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章 语言的暴力和威力

第12章 语言的暴力和威力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代玉生老先生在杉誉大学留了一个星期,施教授天天陪着,他那里还留着很多代玉书的笔记和书,这都是他在当时在被烧前偷出来的,更多的都被烧了。他想把这些全交给代先生的家人,了却自己的心愿。

    代玉生老先生离开这里时大字不识一个,虽然会说家乡话,可家乡已经没必要回去了。他的整个人生都是在海外开始的,所以这次回来,也仅仅是想在死前看一眼他哥哥最后留连的地方。

    他不肯接受,他说这些东西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他只带走了一张哥哥的旧照片。

    他说:“(德语)为什么不给那个学生?她不是正在研究哥哥的书吗?”

    施无为摇摇头,他希望代玉生老先生认为他哥哥在这个学校里仍然有学生记得,记得他的人,记得他的学识,他以前所研究的没有被浪费、被遗忘,所以假托秦青,将她说成了心慕代教授的研究而特意求学的学子。

    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而留在学校里也是痴心妄想,他想尽办法才把《徐家屯民俗初考》编成书,放在学校的资料室里,但十几年过去,只有秦青一个人读了它,还挺有兴趣。不管她是因为猎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施教授都愿意尽力给她提供协助,可他当然不能把代先生留下的珍贵笔记和书交给秦青。

    这个问题不解决,代玉生老先生也不能轻松回去。晚上,他躺在宾馆的床上辗转反复,久久难以入睡。

    结果早上起来后,代玉生老先生突然坚定起来,他说服施教授自己留着那些书和笔记,等他去世后,如果秦青愿意接受再给她。

    施无为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于是送走代玉生老先生后,他特意把秦青叫到办公室,问她:“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学生?”

    秦青只觉得早上肯定没睡醒,啊,一切都在做梦。

    那天回学校后,她特意查了下施教授,没想到他的来头竟然不小!每年都要带学生出国哒!这样一位伟大的教授,竟然把她叫到办公室,问她想不想当他的学生,还替她考虑得特别周全,问她以后想从事哪一方面?如果对民俗感兴趣,他可以教她这个,如果想学德语,他也能给她开小灶,就差直说:来吧,孩子,信我者得永生。

    秦青只觉得受宠若惊!

    不过施教授似乎更希望她在民俗方面有所建设,最好把《徐家屯民俗初考》给研究透彻,把代教授的研究接续下去,如果她愿意硕博论文都写这个,他包过!

    包过的意思是,他负责给她指导到一直能过为止,还能帮她申请研究项目,养家糊口,建功立业不是梦!

    施教授舌灿莲花,说徐家屯现在已经消失了!她如果研究这个,那就是弥补了这一块历史的空白!以后在学术界,她的名字将永存!

    ……秦青忍不住幻想了一下永垂不朽是什么感觉。

    但她很快清醒过来,跟施教授承认,其实她的梦想很渺小,毕业后有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就行了,真没打算搞什么事业。

    施教授认为她没有追求简直就是浪费生命!让她回去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来找他都可以。

    秦青晕晕呼呼的往班里走,还没上楼就听到他们班所在的那层吵吵嚷嚷,再往前走,喝!连楼梯上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一条走廊都挤满了!

    她辛辛苦苦的挤过去,她的书包还在教室呢!

    好不容易挤到同班同学中间,就再也挤不过去了。周围全是大高个,她只好望着一排的后脑勺兴叹,拍拍旁边的人:“怎么了?谁打架?”

    “有个女人来找秦城,秦城跟她打起来了!”这男同学一脸兴奋!

    又是女朋友?难道这回是外校的?秦青多少有点心累,听八卦都能听累,真是人间奇事。

    “要是我也想打她!你们不知道这女的有多气人!”一个来得早的知道前因后果,他一开口,顿时周围一圈都争着说:“讲讲!给讲讲!”

    原来是一大早的,一个女的雄赳赳气昂昂的进教室叫着要找秦城。班里的人就说人不在这,给你叫来。

    这女的就开始抱怨,让秦城还她名誉!

    她说让秦城给她作证!让秦城给她作证去!看是不是她的错!

