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9章 母爱

第19章 母爱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赵兰山去跑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事了,虽然这是一桩明明白白的交通事故,而且撞人那货就在八楼住着,可正因为他本人从车上抬下来后就人事不醒,这案子就压在了那里。闯祸的车已经拖走了,挨撞的不是进了医院就是进了太平间,可撞人这位不清醒,这事故谁担责任呢?

    超跑这司机全责是必须的,可他的家人现在顾不上这个,人,在医院躺着,还不一定能不能救回来,要是没救回来,一死白了。你不能把一个死人拖被告席上。总之,那边的态度很含糊,就差直言:要是人能救回来,该赔多少我们都认;要是人死了,那……

    方域自己是不怎么在乎对方能赔他多少钱的,他也不缺。但他愿意给那家人一点压力,因为听说前头撞死的人中还有一对母女,小女孩被撞上的时候挂到了车上,被碾着拖到了人行道才甩下来,尸体惨不忍睹。小女孩的母亲也是当场毙命,她是第一个被超跑撞飞的人,而且尸体直接飞到了人群后头,听人说当她从天上砸到地上时,旁边骑车的开车的都以为是卡车上落下的大件行李或衣柜,没想到会是个人。

    秦青提着保温饭盒进去时,他正在跟赵兰山通电话,“嗯,见不找人就回来吧,你在那里蹲着也没用……我说,回来吧!警察肯定躲出去了!卧艹!叫什么记者啊!你真像变得跟魏曼文一样啊!!”

    听得她一激灵,方域看到她来冲她笑了笑,又跟赵兰山,“回来吧,我的哥啊,没你我上厕所都费劲,行了行了,赶紧回来吧!那人在八楼住着呢,他跑不掉,咱什么时候都能去堵他。”

    挂了电话,方域就看秦青神情古怪的问:“……那人在八楼?”

    方域说,“嗯,听说一直没醒,危重病号。”他问她,“怎么了?”

    她就说刚才进来时在电梯里遇到一个人是去八楼。

    方域等后文,八楼的病人肯定不止那人一个。

    “他脖子上挂着一个人。”秦青说。

    方域就感到自己的心脏扑通一下快蹦到嗓子眼了,他神情不变,赶紧让自己镇定下来,跟自己说,这就是喜欢一个特别的女孩的代价,以后他肯定会常常体会这种事,这么一想,人生还真是充满惊奇。

    现在也只有方域一个人知道,所以秦青关于这方面的只能跟他说。一个人承担太沉重,以前还不觉得,这两次都是冷不丁看见了,秦青就迫切需要一个人能够商量。多一个人知道,好像心里的压力就小了。

    幸好还有方域!

    方域拍拍床沿让她坐下,又把手拉过来。好歹弄点福利。

    “吓一跳吧?”方域柔声说,这种事他听一听就害怕,她一个小女孩总能看见肯定更害怕。

    秦城在门口就看到方域把手放在秦青肩上,轻轻一揽就把她给搂到怀里了。

    ……病房门是开着的。

    干这种事时门应该关上!秦城僵硬的整个人都不对了!

    他上次又把看病的礼物给拿回去了,他爸妈听说后就教训了他半天。他爸爸觉得他最近搞出这么多事就是因为管他管少了,所以强硬规定他必须每天跟他视频一小时,详细汇报他一天都干了什么。秦城的叛逆期过去后,愧疚之下就答应了。

    所以他今天只好又来了一趟。

    秦青直到被人抱到怀里都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然后方域先看到有人来了,放开秦青,笑着说,“秦城,你来了?快坐,我都好了,早就没事了。”

    秦青一扭头就看到秦城一脸恨不能马上跑出去的表情。

    虽然她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个表情,但不明白干嘛这么明显。她以为他经过容榕就除却巫山不是云了,看到她还会尴尬?难道不应该当成普通同学吗?

