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6章 恶鬼是谁

第36章 恶鬼是谁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从来没见过恶鬼——伍宾二舅家门缝里头的那个不算,跳过。

    虽然《徐家屯民俗初考》的一千三百多篇里有超过八成的都是恶鬼索命的故事,但她在自己身边真的从来没见过。

    大概也跟样本太少有关。

    实话实说,她自己当然是希望别遇上恶鬼的。

    但这事由不得她作主,她要能作主,先把阴阳眼给去了。

    说这么多,是因为秦青觉得梁蔚南的样子不太对。这是她悄悄跟在后面看的时候心里想的。

    她见过趴人背上的鬼有三个,魏曼文,高颂志和撞车二代背上的母亲。这三个的行为都很单一,基本没有任何动作,仔细说一下的话,脸上的表情也很单调,就是面无表情。

    梁蔚南这个“跟上”的动作就很不同寻常,让秦青想,难道她认识展徽?

    她站在走廊一头装着打电话,一边看着那边。那个女老师把展徽叫到办公室说话,有一些零星的声音传过来。

    “你真的不知道?”

    “你说出来我不告诉你老师。”

    “这事没那么简单的我告诉你!”

    展徽可能是说自己真的不知道,女老师见问不出什么不耐烦的说:“那你走吧!”展徽前脚出门,她后脚砰的一声把门给重重摔上了!

    展徽脚步匆匆的走了,根本没注意秦青站在一边,她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一边拿出手机急急的打电话。

    秦青用余光去看,发现梁蔚南在看展徽!

    秦青马上把目光收回来,浑身冷汗的站着半天动也不敢动。

    梁蔚南果然不一样!

    第二天她再去那里,已经看不到梁蔚南了。

    梁蔚南就这么跟在展徽身后了?她想干什么呢?

    秦青一个人时总忍不住去想,结果没过几天,汪雨涵把展徽带来找她了。

    汪雨涵认识的人多,为人又开朗,办事利落,展徽听说过她的名字,就找到她的电话请她帮忙。

    “我确实有个小组,不过我不是研究这个的,这样吧,我找那个人给你问问。”汪雨涵说,转头就给秦青打了电话。

    秦青一听展徽的名字,好奇之下点头答应了,连前因后果都没问。不过她猜可能就是梁蔚南的事。

    汪雨涵看秦青答应了,就说,“我在学校旁边那条小渠路上的哈尼咖啡店订了座。”

    哈尼咖啡店算是学校附近一个不错的去处,因为小店里提供牛排套餐一类的食物,也有平价咖啡饮料,而且店里的座位都是火车座一样的四人座,座位椅背极高,还有一个小帘子挡着,说话声音小一点的话就是一个小包间了。

    汪雨涵特意来等秦青下课,路上跟她说,“看到展徽时别太吃惊。”

    吃惊?

    汪雨涵叹气,“要不是看到她那个样子,我也不会管。”

    见到展徽时,秦青才明白汪雨涵是什么意思。

    展徽进咖啡店时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等她取下时,秦青惊呆了。

    展徽看起来都可以去当家暴当事了!

    她的一只眼睛被打肿了,眼睛只剩一条缝,睁都睁不开;左边脸高高肿起,像发面馒头;嘴上有好几处伤口,向一边歪着,说话都有些含糊;最可怕的是她的脖子上有紫淤的指痕!

    胳膊和腿上也有无数伤口,像是用人的指甲生生抓的。

    汪雨涵坐到展徽身边,小声跟秦青说,“她身上也有,腰上、背上、屁股上都是……”

    秦青万万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呆呆的问:“报警了吗……”

    汪雨涵发愁的看展徽,正是展徽不愿意报警,因为她觉得她男朋友是被鬼附身了!

    这个理由太扯了。汪雨涵怎么可能相信?但展徽就是这么坚持。她说她男朋友以前从来不这样,两人在床上也很正常,他没有这些习惯。就是那天晚上突然变了,突然打她,打完要做|爱,她也愿意,可男朋友还是很粗暴,她怎么求他都没用。等第二天,男朋友对她也很冷淡。现在展徽都不敢回租住的地方,可她回去晚了,男朋友就打电话找她!命令她必须回去。

    叫汪雨涵说,那是这个男人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

    汪雨涵就想让秦青劝劝展徽,别再执迷不悟了。

    秦青抱臂坐在那里,心里多少有点底了。

    展徽急切的说,“我真的觉得不对!当时我就觉得我男朋友他根本听不到我说话,整个人都不对了!他好像在做梦,我叫他都没反应!还有,我……我真的看到他背后有人!”

    汪雨涵给秦青使了个眼色。

    秦青从善如流的说:“展徽,我确实没从你身上看到鬼。”

    这是实话,梁蔚南已经不跟展徽了。

    “对吧?我就说他这样肯定不是什么见了鬼!”汪雨涵说。

    秦青半是吹牛半是认真的说,“这点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从小就有阴阳眼,你现在身上真的什么都没有。”

    展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她犹豫了一下问,“那你能给我男朋友看看吗?”

    汪雨涵一听就说,“那怎么行?你男朋友知道了不会生气吗?”她看秦青,“这样太危险了。他生气了打人怎么办?那种暴力狂。你要是愿意去报警,去告诉老师,那我可以陪你去。”

    秦青就算想看看梁蔚南是不是在展徽男友身上也不愿意真的去见他。

    展徽不同意报警,求了秦青很久,秦青才答应远远的帮她看一眼她男朋友身上有没有问题。

    说完之后,展徽就匆匆走了。

    汪雨涵气个半死,“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被打成这样,还一心一意的认为她男朋友没问题!”

