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4章 军训

第4章 军训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嗯,嗯。”方域带着耳机整理行李,“已经安顿下来了,房子有点旧,不过小区位置不错。”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基本的家具,厨房里连碗都没有。

    “我知道,你那边怎么样?”方域听着赵兰山的抱怨,哈哈大笑起来,“对不起,不是不是,不是幸灾乐祸!好了好了,你要不要到我这里来转转啊?”

    赵兰山在电话里说,“行,我现在开车过去,晚上正好到,到了你请我吃饭啊。”

    四个小时后,两人就坐在了饭桌前。

    “这店不错啊,你暂时不能开火的话,可以在这边解决吃饭问题。”赵兰山说。

    遇难以后,他们回到自己的城市里,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也是机缘巧合,方域刚好有一个出长差的机会,恰好就是秦城所在的城市,他就要求到这里来了。一方面是想避开那些好奇或猎奇的眼光,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这件事快点退烧。

    他和赵兰山带着两位女性出游却发生了这种意外,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些责难。许梦琪这边还好说,她本身就不是个好多事的女人,甚至在发生这件事后还有些想避开方域和赵兰山。

    方域就和赵兰山买了些礼物,也送了些钱给她,略表心意。

    但魏曼文那边就麻烦多了。方域和赵兰山承担了她的医药费不说(本来也不该他们承担),魏曼文还要求他们付精神抚慰金和误工费,林林总总要了八十多万。

    方域直接请她去告好了,然后就申请到这边来了。

    赵兰山更为难一点,因为魏曼文想跟他结婚。这听起来很可笑,可被魏曼文带着魏家父母堵了几回门之后,赵兰山是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了。你跟一个根本讲不清道理的人怎么说?

    而且方域能跑,赵兰山跑不掉,他的生意都在那儿呢。

    几杯酒下肚后,赵兰山半认真的问方域:“你说,要是我说自己破产了行不行?”

    “那你要先把你的车卖了,房子卖了,厂房抵押,门店抵押,再让几个员工堵门,你再来一招卷款潜逃。”方域不负责任的说。

    “最好再找我哥们去号子里蹲几天。”

    方域抬起头,“你不是认真的吧?”

    赵兰山苦笑说,“我是真没招了。你知道吗?她今天连记者都带来了。反正她就认准一条,要么从我手里挖出钱来,要么让我娶她。”

    方域放下筷子,给他加满酒。

    “她这天天闹,我们公司的小年轻天天看热闹,生意怎么做?来个客人一看这热闹劲,还有什么说的?”赵兰山咬着烟屁股,咬得烟都没法抽了。

    两人闷头吃饭。

    过了会儿,赵兰山强打精神换了个不那么沉重的话题,“你去看过那小子没?他怎么样?”

    方域摇摇头,“行尸走肉一个。”

    “唉……”赵兰山把杯中的酒喝光,酒杯倒扣过来,“好歹还捡了条命,不能多求了。吃菜吃菜。”

    方域说:“你还记得吧?咱们在医院时,我跟你说秦城女朋友的名字叫‘青青’,你说我是糊涂了。”

    “是啊。”赵兰山说,“那女孩叫容榕。要说这名字真不错,爹妈会起。”说完挺沉重的叹了口气,“唉……好人不长命啊……”

    “我当时也以为我是糊涂了。”方域说。

    “那现在有后续了?”

    “今天我去找秦城,在他们校门口遇上一个女孩也叫‘青青’。”方域说,赵兰山惊讶的抬头,方域一副不解的模样,“她跟秦城一个年级,应该也认识,她有秦城的电话。”

    赵兰山不吃了,这事是有点怪,方域以前不认识叫“青青”的女孩,他当时从昏迷中醒来听说秦城女朋友出事了,被冻死在雪地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救出来后兜里还有一条能量棒。秦城醒过来后刚知道这件事就疯了。

    方域特别后悔,特别自责,因为他记得当时他是抱着那个女孩的,他怎么就没抱住呢?他怎么就昏过去了呢?

    赵兰山当时就说他糊涂了。因为方域当时一直被绑在单架上昏着,赵兰山被救上来后喂了他半袋葡萄糖水,然后他也占着另一边的单架躺下睡觉。秦城女朋友本来坐在副驾驶座,但他们后来得知魏曼文把秦城女朋友赶下来,自己坐过去了,秦城女朋友就自己缩在车后厢里,估计她就是在那个时候跳下去的。因为当时车是下山,速度很慢,司机一直看着前面的路根本没注意。这也是赵兰山非常讨厌魏曼文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刚找到魏曼文后,想让她指一下许梦琪的方向,因为她自己说两人分开的时间很短,他想一口气能都找回来就好了,结果魏曼文拦着不让,非让他先带着她走。事实上秦城和许梦琪确实离他们不远,不到一千米。如果不是风雪中能见度低,两边是不会错过的。

    “这人太自私!”赵兰山如果以前只是对魏曼文没感觉才拒绝她,现在就是恶心了,这种人就算美如天仙他也不敢娶啊,绝对只能同甘不能共苦。

    赵兰山觉得方域是太自责了,才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但方域言之凿凿,还给秦城女朋友杜撰了一个名字叫“青青”,直到几天后他彻底恢复过来才明白原来都是他做梦,他没有抱住秦城的女朋友,他女朋友也不叫“青青”。

    方域也怀疑自己昏迷之中做梦了,可他今天偏偏就遇上“青青”了。

    赵兰山对这个“青青”也是印象深刻,方域醒来时肯定得不得了说秦城女朋友叫“青青”,搞得他都以为是他弄错了。

    “可能只是听起来像‘青青’,说不定是别的字。”赵兰山说,“反正以后你不是打算常常去看那谁吗?慢慢就知道了。”