    秦城几乎是放下礼物说了两句就落荒而逃,倒是方域从秦城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了点什么,不过一时半刻也没办法问。

    中午两人就分吃了秦青带来的粥和家常卤菜,秦青把卤的炸豆腐皮、海带给秦城带过来了一大半,想着他和赵兰山晚上想吃点什么了,可以当个小菜吃。

    他们刚吃完,赵兰山就回来了。他中午还是千方百计的请了一个交警吃饭,虽然不是事故科管这次的事的。吃完饭又塞了两条烟之后,警察才透给赵兰山一个消息,这次的事故还没有定性,也没有正式立案。等于说目前除了当时处理了现场外,交警那边什么都还没做。事故责任书不认定就无法定损,保险公司也给晾那里了。

    秦青万万没想到这个事故到现在还没处理!她当时虽然在车上,但因为不是主要事故人,所以当时只是简单的录了一份口供,之后的处理也跟她无关。

    赵兰山看秦青一脸震惊就叹道:“妹妹,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他跟秦青讲,肇事那孙子从出事那天进了医院就没出来,人也没醒,所以没有第一手的口供,而尿检什么的也都没做。如果他是喝醉的,这么多天也早代谢完了;如果是吸嗨的,那只要他一直昏迷不醒,一直不做检查,吸了也跟没吸一样啊。

    秦青虽然不太明白这个交通事故是怎么认定责任的,但也知道肇事的人是酒醉或吸毒还只是单纯的事故,肯定有不同的结果。前两者肯定比后者的问题更大。

    赵兰山一摊手,“那家的意思也很明白。如果人能救回来,能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的,那该怎么检查怎么检查。如果死了,当然就什么都不说了,只能是一起普通的事故,他家肯定不会搞什么尸检。”他往楼顶翻了个白眼,“我看他,够呛。”

    方域沉默了,秦青看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就知道他也看不惯这种事。可他们都没办法。

    病房里一时陷入沉默,直到护士敲门,“你的缴费单出来了,什么时候去交费处打一下。”

    赵兰山站起来说,“我去给你交钱。咱还是继续在这里住着,不管那边怎么说,这种人……不咬他一口下来我不服!”

    他出去以后,秦青问他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方域说,“手指、手腕和肋骨的骨裂都得慢慢养,淤血的地方已经差不多好了。”

    “脑震荡呢?”她担心的伸手去摸他的头。

    他笑着说,“没事,已经不晕了,也不想吐了。”

    过了两天,赵兰山说那边转过来十万块,说是先付的医药费。见到秦青还说,“你家应该也有,警察那边说会打电话通知你们家去领,到那签个字就能领了。”

    方域问,“出事的那对母女怎么样了?”

    赵兰山说,“我打听了,母亲是十二万,女儿是十八万,加一块三十万。”

    方域皱眉,“这也太少了!”

    赵兰山叹气,“大概也就这样了,楼上那人应该是快不行了,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已经跟家属商议要不要拔管了。”

    秦青回家后得知秦爸爸那边确实接到了交警队打来的电话,给她的赔偿是两万块,被秦爸爸特别有勇气的拒绝了,“我们要告他们!”秦爸爸几乎要对着电话跳起来。

    交警在那边客客气气的说:“您别生气,我知道您生气,要不换个人来说?”

    秦妈妈是冷静款的,但也很认真的说,“我们家不欠那点钱,就要个公道!”

    交警叹气说,“那个肇事的听说也快不行了,他们家人今天下午还在我们这里呢,人一不行,这后面就不好处理了。”

    秦妈妈说,“他不行了,是他撞的人吗?他死了就不算他撞的了?有这个道理吗?”

    交警叔叔只好说请您再考虑考虑,跟家人商量商量,当然想告也随便您,我们只是调解,调解不成,你们去法院解决。

    放下电话后,秦家人还在发火。秦爸爸气鼓鼓的,“太欺负人了!打发要饭的这是!”

    秦青回房间忍不住给方域打了个电话。

    方域接到电话后放下手中的书,他的脑震荡还没好,看平板容易晕,听歌看电影都不行,也就能看看书和杂志,连报纸都因为字小看不成。

    “怎么了?”他温柔的问,“哦,你家也接到电话了?”

    秦青趴在枕头上压低声音,“我爸我妈生了好大的气!”

    方域笑着说,“就赔两万是少了点。他们可能也是因为人快死了,不想管这件事了。”

    秦青好奇的问,“真的会因为他死了,这个事故就不处理了吗?”