    秦青让她别生气了,难得出来一趟,不如吃点东西换换心情。

    汪雨涵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说,“对,叫你出来搞成这样真不好意思。我也没想过她是这样的人,她男朋友那个你要是害怕到时就不用去,推到我身上就行了。对不起!点单!”

    展徽不敢去校医务室看,她最近连课都不敢去上,至少也要等脸上的好一点再说。她去了附近的小诊所拿了点药,让那里的护士帮她在背上腰上涂上红花油再推一下。

    等她脱下衣服趴在诊疗床上,那个年近四十的护士都惊呆了,眼前这个女孩连二十岁都不到,趴在床上瘦小的身体上全是大块大块的青肿红紫,从背到腰到屁|股大腿就没一处好地方。

    “你爸打的?”护士心疼的问。

    展徽摇摇头,把头埋在胳膊里。

    “真是作孽哦……”护士叹道,慢慢的给她推红花油,把淤血揉散。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是白色恋人的主题曲。

    展徽马上坐起来从外套中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是:偶巴,竟然不敢接。她的心在狂跳,害怕,铃声听起来像在催促!等歌声唱过一遍,开始唱第二遍时,她还是接了。

    “你到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男朋友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没有生气。

    展徽期待的想,他是好了吗?她小声撒着娇说,“我来诊所上药。”

    男友说,“上好了赶快回来,我买了鸭脖,还有中午剩的面,你不会买东西回来了。”

    展徽就像是听到了最美最好的消息!他真的不生气了,真的变回来了!

    她也不在诊所躲着了,护士给她算了账,嘱咐她多保重,她笑着说:“没事了。”

    他们租住的是电气厂的小区,一个月要三千五的房租。展徽和男友认识后,两人都不想住宿舍,也不想住在条件不好的地方,就租了这里。

    两人的家里每个月基本都给他们两千到三千块的生活费,所以他们的生活并不拮据。但钱总是不知不觉就花完了,他们先是借同学的钱,但也不能每个月都借;后来听别人说可以用信用卡借钱,在最低还款日前还就可以,只要计算的好,每个月都可以过得很轻松,男友还认真的给信用卡的还款期排了一张表。

    但这样还是紧巴巴的,一旦有什么临时的花费就不行了。

    这次苹果6出来,他们俩都想要,就买了,但买了以后就没钱吃饭了。男友总在食堂蹭朋友的饭卡,有一天就跟朋友吵架了,被人说是打肿钱充胖子,有钱买果6没钱吃饭。男友很生气,很沮丧。但展徽也没钱了,她总朝家里要钱已经被妈妈说过很多次了,信用卡还有八万的欠债。

    上个月,她看到于老师就那么把钱放在抽屉里,锁就是普通的抽屉锁。于是,她趁于老师去楼上的时候,偷偷拿了一点钱。她没敢多拿,只是匆匆抓了一把。出来后心都快跳出来了。

    但于老师没发现!

    那次她拿了四千一百块。这笔钱马上让他们的日子变得轻松了,男友请了朋友去大吃了一顿,他的朋友也跟他和好了。

    但又过了一个月,他们的钱又不够用了,于是展徽就主动要帮助买东西,找了一天人最少的时间去找于老师报账,她想这一次可以多拿点,这样他们就可以多撑一段时间。

    但她没想到那天会有人来!

    怎么会那么巧,就在那个时候,有人进来了。

    展徽到现在都记得。

    当时,她没有时间多想,没有时间思考对策。于老师很快就回来了,这个人看到她坐在于老师的座位上,看到她开抽屉!

    她来不及思考!

    她让她去打电话,然后从背后用塑料袋罩住她的头紧紧勒住,再拼命打她的肋下。她记得,电视上说这样人就不能喊了,而且窒息昏迷很快。

    她的心跳得飞快,一边看着钟表一边紧紧勒住她的脖子。这个女孩很快昏倒了,她没办法把她藏到太远的地方,昏迷的人太沉,她的时间也不够,她只好把她先藏在旁边的女厕所里,然后挂上故障的牌子。她守在厕所里,给男友打了电话。

    怎么办呢?怎么办?

    一开始只是偷钱,而且数额也不大,她知道有可能被发现偷钱,但这个钱家里是可以赔得起的,再说也有可能不会被发现,事实上就是一直没被发现。

    如果这次没被看到的话。

    展徽看着那个被她勒昏的女孩,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

    男友很快来了,他出了个主意:伪造现场。

    做成是外人闯进学校来干的!正好最近袭击女学生的新闻很多,现在又下雨,外面人很少,他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展徽又在这个楼里上课,所以他们就算被怀疑,只要把怀疑的目标移开就行。

    于是男友撕开了那个女孩的衣服,□□了昏迷的她。

    当时她还没死,男友掐死了她。他掐的时候,她用女孩的衣服捂住了她的口鼻。

    之后,警察来查问时,他们互相作证,果然没有被怀疑。

    可是……

    展徽打开门,小心翼翼的把头探进去,男友坐在沙发上上网,茶几上是鸭脖和热好的剩饭。

    她放心了,走进去轻轻靠在男友身上,“你在玩什么?”

    男友没说话,按键的力量又大又急,几乎要把电脑拍散架。

    展徽有点紧张,去厨房说,“我给你洗个苹果吃吧。”她一边洗一边偷看在客厅的男友,突然透过厨房的玻璃门,她看到有一个女孩的虚影正趴在男友的身上。

    她在转头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