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48章 汪雨涵和齐鹏

第48章 汪雨涵和齐鹏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钱姿芳给钱秉德换了个姿势,“行不行?”

    钱秉德摆摆手说算了,他的烧伤全在背后,只能趴着睡,可趴一会儿就呼吸不畅,只能像乌龟一样在床上慢慢转。

    钱姿芳把衣服团成一团给他垫到胳膊底下,架着点他会舒服一会儿,这个姿势累了就再换一个。

    虽然请了护工,但住院花的钱是个大数目,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钱秉德身上烧伤的地方要慢慢移植,医院说尽量采取自体移植的方法,会省一点钱,但他现在要先恢复到可以进行手术的地步。

    钱姿芳自己还有工作,幸好儿子去上大学了不用她管,要是儿子还在上高中,她肯定撑不住了。她每天中午、晚上都过来一趟,帮着喂喂饭,替一替护工,再跟医生聊一聊,每天连轴转,家只好全扔给老公了。

    她把钱秉德换下的内裤和睡裤放在盆里,端去水房洗。护工只管照顾钱秉德,帮他放□□袋,洗衣服是不管的。所以钱姿芳来的时候活很多,她多干一点,护工就能轻松一点,照顾钱秉德也会更尽心。她没办法给钱给东西,只好用这种方法讨好护工。

    钱秉德在钱姿芳出去后就闭眼假寐。没办法,医生不肯多给他用吗啡止疼,给他开了止疼片也交待他尽量不要吃太多,有依赖后药会越来越不管用,到了手术时更麻烦。所以他都用睡觉来逃避疼痛。

    可能是知道钱姿芳在这里,钱秉德很容易就入睡了。在梦里,他身上没有烧伤,不会疼,轻松愉悦的让他想永远留在梦乡里。

    “爸爸。”

    “爸爸。”

    ……

    钱秉德发现自己在家外面,小区外面还没有盖起大楼,而是小门面房,他还记得那个理发店,理个头只要五块钱。

    秋日的阳光淡淡的洒下来。

    路很窄,却有两排人并行,左边向后,右边向前。

    前面来了一家人,有老有少,一个比他还要年轻的男人看着很眼熟,他冲钱秉德热情的招了招手,然后牵着一个小男孩走了。

    钱秉德站在路当中。

    “爸爸。”一个女孩牵着他的手。

    钱秉德低头看,惊讶的发现那是钱芙,他的大女儿。

    “爸爸,这里,在这里,爷爷、妈妈和弟弟都在。”钱芙拉着他往前跑,不远处模模糊糊的站着两个人。钱秉德看到了父亲和妻子,小儿子在妻子的怀里。

    父亲已经那么老了吗?他明明记得他出国时,父亲的头发还仅仅是花白的,看起来都不像六十岁的人。

    钱芙看起来也不大,初中?小学五六年级?她抱着他的胳膊,拽着他拼命往那边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钱秉德想逗逗她,故意往后坠,不肯迈步。

    “爸爸!快点啊!”钱芙着急了。

    门吱哑一响,钱姿芳的声音传来:“真是麻烦你们了,让你们一趟又一趟的跑。”

    ——啊!!!

    钱秉德听到一声尖锐凄厉的惨叫,他胳膊被放开了,黑暗降临,啊,原来他在做梦,现在梦要醒了。

    ——好烫!!好烫啊啊啊!!

    这个声音渐渐远去,门外的声音更清楚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秦青和方域站在门口。因为病房里相当乱,钱姿芳也很不好意思让人看到钱秉德,刚才她还没来得及给他穿裤子呢。

    “好多了,医生说现在恢复的情况不错,他的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钱姿芳把手上的盆放到地上,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说:“你看……这么乱,也没个地方让你们坐下。”

    “不用,不用。”秦青把鸡蛋递过去,“我们就是来看看。”

    她看得出来钱姿芳有些尴尬,就没有进病房,跟钱姿芳打过招呼就走了。

    钱姿芳把鸡蛋提进去,同病房的另一个人的家属笑着说:“这是你家的亲戚?”

