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44章 重回医院

第44章 重回医院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钱姿芳大概憋了很久的话没人说,在秦青和方域面前一口气全倒出来了。

    她也很辛苦。

    从小,哥哥钱秉德就是家里父母和学校里老师的宠儿,她小时候是很崇拜哥哥的。钱秉德结婚后,难得妻子与他志向一致,本就是同门师兄妹长大,之后又找了一样的工作,婚后更是一起去国外了。不过去的不是美国英国之类的好地方,而是曾经的英属殖民地,斐济。就算独立之后,那里也有着浓厚的殖民地风格,治安不好,各种基础建设奇缺。钱秉德和妻子去那里算是学以致用,也有一点技术援助的意思。

    所以钱姿芳的父母都认为钱秉德是去做好事的,就像当年援助朝鲜。钱姿芳却在结婚后渐渐发现了问题。哥哥和嫂子走了,还把钱芙留下给父母养,但父母早已退休,等于全是她的责任!

    这让钱姿芳对哥哥一家越来越不满,特别是在母亲去世后,她想让哥哥和嫂子把钱芙接走,这样她可以只照顾父亲一个。但父亲不愿意,父亲说他自己可以照顾自己,还能照顾钱芙。她去说服哥哥,谁知哥哥也不愿意!因为斐济这里没有好的学校,钱芙留在家里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钱姿芳气愤之下就撒手不管了。

    但她又怎么能不管呢?母亲已经走了,父亲年纪那么大,她实在不放心。但把父亲接来还好说,连侄女也一起养,她的丈夫就该不满了。钱姿芳只好两边跑,时常回去看父亲,给他们俩买点菜买点肉,怕父亲不舍得自己吃,都给钱芙吃,就自己掏钱买回去。但就算这样,父亲还是中风了,他倒在家里时,钱芙在学校。

    因为延误治疗,父亲的病很重。钱姿芳痛哭一场,打电话把哥哥骂了一顿,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养女儿,她孝顺父亲,但她实在没有责任再替他养女儿!

    那段时间,她的丈夫也跟她商量,钱秉德那边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们还是要自己想办法。

    钱姿芳的家也不宽裕,父亲的病离不了人,她的儿子也正在重要的时候,小小的两居室,实在塞不下。她只好让父亲住大卧室,她在旁边陪床,丈夫和儿子一起住,有时丈夫为了不打扰儿子学习,只好住在客厅里。

    她把这一切都摆给钱秉德,说实在没办法再照顾钱芙了,再多一个住不下不说,她也根本没那么多精力。

    两边商量之后,就让钱芙自己住了。钱姿芳亲手教钱芙学会怎么用天然气烧水下面条,本来还想给她买个电饭煲,让她学会蒸米饭,但吃米饭就必须要吃炒菜,炒菜要收拾还要用油,又怕她出事。最后只好让她吃方便面,为了保证营养,再打荷包蛋放火腿肠。

    “有时都恨不能自己能劈成两半……”钱姿芳抹了把脸上的泪。

    秦青默默的递给她一包纸巾。

    送走父亲后,钱姿芳已经对钱秉德死心了。父母去世时他都不在,这是到哪里都说不过去的。父母从小时候就天天夸他,到头来一天他的好处都没享受到。反倒是替他熬了一辈子,受了一辈子苦。

    在钱芙高三的那一年,钱秉德和妻子突然就回来了。因为合作中断,他们公司和斐济那边要打官司,他们这些人就都匆匆回来了。因为工程没有完成,很多以前说好的条件无法兑现。钱秉德和妻子这十几年几乎等于是白干的。

    “这可真是……”方域适时的接了一句,秦青昨晚睡得不好,现在头疼的到一边坐着去了。

    钱姿芳摇头说:“那时我还想,好在还是回来了。今后他们一家人也能好好过,我也能放心了。”

    一开始确实是很好的,钱秉德和妻子打算先休息一下,正好钱芙马上就要考大学,钱秉德专心督促她的学习。在钱芙考完后不久,钱姿芳才听说嫂子怀孕了。

    钱芙上了大学,本来她的成绩就是中等,虽然钱秉德在最后关头帮她冲刺了一下,但成绩仍然不理想。钱秉德想让她复读,但钱芙坚持去上学,不跟任何人商量就去报道了。

    她去上学后,钱家第二个孩子就要落地了,钱秉德就趁机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下,好迎接第二个孩子。

    “我哥特别高兴。他总说在钱芙身上,他们做父母的都失职了,没有好好教育她、督促她的学习。这个孩子他们一定好好教,从小就养成好习惯,日后才有出息。”钱姿芳虽然觉得哥哥嫂子有点折腾,都这把年纪了还要重新养孩子,但只要他们好好生活,她就心满意足了,也跟着帮忙。

    “谁料到又出了这个事呢……”钱姿芳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她摇摇头,“我哥现在真是没一点心劲了。要是钱芙还在就好了,好歹还有个大的能依靠,现在大的小的都没了,嫂子也没了,他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从医院出来,方域就发现秦青的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了?难受?”他扶着秦青问。

    “有点头疼……”秦青按着太阳穴说。

    “是不是那个的影响?”方域担心的说。

    “不是。”秦青倒觉得有点像着凉感冒。

    方域把秦青送回家,现在秦爸爸和秦妈妈都还没下班,他把秦青送上楼。“你们家药放哪儿了?”他问。

    “抽屉里。”秦青被他催着去换衣服赶紧躺下。

    方域先找出体温计给她测体温,然后再仔细看感冒药的说明。

    体温测出来倒是正常的,预防万一,方域去煮了一小碗快熟燕麦粥,好让她吃药,吃完药后,让秦青躺下睡觉,他说:“别怕,我就在这里陪你。”

    秦青让他先回去,她妈再过半小时就快回来了,看到他在家里可不好办。

    “你别担心这个,我跟阿姨好好说,肯定不会有事。”方域让她放宽心,先顾着自己,“你这样我怎么走得了?”

    秦青本想撑着精神不睡,她担心等秦妈妈回来后看到方域在家,那就完蛋了。可阖上眼睛不到一分钟,她就睡着了。

    又是那条长长的走廊。

    秦青不一会儿就发现了,这就是医院的那条走廊。

    不过可能这次知道方域就在家里的缘故,她比昨天晚上镇定多了,甚至还有点熟门熟路的感觉。

    很快就又走到了钱秉德的病房门口,但这次秦青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

    方域跟她说,要想刺激钱芙不必做很激烈的事,只要不照她想的去做就行,比如就算看到钱秉德的病房也不进去。

    幽暗的走廊里空无一人,所有的房门都紧紧关着。

    秦青已经去过两次医院,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在梦里到这里来。当她走过钱秉德的病房时,下意识的想“再往前不远就是厕所,然后就是下楼的楼梯间”。

    这只是一闪念,但等她真的看到厕所时,她不由得加快脚步!往前又走了两步,竟然真的看到了下楼的楼梯间!

    秦青猛的往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