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章 开学了

第7章 开学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军训结束后,所有人都黑了两个色度,校园中所有看起来像非洲兄弟的都是一年级,比他们白一点点的是二年级。

    秦青算是其中难得的例外,不但如此,她还白了一点,白到指导员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别减肥减到贫血了。”

    秦青:“……”

    因为这个,她在军训第二周被开小灶的事没被大家责备,相反班上同学都相信是她身体不好,所以教官才特别照顾她。

    军训带来的好处就是大家变得更熟了,吃饭时常常能看到七八个人坐一起,不像以前总是三两成对。军训最后的集体围坐聊天给了大家交好的机会,但在这中间有个格格不入的人:秦城。

    不单纯是因为他谁都不理,毕竟平时跟他打交道比较多的也就是男生,传他不理人的也是男生。女生这边的流言是说他“渣”。

    于是他就渣给所有人看了。

    有认为他在遇难时见易思迁抛下容榕不管的人,当然也有同情他的人。秦城现在千夫所指,孤独的都能套上漫画人设了,再加上颜也过关,所以就有女生希望能用爱来治愈他,帮忙他。

    秦城来者不拒。

    秦青知道时据说秦城已经交了四个女朋友,他是章鱼吗?一口气劈四条腿?秦青在食堂听说时当即就呛到了,一心二用的结果就是被几粒跑进气管的米呛得生不如死。

    等她好不容易咳出来,连坐在她背后素不相识的男同学都关心的靠过来替她拍背。

    “走!去医务室!”司雨寒雷历风行,拉起她就奔向医务室。

    尴尬到脸上可以煎蛋的秦青逃出食堂后,说服司雨寒陪她去小超市买瓶水就可以。

    司雨寒担心的好像她下一秒就要断气,“你要吓死我了,你知道你当时脸色都发青了吗?真不要紧?听说医务室有配氧气瓶。”

    秦青连连摆手,呛了一口就去吸氧什么的真是太夸张了。

    为了补偿司雨寒被打断的午饭和感谢她,秦青提议她们可以去校门口买个肉粽子什么的吃吃。学校门口有家卖粽子的,每个足有半斤重,而且还免费给洒芝麻粉花生碎抹茶粉什么的,特别贴心。

    两人慢悠悠往校门去,司雨寒已经在猜秦青是不是有心脏病一类比较娇花的病了。

    快走到校门时,刚好看到秦城和另外一个人。

    那人是方域。

    秦青往那边看。上次在雪山时,她就觉得方域这人很棒,现在他也是担心秦城才常常来看他。说真的,就秦城现在这样,也就方域能帮帮他了。

    司雨寒拉着秦青避开秦城他们,“走这边。”她看秦青一脸不解,小声说:“他劈腿的事是真的。有一个就是我们寝室的。”

    司雨寒寝室的那个姑娘在事情刚出来时就站在秦城这边,在寝室里说起来时也替秦城说话。

    “遇难时谁能保证自己身边就是自己认识的人?”

    “他碰上了没把人丢下就已经很好了,还专门带着,听说那个女的跟他就是同车,根本不认识,都昏了他还没丢下人自己跑了还不够吗?非要他也死在那里才行吗?活着又不是罪过。”

    所以秦城回学校之后,她还想找几个去慰问他。容榕死了是不幸,可同去的秦城能活着回来也不错啊,难道两人都死在那才对?

    女生寝室里还真被她说动了一些人,主要是这段时间对秦城的批判有点太多了,大家也有逆反心理。但她们还没商量好,就听男生寝室那边说秦城不搭理人,有人安慰他也不理,有人问他遇难的事也不理,问多了就扔下一句“报纸上都有,看报纸就行了”。

    他这个态度一出来,女生寝室的人大部分都缩了。谁也不是抖m,慰问也要建立在那人需要慰问的基础上。秦城这样她们去慰问了,他也来个不搭理人怎么办?

    就这个女生坚持去了。秦城给她冷脸,她也不在乎,每天照三餐跟秦城打招呼,还发了很多心灵鸡汤给他,还在电台给他点歌。

    做了这么多,秦城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那女生说我就是想宽慰你。

    秦城问你想干什么你说,别再烦我。

    女生被逼急,说:其实我喜欢你,我就是担心你走不出来……容榕走了,可是你的日子还要继续过,不能这么自暴自弃……

    秦城没再说什么,女生就继续关心他。她觉得自己的心意都说了,那他也不反对,是不是同意了呢?就发微信问他,秦城回“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女生以为这至少说明他不讨厌,就以为他们这算男女朋友预备役了,等秦城从悲痛中恢复过来就好了。

    司雨寒说:“其实我们都说她傻,可她就是一头栽进去了。”后来当然被发现关心秦城的不止她一个,而秦城哪个都没拒绝,于是就谁是正版女友这事开撕。

    秦青莫明觉得脸有点疼,因为那太像她和秦城了。

    当时她也是问:“你觉得我们这算吗?”虽然含蓄,可该问的意思也表达出来了啊,她觉得秦城不会误会。

    秦城回:“你想它算,它就算。”她觉得这也是肯定的回答。

    但现在她不确定了,更因为她明白了一件事,就是男人真是可以在每个恋人面前都有不同的面目。他在容榕那里是忠犬,不意味着在别的女人那里同样是忠犬,也可能是渣男。就比如当时她和秦城的问答,她怎么想秦城当时都不可能回容榕“你想它算,它就算”,他喜欢容榕,肯定不会让这个机会溜走,所以如果他回答容榕,应该是:“当然算!必须算!”

    越来越发现前男友其实前不喜欢我怎么办?是揍他揍他还是揍他?

