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1章 哭泣的小孩

第31章 哭泣的小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下午一点,这个时间鹿桥小区里几乎看不到人,小区门口的保安无精打采的坐在椅上。平时有很多小学生和老人逗留的健身区空荡荡的,因为大家都在家里睡午觉,而且有很多人中午根本不回来。

    这时电话响了,保安拿起话筒:“您好,保安室……21号楼吗?又有小孩哭声?好的,我们马上去看。”保安放下电话叹了口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投诉了,有时是下午,有时是半夜,有时是快天亮时,21号楼的19层总是有小孩子的哭声,可是从16层到22层,根本就没有一家有小孩啊。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有人拐卖儿童,紧张了很长时间呢。

    18楼的徐淑芬今年69岁,她住的这个房子是她儿子的婚房,但小两口中午不回来吃饭,她自己中午就很轻松可以睡个午觉,也不着急。可是从楼上这一家搬来后,总是时不时的听到小孩哭,有时还能听到有人敲地板的声音,像小孩的恶作剧。可她跟物业和保安说过后,物业说19楼没有小孩子,哪一家都没有。她不相信,很有可能是有小孩的那一家在来人时把小孩给藏起来了。

    她又听到小孩的哭声后,立刻给物业打了电话,然后马上坐电梯去了19楼。19楼有四户,她从哭声传来的方向知道有小孩的这一家是051这一户。

    她按响门铃,小孩的哭声立刻消失了。

    家里有人,她知道。这一家住着一个六十多的男人和一个二十多的女人,男的天天在家,女的倒是白天会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上班,两人竟然还是夫妻关系。徐淑芬有点看不起这对夫妻,所以对物业说的没孩子的事也一点都不信,这两个人嘴里还能有什么实话?

    她继续按门铃,见里面根本没反应,只好开始敲门,“高先生?高先生,你开开门。高先生!”

    过了十多分钟,门打开了。高颂志穿着旧汗衫和豆沙色的西裤站在门里,“有事?”

    徐淑芬,“高先生,我真的想请你管一管你家的小孩。他每天都要哭个好几回!小孩子爱哭这大家都知道,可他总是在人家休息的时候哭,这就不好了,你们要管教一下啊!”

    “我家没小孩!”高颂志神色不好的猛的关上门!

    徐淑芬不是第一次被他这么关在门外,上回差点就挤着她的手了!这次幸好她躲得快!她闪开后见门已经关上了,只好再上前拍门,大声说:“高先生!我不管!你再这样我只能报警了!你家这个小孩什么来路都不清楚!你跟你老婆是什么人谁知道!你骗得了物业骗不了警察!你再这样我真报警了!”

    她喊了一会儿才忿忿的下去了。

    高颂志靠着门,心跳得极快。

    然后屋里电话响了,是物业的人,他们说:“高先生,我们接到投诉,关于你们家有小孩哭声的事……”

    高颂志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我家没有孩子……你们不是来看过吗?你们现在就可以来看……”

    过了一会儿,物业的人就到了,高颂志打开门,物业的人只在门前看了看,确定没有小孩就告辞离开了,但提醒高颂志不要在家里开太大的声音影响邻居,不管是看电影还是电视,声音小一点的好。

    物业的人对于这件事已经不打算寻根究底了,有人投诉,他们就来看看,没有找到小孩就走。高颂志几乎希望物业的人就不要走了,他们走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等物业的人走后,他站在客厅里,之后也拿上钥匙和手机下楼了。

    “所以啊,老高也挺可怜的。”赵兰山有点同情高颂志,他也曾有被鬼附身的经历,那种朝不保夕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简直就是钝刀子砍头。害怕会死掉,可又有希望可能不会死,在这种压力下,人会老上十岁的。“他说他家乡父母家的老宅院有口井,井里淹死过一个八|九岁的男孩,他说怕是这个男孩的鬼缠上他了。”

    方域看秦青,他是被赵兰山说服之后才答应让他把这事告诉秦青,但他也说如果秦青做不了或不愿意做,那不能勉强她。

    赵兰山说完之后发现,嗯?秦青的神情很平淡,不像被感动,也不像同情高颂志。这是怎么回事?

    秦青:“然后呢?”

    赵兰山不解了,“丫头,你是怎么看的?”

    方域对他说,“老赵,咱们怎么说的?”

    赵兰山马上说,“放心,放心,我不会非让你的妹子救老高的,再说这也不一定对不对?我就想让妹子去给老高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趴他身上了,如果没有我就让他赶紧去看病。”

    秦青:“事情不清不楚的,我也没什么看法。”顺便看了一眼方域,“但这很明显啊。他要是心里没鬼,对这个鬼就不会有猜测了。”指向性这么明确,就认定是那个男孩了?一般来说听到小孩的哭声,都会猜是更小的孩子吧?婴儿,或者一两岁之类的,还有可能是女孩,谁会跳过这些直接猜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呢?

