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29章 二舅家的房子

第29章 二舅家的房子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伍宾被陶斌扁了一顿。

    因为他被陶斌抓住又~在打听曹华严是同性恋加贩毒的事。

    两人都被叫到了办公室,之后又去医务室。秦青是在医务室见到他们俩的,伍宾叫她来继续解释关于他们的研究。

    “……”秦青站在床前看隔床一坐一站的两人,她看伍宾:她怎么不知道他们还在研究曹华严的事?

    因为没有见到鬼——虽然她梦到了但是不能说=没有鬼就没有研究。

    这个研究小组应该早就解散了吧?孙明明和柯非最近的活动明明是寒假去哪里旅行的事,是韩国还是日本呢?真是好难选择。

    伍宾哀求的看向秦青,他被打得很惨,扣子掉了两颗,背包的带子断了,裤子上全是地上的灰。陶斌的武力值是很高的。

    看他这么惨,秦青觉得还是应该说点好话。

    她看陶斌,而陶斌还在虎视眈眈的瞪着伍宾。

    秦青啊了声:“我发现你们俩的名字读音一样啊!”

    陶斌:“……”继续瞪!

    伍宾:“……嘿嘿,是啊。”想陪笑但笑不出来。

    秦青只好先审问伍宾,给他个说话的机会,希望他能抓住机会说点好听的。

    “到底怎么回事?”她问,“你怎么会去跟人问这个?”

    曹华严是同性恋的事就是从他偷看同寝男生洗澡还有给对方洗内裤这事延伸而来,但首先,这个还没有经过证实。

    而杉誉大学有个同性恋爱角,是由同性平权活动引发的,就在英语角旁边,一个斜影扶疏的小花园。

    同性恋爱角那个地方听说有□□和卖□□的。

    所以曹华严是同性恋——他肯定去过同性恋爱角——他自杀了所以事情很严重所以他有可能贩毒=结论产生。

    秦青在看过那个所谓的暴料包后就有种头晕的冲动。因为伍宾刚得到科普时只听到了结论,曹华严是贩毒的同性恋骗了很多小男生还可能得了爱滋病etc

    然后有了暴料包,然后她就完全理解为什么陶斌会打人了。这根本就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伍宾被打得很惨但也努力严肃的说,“我是想找出真相后,他不就不会被人传这种话了吗?”

    陶斌气冲脑门的大喊:“怎么查?!人都死了怎么查?你怎么知道什么是事实?怎么保证打听来的是真的?你这样只是让人再注意一次他的事!你知不知道最近班里又在议论他了?本来大家都快忘了,说起他也只是说一句可怜!你这么一查,大家又开始把那些话再说一遍!我艹你大爷!”他越说越恼就要再冲过来打。

    伍宾失急慌忙往外跑,秦青立刻缩到柜子后装自己不存在,等两人都跑了,她才走出来,他们的包还扔在这里呢。

    秦青捡起伍宾的包,出去后给他打了个电话。

    过了十分钟,伍宾千恩万谢的跑过来,“谢谢谢谢!”他抹了把汗,“我怕他在医务室等我,都不敢回去拿。”

    秦青把包给他,劝他,“别再查了,人都走了,让人走得安生点吧。”

    伍宾点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他也只是好奇心作祟,没想到问的人太多就引起陶斌的注意了。

    “请你吃个饭?”伍宾提着书包说。

    “不用了。”秦青可不愿意跟他这个伤员去食堂吃饭,太显眼。

    “走吧走吧,正好有个事跟你说!”

    两人没去食堂,而是去了校外的小饭馆,坐下后一人叫了一份炒米。

    伍宾说,“那本《徐家屯》谢了,我去找施教授了,他说可以帮我再找一本。”

    秦青猛然想起:“对了!你书还没还我!”

    伍宾赶紧从书包里拿出来,“我带着呢,就是想还你书才找你的。”

    伍宾把书翻开,“你看这里,我觉得这个不是狐狸精,而是黄鼠狼精。”秦青低头看,是一个徐家屯里的人他四舅遇狐狸精的故事,不过她记得看过这篇的分析,徐家屯的人都认为他四舅是去城里找女人了,还有人说他是跟隔壁村的寡妇偷情,遇狐狸精的事是他编的,手上和腿上的伤也不是狐狸精咬的,而是狗咬的。

    秦青也觉得那个故事是村民瞎编的,因为代教授当时听人讲故事是给钱的!每说一个故事两块大洋!不过那个年代能把故事编圆不容易,很多人没出过村连话都说不囫囵,编个有头有尾没硬伤的故事太难为人了,所以能骗到钱的人不多。这个狐狸精的故事算是难得编的还算真实的。

    “有什么区别?”既然认为是假的,秦青就没太认真,饭上来直接开吃。

    伍宾还在给她科普,“其实在民间传说里,常常把狐狸精和黄鼠狼精混淆。都有臭味,都偷鸡,被发现时都有大尾巴。”他看秦青不理他,压低声说,“区别就是黄大仙只偷家禽家畜,不偷人。变成女人偷男人精元的才是狐狸精呢。”

    秦青面无表情,一副认真讨论的样子,“那人的四舅不是被偷精元了吗?”

    “我认为这里是两回事,这人给混到一块说了。”伍宾也认真道,“他确实遇上了偷小牛犊的黄鼠狼,但他不是跟狐狸精偷情,而是跟人偷情。”他顿了下撇撇嘴,“哪家狐狸精会专门等在他每次晚上回家的路边就为跟他偷情?他是潘安啊?”

