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章 两人

第2章 两人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不知是不是救援车的司机更有经验,他在开到公路的某一个地方时,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就直接转向离开了公路。

    秦青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没有发问,她也怕给人添麻烦,所以只是安静的好好把自己钉在座位上。

    车开得快要飞起,有好几次秦青都认为这车要翻了,可车没翻,只是跳得高了一点。他们的速度很快,似乎很快就要找到人了。

    事实也是如此,当远远的看到好像是石头的阴影时,秦青还没发现那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司机在石头的不远处突然停下车,没有准备的秦青差点甩到挡风玻璃上,但她很快从跳下车跑过去的司机身上猜出他们已经找到人了!

    她差一点想下去,但下一刻她就发现根本不用,因为司机直接扛着人过来了。秦青的心不由得提起来,单从外表看,她实在认不出这是不是她的同伴之一。

    司机把人给扛上车,车后厢全是空的,车厢壁上挂着单架,司机把单架卸下来,把人放下去绑上束带,然后才拨着人的鼻子嘴检查。秦青坐在驾驶副座,想过去又怕碍事。

    司机检查了一下就把手伸到人的衣服里摸胸口,然后先把他的头侧放,伸手指进去掏,什么都没掏出来,他就再把人头摆正,调整了一下人的脖子,就捏着鼻子,抬着下巴,鼓着脸颊往人的嘴里吹气。

    急救!

    秦青忐忑不安的看着。

    司机的手法挺粗暴,但非常快又很有力,见效很快的,这个人已经渐渐有了知觉,秦青能看到他的手摆了下!

    司机拿手电拔开他的眼皮照,然后冲着他的耳朵大声说话,秦青很艰难才分辨清司机说的是,“你还好吗?”

    秦青觉得这个她可以帮忙了,她赶紧对司机说:“我来!我来!”

    司机一点不含糊的立刻让开了位置。秦青连忙从驾驶副座出来,蹲在单架前,握住这个人的手,此时她才认出这个人是方域。

    他怎么会在这里?!秦城呢?另一个人呢?

    “方域!方域!”秦青喊道。

    方域艰难的睁开眼,寻找光亮,他模糊的看到面前有个人,她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努力的想听清,他知道这个人肯定是认识他的,她喊的应该就是他的名字。

    “你、你……”方域发出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但秦青知道他这是认出她了!

    司机在身后喊她,她回头,他指着驾驶座旁的一个旧保温壶。秦青拿过来倒了一杯,自己先尝了一口,是煮的很浓很烫的姜汤。

    方域微微向她招手,她把他的头轻轻扶起来一点,喂他喝了两杯姜汤后,他才能顺利的说话。

    “我们走散了。”方域叹了口气,他没有太自责,事情到这个地步是谁都不想的,他只能尽量客观的把事情说清楚。

    当时风雪来的太突然,他们本想支帐篷,因为附近根本没有可供躲避的地方。所以他把背包卸下,想尽量快速的搭起帐篷。但赵兰山却听到了有人呼救的声音,他说这种风雪之中,能听到声音肯定不会太远,所以他打算去找一找,如果晚了不知道人又会跑到哪里去。

    秦城本来是跟他一起搭帐篷的,但背包被吹走了,他去拾背包,明明就很近的,但一转眼人也看不见了。

    方域一个人没办法完全固定帐篷,当他发觉秦城一直没回来时,帐篷也被吹飞了。他一个人没办法,只好团成一团趴在地上,把口鼻藏在下头,尽量保持呼吸。什么时候晕过去的他也不知道。

    秦青听他说完,默默又给他倒了杯姜汤,“再喝一杯吧。”

    方域此时才认出秦青,本来这种救援车上会有个普通人就很奇特,他刚才急着把情况都说出来,现在认出人了,不由得微笑了一下:“你还是跟过来了。”

    秦青听得出他的意思,无奈没有浪漫的心情,问他:“你还记得秦城去的方向吗?”

    方域做了个手势,“风是往西北刮的,人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逆风而行的,背包也是往西北方向滚。所以如果幸运的话,秦城和老赵会撞上。”

    希望如此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方域喝完姜汤继续休息,秦青听到他平缓的呼吸就知道他睡着了。遇难的时候五分钟会像五个小时那么难熬,所以不奇怪他怎么会这么累。

    他们的车还是开得像要飞起来,秦青又爬回副驾驶座。车前灯照得车头前寸许地亮如白昼,但除此之外的地方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司机是凭什么来辨别方向,可能这里就像他家的后院一样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

    因为成功救到方域了,所以秦青对司机的信心空前高涨。从方域的话中,秦城并不会走太远,所以可能很快就可以找到他了,说不定他们遇到的下一个人就是呢!

