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2章 面相何解?

第32章 面相何解?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哇!哇哇哇!!哇哇哇!”

    “哇!!!!”

    “哇——!!”

    高颂志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根本没听到这个哭声。

    隔壁的房门一响,他听到一个快速的脚步声匆匆走出去,穿上高跟鞋后,防盗门开了又砰的一声关上。

    他老婆走了。

    这个老婆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好,也不像别人想的那么糟。在很多人的想像中,他这个有钱的老头子娶个年轻的妻子,不是被对方哄的晕头转向什么都听她的,就是老婆会像日本人的老婆那样每天连正眼看他一眼都不敢,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娶她,确实是想图个省事。一个年轻的、会听话的、长的漂亮的、又没多少阅历和心眼的简单女人,正适合他这个已经老了的,不想再费事的男人。

    可就算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也不是个傻子。

    这个哭声刚出现在家里时,他是想装不知道的。年轻的老婆一惊一乍的,先是说要搬家卖房子,又说要找人看风水驱邪。他教训她:“瞎说什么?家里什么怪声都没有!”

    “邻居都听到了!”

    “没有就是没有!你当它不存在不就行了?”高颂志自己心里也害怕,可他就是不想承认!也不想去追究!

    不知道!就当成不知道!什么都没有!老人都说过,再怪的事,你装没看见就行了!

    “你神经病啊!”年轻的老婆摔门走了。

    她走了之后,高颂志一个人在家里,满脸颓然。之后他就不喜欢一个人在家了,他想他不在家,这个不管是什么东西的家伙,爱哭就哭个够吧!反正他听不见!邻居投诉了,他也随便他们,想看就看,家里没孩子,说没有就是没有!

    老婆没有跟他离婚,他很清楚,老婆不会跟他提离婚的。她肯嫁给一个比她大一倍的男人,图的就是钱,现在什么都没到手就离婚?她不会那么傻。可她的做法就是一有这个哭声,就什么也不说自己走了,把高颂志一个人扔家里。

    有很多人劝他卖房,他也愿意卖,可这个房子有鬼哭的事小区里全知道,附近的房产中介都不肯接他的生意,就算有愿意的,也把价钱压的很低。高颂志想他又不害怕!这个东西拿他没办法!他就住下去,看他能把他怎么样!

    不管他话说得再怎么硬,朋友们都看出来,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下去。

    摘完栗子,方域先开车把秦青和一纸箱的栗子送回家,他还帮她把栗子搬上了楼,开门的秦妈妈面无表情,还很客气的请方域喝杯水再走。秦青浑身汗毛直竖,倒是方域挺坦然的喊:“伯母,不用忙了。”

    秦青:“……”

    秦妈妈:“……”

    方域出去后,秦青立刻躲回了屋,过了半小时觉得警报应该解除了才敢偷偷出来,看到秦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栗子,看秦青偷偷摸摸往厨房去,说了一句:“青青啊,跟你朋友说不用这么客气,下回来叫姐就行了!”

    秦青呲溜一声又窜回房间,直到秦爸爸回来才敢出来。

    她想说方域的年纪当然是有一点点大……但叫姐还是不太对的……叫伯母是有点怪……不过辈份在这里放着……

    秦爸爸的神经一直很粗,吃饭时突然发现客厅茶几下有个纸箱,端着碗跑过去拖出来一看,“怎么这么多栗子!生的熟的?”

    秦青瞄了眼妈妈,小心翼翼的答:“炒熟的。”

    秦爸爸当然不会认为这么多是自家买的,就问秦妈妈,“你们单位发的?还是你朋友给的?”

    秦妈妈语调平平的说:“青青的朋友送的。”

    秦青一缩脖子。

    秦爸爸没反应过来,对秦青说,“记得谢谢你同学啊。”然后又说,“他们家是种地的?家里种栗子树了?”

    秦青突然充满食欲,大口扒饭,塞得两腮满满鼓起,当然就说不成话了!

    然后她就在那里听头顶上秦爸爸跟秦妈妈商量这么多栗子除了自家吃还可以送给哪一家亲戚朋友,对了栗子吃多了容易放屁!