    赵兰山,“那是因为那个男孩淹死在他家的井里嘛。”

    “那为什么不缠他父母要来缠他?”秦青说。

    赵兰山心道他怎么会知道原因?“鬼做事哪有道理可言啊?”

    秦青说,“我不认识几个鬼,但我认识人。人说话做事通常都是有条理的。”所以,这个男孩跟高颂志之间肯定有关系,还是让他心里有鬼的关系。

    到了鹿桥小区,赵兰山给高颁志打了个电话,“你在健身区那里?行,我们这就过去。”

    健身区全是健身器材,远远的就能看到一个穿着蓝灰运动夹克的男人坐在秋千上,他的头发花白,还有点地中海,看起来有七十多了。

    秦青这么一说,赵兰山马上说,“他也就最近老得快,以前没这么老,也就跟我差不多,他才大我五岁而已。”

    “真看不出来……”秦青说。

    方域牵着她的手,悄悄说,“你看一眼就行,咱们不过去。”

    找人给高颁志看这事,方域跟赵兰山说先别提秦青。赵兰山也同意,他是同情高颁志,但秦青才是自家人。他同情归同情,能帮帮一把而已。再说就真有问题,秦青也帮不上忙啊。上次他就很清楚了,秦青只是能看到,不代表她能做什么。

    赵兰山去跟高颂志说话,还指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秦青和方域。

    方域小声说,“他跟高颂志是生意上的朋友,两人的交情有七八年了。”他问秦青,“看出什么没?”

    秦青往一旁走了几步,看清了高颂志的脸,刚才他一扭头那一下让她看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可她疑心自己看错了。

    “怎么样?”方域看她的神情是看出了点东西的。

    秦青为难的摇头,不好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赵兰山跟高颂志说着话,一边不停往方域和秦青这个方向看。看出来了没?有没有啊?

    秦青说不好,方域看她实在为难,对赵兰山摇摇头。

    赵兰山很快过来了,一走近就看出秦青神色不对,三人回到车前,赵兰山想问,可秦青根本不跟他对视,直接上了车。

    赵兰山也不问了,就当没这回事,坐上车就说:“走!摘栗子去!”

    种栗子树的果园并不大,六百棵栗子树竟然没有想像中那么多,转一圈也就二十分钟,果园的主人让他的儿子和女儿陪他们去摘。

    方域绝口不提刚才高颂志的事,赵兰山也很有眼色,进了果园一会儿就跟方域和秦青分开了,让果园主人的儿子陪他去那棵树,“我看那棵树壮,结的肯定多!”

    秦青蹲在地上拾,一眼看去简直满地是栗子。果园主人的女儿说:“我爸想让你们来捡,都不让我们剪枝,就等它们掉下来。”树上还有没掉下来的,她说,“可以爬梯子上去剪枝。”

    栗子圆滚滚的,个头都很大,颜色红棕发亮,秦青两只手都捡得满满的,一齐扔进袋子里,又去捡,都来不及站起来。

    方域一直帮她撑塑料袋,还拿扫帚帮她把远处的扫过来,果园的女儿说,“要不我去拿个簸箕来,你们扫着撮吧,那样快。”

    虽然没有亲手捡的浪漫,但一直蹲着确实太累了,秦青站起来时腿都要断了。果园的女儿跑快拿来了个超大的簸箕,看他们的塑料袋很快装满了,又拿了他们园子里的一个大竹筐,装了一小半方域就说够了够了,再多该带不走了,他悄悄跟秦青说,“他们就盼着我们多买点走。”秦青忍不住笑。

    方域看她心情好了,替她把掉下来的头发掖回耳后,说,“高颂志的事别放在心上,老赵也是顺口说说的,不用担心他生气。”

    秦青沉默了,方域看差不多了,栗子不磨成面,这么直接炒着吃买不了多少,再加上拿回去送人的,这些已经够了。他拉秦青起来,说:“给你多带回去点吧?回去给你们寝室同学都分分,再给你家拿点。”他挑了好看的个头大的放进塑料袋准备给秦青,“他们这里还给炒,我们让他们炒着,正好再在这里吃个农家饭,他这里的鸡都是正常的走地鸡,好吃有嚼头。”

    秦青拽着他的袖子,方域不解的抬头,顺着她跟她走到了远处,离赵兰山和果园的人都远无的。

    “怎么了?”他摸着她的头发说。

    “……”秦青,“那个高颂志,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方域一惊,左右看看,小声问她,“他背上有鬼?”真有吗?

    秦青摇头,她没看到有鬼。

    方域不明白,“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秦青也不明白,“我也不知道……就是看到他的脸时就看出来了……”她看方域,再转过去看果园的女儿和赵兰山他们,“看其他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什么也没有,看高颂志,马上就看出来了。”

    但是要让她说从哪里看出来的,她也说不出来,就是一个单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