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3章 报应?

第23章 报应?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这天,秦青去见施教授,被拜托去给许师兄提个醒。

    施教授不放心,“你亲自去给他说,要是论文写好了可以直接给你,留在他手里别再出点什么事。”据说许师兄的论文也是波折重重,秦青听了竟然觉得很有道理,就到医院来了。

    许师兄正在为人解疑答惑。

    坐在他床前的是个三十多的男人,似乎是陪家人来医院看病,听说这里有个大仙看相很准就进来问问。

    秦青进来看到这一幕就想避开,不料许师兄叫住她,小声说,“这事你应该也挺感兴趣的。”相识后许师兄发觉师妹感兴趣的东西跟他完全不同,既然算是同门,那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秦青听了就坐下了。

    那男的看多了一个人也没太在意,接着说,“我以前都不知道,一直以为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

    事情要从将近四十年前说起。

    男人的父亲以前是学校老师,妻子也一样是学校老师,两人一同上山下乡,放以前那叫革命感情,非常坚定深厚。回城后,两人又一同参加高考,一同被同一所学校录取,一起任教,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夫妻。

    在妻子怀孕到八个月时,男人父亲的一个女学生突然跑到家里来,把一张验尿单拍在妻子面前:她怀孕三个月了,是男人父亲的。

    妻子受不了,跳楼自杀了,带着肚子里已经八个月的孩子,据说孩子当时被摔出来时手还会动。

    男人父亲只好从学校离职,下海经商,并与女学生结婚,生下的孩子就是男人。但两人已经搬离原来的住所,跟以前的朋友也不再联系,所以男人从来不知道这一回事。

    直到两年前,男人父亲说头疼,以为是普通的偏头疼,疼到受不了了去医院一查是脑癌,发现时已经开始扩散,他这个年纪已经不太能接受开颅手术,手术成功率也不高,所以家里采取保守治疗,但一年半后男子父亲还是去世了。

    在父亲去世前,男子就常听母亲说这是“报应”,他不解其意,以为母亲只是在恨父亲。因为父亲喜欢流连花丛,家中常为这种事争吵。然而今年,母亲竟然也在一次常规体检中查出患有肝癌,并且已经转移,开腹探查后,医生认为只能采取保守治疗,切除癌变部分进行移植也没有多少机会。

    母亲开始四处拜佛求神,在他陪着母亲一次次去见大神神婆时才知道这段往事。

    男人愁眉苦脸的,他本来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友,但刚准备结婚时就出了父亲的事,因为是脑癌,治疗起来非常花时间精力和金钱,女友考虑再三跟他分手了。在父亲去世后这半年里,他也在相亲,只是听说他只有一个母亲,大部分的人都退却了。四个月前在老同学的牵线中与以前的女同学相亲,两人都对彼此很满意,正准备正式发展,他母亲又检查出来癌症。他本以为这次的女友也会离开,可女友愿意跟他一起承担。但是……

    “她听说了我家以前的事,说要回去想想……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接受不了我母亲和父亲曾经做过的事。”男人真觉得人生再也没有一点希望了,他想说这不是他的错,他想说父母以前的事跟他无关,他也不能谴责母亲,她已经很痛苦了。

    可他也不能责备女友跟他分手,她愿意跟他一起去扛生活中的困难,却不认同他的家风。她是个好人,是他家的问题。

    男人来找许师兄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许师兄开解一下他母亲。因为他母亲在开腹探查之后,似乎出了点精神问题,总说家里有鬼,是他父亲前妻的鬼魂,还有个小鬼,以前这个小鬼趴在他爸爸头上啃,现在每天晚上就趴在她的肚子上啃。

    男人听得毛骨悚然,可他也不信。他们家都搬了两回了,家里也从来不去打听父亲前妻家的事,从不跟他们联系,从来没去扫过墓,家里连张照片都没有,就算有鬼是怎么找上门的呢?

    “现在我妈天天在家烧香烧纸,还烧符水喝,还给我女朋友喝,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发现……”男人苦恼的摇头,“我是觉得她的话变来变去,一会说送钱给鬼让鬼早早的走,一会说烧符请神打它们。”他觉得他妈有点精神分裂了。

    许师兄悄悄跟秦青说,“怎么样?你要不要去他家看看?”

    秦青悄悄说,“我为什么要去?”

    许师兄挤挤眼,“别骗我了,你平时看的资料都是这家遇鬼那家见鬼,鬼作祟之类的,这个事你会不想去他家看?”

    想是想,可她也害怕啊。

    “人家让我去吗?我算干嘛的?”秦青说。她身上又没高人光环,人家会让一个陌生的小姑娘随便跑家里去吗?

