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章 二代

第18章 二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医院从来都不是个让人愉快的地方。

    连环车祸在一小时内就上了微博,但截止第二天,微博上的消息也只有那一张路人拍的照片。

    秦青身上只有一些擦伤,但医生还是给她做了一个脑部ct,并且要求她留院四十八小时观察反应。

    而方域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他的右臂有两处骨裂,左手手腕挫伤,第七条肋骨有两条裂纹,内脏也有一定程度的出血。这些都是小伤,重点是他的脑震荡非常严重,往救护车上抬的时候就吐了一回,差点堵塞气管。

    他是昏进医院的。

    秦青叫来了她的父母,替方域垫付了医院费,并从他的手机中找出公司电话替他口头先请个假。她本来还想通知他的父母,可他的手机中并没有父母的分组,所以她只好打给唯一认识的赵兰山。

    赵兰山接到电话就说马上就回去,第二天就出现在了医院。

    有他在很多事都可以做了,赵兰山处理了车险,替他回家拿了衣服,有他在也能跟秦青爸爸换着陪床了。

    第二天晚上八点,方域醒过来了。

    赵兰山先喊来医生,医生检查过后让随时注意,有任何问题就直接按铃喊人,如果今晚能不吐不晕,那就没事了。然后问方域什么时候把尿管给他去了?

    赵兰山在一旁憋着笑,医生很年轻,非常淡然的问:“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呢,我现在就给你去了。你要是想留着也行,明天再去。”

    方域:“……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去了吧,我可以去厕所上。”

    去完尿管后,方域总觉得那里怪怪的。赵兰山大马金刀的坐在床前,叹气说:“你可是把我吓得不轻。”

    方域不敢动,他现在动一下头就天旋地转的,“你给我说说,我现在有点蒙,记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赵兰山看他这样,说,“不记得了?你是跟你的青青一块出去的。她有个论文要写,准备去牌坊街,你知道后就自告奋勇了。本来想接着人家小姑娘一起去吃个午饭,位子都订好了,然后一孙子把车开成飞机了,撞了你。你还挺够义气,看到车撞过来还打了方向盘把人家小姑娘给让出去,于是就正撞着你了。要是你不转方向盘,那你们应该会撞个正着。”

    “……我那是转慢了。”方域想起来了,“他撞过来的太快,我本来想转过来把车屁股对着他呢。”

    “你当你那小本田是什么好车?临时能让你把副驾驶转出去已经够幸运了。”赵兰山叹气,“换车吧,早就跟你说了,一辆好车是男人的面子……”

    方域就当听不见。赵兰山换了新越野后天天晒车,晒完就开始抨击圈里其他人的车,让别人换车。

    “……你再这样,可就真成魏曼文了。”方域说。

    赵兰山一僵,脸色沉重下来,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得了,我给青青那边说一声去,他们家这两天真是帮大忙了。我没来之前,钱是人家给你交的,床是人家陪的,青青自己还在医院住着呢。”

    “她也有事?”方域立刻想坐起来,跟着眼前一转,直接往床下栽。

    赵兰山急忙向前扑,好悬把人给扶住了,急得要跳:“你能不能先把自己顾好啊?你可才从重症出来啊!行了!给我坐着!想不想吐?侧着侧着,想吐就直接吐出来,吐完再收拾……”

    方域胃里早空了,上午医生还商量着晚上再不醒就给他下鼻饲管呢。他反了几下胃就压下去了,赵兰山突然想起抽屉里有秦青送来的话梅,拆开袋给他塞嘴里一颗,“你的青青给的,试试?”

    方域含着话梅感觉好多了,赵兰山啧啧称奇,“这是真爱的力量啊!”

    晚上十点,秦青才知道方域没事了。秦妈妈去借了辆轮椅把她推过来,两个病号终于见面了。

    秦妈妈是经过这件事才知道,哦,她闺女谈了个男朋友,还挺老。可要反对吧,人家刚不要自己的命救了她闺女,这让秦妈妈也犹豫了。把人送过来后,见两人的眼睛都跟胶水一样粘在一起了,就说,“那你先在这里说话吧,我去找医生聊聊你的事。”

    赵兰山在秦妈妈走后也觉得自己闪亮动人,于是也说,“我去外面抽根烟,你们慢慢说啊不着急。”

    说完见方域连个眼神都不扔过来,觉得自己特可怜……

    屋里就剩他俩了,秦青嘴一扁,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你说你……怎么那么大胆子……”

    方域不敢动,他算是知道他现在有多脆弱了,就像灌满水的气球,太不安全。他苦笑着说,“车转慢了,要是能完全转过来,咱俩都不会出事。”说完他叹气,“真该换车了。”还是安全性重要啊。