    伍宾认为,这个四舅每次从城里回村都走夜路,正是为了拐到情人家偷情,然后等他从情人家出来的时候,碰上了偷牛的黄鼠狼,村里狗一叫,他跟着一起吓跑了,就被别的狗给咬了。他把事情混到一起说,就成他跟狐狸精偷情,发现狐狸精放臭屁露尾巴,他想跑让狐狸精给咬了。

    秦青一边吃一边点头,没想到他还真推断的八|九不离十。

    “那其实这不是个闹狐狸精的故事。”秦青说,一边喝汤。

    “那你想不想看真闹狐狸精的事?”伍宾嘿嘿笑,一低头,她都快吃完了?

    秦青放下碗,拿出餐巾纸擦嘴,“不想。我先走了,掌柜,结账!”

    家里闹狐狸精的不是别人,正是伍宾的二舅。就是这个舅有点远,是他爷爷的弟弟那一支的。

    二舅被二舅妈挠得满脸开花,家里锅碗瓢盆摔得稀巴烂,理由就是二舅外遇了,二舅妈要离婚,二舅不乐意。

    秦青:“等等,这跟狐狸精有什么关系?你二舅不会说他外遇的是狐狸精吧?”

    自习教室里有在自习的,有在玩手机的,也有打牌下棋看小说的。秦青和伍宾坐在一起,因为他强烈要求要帮她提书包请喝奶茶帮写作业。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秦青就答应了。

    一杯奶茶,她听完伍宾家二舅的故事。但如果这个故事这么弱智,她就拒听。

    伍宾点头。

    “骗鬼吗?”秦青嗤笑。

    伍宾说:“我也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因为我二舅不肯离婚的原因是二舅妈要的东西太多,而且我觉得他俩也离不了。这不是重点,我是觉得我二舅家好像真有点什么东西……”

    在曹华严的事情上,伍宾觉得他跟秦青比较合得来,她也比柯非和孙明明那两个只是凑热闹的靠得住,所以知道以后,他想找人商量就想到了她。

    他二舅家闹这个的事还真不是一两年,少说也有个十几年了,只是以前也就亲戚间随口说说,不当真。伍宾奶奶就说这家里闹来闹去的,不是老鼠就是小鬼。伍宾在这种熏陶下,后来上大学就研究了这个。

    “我就想啊,这不正好吗?”

    秦青:“……也就是说,你根本不是想解决你二舅家的事,就是刚好想起来了?”没想到身边这么近就有实例,兴致来了研究一下下。

    伍宾诚实的点头,激动道,“其实我到今年才真的去研究这个,以前都是看书啊读资料啊,了不起去寺里转一圈。”他加入汪雨涵的小组也是想多找几个同道中人,结果没想到大家都是纸上谈兵的勇士,实际行动中的矮子。也就是遇上秦青了才真的撞了一回鬼,虽然没遇上,但也多少擦了边,他就想趁热打铁把二舅家这个也给研究一下。

    “你要是哪天有空,我带你去我二舅家?”伍宾问。

    “近的话……”秦青在两可之间,去不去都行。

    “近,我骑车带着你!”

    于是伍宾骑着电动车带着秦青跑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他二舅家。

    “家里没人,我二舅妈回娘家了,我二舅住小别墅去了。”伍宾拿出钥匙打开门,满屋乱相映入眼帘。

    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鞋柜对面的玻璃多宝阁架全砸了,满地碎片。往里走,客厅茶几粉碎,液晶电视对穿,屏幕上一个大洞,墙上挂的照片砸在地上,柜子上的三彩马和花瓶都只剩下碎片了。

    秦青都不往里走了,站在门口:“哇塞——”

    伍宾跳着走,一边说,“我觉得有问题的是这里——”他指着走廊对面的一扇门。

    他伸手要去推,秦青毛骨悚然的大声喊:“回来!”

    伍宾被她吓得浑身一僵,动也不敢动了,慢慢扭头看她:“……怎么……了?”

    秦青第一次看到门缝下透出的黑气,她顾不回答,事实上她只顾屏住呼吸,一声不敢出的慢慢后退,退了两步就退到了门外,然后火速下楼!

    电梯都顾不上坐!

    在她跑到下一层时,身后传来伍宾狂奔的脚步声!

    两人比着速度跑下楼,直到站在楼下的阳光地里,伍宾才缓口气抬头看楼上,问她:“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秦青:“那是什么房间?卧室?”

    伍宾点头,“主卧。”他想了下说,“我觉得那屋不对是因为别的屋的灯都比那个屋亮,就算把别的屋的灯换过来,还是没有在外面亮。”他说完看秦青,小心翼翼的问“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秦青,“就黑黑的,有点吓人。”

    伍宾浑身都发毛了,自己家人这么说跟第一次到这里来的人也这么说的感觉完全不同!自己家人说,怎么感觉都不太严重。可秦青她第一次来也这么说……好像突然事态就变了!

    两人站在楼下面面相觑。

    “反正我不上去。”秦青说,说完扭头就走。

    伍宾也跟着走,来找稀奇跟找麻烦是两回事,他也不上去,而且回去就把钥匙还了,这辈子都不来二舅家了。

    过了半个月,他跟秦青说他二舅把那房子卖了,夫妻两个本来说好卖完房子分钱,但卖完房子收了钱后两人又合好了。

    秦青问:“谁买了那房子?”

    “不知道。”伍宾摇头,抖了下说,“我才不管呢……”

    只是买房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