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47章 来如此

第47章 来如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钱芙没到过杉誉大学,这里就是秦青的主场。换成是上一次的高中学校,优势就小多了。

    就连医院也是,秦青想过她能跑得掉,原因就是钱芙没去过!所以上一次她从医院出来后,到了高中学校就差一点被钱芙给绕晕了。

    这一次,她就选中了杉誉大学。

    代教授这里似乎永远都是阳光明媚的教室。

    “那你心里有谱了?”他问。

    代教授的模样就像他们在悠闲的午后坐下闲聊。

    “一点点而已。”秦青眨了下眼。

    代教授一脸兴致盎然,“跟我说说?”

    秦青想起代教授一直研究这个,就把钱芙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给说了。

    代教授边听边皱眉,听完说,“那你要小心啊。听起来可不好对付,要不你就一直在我这里坐着吧。在我这里,除了学生别人都进不来!”他这个教室,只欢迎来上课的学生,除此之外的任何人都休想靠近一步!

    秦青很想点头,但她还是摇头了:“不行,我要把这件事解决掉。”这事她不自己解决,没有人能帮她。

    代教授没有再劝,只详细的问她有没有计划。

    秦青点头。

    代教授说:“既然你有计划,那我就不拦你了。不过如果拿不准,逃跑绝不丢人!是很宝贵的!要珍惜自己!”

    秦青坚定的说:“教授你放心,我没打算让这种小事毁了自己!”

    接下来,代教授就轻松的跟秦青聊天,两人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秦青这段时间遇到的各种事。

    代教授哈哈笑:“没想到你这小人还挺会招是非。”

    秦青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很多事她都是稀里糊涂的,直到钱芙这件事上,她才主动了点。

    代教授看了看怀表,说:“时间大概差不多了。”

    秦青站起来,“那我走了。”

    代教授送她出去。秦青推开小楼的大门,外面骤起狂风,像台风天要下雨一样。小楼前不远处是学校的行道树,树冠都被刮的东摇西摆。

    代教授看到这一幕没有再劝秦青,他只是目送秦青出去,在秦青回头时,握拳说:“振作!勇往直前!不怕困难!就一定会成功!”

    秦青也握了下拳,转头跑向狂风中。

    天阴沉沉的,乌云翻滚着。

    风把地上的土和沙石都吹起来了,还有一些垃圾袋。

    但钱芙一直没出现。

    秦青怕归怕,但更坚定了。她想的果然没错,钱芙从来没来过杉誉大学,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找秦青,所以只能刮刮风了。

    秦青一直在想,钱芙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火是秦青在梦境里放的,而且当时她正在跟钱芙通灵,等于是她在钱芙的“家”里。所以她烧掉的,是钱芙梦境中的家。

    钱芙应该是恨她的。

    这一点在今天之前,秦青从来没想到过!她和方域都忽略了这一点,只把注意力放在钱芙放火烧了现实中的钱家,

    秦青放的火,激怒了钱芙。而钱芙也阴错阳差的发现她可以利用这把火。

    钱芙的能力是有限的,她没有办法把触手伸到现实中来。

    秦青就像一座桥梁,所以钱芙才一直用医院来引诱她。如果钱芙想对医院里的钱秉德做什么,只能利用秦青。

    但跟第一次秦青与钱芙通灵不同的是,那一次是秦青进入钱芙的世界;之后每一次,都是钱芙进入秦青的世界!

    主人与客人的位置改变了!

    在秦青的世界里,钱芙不能主动做什么,她只能引导秦青。前几次,秦青都没发觉这点;今天她就是打算借助这个来抓住钱芙,消灭它!

    风刮了一会儿就停了,云都刮跑了,天就变得晴朗了。

    秦青在心底这么想了一阵,头顶上就云开雾散,阳光明媚了。

    虽然不太对,因为刚才天还是黑的,现在又变成下午了。可能刚才在代教授的教室里,她的时间感被影响了。

    秦青放慢脚步,慢慢走着。她没有往校门走,而是往女生寝室那里拐,她想试验一下,看看从这里能不能走到钱家。

    果然在梦里一切都是没有逻辑的,秦青走过拐角围墙,前面应该就是女生寝室了,但围墙另一边竟然是钱家的那幢楼。

    秦青走上去,钱家仍旧是火灾前的完整模样。秦青上前礼貌的敲门,就像来朋友家拜访一样。

    “钱芙,你在吗?”

    “钱芙,你不请我进去吗?”