    她说容榕是自己作死自己跳下的车!(到这里当时在班里的人目光已经不对了)

    她说她怎么知道容榕会自己跑了?她又不负责看人?她跑了能赖她吗?她跑了自己冻死了能怪她吗?她死了是自己死的!凭什么怪到她头上!一个大学生一点道理都不懂!那是爹妈没教好!是老师没教好!是学校没教好!

    秦城出场,一巴掌呼她脸上,把她打了个转儿。

    周围同学,静静围观(好爽)。

    这女的挨了打气焰更嚣张。

    你怎么能打人?!

    你是学生怎么能打人呢?!(学生就不能打人了?谁规定的?)

    你还讲不讲道理?!(你讲不讲道理?不打你打谁?)

    她勇于反抗抓住秦城不让他跑,秦城打了几下也没打算把人打死,就住手了,要走,她抱住秦城的腿坐地上了,秦城跟她撕扯着从教室来到走廊,围观的人满了。女的看到这么多人,更有气势,从头到尾又骂了一遍。她骂秦城他不在乎,她只要一提容榕,秦城就上巴掌,挨过几次,她也懂了,开始喊老师,喊校长。

    “……该揍。”听完的男生说,“不揍不能平民愤。”

    “……”秦青侧耳细听,果然听到人群中央一会儿就有女人尖利的喊:“你们老师呢?老师怎么还不来?我要告你们学校!告你们学校的学生造谣!杀人!”

    “再给一巴掌!”有人在人群中喊!

    这一声引起众多响应,人群开始渐渐鼓噪起来,气氛不好了。

    “……”秦青问,“这女的叫什么名字?”这风格好生眼熟。

    “鬼知道她叫什么,一会儿进了校保卫室再问。”

    终于,老师们来了,排开重重人海,把打人的和挨打的全请进了办公室。

    秦青跟过去,认出那人果然是魏曼文。

    魏曼文见了老师重新又有了精神,把那话又说了一遍,又重点提了容榕。本来在墙边罚站的秦城趁老师没注意,一步上来又给了她一巴掌,把坐在椅上对着老师们指指点点的魏曼文呼下了椅子。

    老师们慢了不止一步,赶紧你喊我叫的喊住秦城,把他推出办公室:走廊上站着去!

    魏曼文被扶起,要告秦城,要告老师,要告学校!

    办公室某位老师严肃问她:“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里?你是学生的家长吗?你进来是老师领着进来的吗?你进学校前有申请吗?有人同意吗?你偷偷溜进学校!破坏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我们还要追究你的责任!!交出你的身份证!我们要登记一下!”

    魏曼文被这一串话给击懵了,半天找不到自己的词。

    走廊外围观的学生一起鼓掌叫好!

    “好!!”

    “老师干得好!!”

    “告她!她破坏我们学校名誉!”

    老师们只好先去赶学生,“都回去上课。”把门一关,几个老师或坐或站,围着魏曼文。

    “女士,请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我们要进行一下登记,所有进出学校的外校人士都要进行登记。还有,你来学校是什么目的?”

    魏曼文努力找回自己的优势:“你们的学生……”

    “我们的学生,他做错了,我们会处罚。如果你要告他,请找他的家长。”一位老师打断她的话,“他毕竟是未成年人。”

    “这跟你非法闯进我们学校是两回事,你可是成年人了。”

    “学校不是谁都能进吗?!”魏曼文喊。

    老师的脸一沉,“谁说学校谁都能进?学校是个合法机构,只有学生和老师才能进来,学生家长还要申请才能入校,你不是家长,跟学生都没关系,你凭什么进来?谁允许你进来的?”

    “我认识秦城!他认识我!之前我们还一起去滑雪!后来遇难了!”魏曼文赶紧说。

    “这么说……”老师恍然大悟,“你们是熟人了?所以才发生口角?”

    魏曼文觉得这发展不太对,指着自己的脸说:“他打我!”

    老师挑挑眉,“女士,你们的私人恩怨跟我们学校无关,但你扰乱我们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是有目共睹的!一整条走廊都是学生!我们这里是学校!不是菜市场!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你必须给我们学校一个合理的解释!!”

    魏曼文,辞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