    许师兄看看自己的腿,对男人说,“要是我的腿好,我就跟你跑一趟了。”

    男人是病急乱投医,他觉得许师兄这种做学问的比乡间野地里跳大神的要可靠一点。

    “这样吧,我师妹也是学这个的。”许师兄指秦青,“她还是专门学你这个的,抓鬼什么的其实不是我专精的,我只会批命看风水,让我师妹走一趟,她就算不能给你看好,也能看看你家里是不是真有问题。”

    秦青顿时一寒,看许师兄,他是随口说的还是猜出什么来了?

    男人有点不太相信,可……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他就说:“那……什么时候方便?”

    许师兄看秦青,“你什么时候方便?”男人就也看她。

    秦青张口半天,“……不能是今天,我要准备准备。”怎么就说走就走了?这么速度干什么?

    等那男人走了,许师兄好奇的问她:“你准备什么?红绳?朱砂?黑狗血?”

    秦青瞪大眼:“我不能一个人跟他去吧?我知道他是谁啊?出事怎么办?我找个人陪我去……你笑屁啊!这是安全常识!”

    许师兄趴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秦青回去后想来想去,想不出人选。还不能随便拉个人就去,要比较熟,人也要靠得住才行。

    方域不行,他肋骨上的裂纹还没养好呢。

    赵兰山也不行,不熟不好开口,再说人家是正事不能叫他来陪着出差。

    “那你想找谁?”方域笑着问她。

    “我想请司雨寒找她男朋友帮个忙,我们三个一起去。我跟她两个女生还是不够安全,而且她也知道我在研究这个。”秦青觉得这样最好。

    “我给你推荐个人吧。”方域想到了秦城,他一直想找机会跟秦城透个底,这样也能把容榕最后留给秦青的信息告诉秦城,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最关心容榕的人,不告诉他不合适。

    “秦城?!”秦青觉得这个人选简直是匪夷所思!“为什么会想找他啊?你不知道他是……”

    “你前男友?”方域哈哈的笑了,“你现在有我,他嘛……我觉得他要从容榕那里毕业还要几年。我不吃这个醋。”

    “我别扭,不想找他。”秦青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最不可能的人选就是这个了,她考虑赵兰山都没有想过秦城啊。

    方域劝她,“我是想把容榕最后的情况告诉他,多少是个安慰。”

    “容榕附在我身上的事?”秦青不大明白,“他知道这个怎么就是安慰了?”

    方域觉得很明白啊,“容榕离开前最担心的竟然是你们俩会复合,这不是安慰吗?”

    秦青:……这明明是可笑的事吧?

    但秦青还是被方域说服了,理由就是秦城是容榕的恋人,推已及人,恋人最后留下的思念应该告诉他,不说是不人道的。

    所以要先试探秦城能不能接受,他要是不能接受,那就打消这个念头。

    秦青懂了,所以先试探下秦城能不能接受世上有鬼,能不能接受……秦青能见鬼。

    秦青还有点担心这个事传出去会不会有什么不好……

    方域笑着说,“也就是一则都市传说而已。平常总能听到谁的邻居二姨姑妈小学同学之类的怎么怎么样,咱们听到也只是听一听罢了。”让她别想太多,在她身边不是也有一个许师兄吗?难道许师兄就成异类了?

    秦青想想,还就是这么回事。学校里没人把许师兄算命的事当真。果然是她想的太严重了。

    在约好的那天,秦城和秦青像地下党接头一样约在地铁站见面。

    秦青在见到秦城时还以为他未必会来,不知道方域是怎么跟他说的,两人在今天之前在学校里也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秦青只好装作轻松的打招呼,“来了?”

    秦城的感觉也很复杂,他昨晚被方哥拜托今天来陪秦青出去,因为方哥他的伤还没好不能去。“你陪她去一趟,是她研究上的事,一个人去陌生人的家我不太放心。”

    他已经想好了,他和秦青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他现在只把秦青当成是哥们的女朋友就行。

    所以他也很自然的说,“方哥都跟我说了,去哪?”

    秦青想了想,先问他:“你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吗?”

    秦城摇头,“不知道,你说说吧。”

    “……”秦青艰难的说,“是这样的……”

    秦城听完前因后果只是古怪的看了一眼秦青,“你怎么开始研究这个了?”

    “我有点感兴趣,正好许师兄那边遇上了,我就跟着听听。”秦青发现秦城确实不信,他不认为今天去真能遇上鬼。

    的确,一般人都不会信的。

    秦青更放心了,在秦城眼里,这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出行,不会有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