    方域想起秦城就摇头,“是啊,他家不在这里,孩子父母干着急没办法,我们也算有缘,我会常去看他的。”

    秦青现在正在军训。

    她大一的时候,学校本来安排的军训突然取消了,据说是安排好的驻军有任务不能来,于是当时他们就多赚了两周假。今年一开学,学校就让他们二年级和今年的一年级一起军训,大家怨声载道也无可奈何。

    不过比一年级好的就是他们不必离校,因为那边没那么多营房借给学校,由驻军派教官过来,吃住都在学校里。

    他们换了军训服,绿色的大t,迷彩的长袖长裤,最受欢迎的是军靴,穿起来还挺帅气的。

    军训的功课最累的就是每天要绕着学校跑三次,每次三圈。早上起床一次,中午饭前一次,晚上饭前一次。教官还很不高兴的说:“你们知足吧,知道我们驻地跑圈是怎么跑的吗?每次二十公里!”

    “教官你吹牛!二十公里人都给跑死了!”

    教官眼一瞪,“刚才谁说我吹牛的?出列!我让你跟今天的车去驻地,你跟着那边训!”

    方队中立刻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除了跑步,就是饭前唱歌这个非常耻。每回都要在食堂前列方队,在一堆人的围观下吼歌。耻度暴表。不过耻着耻着就习惯了。有个男生一边脸红一边吼得特别大声,荒腔走板,还被教官叫好,“唱的很有气势!”然后叫到前面来让他领唱。

    看他站到前面整个人都僵硬了,下面的人都很同情他。

    晚上,吃过饭以后不能回寝室也不能去教室,上晚自习的时间,他们要在操场上坐成一个圈聊天。教官说这样可以增加集体凝聚力。每晚聊天的主题可以由大家举手表决,也可以由教官指定。第一天就是教官指定的,他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虽然已经同班一年,但秦青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有些人就从来没说过话,大部分是男生。自我介绍时,教官就先说自己的姓名,籍贯,家里都有几口人,平时爱看什么书,有什么爱好等,他的爱好就是引体向上,说能一口气做一百多个,男生们说不信,他当场就要跟男生们比,当晚那些男生们被虐得很惨,第二天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借着这个机会,秦青竟然对班上同学更熟了,很多不怎么打交道的女生也觉得她们很可爱,平时看起来很凶像混子的男生似乎不是坏的。

    教官还让大家说一下平时印象最深的同学,包括这次军训谁给你的印象最深。秦青没想到竟然有两三个女生说她身上最凉,军训时最喜欢跟她站一块。

    “简直就像天然空调,我算相信漫画里说自带天然冷气的人是真的了。”一个名叫司雨寒的女生说。

    秦青有点受宠若惊,她以前没跟司雨寒说过话啊。

    第二天团坐聊天时,司雨寒就跟她坐到一起了。

    因为交到了新朋友,秦青的心情也像雨后初晴的天空一样变得晴朗起来。司雨寒说,“站军姿时,我发现就你的头顶上有云彩。”

    “是吗?”秦青可没注意这个。

    “对啊!我早就发现了!秦青特别好运气,今天上午她站的地方没太阳,下午换方队站时我特意抢得那里,结果下午有太阳了!然后秦青下午站的地方还是没太阳!”一个女生羡慕的不得了。

    “而且你身上特别凉,都不出汗。”另一个女生摸了把秦青的胳膊,“自清凉无汗,没想到真的有。”

    司雨寒抱住秦青,“让我抱抱,嗯~好凉!”

    “我也要抱!”

    “我也来!”

    几个女生你压我我压你在草地上滚起来,旁边看到的同学都在笑。

    教官过来故意严肃的清了清喉咙,“好了,立正!”

    大家赶紧从草地上爬起来立正站好。

    教官身后带着四个女兵,“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教官!说教官好!”

    “教官你不要我们了吗?!”

    “教官你要抛弃我们了吗?!”

    “安静!”教官忍俊不禁,放柔声音说,“放心,下周还是我,这最后两天让这些女教官带带你们,你们教官也要休息啊,我就休息两天啊。”

    下面七嘴八舌。

    “教官你要去相亲吗?”

    “教官要去陪女朋友吗?”

    “教官是陪老婆吧?”

    “李博文!蒋德宇出列!”教官点了两个刚才喊得最乐呵的人,走过去:“来!教官临走前教你们两招!”

    李博文和蒋德宇啊啊叫着跑了,不一会儿就被教官追上撂倒,整个操场军训的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

    女兵教官也是新兵,她们可比男教官温柔多了。她们分散着坐到大家中间。

    “我去年还是学生呢。”

    “教官你为什么想当兵啊?”

    “为了练胆子啊,我小时候胆子小,为了练胆子才当兵的。”

    一个女教官说,“我刚当兵一个月的时候差点吓得跑回家去。”

    大家都好奇了,“怎么回事啊?”

    “因为我们那天晚上训练,教官竟然让我们几个女生去守一具尸体!”女教官说。

    “啊!真的?!”女教官周围的女生吓得都往后躲。

    “真的。可不像这操场上还有灯,旁边就是楼,我们那是在野地里,周围连个村子都没有,真是荒郊野地啊。三更半夜,我们拉练跑出去,到地方教官让我们卸个包下来。”女教官说,“卸的时候就觉得手感不对,特别冰凉,又软又硬,像猪肉。”

    周围女生听得寒毛都竖起来了,三三两两的抱在一起。

    女教官说:“你不知道当时教官多黑心!他就把我们留在那儿了,说一会儿来接我们!我们等啊等,又不敢违抗命令离开,就那边守着死人守着大半夜。”她特别淡定的说,“不过那一晚之后,我的胆子倒是真练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