    在这样的期待中,时间过得既快又慢。他们很快遇上了第二个人,而且这一次一下救回来两个。

    赵兰山和魏曼文。

    不过两人似乎在打架,赵兰山竟然把魏曼文的一只手绑在他的手上。他们俩的情形比方域要好,赵兰山因为来不及搭帐篷,他是直接把帐篷披在身上,把他和魏曼文两人给紧紧裹在里面。而且他的背包还在,魏曼文和他都吃了点东西,还喝了两包葡萄糖水。

    所以魏曼文虽然冻得牙关直打战,人还是清醒的。她一上车就跟赵兰山喊:“快给我撒开!当着人我看你敢干什么?”

    赵兰山用力把绳子解开,回手一甩摔在魏曼文脸上。魏曼文气得脸都发白了,坐到了离赵兰山最远的地方。

    “老方,你怎么躺下了?”赵兰山看到方域马上过来问,听说他在雪地里挨冻了,把背包拖过来问:“我这还有葡萄糖,是给你挂上还是你直接喝?”

    “喝吧。”方域说。

    赵兰山把葡萄糖液拿出来后放在发动机上,放到不凉了才剪开让方域叼着慢慢吸。他还问秦青喝不喝,“没想到你也跟上来了。”

    秦青想了下还是要了一袋,却不喝,而是放在怀里温着。看得赵兰山感动不已。

    很意外的,他没有问魏曼文要不要。而魏曼文一直凶恶的看着他,那样子不像暗恋,倒像有仇。

    车上已经有了四个人,赵兰山把另一边的单架也放下来,自己躺上去绑着睡起来,他也是很快就睡着了。

    秦青和魏曼文是仅剩的两个女人,但秦青满腹心神都放在秦城身上,到现在还没找到他!这让她根本没心思去理会魏曼文。

    司机一直注意着油表,他看着差不多就停下车,从车厢中提出另一箱油灌进油箱,然后就开始往回开。

    秦青的方向感一直不好,但这次她却很快发现车行的方向是在向着山下走。

    “等等!你往哪里开?不找了吗?”她对着司机喊。

    司机叽哩呱啦的说着什么,对她比划外面,她完全听不懂,但能理解他的意思是外面情形不好,可能油也不够了,这一箱油只够他们回程,所以他必须带着这一车的人回去。

    但秦城怎么办!他没有行李!这次的风雪还有多久根本没人知道!她已经知道在这种天气人的生存能力有多低,像方域这种人都些冻死,他被救上车时已经休克了!秦城呢?如果秦城此刻也休克了呢?如果没人去救他,他可能会冻死在风雪中!

    “你不能……!我们要去救人啊!”秦青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司机只是木然、平静又坚定的摇头,车仍然以很快的速度往山下开。

    秦青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鬼使神差的伸手去夺方向盘!但她被身后的人按住了。是赵兰山。

    她一回头,发现方域也仰着头艰难的向她看。

    “不行,妹子,我知道。要不等一会儿哥跟着他们一块过来找人?咱只要带够油,找多久都行!”赵兰山拎秦青跟拎小鸡似的,他把她从副驾驶座拽出来,放到单架上,“你听话,别乱来,我就不把你绑起来。不能抢方向盘你知道吗?太危险。”

    秦青浑身隐隐发抖,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气得还是急的。她点点头,赵兰山认真盯着她看了看,回身把方域解开了,把单架给放回去后,让方域抱住秦青,“正好,你抱住她,取温加看人,都不耽误。”

    方域的双臂并没有多少力气,他现在还是浑身无力,他从背后半抱住秦青,几乎把体重都压在她背上。他有气无力的轻声说:“别担心,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叫什么名字呀?”

    “秦青……”她下意识的答道。

    “哦,你们是一个学校的?感情真好。我以前在学校时也谈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我们之后分手了……”方域轻轻的讲着自己的事。

    但秦青却觉得自己正在脱离这个世界。

    她的身体越来越轻,方域的声音越来越远,像隔着一层玻璃。当她发现自己正慢慢浮起时,一切都清楚了。

    原来……原来她已经……

    她回忆着那些打回家的电话,或许妈妈的声音是担忧的?或许她打错电话了?