    门打开了,钱芙站在门里,还是初中时的样子。

    秦青懂了,在钱芙的印象中,最深刻的不是现在的她,而是初中时爷爷去世时的她。所以,点火烧钱家的是初中时的钱芙。

    钱芙就像秦青印象中的样子,沉默寡言,但神情中带着几分倔强和阴郁。她让开一步,让秦青进去。

    秦青自然的走进去,站在客厅里环视一圈,坦然道:“还是这样看着顺眼。”她曾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天,虽然是在梦里,不过当时可不觉得自己在做梦,反而每一样家具,每一个角落都熟悉得很。

    钱芙去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两盒牛奶过来,把其中一盒放在茶几上。

    秦青没有碰牛奶,而是转身去了主卧,推开门,仍旧是那个没有床垫的双人床,空荡汇的旧衣柜,墙壁发黄掉皮。

    钱芙在她身后警觉的问:“你进这屋干什么?出去!”

    秦青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叠好的报纸,这是她睡觉前特意放在外套的兜里的,果然做梦时也一起带进来了。

    钱芙尖叫:“你干什么!”她扑上来要抢秦青手里的打火机。

    秦青仗着比她高,迅速点着火,往空荡荡的床上一扔!

    “啊!!!!”钱芙像被刺着了一样大声喊起来!

    火瞬间就窜高了!而且连没有被点火的衣柜里也冒出了火!

    秦青往外跑,客厅里也着火了!浓烟滚滚。

    秦青这时才想起来她第一次在钱家放火时有什么不对,那时只有火,没有烟。而在报道中,她才知道除了火以外,烟也是伤人利器。

    这一次的火就带了烟。

    秦青跑到钱家门外就站住,转回头,看到钱芙在钱家的火海中嘶喊嚎叫。

    “你竟然敢在我家放火!!”钱芙的脸在火海中扭曲了,她一个劲的喊:“你竟然敢在我家放火!!”

    “你竟然敢放火!!”

    她向秦青扑来!

    但在门前被挡住了。

    秦青就在离她咫尺之遥的地方,就像上次一样,她站在钱家门外,火就烧不到她身上。

    这一点,秦青猜测是因为这火是从她之愿烧起来的,她自己放的火,是为了帮助她从钱芙的梦中逃出来,怎么可能会烧到自己呢?她从来没这么想过啊。

    而现在也一样。

    她要再烧一次钱家,因为钱芙所有的意识都在这里,这是她心中的家。没有人可以离开家,放弃自己的家。

    钱芙尖叫着,愤怒的叫喊着。可她一点都没发现,火苗正在舔上她的身体,她的裤子、衣角和头发全都着火了。

    秦青木然的看着这一幕。

    她本来就想连钱家和钱芙一起烧掉。

    她往后退,关上了钱家的防盗门,把火海和钱芙都关在了里面。火一直燃烧着。

    早晨,秦青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车上时,方域发现秦青的情绪有点低沉,“怎么了?昨晚又做梦了?”

    秦青在计划昨晚的事之前,没有跟方域说,因为她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用。

    “我把钱芙烧掉了。”她说。

    方域吃了一惊,看她一点也不开怀,就轻声问:“怎么回事?”

    “……”秦青垂着头,“我在钱家又放了一把火。”她抬头,对方域说:“钱芙最看重的就是她的家。”是她的家,不是钱秉德的家。

    方域的悟性很好,马上明白了,“所以你通过再烧一次钱家来消灭钱芙?”他笑了,“还真是没想到!这样不是很好吗?那钱芙被消灭了吗?”

    秦青摇摇头,“还不知道……”明天才能知道。

    第二天,方域还是把车停在原地,他很快就看到秦青提着书包跑过来了,他探身给她打开门,看她一路跑过来爬上车,“早上好啊,昨晚睡得怎么样?”

    秦青用力点头,这么多天,第一次开心的笑起来,“非常好!”她接过方域拿给她的包子和豆浆,说:“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梦到!”

    方域也松了一大口气,把车滑入车道,说:“那钱芙是真的被消灭了吧?”

    秦青咬着包子,说了一件让方域吓一大跳的事:“其实,钱芙是附在我身上的。”

    方域的方向盘都差点握不稳了。

    秦青迎向他瞪大的双眼,立刻摸摸他的胳膊让他放心,“别担心,已经没事了,我也是才想通的。”前天才想到的。

    钱芙不在钱秉德身边,也不在钱家,因为她从一开始就附在了秦青的身上。

    “那它点火的时候……”方域奇怪的说。

    “可能那个它也是不经意办成的。”秦青想,钱芙附在她身上,心里心心念念的还是钱家,但当它再次看到钱家重新装修后的样子,一时激动就把火给点起来了。

    烧光钱家后,钱芙发觉了这个好处!就想再故计重施,引导秦青再把医院给烧了。

    “我想应该是这么回事。”秦青叹气道。

    方域也觉得这个解释是最好的,他安慰她:“既然已经消灭它了,就别再想了。”因为除了秦青外,没有人能看到鬼,所以没有人发现钱芙附在秦青身上。他也不知道。

    这让他有点消沉。

    秦青看着车外的车流,这是她第一次发现,其实附在自己身上的鬼,是最难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