    秦青噗的一口米饭带菜全喷出去了。

    鉴于栗子吃多容易排气不雅,秦爸爸就稍稍的吃了二十几个就不吃了,依依不舍的看着一箱栗子跟秦青申请,“爸爸能不能带一兜请阿姨和叔叔们吃?”

    “可以可以!”秦青连连点头。这栗子在家简直就是不□□!

    秦妈妈在厨房喊,“先给青青装两袋让她带学校去分给同学!”

    “对对!”秦爸爸找来两个大塑料袋,先给秦青装上让她带去学校,剩下的留出自己家吃的,再分出几袋来准备让他和秦妈妈拿去单位,最后剩下的也不多,秦爸爸问秦妈妈,“这点给你家拿去有点太少了。”要不从家里的再分出一点?

    秦妈妈出来说,“一点栗子不用拿了,明天上班走到楼下给门卫吧。”

    秦青特别乖巧的说:“妈我回屋看书了。”

    “嗯。”秦妈妈淡淡的嗯了声。

    秦青乖乖的回自己的房间了……

    自己一个人时,就会想一些迫在眉睫又让人不愉快的事。

    秦青就不得不去思考她能看出高颂志命在旦夕是怎么回事。她今天回家时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去看街上的行人,吃饭时也在看电视里的人,奇怪的是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看别的人都是正常的,可再回忆起高颂志,她的脑海中第一个浮起的念头还是:他活不长了。

    “怎么搞的呢……”她叹了口气,打开电脑打算多看一些照片,许师兄都能看照片批面相,她这样也算面相的一种吧?

    这么想着,她给许汉文发了个消息:许师兄,你在医院时有没有替病人看面相?能看出他们还能活多久吗?

    许汉文接到后很快回了一个:师妹,师兄知道你对师兄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但师兄还是要打击你的:你师兄我并没有那么厉害

    秦青过滤掉那些不重要的内容,又发了一个:那师兄,你能看出他们什么时候死吗?

    许汉文又回了一个:有时能

    秦青大喜过望!立刻再问:什么时候!你看什么人能看出来?

    许汉文发过来一个图片,她点开,上面是一张游戏截图,旁边的红蓝条都在岌岌可危的状态。

    许汉文的消息紧跟着过来:比如现在

    秦青:师兄你真调皮

    她破罐破摔的顺应师兄的心愿调戏他一把!

    方域送过小女友,赵兰山那边已经买回了凉菜和啤酒,打算跟方域促膝谈心。方域回来后看到摆满一桌的猪头肉、卤牛肉、咸水鸭、白切鸡、花生米等,就明白今天不说个明白是别想走的。

    中午刚在栗子园吃过农家菜,现在两人的肚子都不怎么空,坐下菜没吃两口,酒已经下去了两瓶。

    赵兰山不直接问,能说的,方域肯定会告诉他,不能说的,他也不能叫朋友为难。

    两人闷头只顾喝酒,谁都没说话。因为秦青太年轻,太不会掩饰。从她见到高颂志起,赵兰山就看出她一定知道了什么,而且还不是好事,只怕比他当时被魏曼文趴后背上更糟。只是到底有多糟?赵兰山心想难不成趴的不是一个鬼,是好几个?只是想想就让他浑身打哆嗦,一百八十多斤的汉子,竟然觉得自己脆弱得像个小姑娘。

    方域叹了口气,赵兰山心差点蹦出嗓子眼!

    方域看了他一眼,他往后一缩,壮声气道,“你说,我撑得住。老高背上趴了几个?”

    方域无奈的笑了,摇头说,“那倒没有。”

    赵兰山眉一皱,不是趴了鬼?那是怎么了?让小嫂子这么难开口,方域也说不出来。他道:“要是不能说,就不说了。我跟那老高再怎么样也没跟你近,我事先想帮他,也是想着要是能知道就早点告诉他,省得他自己不知道。”想起他当时,他不止一次在心里想感激秦青和方域!你说人家看出来也未必一定告诉他,可他要是不知道,背上一直趴着那么个东西,心里是什么滋味?推已及人,他就想要是能看出来,他就悄悄跟老高说一声,让他心里有个底,接下来不管是拜佛还是求神,好歹有个方向了,比现在干吊着强。