    他看着秦青,她的眼睛水盈盈的,像洗过一样。

    他突然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他本没想告诉她的。

    “……我很羡慕秦城和他女朋友的感情。离开学校后,才知道只有学校里的感情是最纯粹的。所以我非常、非常羡慕当时你……对秦城的感情……”

    秦青抹掉脸上的泪,“我现在……不喜欢他了……”

    方域笑了,慢慢慢慢的坐直身,慢慢的把手伸长,拉住秦青的轮椅,慢慢往他身边拉。

    秦青也不熟练的驱动轮椅向前走,两人的手终于握到一起。

    ——他的手又干燥又大又烫,体温这么高,肯定有点发烧。

    ——她的手小小的,握在手里就像握不住一样。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握着手。

    “……你,”秦青先开口,她不安的看着方域,“你羡慕的是容榕的感情还是我的?”

    方域笑着柔声说,“我看到的一直是你啊。”

    特意跑来看方域的秦城提着水果站在门外,他总觉得这两人的话有哪里不对!方哥见过的应该是容榕!难道是秦青跟他说了两人恋爱的事?不对!听他们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秦城犹豫半天,还是没敢进去。他脑中乱乱的,有很多事很多人都挤在脑子里,让他找不出头绪。他站了一会儿,转头走了。

    赵兰山在下面站了一小时,喂了半天的秋蚊子才上来,一进来就看到屋里只有方域一个人。

    方域看他左脸上被咬的三个大红疙瘩,说:“我想给你打电话叫你上来,人家早走了,可你没拿。”他指着桌上的手机。

    赵兰山一屁股坐下来,“是我倒霉。”

    他想拿烟,考虑到方域现在的情况,又放了回去,说,“你知道撞你那孙子是怎么回事吗?”

    那天,某个二代不知是吸嗨了还是喝嗨了,先从十字路口行人通道的人群车流中横穿而过,然后一路冲上非机动车道,又从非机动车道倒车,拐上机动车道,但他走的是相反方向,最后直冲方域的车而来。

    所以这次连环车祸的受害人不是只有方域一个,那辆二代的超跑前面还祸害了不少人。

    “现在网上就几张照片,还都是路人拍的,什么都看不出来,车也没有人也没有,别的报道一个都没出。”赵兰山咬牙切齿的骂。

    “那他现在怎么样?”方域脸色阴沉的问。

    赵兰山往上一指,压低声说,“人在八楼的重症室呢,你是在四楼。”四楼是脑外,八楼是胸外。“你出来了他都还没出来,我看够呛。”

    方域不能下床前,秦青天天跑他这屋来报道,从早上医生查完房到中午医生查第二遍房。秦妈妈把女儿拖回病房。下午照旧,晚上赵兰山还弄来两平板给他们解闷,秦青也把论文大纲拿出来开始一章章的磨。

    有天,秦妈妈在推秦青回病房时温柔的问女儿,“要不,你搬过去吧。我看那个病房也能放两张床。”

    秦青认真思考后摇头,“不行,我每天要洗要上厕所要换衣服,换过去多不方便啊!”然后看妈妈一眼——

    秒懂!

    之后秦青就不过去了。

    但方域已经能下床了,于是改成他过来。

    秦妈妈一看,女儿也休息够了,之前是怕出事才一直让她住院,现在家里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回家休息吧!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院回家!

    方域站在空空的病房前,赵兰山沉痛的拍肩,“姑娘还小呢,人家比你小六七岁呢,你悠着点,别让人家家大人把你当贼防了。”

    秦青回家后,秦爸爸和秦妈妈确定她能照顾好自己就回去上班了。然后第二天,秦青悄悄的又跑回了医院。

    她还煮了粥带过去,赵兰山总是从外面的饭店买粥给方域,方域说外面的粥做的一点都不好吃。她觉得也是,肯定不好吃,她还自己炖了卤菜呢。

    她兴冲冲的提着饭盒进了医院坐上电梯,在二楼时,一个病床推了进来,两个护工小心翼翼的把车停稳,还去看这人的点滴。

    秦青看他们是去八楼。

    病床上的人看起来不太好。他头上包着纱布,还渗着血,鼻子里扎着饲管,床角还悬着尿袋。他的脖子歪到一侧,呼吸时断时续。

    他挺年轻的,最多二十几岁。

    不过他最不过的地方是脖子上吊着一双手臂。那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秦青顺着手臂往下看,仅能看出是一个女人。

    代教授告诉她的话,意思就是叫她凡事量力而行。所以秦青也只是看了一眼,到四楼就下去了。

    不过她也在心里想,这是冤鬼索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