    或许,她根本没有打电话……

    她渐渐浮上去,越过车顶,就像她和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质,就像平行线永不会相交。

    这风雪,再也不能阻碍她。

    没有寒冷,呼啸的风和砸过来的雪粒都妨碍不了她。

    她像一朵云雾向前飞去,越飞越高……她知道她能找到秦城!

    就像心有灵犀,就像直觉!她在一眨眼间就找到了秦城!她穿过无数的风雪,冰原在她脚下瞬息间掠过,她找到了他!

    他和另一个人抱在一起,两人团成一个团抵抗着风雪。

    她飞过去,降落在他面前。他的脸上都是雪,呼吸又短又促,就像吸不到空气。另一个人已经昏过去了,她很快就认出是许梦琪,她还活着,但也很危险了。

    她要救他们!

    她靠近秦城的口鼻,她好像还能呼出热气,她挡住冰雪,他的呼吸果然就顺畅些了。他微微睁开快被冰结住的眼睛,他似乎看到了她,表情既震惊又伤心,他的眼泪掉下来了。

    秦青笑了。

    他微微张开嘴,却只能张开一条缝,也没有力气再说一个字。

    秦青凑过去轻轻亲了他一下。

    她知道,附近有人正在靠近。是救援的人,他们肯定不是只派出一次车,而是一*的,直到所有人都被救出或确认生死。

    她浮起来,向来人的方向冲去!

    她卷起狂烈的风雪!像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量!

    她看到了风雪中亮起的车灯,她推着它往秦城他们的方向去。司机在艰难的把稳方向盘。

    她看到车停在距离秦城二十多米处,司机跳下来,把秦城和许梦琪扛回车里。

    这次她不能靠过去了,似乎有什么在冥冥中告诉她:到此为止,你该离开了。

    她的耳朵听到秦城在跟司机艰难的说:“……还……”他在轻轻推司机的胳膊,往那个方向指。

    司机怀疑的跳下去又找了一圈才上来,把秦城和许梦琪都牢牢绑在单架上,发动了汽车。

    秦城的眼角滑下一滴泪:“……容……”

    ------------------

    秦青越浮越高,似乎进入虚无中,又像躺在柔软的床上。

    很多事一帧帧快速滑过,她在商场的试衣间试衣服,在专柜试用化妆品……同学的脸一个个浮现又消失,清晨,她出现在班级跟大家打招呼,她知道女生们都讨厌她,笑得假模假样……她在操场上跑步,老师掐着秒表对她招手,她一点都不担心体育成绩,她还故意回头去看那些平时嘲笑她的女生正在呼哧呼哧的喘粗气,可却一步也跑不动……

    她回了家,父母的脸模糊的滑过……她走在乡间小路上,爷爷牵着她的手……

    秦青觉得身体越来越沉,一切也越来越真实,就像从梦中要醒来时,能很清晰的感知到“那都是做梦”。

    她怕忘了那些事!赶紧再回忆一遍!她都记得!都很清楚的记得!

    可同时,她也越来越清醒。

    她能感觉到这是她家,妈妈正在客厅和厨房间走来走去,她在做早饭,爸爸的脚步很快,他从厕所出来要回卧室穿衣服,不然上班要迟到。

    “昨晚上也不知是谁!三更半夜打电话!”妈妈生气又小声的说。

    爸爸说:“我看看……给你把这个号拉黑名单吧?”

    “拉吧。”妈妈的声音有点远,她在厨房。

    秦青坚持闭着眼,她不想醒过来,醒来就意味着梦里的一切都结束了。她听着外面的声音渐渐都消失了,随着关门声,爸爸和妈妈都走了。她睁开眼,从枕边摸出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了。

    她插上电,过一会儿短信提示就来了。

    四个电话,都是秦城的号码。

    她登入班级群,里面已经刷起了屏:

    李意然-班长:大家注意!秦城和容榕去滑雪遇难了!秦城父母已经赶过去了!容榕出事了,咱们要做点什么才行!

    徐队长:真惨……

    代官山:唉,祈祷吧

    吕大建人:容榕爸妈知道了吗?

    王建林是我爹:出事……不是那个意思吧……

    钱钱钱钱钱钱钱:要不要捐点钱?

    王建林是我爹:现在不是钱的事,人家家估计也不缺钱

    四海为家:也就是个意思,要不咱先开个祈祷会?买点蜡烛

    ……

    秦青木然的看着,她现在什么也没办法想,没办法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