    但帮人也分帮多少,要是帮了会给自己兄弟带来麻烦,那就只能让老高自求多福了。

    赵兰山接下来一句话都不让方域说了,方域有开口的意思,他就给他挟菜倒酒,到最后方域憋不住说:“我说!我明天还要上班!你不上班自己当老板也别拉着我喝啊!你这个月去了公司几回!你自己算算!别又被魏——”

    “行了!不喝了!我睡觉去!”赵兰山赶紧大声盖过他的话,站起来就去厕所洗漱。刷牙时算一算,这个月好像就去过一次公司,这样真不行!他吐掉漱口水,下定决心剩下的时候就住在公司里了!

    赵兰山奋勇为人民币服务去了,立刻废寝忘食起来,本来他就是个工作狂,这一来别说高颂志,高什么都给忘了。直到在酒桌上听到一个酒肉朋友说,“老高是不行了啊,听说他那天中风晕家里了,他那个小老婆也不顶用,晚上回来才发现,送到医院现在还没醒呢,我看他是够呛!”

    赵兰山酒都给吓醒了!他不由得想要是当时没有秦青的提醒,他就是高颂志这样了!说不定不知不觉中命都没了!

    对比一下,顿时觉得自己当时只请秦青吃了顿饭太不够意思了。差一步啊,就差一步啊……

    他想跟方域提一下送秦青点干股,每年都可以参与他们公司的分红。只给钱也给不了多少,给多了方域都不会要,给干股的话每年都有好处拿,这样最好。

    方域听了只皱了下眉,说:“那你去跟她说吧。这事我不能替她做主。”

    “别啊,我还想让你帮我劝劝呢,我怕小嫂子不收。”赵兰山眼光很准,他要直接跑去找秦青说要给她干股,每年有分红拿,人家肯定把他当大灰狼了。

    方域想了下,觉得干股不行。一年两年的,赵兰山可能还觉得没什么,可情谊这东西可不是酒,年深日久的,赵兰山心里不舒服了怎么办呢?搞不好就因为这点钱让朋友都没得做了。而且一旦给了钱,就成买卖了,银货两讫,互不相欠,远远没有现在让赵兰山记着一份情好。就像这次高颂志的事,如果秦青已经收过赵兰山的钱,那可能赵兰山直接就拿钱砸了,十万不行,二十万,三十万……总能买到顺心的服务的。

    方域道,“我不会替你说情,是你要给钱的,你去跟人家说吧。”

    赵兰山跟方域论交从不谈钱,他是有点财大气粗,但他跟方域交朋友是因为方域这人可交,靠得住。不过也不能避免他有时喜欢用钱去衡量东西和交情。

    他一听方域话音不对就说:“那先不说了,我跟嫂子谈去。”

    秦青被赵兰山叫出校门外,听说他要给她干股就懵了。

    “每年呢分红大概在七八万左右,不多,你存个十年八年的够个首付吧,以后跟方域结婚就不用家里掏钱了!”

    这人有病!

    秦青的眼神都不对了。

    赵兰山马上换个口风,“要不,你到我公司来挂个名?我给你付工资?”

    秦青:“……你跟方域说了你要来吗?”

    “说了啊。”

    那不对啊。秦青上下打量赵兰山,实在拿不准他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大街上突然拉住一个人说去年你在马路中间扶了我一把,我决定每个月给你二万块报答你。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赵兰山看这事情办砸了,秦青是肯定不会收钱了,估计还在心里嘀咕他有毛病,只好说:“我听人说高颂志进医院了,就想上回你提醒我一回,如果没你,估计我也是高颂志这下场,就请你吃了顿饭觉得特别对不起你……”

    秦青听到高颂志就心里一抖,上回看到的东西她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回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都不懂。各种传说中确实有高人仙人望人一眼就能道出生死福祸,厉害的连人家什么时候发达什么时候倒霉都能说得一清二楚,可那不都是修炼出来的吗?有这种突然会的吗?

    最后赵兰山稀里糊涂的给秦青买了一袋水果一箱奶让她提寝室去了。坐车上就捶胸顿足!这跟上回请一顿饭有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