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49章 人人都说他是SJB

第49章 人人都说他是SJB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汪雨涵到底哪里变得不一样了,直到周四中午在食堂里,秦青才知道。

    “这个,你不打吗?”排在她后面的女生说。

    秦青才发现队排歪了,马上站好,跟着就觉得身后的人很眼熟,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汪雨涵!

    简直像另外一个人。

    以前她到哪里都满身活力,让人一眼就能发现她;现在她站在那里一点也不笑,对身边的人都漠不关心,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她的目光死寂,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

    “雨涵,你也来吃饭啊?”秦青看她这样实在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起了话头,果然不一样了,汪雨涵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打完饭就越过她先走了,完全没有聊下去的意思。

    秦青也不好跟上去,只能远远的担心的看了一眼。

    再遇上柯非,她才道:“汪雨涵真是变了,她受的打击不小吧?”

    柯非叹气说:“她跟齐鹏是真有感情的,齐鹏突然变脸,也让她有点接受不了吧?”

    “齐鹏这家伙真不是东西!”秦青恨得牙根痒痒。要分手你就好好分,搞成这样有意思吗?

    柯非安慰她道:“也算是个好事,早点看清他的真面目了。”

    就算这样也还是让人生气。

    不过,汪雨涵还是渐渐的恢复过来了,她似乎打算用繁忙的学习来填充生活。

    这天秦青接到了汪雨涵的通知,说想办个学习会,大家一起聊一聊,问她什么时候方便,要走了秦青的课表。

    秦青马上说到时一定去,挂了电话给柯非打了一个,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都打算到时过去。

    “肯定要去啊,她好不容易愿意跟大家联络了,一定要去捧场的。”柯非说。

    秦青、柯非、孙明明和伍宾四人私底下说好,到了那里一定要把气氛炒热,一定要积极热烈的讨论,一定不能提齐鹏——这个是重点!

    “讨论完了再一起去吃饭。”秦青提议。

    “对,吃火锅吧,天气冷了吃这个正合适,还能好好说说话。”柯非说。

    伍宾和孙明明也都愿意去吃饭,商量好了之后,秦青说:“现在先不要提,到时讨论完了再不经意的说一声。”她怕提前说了汪雨涵不去。

    “对,有这个可能!”柯非马上说。

    讨论当天,汪雨涵借到的是代教授的那间教室,因为这天下午这里没有人用。

    秦青知道是这里后就特意提前半小时到了,她叫传达室的老师帮忙开了门。

    比起上一次来的时候,这里的东西更多,更乱了。桌子上全都是摆着的石膏模,有很多是学生作品,奇型怪状的,屋里弥漫着颜料、油漆、画布、石膏以及松香的气味。

    坐在这样的教室里,完全无法联想到代教授的那间教室!

    复原的窗户也装了彩色玻璃,秦青好奇的站到椅子上看,发现三面窗户分别是玫瑰、圣杯和圣经。

    要真的是百分百复原应该是凿壁偷光的故事吧!

    秦青失望的跳下椅子,看来学校复原时根本没有第一手资料,至少当时的窗户上装的是什么故事他们不知道。

    大概只有她知道了。

    可能还有当时的学生,如果他们还在世,也在这个学校的话……

    秦青想到了施教授。

    全到齐之后,汪雨涵很认真也很民主的让大家提有兴趣讨论的项目。

    秦青他们也都很认真,一点没有敷衍的意思。

    “我们来讨论《徐家屯民俗初考》怎么样?”伍宾从书包里掏出书说,“我这里有一本!”

    “我也有一本!”秦青赶紧也拿出来,这本书她每天都带着的。

    汪雨涵笑着说,“正好,我也拿了,这就有三本了。”

    有了资料,接下来就是方向。

    这本书完全就是鬼怪故事大集合,发生在村子里的一切稀奇古怪的事基本这里头都有了。

    孙明明说:“不如来说一下一共出现了几种鬼?还有它们附身的东西?”

    伍宾举手:“那个……我们来统计一下一共有多少驱鬼的东西吧?就这本书里的!”

