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4章 雨夜悲泣

第34章 雨夜悲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秋风乍起叶儿黄。

    秦青这次回校带回了厚外套和厚被子,寝室里人人都在整理秋装,毛衣、绒衫等,围巾也流行了起来。

    天上下着小雨,小风一刮,冻得人直打哆嗦。

    秦青坐在教室里都觉得冷,一下课立刻跑回寝室换衣服。结果在女生寝室区遇到了孙明明,看她悠哉的样子,秦青不忿的说:“你怎么没上课?”

    “我感冒了呀。”孙明明鼻音很重的说,“对了,你知道吗?汪雨涵跟齐鹏吵架了。”

    秦青还反应了一下才礼貌的表示惊讶:“真的?哇,真想不到。我去上课了啊!”说完赶紧往教室跑。

    说起来最近感冒的人挺多,秦青回教室后趁着还没上课就给方域发了个爱的嘱咐:最近注意身体,不要感冒哦。

    方域在办公室听到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打了个喷嚏。他回了一个消息:你也要注意啊。

    收到信息后,秦青才放了心。最近方域不怎么来找她,电话都打得少,要不是他回信息还算及时,她都要怀疑什么了。此时她才发现他们俩个一个上班一个上学联系起来有多不方便,要是都在学校就好多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秦青感叹了句,觉得挺可笑。

    中午在食堂遇到了伍宾,他正端着饭转来转去找位子,秦青看到他就招呼了声:“这边!”伍宾立刻兴冲冲端着盘子过来了,绕了一大圈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下,还没来得及吃就问她:“汪雨涵和齐鹏闹翻了的事你知道吧?”

    秦青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好说他这个男生太八卦,就冷淡的嗯了声。

    伍宾还没发觉她并不热心,自己一个人说得热闹:“闹了好几场了,你可别掺和进去。”

    秦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会掺和进去?”

    但她很快明白了,晚上刚一下课,汪雨涵的电话就打进来了,“秦青?我是汪雨涵,有空吗?出来一起吃饭吧!我请客!还有柯非和孙明明!”

    秦青本想拒绝,她跟汪雨涵并不熟,但听到柯非和孙明明还是去了。

    校门口的东客来是个小火锅店,自助式的,很受学生们欢迎。在这种秋风夜寒的时节,店里坐无虚席。

    柯非和孙明明已经到了,孙明明就算感冒食欲也不小,秦青进来时就看到她拿不锈钢夹子压着盘子里的小螃蟹一路小跑的回来:“快快快!”

    柯非掀起盖子,配合孙明明把小螃蟹扔进锅里,再用锅盖紧紧压住不让螃蟹跑出来。

    秦青以前没这么吃过活螃蟹,目瞪口呆。

    “坐啊,那边有饮料,你想喝什么?”汪雨涵脱下外套,薄线衣袖子挽到手肘,拿着杯子说,“我正好要去再接一杯,你想喝哪一种?黑的是可乐,白的是雪碧,红的是酸梅汤,绿的是芬达,还有酸奶。”

    “酸奶就好。”秦青放下书包脱衣服,悄悄问柯非,“今天出来吃饭是为什么?”

    柯非咬着筷子垂涎的望着锅里扑腾的小螃蟹,往汪雨涵那里一偏头,“她说有事跟我们说,反正请客不来白不来。”

    秦青有点后悔了,这顿饭估计吃得不会太顺利。

    但事情出乎她的预料之外,一直到吃完结了账出去,汪雨涵都一句话没说。从火锅店出来,大家吃的浑身冒热气,连门外的秋雨都不当一回事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汪雨涵终于道出了此行的来意。

    “你说你办的那个什么小组到底有什么意义?”齐鹏的这句话一直在汪雨涵的脑海里回荡。

    虽然只是两人吵架中没有前因后果的一句话,但汪雨涵觉得这才是齐鹏的真心话。

    齐鹏喜欢在玩游戏,他们的帮派每年都有两次聚会,两人认识的一年里,齐鹏虽然对她很好,但对帮派的事一向非常认真负责。

    汪雨涵觉得他玩游戏投入的金钱和精力非常不成正比,但她一直很宽容的没有去管他。直到这次齐鹏说他打算以后往游戏这方面走。

    汪雨涵问他想怎么走呢?

