰了,虽然轮胎是防滑的,但一开始肯定不能冲太快。

    “我们走吧。”司机说。

    旅客们此时才算是彻底放下心了,有人刚才都不敢吃东西,现在也觉得肚子饿,纷纷打开行李。这时有人突然喊道:“那个女孩下去了!”

    司机再吃惊车也开得很稳,“怎么回事?”

    坐在后面的一个人跑过来跟司机说,“就是后面下去那三个人,其实还有个女的留在车上,刚才好像下去,跑到救援车上去了。”

    司机的头都是大的,“她跑过去干嘛!”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下车!赶紧跟救援车的电台联系,那边也很快接通,乌里哇啦一阵后,那边换了个人说话,一个嫩嫩的女孩声音说:“喂?司机师傅吗?”

    司机大怒:“你跑过去干什么?他连你们的话都不会说!”

    秦青等司机吼完,静静的说:“我的同伴都需要救助,我想跟他去救人。”爱惜生命?可她现在连自己是死是活都搞不清。

    而且……就算她不知道秦城是不是爱她,她却知道自己是不是爱秦城。

    这段短短的时间里,她对秦城的怨恨正在慢慢消失。因为秦城就是不喜欢她,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所以她的怨恨就像无根之木,没有土壤就渐渐枯萎了。但同时她也更鲜明的感觉到她对秦城的感情。

    她喜欢他。或许不到付出生命的地步,但能跟随救援车一起去救人却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是她成为容榕最大的福利:她可以去爱他。

    当她是秦青时,连表达爱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