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章 车祸

第17章 车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秋风送爽,九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施教授把秦青叫了过来。

    “我的学生已经开始写论文了。”施教授说。

    “这么早?”秦青表示很惊讶,因为四月才交,这还不到十月,要花半年时间写论文吗?

    “不早了。有的我都提前一年把题目给他们,让他们慢慢磨,做学问不能着急。”施教授身上有着老派教授的风格,对学生是循循善诱,细心教导。

    秦青有点点羡慕,可惜施教授不算她的教授,她到施教授这里来是开小灶的。虽然施教授提过让她从中文系转到历史系,但秦青残忍的拒绝了他!

    她总觉得只要去了历史系,这辈子就别想逃出施教授的五指山了。

    也不知怎么的,施教授好像对她的期望特别大,大到她都想去找人看相,看是不是面相特别讨施教授喜欢。

    所以她现在来听施教授的课,跟施教授的联系比她自己本系的教授还勤,完全是无用功。

    秦青猜施教授叫她来是因为他要开始指导他的学生写论文了,最近没空管她了(哦耶!),先跟她说一声。

    她都想好要表现得善解人意听话懂事……

    施教授,“你也写一篇吧。正好你现在才大二,还不忙。我给你定个题目,你就写《徐家屯民俗初考》,挑一篇你最熟的写一写。我给你的参考资料都看了吧?上面的内容不许出现在论文里!你的论文我是会好好看的,要都是你自己的东西才可以。我就不给你定字数了,写多少都随你。”施教授说完才发现小姑娘一脸不可置信,他清了清喉咙,假装拿眼镜出来擦。不能放松啊,现在的孩子不抓抓紧都不会好好学,他最近有点忙,给她找个事干,省得过了这段时间再去叫过来就把前面学的都忘光了。

    秦青万万没想到去一趟竟然多了一篇作业!还不能不写!施教授说了,他会好好看!哭晕在厕所……

    既然说了就要做,秦青条件反射的制定起了计划,发现真的耶,最近都没事!而且马上就是国庆长假,简直是写论文的绝佳时机!就算写不完也可以先把大纲列出来!

    她很快选定了要写哪一篇,毕竟《徐家屯民俗初考》有一千三百多篇……

    她就写第一篇,因为她刚把第一篇的分析啃完,剩下的都还没看,想写也没内容。

    代教授关于徐二毛家小妈的分析写了十多页,内容相当奔放。秦青似乎能通过这些文字窥视到代教授的内心,果然是一个不拘一格的人。

    代教授在分析中还写了他为什么把小妈的故事放在第一篇呢?因为第一,在当年那个时代,徐二毛靠骗的就能骗个唱戏的小老婆回来在村子里是非常风光的事,村中人人都知道,素材多。

    第二,这个故事集合了众多吸引眼球的元素。小老婆、妻妾、欺骗等等,想深入的也可以从徐二毛的家境入手,一个卖货郎竟然还想娶小老婆,可以从人性方面深入分析;而戏子和货郎和农民,又牵扯到三个底层阶级,这方面也可以写写。

    秦青随便一写大纲就能扯出五六七八点来,顿时心中有了底。

    方域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在查徐家屯。徐家屯确实已经不存在了,村民早就迁走了,牌坊是还留着一个,但不是在原地,原来的地方卖了,牌坊扒了后重新在另一个地方又盖了起来。

    她要是想趁假期去看估计只能看看这个二手的牌坊了。

    方域一听就说,“那我送你过去吧,正好我公司在那边。你回来也可以搭我的车,牌坊那边现在叫牌坊街,全是批发的,什么都有。你可以逛一逛啊。”

    秦青于是心动不已,就是觉得再次单独跟方域出去有点小尴尬,就想说动司雨寒一起去,结果司雨寒说国庆假期她都安排好了,还要提前逃半天课呢,“下回再跟你去吧。”司雨寒就这么抛弃她了。

    说好的那天早晨,秦青一大早就在校门口等着。坐上车时,方域还给她带了早餐,“路过麦当劳买的那里的早餐,你吃吧。”

    秦青不好说自己正在控制体重,对油条什么的……但盛情难却之下还是吃了,因为这样正好可以不用说话了。

    方域似乎感觉不到气氛尴尬,给她介绍牌坊街。

    “早上去可以看到那附近很多进货的小车,小三轮小货车特别多。你去那里是看牌坊的吧?牌坊下有很多卖佛珠香木牌的。”

    秦青听到佛珠就好奇的问,“那边有算命的吗?”

