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4章 心中有鬼

第24章 心中有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男人的家在一个老小区,秦青和秦城下了地铁又转公交才找到。

    男人的父亲当年下海也算是赶上好时候,他是高校老师出身,认识的文化人多,门路较广,师兄师弟啊,老师家长啊等等。所以他的生意一开始做得相当成功。可能是因为外遇后思想开放,也可能是那个年代新思想的冲击,在男人的记忆中,父亲似乎一直没有断了情人,除了逢场作戏出入不良场合,保持关系的情人最多的时候有三个,还能和平相处,他父亲也曾引以为傲。他父亲自认对情人们都很照顾,情人们有个是卖保险的,他父亲就给全家人和他公司的员工买保险;还有个情人是开饭店的,他父亲请客就只去那家店;还有个情人也想做生意,他父亲就手把手的教,教她打通门路,教她怎么跟工商税务打交道等等。

    母亲……母亲所有的执念就是守着这个婚姻,这个家。他曾不止一次的听母亲跟他说“死也不会离婚!不会让你爸好过!”

    他一直以为母亲是个旧思想的人,所以哪怕婚姻不幸福也不肯离婚。现在他才发现,原画父母的世界,他并不懂。

    每天中午,他都要从公司赶回家陪母亲散步。

    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次股灾中,父亲的生意大受影响,家中最后只剩下三套房子。父亲把家中最后的存款投资买了房,准备给他做婚房,以后一家人一起住。但在父亲得脑癌的时候,这幢房子为了给父亲治病卖掉了。大概……这也是他第一个女友跟他分手的原因吧,生活水准大幅度下降,家庭不再能给任何帮助,反而成了拖累。

    这次母亲生病,他也做好准备卖房的。但母亲死活不肯,说这是家里能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她的病反正治不好就不治了。可是母亲在买符买佛像佛珠上却花了很多钱,而且有越花越多的架势。

    他并不是舍不得钱,但这钱如果花在治病上,他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这样花跟扔到水里有什么两样?

    他就想找个人给看一看,打消母亲的念头,让她别再把精力用在这些事上,好好的、快乐的过日子不就行了?

    他对这次要来的那个女大学生没什么信心,要是那个许大神肯来说不定还有点用。不过他也不想得罪许大神,既然他说让他师妹来,来就来吧,看看也不费什么事。

    中午他带着母亲在楼下花园散步,远远的就看到那个女大学生和她的同学到了,“我们在这,你们过来吧。”他对电话说。

    母亲坐在轮椅上,听到后问他:“是谁啊?”

    男人不想告诉母亲详情,就哄她说,“是我们公司今年的实习生,说要来看看您。”

    “哦。”母亲就不关心了,沉默的对着花坛发呆。

    以前母亲是很健谈,很爱跟邻居说话聊天的,可现在他特意带她出来,她却谁都不理。

    看到人了,秦城站住说,“你过去问吧,我在这里等你。”他以为秦青就是跟人聊天,跟人谈人家家里出的怪事,类似采访的样子。

    秦青:“一会可能要上楼。”

    秦城点头,看她走过去,却发现她在离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还有几米远时就慢下脚步,像在观察她一样围着她慢慢绕了半圈。

    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为了避免母亲被太阳直晒不舒服,所以特意选在大楼的阴影下站着。秦青走过去时认真看了,老人身上什么也没有。

    没有他说的小鬼。

    她心里已经确定,估计又是一个“心里有鬼”的故事。

    她走到男人面前,男人抱着一点点的期待问她:“你要不要……上楼看看?我把钥匙给你。”说着钥匙已经掏出来了,“你自己上去吧,就那边19号楼7单元11楼。”

    秦青摇摇头,“不用了。”

    “哦……”男人失望的把钥匙揣回去,已经不怎么期待的问她:“那你看出什么没?”

    秦青肯定道:“令堂没事。”

    她这个态度太理所当然了,男人竟然被她的肯定给弄懵了,“……什么意思?”

    秦青心想反正她有个神棍师兄,师兄算命时多坚定啊,她也可以!只要不像师兄一样不修口德就行。

    “令堂身上什么也没有。”她说。

    真有人告诉他没事了,他反而不确定了:“……真的?”

    秦青愣了,她一下子明白了,心里有鬼的不止是这个男人的母亲,连这个男人也“心里有鬼”了。

    最后,在秦青认为已经没必要再留下去之后,男人仍然坚持带她和秦城回了家,带着他们每一个房间都仔细的看了好几遍,得到秦青一再肯定的“什么都没有”之后,还是不怎么相信,在送他们出去时说:“改天我再去见见许大神。”

    这是怀疑他们的能力了。

    等公交车时,秦青身心俱疲,她从没想过说服一个不愿意相信自己家没事的人会这么累。

    秦城从一开始的茫然和旁观,到后来就越来越感觉奇怪。这不像是采访奇人奇事,倒像是请天师捉鬼。

    他古怪的看秦青:“你不会是真的相信许汉文会算命吧?”许汉文是嘴毒,在网上相信他的人也多,但普通同学谁信他会算命?批八字这种事历史系学过《易经》《八卦》的谁不能说出一大篇来?可谁又真拿它当回事了?许汉文能在写论文时去谢陵泡两年还兼职卖墓地,大家佩服的是他认真研究的心态和顺便赚外快的好运,可没人真羡慕他去卖墓地!总之,研究归研究,真搞得入了迷信以为真就是傻了。