    钱姿芳叹气的说:“是我大侄女的同学,听说家里的事来看看。”

    那人啧道:“真不错!还能特意过来。”

    “这都来了第三回了,还打过电话来。”钱姿芳又想起了钱芙,此时此刻她是真希望钱芙还在,如果她还在,她好歹还能多一个人分担。

    她把衣服装进塑料袋带回家晾,一转头看到钱秉德都快滑到床下去了。“呀!真是……”她赶紧过去把他轻轻的托回去,抹了把汗。

    差一点就栽到床下去了,真悬啊。

    坐到车上,方域笑着说:“这下能放心了。”

    “是啊。”秦青放松的往后靠。

    “你的功课怎么样?这段时间都没放在心上吧?”方域发动汽车,离开医院。

    秦青捂着头□□了一声,开始算到底有多少作业需要补,她最近都没写作业,很多都积着呢。这下可有得写了。

    学校里已经是深秋了,树上的落叶都快掉光了,地上哪里都是厚厚的一层干树叶,踩在上面咔咔响。除了校工外,学校也组织一些学生打扫校园,拾捡垃圾,清扫落叶。

    秦青下了车跟方域挥手说88,从明天起就不用他早起送她上学了,她可以继续住学校了。她给司雨寒打了个电话,问清她在哪里后,带着作业就杀过去了。

    “你都没写啊。”司雨寒很同情,“那你完了。”

    老师们布置的作业并不多,但有很多书和资料是老师在课堂上提过要大家读的,不看的人接下来的课就不好上了。秦青排了个时间表,按紧急程度开始废寝忘食了。

    司雨寒做为好朋友帮她带饭、打水,提醒她上课等等。

    “寒寒……咱俩结婚吧……”秦青感动的热泪盈眶。

    “好,美人今晚就侍寝吧。”司雨寒装模作样的摸了下秦青的下巴。

    终于,所有作业都在限期内完成了,资料等也差不多都读过前言或前几章。秦青忙过这一阵,去秤体重竟然还轻了六斤,在冬天之前竟然瘦了!简直不可思议!

    然后回家歇了个周末,吃回来了。

    钱芙的事也了解了,作业也没有拖拉到要去向老师求情,无事一身轻的秦青觉得连天空都变蓝了。

    “当然蓝了,最近一周刮大风,把雾霾都刮跑了,能不蓝吗?”伍宾翘着二郎腿说。

    孙明明和柯非坐对面,他们四人一起吃午饭。

    “你终于出现了,前段时间怎么了?”柯非好奇的问秦青。

    “一言难尽。”秦青摇遥头,问柯非:“怎么不约汪雨涵?”她说完就见剩下三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怎么了?”秦青发现自己可能错过很多事。

    “汪雨涵吧……跟她男朋友分手了……”孙明明艰难的向秦青表示最近可能不是约汪雨涵的时候。

    “分得很难看。”柯非说,“两人再见面就是十世仇敌了。”

    “这么夸张?”秦青明明记得汪雨涵和齐鹏之间应该是普通吵架。

    伍宾做为唯一的男同胞一直在装透明,这个话题他实在不好参与。

    柯非从头到尾跟秦青说了一遍。

    齐鹏和汪雨涵今年都大三,两人谈了一年,感情也比较坚定(?),双方家长也见过面了,等于是过了明路了。

    然后齐鹏家就提前准备婚事,给齐鹏买了个房,言明这就是婚房了。房子是二手房,简单装了一下后,搬了家具进去就可以住了。齐鹏就想干脆从宿舍搬出来,他还想让汪雨涵也搬出来,两人一起住。

    “汪雨涵不愿意?”秦青问。

    “她一开始是愿意的啊。”柯非说,“行李都搬过去了,但两人后来不是吵架了吗?吵完她就不搬了,人还在宿舍住着。”就是前一段的事。

    然后某一天呢,汪雨涵想着两人总要有一个低头,她不想再吵架了,打听了下齐鹏那天不上课也不在宿舍,应该是在他的房子里,她就提着买的水果什么的去找他,打算和好。一敲门,里面蹦出一女的。

    “……”秦青,“真寸……”

    柯非说:“当时汪雨涵就懵了,喊齐鹏出来说。谁知齐鹏还挺光棍,出来跟汪雨涵说你不是不想搬过来住吗?没事,我找别人来了。”

    这么一搞,汪雨涵就是个封建妇女也要炸了,凤姐还要把尤二姐给治死呢,汪雨涵认为主要矛盾是齐鹏,把女的给略过去,当时转身走了,过两天觉得冷静点了约齐鹏出来谈。

    齐鹏这次还是很光棍,说他受够汪雨涵了,脾气太硬太不给男人面子,他说反正他也发现了,女人都一样,还跟汪雨涵说那也不是他带回去的第一个女人了,是第五个还是第六个他都记不清了。

    “……他想干嘛啊?”秦青听到这里觉得齐鹏是不是在找死?他是生怕汪雨涵不跟他分手吗?

    “不知道啊。”柯非说,“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以前没发现他这么不是东西!”

    “那汪雨涵什么反应?”秦青想,要是她的话不给齐鹏几个大嘴巴都不可能!

    “也没什么反应。”柯非叹了口气,“她整个人都不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