    方域笑着说,“有,有不少。不过你就不用算了吧?我估计那边就没一个比你厉害的。”

    秦青不好意思,“我也不是很厉害。”她是想听那些算命的说说易经八卦,他们系的读了易经后就特别喜欢上街找算命的听他们扯,有的还真能扯出一二三了,也不算全是半桶水,就是前面扯的还算有数,后面一牵扯上本人就开始云山雾罩的胡扯了。

    方域把她放在牌坊街街头,确定过她的手机有电有信号,说:“我公司就在前面不远,你在这里玩够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去我公司玩。”

    秦青赶紧摆手,他笑着说,“没事,我把你带出来,也要把你安全送回家啊,不然怎么给你父母交待?你早点打给我,我也能早点下班去吃午饭啊。”

    他这么说,秦青就认真问:“那几点打给你比较合适啊?”

    方域也认真想过后回答,“十一点吧,你这个时间打给我,我立刻就能出来,我带你去吃黄家烤肉,我知道有家店是正宗的,做的特别地道!”

    带着午餐邀请,秦青开始逛牌坊街。

    这条街临着大路,前面几乎都是名牌店,秦青在这些名牌店里就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艰难的逃了出来。她差一点就刷了一双鞋!

    出门带卡真是失策!问题是这条街怎么会有这么多店?!

    看着都快十点了,秦青闷着头向前走,对旁边的所有店都视而不见,这才终于找到了那座牌坊。

    它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在资料照片中,牌坊耸立在苍白的天空下,牌坊下站着的是麻木的人民,看着就特别有气氛。可这座牌坊还没有周围的楼高,旁边还竖着电线杆,电线杆上挂着钢丝网,上面都是手机壳。

    旁边是小店,小店外围是停的一排排电动车,中间夹杂着切水果的小摊和算命的小摊。

    总之,非常没有气氛。

    秦青只能凑过去看牌坊上的砖,可惜她一眼就看出来了,除了最下方的基砖似乎是原砖外,上面的全是仿砖。她挤在电动车中间绕着两个基座拍砖上的花纹,拍完只能长叹一声,文化这个东西,真的需要继承。没有继承,它很快就会被遗忘的。

    不过基座底部有一些青苔,她拍的很有感觉。美美的欣赏了一会儿后她就去调戏算命摊了,转了三个摊子后就十一点了,她刚把电话拨过去,方域立刻就接了,“逛完了?我马上就到,你在路口等我吧。”

    秦青走回路口,站在一个比较醒目的地方盯着车流,心里在想方域说他马上就到……那他应该是掐着时间早就出来了。

    他……是真心的吗?

    不能不说,在见过秦城和容榕这一对后,秦青对感情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她也想要感受秦城对容榕那样的深情。可是会这么容易就碰到吗?她不是想用方域去跟秦城比,只是从秦城身上,她认识到男人不在意时是什么样,在意时又是什么样。她不想再轻贱自己的感情了,既然付出,就要看到对方的真心。

    他必须配得上她给予的感情!

    如果方域不够认真,她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五分钟后,方域的车就靠边了。秦青坐上后,方域提醒她系上安全带,“等急了吧?我订过位了,咱们直接过去……”他一边说话一边拐弯回到车流中,但下一秒,他就猛打方向盘横向变向!

    “趴下!”在这种情况下,方域还空出一只手往下按秦青的脑袋,护住她的头脸,“不要抬头!”

    跟着就是猛烈的撞击!像车要被撞翻!天地要倒转!

    秦青有安全带勒着,胸口像要被勒断一样,嘴里瞬间就咬出血了。可她没功夫去顾自己,因为方域那边被一辆车给撞个正着!他刚才的强行变向把她给让到了安全的方向!

    玻璃飞溅,车前窗有了一大片龟裂,侧窗破了一大半,车门凹陷。

    方域被撞的几乎要跳起来,幸好有安全带又把他拽了回来。

    他们被另一辆车推着滑向人行道,最后被行道树挡住了。

    马路上一片混乱,人声、车声、喇叭声。秦青能听到不下十个人在喊,“叫救护车!报警!”

    “警察呢?”

    “前面路口就有!过来了!”

    秦青伸手去摸方域的脸,她的手抖得不像话。

    他捂住她的手,迷茫的扭脸看她,“你没事吧?”

    秦青没学过医,但立刻反应过来他这个反应是脑袋撞到了!他糊涂了!

    “我没事。”她立刻说,摸他的胸口,“呼吸顺利吗?吸气疼吗?头晕吗?晕就不要动,不要转头。”

    他握着她的手轻轻嗯了声,靠在椅背上好像放松了,跟着就晕过去了。

    警察很快过来了,骑着摩托。他们先去看了那一辆撞人的车,又跑过来看他们。

    “没事吧?怎么样?”一个警察问,看到方域这样马上对讲,“有一个昏迷的!赶紧!”

    秦青喊:“他可能撞到头了!”

    方域可能听到了她的声音,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警察:“好的,好的,别急,救护车马上到。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秦青此时只感觉到眼眶发热,她咬着嘴摇摇头,哽咽道:“我没有……他转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