    秦青摸着默默被插的刀,看看已经很颓废的秦城,觉得他已经不需要被虐了,他够虐了。

    “走吧,我们去吃粽子,你想吃什么口味的?”秦青拉着司雨寒。

    “麻辣牛肉的吧,你呢?”

    “红烧肉。”

    方域叮咛来嘱咐去,见秦城只是点头不说话就知道他没听进去,他叹了口气:“你啊,既然已经有过一件后悔的事了,就别让父母再伤心了。”

    听到这一句,秦城的脸色终于变了。

    方域此时看到远远避开他们的秦青和另一个女生,他问秦城:“那是你们班的人吧?”

    秦城看了一眼,“嗯。”

    方域拍拍秦城,“行了,进去吧,等我回头再找你出来吃饭。平时在学校别这副死样子,会没小姑娘喜欢的。”

    秦城进去后,方域想了想,走出去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下,很快就在粽子店看到秦青了。

    “哎,那人是不是在看你?”司雨寒戳戳秦青。

    两人就坐在肉粽店门口吃,还一人叫了瓶酸奶。肉粽被切开,冒着袅袅的热气,旁边还有店家送的小咸菜和饺子汤。

    秦青正咬了一大口,扭头看到方域吓了一跳。她可不应该认识他啊,虽说见过一面,但他也不该记住啊,真能记住那这人的记性真是做大事的了。

    谁知方域还就是往这边走……走到肉粽店了,“老板,切个粽子。”

    秦青松了口气。

    方域端着切好的粽子,拿着瓶可乐就往秦青这桌来,她眼睁睁看着他走过来,站在桌前客气的问:“我能坐下吧?”

    “能,能。”

    司雨寒和秦青赶紧把自己的东西腾腾,给方域让个地方出来。

    方域坐下后,跟平常闲聊一样。

    “你们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

    “我有个亲戚家的表弟也在这里上学,我刚刚就是去看他的。”

    “他今年二年级,出了点事,家里大人都挺担心的。”

    “他父母年纪也大了,唉……”方域摇头叹气。

    他一上来就大打感情牌,再加上刚才司雨寒两人是看到他和秦城站一块的,自然而然就知道他说的是秦城。想想最近班上对秦城的“压迫”,再想想人家的父母,司雨寒的愧疚就小小的冒头了。

    虽然他现在渣了她的室友,但她室友自己也有责任,而且之前室友说的那番话还是说到司雨寒的心里的。要不是秦城现在又暴出劈四条腿的事,说不定班里的风向早转过来,又不是小学生,谁还有功夫一天到晚排挤别人啊。

    而秦青就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巧到让人怀疑的程度。她狐疑的目光在对上方域之后,瞬间暴红了脸。

    方域温柔一笑,还是很客气:“对了,刚才我就看你有点眼熟,上次谢谢你帮忙啊。”说完把他的可乐推过来,“我没喝过,这个就当请你吧。”

    等司雨寒和秦青匆匆吃完走的时候,他还招手:“以后我表弟还拜托你们多照顾一下啊。”

    看着两个小姑娘受惊吓一样溜了,方域不由苦笑,自己这都三张了,跑来骗小姑娘,怪不得把人吓跑了。不过这粽子倒是意外的料多实在,他吃完盘里的之后,又打包了几份打算下午带到公司去搞“贿赂”。初来乍到,总要多多上贡啊。

    司雨寒和秦青因为被“拜托”要照顾秦城,就开始在班里人议论秦城时尽量说些中立的话。他劈腿四条这个是没办法了,罪证确凿。但遇难那事真是不能怪秦城,慢慢的除了网上还有一些嘴硬偏激的人之外,班上倒是没有人再说了。可秦城还是独来独往,问男生那边,结果他们竟然说秦城前头的女友忠贞不二为他死了,他回来还一个人勾搭四个,简直是人民公敌。

    ……这就让人没话说了。

    开学后,最重要的当然是补考和新课。

    秦青还想多看看民俗方面的书,她没有选这方面的课,只好查一些公开的大课能进去听的准备混进去听,也在图书馆和资料库找一些书,打算扩充一下知识面。

    因为她目前的这种情况,实在没什么可以咨询的地方。民间高人是有,可让她跑去找神婆道士,她又觉得太过头,只好自己先想办法。

    学校图书馆和资料库里的东西很多,但大部分都比较杂,没有单纯研究这个的。秦青东拉一篇西拉一篇乱七八糟看了很多都不得要领,而且记录这些的书和资料,有的就纯粹是记录,不负责分析再给出一个科学的具有可行性的答案。

    秦青看了很多民间故事,意外的是古代的很少,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前唐,但那都是古人转述转记的,更像神怪异志小说。现代人研究的,最早是清末和民国,近代也有,建国后竟然也有不少。

    秦青觉得好奇心大增,等她去蹭课时,抓住讲课的教授提问。

    教授是个地中海的老先生,名叫施无为。五十多岁,笑呵呵的,对学生很和气。秦青上课时看到有人没交作业他也不生气不骂人,就冲这么和气的教授,她都后悔没选他的课。

    施教授:“哦,你想知道哪里能看到更多这种记录吗?我记得咱们学校的图书室应该有,你问那边的人,就说你要看的是本校的资料。”

    秦青是蹭课的,不太确定图书馆那里的人会不会理她。可不等她说,施教授已经替她写了个条子,“拿这个去吧。”

    秦青感动得不得了,这么替学生着想的教授真是太好了。

    施教授笑着说:“有很多都是咱们学校以前的人去收集的,都是第一手资料,外面都找不着,你看的时候爱惜点。”

    秦青:“谢谢教授!是的教授!我一定好好爱惜!”忍不住鞠了个躬,转身跑了。

    施教授看这女学生蹦蹦跳跳的走了,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