    顶着秦城看傻瓜的目光,秦青无力的摇摇头:“不是……我怎么会信他……”

    难道秦青是在做戏?可她看的很认真啊。秦城怀疑、不解、奇怪的种种目光集中在秦青身上,但她懒得解释,她只想回去赶紧给方域打电话,跟他说。

    方域仍在处在休息当中,虽然已经开始上班了,但他每天只在办公室里坐着,也不加班。幸好前一段时间刷好感刷得不赖,他这样休息并没有引起公司里大家的不满,而且他很愿意帮别人做一些琐碎的小事,还挺招人喜欢的。

    接到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听她的声音有气无力,软软的抱怨着,方域就想笑。就算她跟秦城一起出去,有心事还是要找他说。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旧情复燃。赵兰山曾经笑话他:“怕不怕那两个天天在一个学校里,还是同班,朝夕相处又爱火重燃啊?”

    方域笑眯眯的说,“怎么可能呢?跟秦城一比,我家的当然是选我啊。”然后再轻轻提醒一句,“你现在可越来越像魏曼文了。上次见我们家姑娘都说魏曼文都升天不见了,你这什么时候改回来啊?”说得赵兰山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了,“你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能不害怕吗?每回一听方域这么说他的心就一抖,现在都快作下病了。

    方域轻声安慰着,“别为别人家的事操心,照你这么说,那就是他们自作自受了。”

    秦青主要是心累。她虽然没有因为能看到鬼而觉得自己就不一般了,但经过这段时间的事之后,特别是教官和赵兰山的事,她是认为自己可以帮助别人的。两次付出都得到了回应,让她开始对运用这个能力有了信心。

    可今天这个信心就破灭了。因为她发现了一件事:只有当对方相信她的时候,她才能帮助别人。

    就像今天,那个男的宁可相信家中真的有鬼作祟,也不愿意相信他的母亲和他的家都非常安全,没有恶鬼索命。

    “人只有在不幸的时候才会反思。”秦青叹息着说,“我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如果这个男的和他的家人一直生活的都很幸福美满,那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想起四十年前的一段往事。至少这个男的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但正因为他们家发生了不幸,他的母亲才开始反思,开始恐惧迟来的“报应”。

    “这是良知的审判。”方域说,“你知道为什么东方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种说法?在西方会有神父在人快要死的时候替人做告解好让人升入天堂,那是因为死亡也是一种不幸,而且是最恐怖的不幸。”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毫无良知的人。”方域说,他也遇见过很多让人不快的人和事,可他从不把这些放在心上,赵兰山说这是另一种没心没肺,是在嘲笑他。但方域知道他只是不关心而已,“谁也不可能一生顺遂无忧无虑。”所以当不幸发生时,就是人被良心拷问的时候。

    “所以善恶到头终有报?”秦青被方域说得心中的不安都烟消云散了。对,如果这正是那个男人和他一家的“报应”,那她也实在不必多操心。

    方域替秦青打完气才挂了电话,心里暗暗叹气。秦青以后注定要遇上更多这样的事,因为她的特殊,她会“看”到更多不平之事。比别人多一份能力,就比别人更多一份责任。

    这个男人之后又跑来专找许师兄化解,许师兄认真算过后对他说命该如此,不要挣扎了,既然今生没有积福,干脆就修来世吧。

    意外的竟然没有被打,男人真的开始带着他母亲做善事准备修来世,连他父亲的份也做了。

    但妇产科的医生在某一次听说后让许师兄不要再胡说八道,再败坏医院的名声就让他滚出医院不许再住了!

    “本来你这样的早该回家了,要不是你们教授说你回去没饭吃才不会让你在这里占一张床呢!”医生发完火,对这个男人说,“你也别找这种人看了,我看你母亲可能是因为家里出事和生病有点癔症了,去我们医院精神科看看吧,开点药吃比什么都强!”

    秦青听说后羞愧的无地自容!亏她也是受教育多年,怎么没想到这男的母亲可能是生病了呢?

    男人把母亲带到医院里看,开了一些药吃。但半年后,秦青从许师兄那里听说这个男人的母亲趁他不在家跳楼了,还是专门跑回到他父亲和第一任妻子住的那个学校小区里跳的楼。所以男人才没有第一时间找到母亲,致使悲剧发生。

    许师兄会知道是因为这个男的听说许师兄会看风水,还跟谢陵有门路关系,就请他专门给家人点一处宅,找块好墓地。

    “不是说吃着药吗?”秦青问,“是不是癌症太痛了?听说肝病很疼。”

    许师兄摇头说,“他说他让他妈吃药,他妈也跟他说吃了,人走了以后才发现,他妈没吃药,枕头里藏的都是药。”他顿了下,“说是吃药不舒服,整个人轻飘飘的像一直在做梦,他妈就不肯吃了。他是又在相亲,没顾上管他妈,这才出了事。”

    “……”秦青。

    “反正人已经走了,说什么都晚了。”许师兄叹道,“他跟我说啊……他觉得还是报应到了。欠了人家两条命,他爸,他妈就都还了。”

    秦青想,可能这样对那个男的来说……更好接受吧……

    都还了,就没有他的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