    他说要不自己办游戏,要么就去游戏公司任职。他觉得这个行业大有可为。但汪雨涵认为这个行业有点朝不保夕。红的确实很红,一个游戏红了赚出个上市公司都有可能。但大部分的游戏是不红的。而她很诚实的说,齐鹏并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才华。他其实不会做游戏,只会玩。齐鹏就说他玩也能玩出东西来,至少玩出了很多朋友,而汪雨涵那个说是认真的研究小组,这都两三年了,研究出什么东西了吗?

    “所以,你想研究点东西?”秦青问。

    汪雨涵点头,“我一个人的想法不够,所以想找你们一起问问,你们有什么成熟的想法,说出来大家商量。”

    这件事上,她把齐鹏、伍宾这两个男生给摒除在外了,只拉了她们三个女生一起说。

    秦青现在已经算是证实了鬼的存在,接下去做什么?学习驱鬼的办法吗?她开始思考要不要找个道教的学校去进修一下,不然打听下他们读什么书,不过现在的道教还教驱鬼吗?

    “ok,你是想证实能不能驱鬼是吗?”汪雨涵问完秦青又转去问柯非和孙明明,从她的表情看,秦青知道汪雨涵没把她说的当真。确实,研究这个太不切实际了。要想驱鬼,至少要找都能看到鬼的人一起干。汪雨涵放弃是应该的。

    雨越下越大了,还不到九点,学校里都看不到人了,窗户上还亮灯的教室还能看到有几个人在走动,但路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冒雨的学生把车骑得飞快从路上碾过。

    梁蔚南没有带伞,只能把书包顶在头上往寝室跑。她穿着一条棉麻的长裙,在白天没下雨时加上外套还不算冷,但在下雨后就不行了。长裙被雨打湿缠在她的腿上,这些她都顾不上。

    穿过一条树高冠密的小路后,前面的路就没有树挡雨了,细密的雨打在地上,让梁蔚南犹豫不绝。她开始觉得自己托大了,早知道就不该往雨里冲,她从自习教室出来时雨还不大,当时她以为跑快点就能赶在被打湿前回到寝室。现在看来就算能跑到寝室,身上也会湿透了。这种天气又这么容易感冒……

    她自己没带手机,手机留在寝室充电了。她往旁边的楼看,希望能进去借个电话。

    这时她看到后面那幢楼一楼还有个窗户亮着灯,她估计了一下距离,转头往那边跑去。

    这幢楼是灰色的水泥外墙,看起来也很新。梁蔚南没进过这幢楼,看不出它是干什么的。大门开着,她走进去,脚印落下一串水渍。

    她往里走,拐弯沿着走廊敲门,在最尽头的那一个房间的门没锁,她一推就开了,屋里灯还亮着。她探头看到里面有个坐在桌前正在抽屉里翻找东西的女生,她小声说:“对不起?我想借个电话。”

    那个女生猛的回过头,好像被她吓了一大跳!

    梁蔚南也吓了一跳,赶紧露出她被雨淋湿的样子,拉着缠在腿上的湿裙子说,“我想找我寝室的人来帮我送伞,能不能借我用个电话?”

    女生慢慢的把抽屉合上,边慢慢的站起来边犹豫的说,“行,电话在那边,你用吧。”她指着在另一头的桌上的一部座机。

    梁蔚南赶紧道谢,走过去拿起电话——

    在周三早上,一个迟来的消息出现在秦青的班级群里。

    【警告:不许讨论哲学系14级梁蔚南的事!】

    既然都这么说了,秦青放下手机就问司雨寒:“梁蔚南是谁?”

