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0章 前情一笔勾消

第30章 前情一笔勾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给,这是我以前留下的。图书馆里应该也有,不过找起来太困难。”施教授把六本《徐家屯民俗初考》放在桌上推给秦青,欣慰的说:“没想到竟然是你把这书给推荐出去了。”他摇摇头。当年他曾在新生中间推荐,结果根本没几个人看完的,更别提对它产生兴趣进行研究了。结果现在竟然无心插柳柳成荫。

    “谢谢教授。”秦青把书放进书包,打算带去给汪雨涵他们。

    “不要忘了你自己的事!论文改得怎么样了?”施教授不忘叮嘱秦青,“改了多少先拿来给我看,不要着急,也不要忘了!”

    “是,是!”秦青连连点头,落荒而逃。

    今天方域说要请她吃饭,庆祝他的康复。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他在车祸中受的伤终于彻底好了。为了庆祝,赵兰山本来说要请客,结果方域说他请,因为都是他的客人。

    除了秦青外,还有秦城。

    “你们一个学校的,他还来看过我,就一起过来吧。”方域这么说。

    因为他的态度自然,秦青也觉得自己不能小气,不能说分手了就要老死不相往来,现在有方域在,他们俩又都跟方域有关系,一起坐下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于是联络过后,两人约在校门外见。

    秦青远远的看到秦城站在校门那里,招手跑过去,“等很久了吗?”

    “不久。”秦城有点冷淡,看她的眼神不太对,估计还是因为上次她半夜偷进男生寝室的厕所想看在那里上吊的鬼的事让他看不惯了。秦青也没办法解释,这里头的事还挺复杂,一两句说不清。

    两人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不说话不看对方,静静的等方域的车。

    幸好方域很准时,说是十二点半就一分钟没晚。

    “等了多久?”方域的车滑进车道准备调头,一边扭头问秦青。刚才车开过来时看他俩中间跟隔着楚汉河界一样泾渭分明,特别好玩。

    秦青比个“五”,方域笑了,跟秦城说,“去朝阳路的黄家烤肉吃好不好?那里的有烤肉也有大米炒菜。”

    上回说要去这家店吃,结果出了车祸。赵兰山说这店不吉利,可方域说上回没带秦青去吃成特别可惜,这回去要再出事,那就盖章这家店确实不好。

    秦城都可以,他觉得自己不算主客,所以不怎么发表意见。但方哥一直跟他说话,让他从接到电话起的尴尬也渐渐小了,慢慢放松下来。

    今天这一路特别顺利,连个红灯、堵车都没有。顺顺利利的到了地方,下车进店也有位子,点菜也上得很快,赵兰山撸起袖子举着筷子说:“今天真是邪了门了!来大家都别客气啊!”说完他先挟了一片片下来的烤肉,边吃边说,“嗯!烤得入味!”

    大家一时都顾不上说话聊天,全都一心吃饭。

    “吃吃这个。”方域自己吃得不多,先照顾秦青,一边招呼秦城,“那个你尝尝。”吃完酒足饭饱后,又上了两碟酥饼。

    赵兰山想吸烟,走了出去,方域也赶紧跟出去,秦青猜他们俩是在争着付账。她自己拿着一片山楂馅的酥饼小口小口吃着,不妨秦城突然不扮哑巴了,他说,“你是不是会通灵?”

    秦青僵住了,左边秦城的目光像审犯人的警察叔叔一样尖锐。

    秦城并不傻,这段时间的几件事前后一串,很快就发现秦青在很多时候的表现不正常。比如她对那个认为自己家闹鬼的老太太的态度,还有前几天去看男生寝室上吊的鬼时,跟她同行的人都是进去后很紧张,她却一点都不紧张。说是不怕也不像,倒像是胸中成竹。联想到她研究的东西,很容易就猜出来了:秦青会通灵!

    现在看秦青的反应,他就更确信了。以前两人谈恋爱时他不知道,可能是两人谈的时间太短,关系又不算特别亲密,她才没告诉他——不过这种事也不会特意跟每个认识的人说。

    秦城深吸一口气,在猜到秦青可能通灵后,他就忍不住去想能不能请她帮忙看一看容榕的灵呢?虽然这个很不好开口,因为他跟秦青分手后接着就跟容榕在一起了,两人分手的原因就是他对容榕动心了。虽然现在容榕走了,秦青也跟方哥在一起了,可这个关系还是让人尴尬。秦青如果不愿意也不奇怪。

    但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说服她!