    方域往床头一靠,认真想了想,跟她说,“处理还是会处理的,但事故有各种不同的处理方式,有的严重点,有的就不那么严重。”

    他说,“你看,肇事的应该是个成年人了,有钱有势的是他的父母,但赔偿这事是不会把他父母的钱也算在里面的,而是根据他本人的能力。如果他有工作,有存款的话还好说,赔偿数额会更大一点,如果这些都没有,那我们得到的赔偿就不会太理想。”

    “如果他还活着,为了让我们不去告他,那他的家人会愿意在民事赔偿上下点功夫,可如果他就这么死了,那他的家人当然就不愿意费这个劲了。”

    方域说的实在很清楚又很明白,他没有把她当小姑娘哄骗,而是挺直白的说给她听。

    秦青听完也明白了,可能这事只能这么了结了。

    “……真不服啊。”秦青轻轻的说,她趴在枕头上揪着枕头上的丝线,“他们的父母宠出这么一个人来,害了这么多人,就因为他死了就可以一笔勾销吗?”

    方域了解像她这个年纪的人还有点热血,笑着说,“也不是啊。你想啊,他们会失去心爱的儿子,不也是一种惩罚吗?因果报应而已。”

    第二天,医院突然被一堆人包围了。秦青从大门进来时吓了一跳,十几个人在医院大厅里,有人还抱着遗相。

    秦青进了病房,赵兰山正跟方域说得热闹,“你是没看见!连骨灰盒都抱过来了!还有人准备扯横幅,被医院的保安拦了!”

    看到她进来,赵兰山扭头问她:“妹子看到没?楼下那就是来找那个肇事的人的,他们就是那对母女的家人。不知从哪儿打听出来人在这个医院。”

    秦青走的时候也看到了,太阳都快落山了,他们还坐在医院大门前的花坛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木然的抱着一个黑白的遗相,一个小男孩抱着另一个坐在一边。

    遗相中的母女二人,一个才三十多岁,一个只有五六岁。

    小男孩的爸爸蹲下替儿子擦汗,“乖啊,抱好妹妹,爸给你买冰淇淋吃。”

    小男孩扭头看老人,说:“奶奶也吃。”

    爸爸看了眼老人,“奶奶不吃,奶奶没牙了,吃不了这个,太凉,你吃就行。”

    在方域最后一次去做胸透观察肋骨的裂纹时,八楼的那个人终于死了。

    他们是在之后才知道的,因为医院去驱赶在大厅的人了。他们才知道那人死了以后,他们家的人悄悄的把遗体运走了。

    两个多月后,方域收到了他的赔偿金,三十万,秦青也接到了电话,她的赔偿是二十万。商量过后,方域才和秦爸爸一起去交警队签了字。

    方域签过字后,才问警察,“那一家怎么样了?”

    警察不当一回事的说,“大人赔了八十万,小孩子赔了一百二十万,一共两百万。”

    从交警队出来后,秦爸爸叹气,“还是赔得太少了啊。那家死了两个人啊……”

    方域却想起昨天秦青给他打电话时说的:

    “我觉得,那个吊在那人脖子上的女鬼是那个小孩的妈妈。”秦青想了很久才终于确定。

    方域很好奇,因为她就看过那一次,而且也完全不了解那个人,怎么会这么想?

    “你想啊,那个母亲是先被撞飞的,孩子挂在了车上,她的最后一眼肯定会看到自己的孩子,所以她为了让车停下来,才会抱住那人的脖子。”想把他从车上拉下来。

    秦青思考之后得出这个结论,“这就是你说的因果报应。他会死,可能就是那个母亲抱着他脖子的缘故。因为据说他的车在撞击当时就有安全气囊弹出来,他本人没受什么伤,全是一些外伤。”医院查不出病因,因为鬼吊在他的脖子上,压迫了气管或阻碍了呼吸,才会让他慢慢的步向死亡。

    “如果他不是撞了那对母女,就不会有鬼吊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会死。而他撞死了人,又是一对母女,保护孩子的心让母亲就算变成鬼也记得要阻止他。”

    方域听了以后,觉得这大概就是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