    司雨寒知道秦青昨天晚上除了写论文就是跟她男朋友聊天,根本没瞄一眼班级群。

    她凑到秦青耳边,压低声说,“她好像在学校里被人奸|杀了。”

    事情发生时正在下雨,而且是晚上,学校的门禁管的也不严,一年级时还不许顺便回家,二年级就没人管了,常有人晚上回家早上再回来,再加上梁蔚南没带上手机,所以直到晚上熄灯前,都没人知道梁蔚南出事了。

    辅导员在晚上十点,也就是查过寝之后知道梁蔚南不在,出于负责任的态度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就发了消息,问是不是梁蔚南回家了。

    梁蔚南的父母早上才看到消息,马上回说她没回来啊。辅导员又等了一节课,没见她来上课,就询问跟她同寝室的女生。结果十点钟学校的保洁员发现了尸体。

    “听说她在理化楼后面那幢楼的厕所里,也不知道她跑那里去干什么。”司雨寒小声说。

    学校很快封锁了消息,但梁蔚南的父母到学校来,再加上理化楼那里早上拉了横幅不许靠近,好几个跟梁蔚南熟悉的学生被叫去询问谈话,她们又在班级群的微博里说了这件事,梁蔚南的班里还想办个哀思会,于是消息就这么泄露了出去。

    学校紧急叫停,通知各班辅导员不许谈论此事。

    于是连根本没听说过的像秦青这样的人,也在这种通知之下,全都知道了。

    天是阴的,自从那天下雨后,这一周的天气都是阴天,时不时的飘点雨。

    秦青下了课站在走廊里等司雨寒,现在女生们都不敢独自行走在校园,总是三五成群,再不济也是两两结伴。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梁蔚南的事一出,学生们自己就在学校论坛里总结了近几年发生在本校的临近各学校中间的强|奸案。

    受害者未必都是女生,在前年的一起针对男生的强|奸抢劫案给大家耳目一新之感,之前辅导员说的时候只针对女生,现在再说都是“所有人”。

    因为这样,大家自发的便有了自我保护意识,辅导员的叮嘱倒落后了。

    “走哪边?”司雨寒问。

    她们俩站在岔路口,一边是近路,从理化楼前过,中间会路过小超市和洗衣店;一边是远路,要多走将近十分钟,转过体育馆才能到女生寝室区。

    但自从发生了梁蔚南的事之后,女生们绕远路的多了,走近路的少了。

    “走这边。”秦青率先选了远路。这不是好奇的时候,先回寝室再去吃饭才是正事。

    回到寝室里,大家也几乎都在讨论这件事。大家一下子都认识了梁蔚南,跟她同寝的三个女生也成了大家嘴里话题。

    “梅枝寒她们三个现在天天带黑箍呢,说是要带一个月。”一个女生吃着面说,“要我说就没必要这样,大家都知道她们心里有愧,可父母在堂戴这个不合适。”

    “可能是觉得梁蔚南这样,她们当时没去找她吧?”一个说。

    “幸好没去找,万一去了再死一个怎么办?谁知道害梁蔚南的是几个人?”

    “她当时到底为什么去那边啊?是不是跟什么人有约?有人叫她过去的?”

    “没听说她有男朋友,他们班男生都被问遍了也没找出来。”

    司雨寒懒得出去,说她吃泡面就行了。秦青想吃食堂的八宝饭,揣上钱包跑出去,被人在后面喊:“带上手机!早点回来别乱跑!”

    “知道了。”秦青喊。

    食堂里没多少人,八宝饭还剩下五六份,秦青要了一份,提上带走。出食堂时,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了理化楼前那条路。

    如果能遇到梁蔚南,说不定可以帮帮她。

    秦青想这应该代教授所说的运用她的能力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