    秦城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方域和赵兰山不知是去结账还是顺便去外面吸烟了一直没进来。

    秦青叹了口气,她一直想找机会跟秦城说容榕最后留给她的信息,却一直没办法找到开口的时机,今天大概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其实……”她转头看秦城,在他屏住呼吸之中,说,“那天早上,我确实跟容榕通灵了。”

    秦城瞪大眼睛,眼眶不自觉的发潮。

    秦青以前认为那是容榕附到她身上让她做梦,今天听了秦城的话,觉得说成是通灵可能更贴切。

    她从那天中午她回家后就累得睡觉说起,可能是第一次通灵对她的身体负担太大。她梦到她在旅行车上,身边是秦城,而她照镜子发现自己成了容榕——

    之后他们住进旅馆,认识了方域一行人,相约一起去另一座山的度假别墅,在路上就遭遇了暴雪,魏曼文和另一个女生失踪,车停在半途,方域和赵兰山下车去找人,秦城同行。之后救援车到来,她偷偷跑到救援车上,先救了方域,又救了赵兰山和魏曼文,因为汽油不够救援车准备回去,不继续搜索了,她的灵魂跑出身体,在风雪中找到了秦城和另一个已经昏迷的女生……

    秦城已经满脸是泪。

    秦青尽量不去看他,现在再说起当时的事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她说得很简单,省略了很多关于她自己的内容,反正她只需要让他相信就可以,说太多没必要。

    “我醒来前看到了容榕的走马灯,有很多关于她的事。之后就在手机上看到你们遇难的消息。”她没有消去当时给她的手机打的电话,现在拿出来给秦城看,也算是证据之一。

    秦城吸了吸鼻子,哑声说:“容榕……她有没有留下话给我?什么都可以。”他期望的目光让人压力山大。

    秦青努力用诚挚的眼神看着他,“你没发现吗?容榕跟我通灵就是她留给你的信息啊。”

    秦城不太明白,满脸茫然。

    “你看……她让我亲身体验你在她面前是多么体贴入微,就是在告诉我,不要想跟她争你……”

    秦城有那么一点点明白,可更多的还是不明白。

    秦青只好说得更直白点:“你不觉得这是她离开前最担心的事吗?不然我实在不明白她让我看那些是什么意思。”

    秦城努力从容榕的身上去想,如果是容榕……如果是她……

    他噗嗤一声笑了,眼泪鼻涕都喷了出来。

    秦青赶紧闪远点,把桌上的餐巾纸推给他,“擦擦吧,你是她男朋友,你应该懂她的心意吧?她离开前什么都不想,最怕的是你离开她。”这也算是深情的可怕吧。

    秦城双手捂住脸,他觉得他此刻的表情肯定很不好看,满脸是泪,却又想笑,笑完又想哭。

    秦青也不去看,这些话她早就想跟秦城说了,憋很久了。

    “其实我觉得容榕也算救了我一命呢。”

    秦城抬起兔子一样红的眼睛,鼻音很重的嗯了声,“怎么说?”

    “因为……以我当时对你的感情,很可能会成你劈的第五条腿……”这些话她不好跟方域说,承认她在那天之前对秦城的感情还很深这种事,实在说不出口。但那个结果就会像秦城破罐破摔后随便交的那四个女友一样,付出感情后被人弃若敝履。特别是她算是死性不改吃回头草,再磕得满口血也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连抱怨都抱怨不出口,因为别人肯定会说,他都甩掉你一回了,谁叫你记不住教训呢?

    秦城的脸暴红!这是说秦青还喜欢他?!

    “幸好……”秦青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上她真是要感谢容榕。

    秦城:“……”好像不太对……

    等在门外的方域和赵兰山都在发笑。

    赵兰山已经抽了两枝烟了,“总算是说清了。”他看方域,“你也真是心大。”

    方域笑了,他会对自己的感情没信心吗?秦青并不是得陇望蜀的性格,她喜欢上以后就没想过要变心。何况她对方域的感情已经结束了。

    午饭之后,方域开车送他们俩回学校。在车上方域对秦青说,“周六有空吗?我接你出去玩?”

    秦青:“好啊!”

    赵兰山插嘴道,“还有我,我也去。”

    惹得方域拍了他一下。

    秦青心里犯嘀咕,不是约会?是有事吗?

    于是周五她就没回家,周六早上在学校吃过早饭才坐上方域的车,赵兰山果然也在。方域指着赵兰山说,“是他有事找你。办完他的事后,我带你去摘栗子。”

    秦青愣了下,巴住他的椅背说,“栗子?是街上那种炒的栗子?”

    方域笑着点头说,“我知道一个栗子园,可以自己摘,摘完带回来可以自己炒。”

    栗子!栗子!她还真没摘过栗子!

    秦青兴致勃勃的也顾不上问赵兰山有什么事,低头就在手机上查栗子。

    赵兰山早就准备好了,结果没人问他,特别没意思,只好赔着笑脸叫秦青,“妹子……嫂子!”

    秦青被这个称呼吓得猛得抬起头。

    赵兰山一点不脸红的说,“嫂子,弟弟有事拜托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