    这个有意思!秦青也同意。

    孙明明和柯非都无所谓,只要有题目就行,两人都同意,汪雨涵说:“那就这个吧。”

    教室里有一面留言板,汪雨涵拿擦子把上面的字擦掉,拿着记号笔说:“我记得几个,先写下来吧。”

    1,徐四鸡的媳妇被鬼附身拿刀追砍婆婆——泼黑狗血

    2,徐二毛被黄鼠狼附身偷吃邻居家的腊肉——被打

    伍宾偷笑,“我怀疑邻居就是想打他一顿。”

    不过“打”确实是驱鬼的方法之一。

    秦青也记得两个,找出来后上去写。

    3,徐二狗满嘴胡言乱语,为祛邪,被灌粪水

    伍宾恶心的说:“真受不了!”

    秦青说:“污秽之物可祛邪驱鬼也是有很多例子的。”

    “对,还有童子尿!”孙明明说。

    4,徐七叔半夜去田里被鬼追,掏出袁大头扔鬼,成功逃脱。

    “这个是买路钱!”伍宾说,“这方面的传言有很多,钱币祛邪很多流派都有的。”

    “现在不是还流行做恶梦枕头下放毛爷爷吗?”孙明明笑着说,“我们寝室就有人说做梦被鬼压床,就在枕头下放一张粉红的毛爷爷就行了!”

    “我也找到一个!”柯非跳起来,拿着书拿起笔写道:

    5,霍幺妹(86岁)被鬼压床,将剪刀压在枕下遂解。

    “好像剪刀驱鬼也有说法。”秦青记得有这种说法。

    “对,鬼好像怕尖锐的东西。”汪雨涵说。

    “人也怕。”伍宾接了一句,大家都笑起来。

    6,徐狗蛋和赵春花在房子里偷情,听到鬼叫,想起听人说鬼怕人交欢,所以就使劲做,把鬼吓跑。

    这个是伍宾找出来的,他一写出来,秦青就拿纸团丢他:“你才恶心!这种一听就是假的你也写?”这肯定是说故事骗钱的!

    孙明明和柯非也笑哈哈的拿纸团砸他。

    伍宾一边躲一边辩解:“我觉得很有道理啊!你看做的时候阳气肯定充足!阴阳调合,天气之气聚集,所以鬼就吓跑了嘛!”

    连汪雨涵都忍不住笑了,讨论会彻底失败,因为下面大家都跑题了,改为《徐家屯民俗初考》中有多少故事是编的。

    “去采集这些故事的人当时一定很崩溃。”伍宾一边摇头一边说,“明知是编的故事还要给钱。”

    “千金买马骨嘛。他要是还要分辨真假,说这个是假的不给,后面肯定就该吵这个了,剩下的村民就是有也不肯说了。”秦青道,她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这种情况也难以避免,当时代教授也不信这个,他研究的从来不是鬼故事,而是从这些故事中摸索出徐家屯的民俗生态,那里的村民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平时的消遣是什么?他们有着什么样的风俗?什么样的习惯?在生活中他们对什么感兴趣?厌恶什么?这些事都是怎么发生的?前因后果是什么?等等。

    讨论一直热烈进行到五点,天都快黑的时候,他们准备要走了,秦青若无其事的说:“现在去食堂肯定要排长队,我还没有拿饭缸,不如我们出去吃吧?”

    孙明明马上说:“吃火锅!我想吃火锅想很多天了!”

    柯非“民主”的转头看大家:“那就吃火锅?”

    伍宾说:“行啊,现在去应该还有位子。”

    于是四人一起看汪雨涵。

    “……”汪雨涵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拒绝,“那就去吃火锅吧。”

    到了火锅店,店员正在摆盘,肉串和鱼看起来都非常新鲜!伍宾飞奔去抢盘子端肉,孙明明拉着秦青去占位!柯非就跟汪雨涵去付账,自助式的先交钱后吃饭。

    一位八十块,虽然有点小贵但味道很好,种类也多。

    服务员很快把汤锅端上来了,他们要的是四种锅,分别是清汤、半辣、重辣、咖喱。

    正准备吃,突然有人叫汪雨涵。

    “汪雨涵?是你吧?”一个男生走过来。

    柯非一看不认识,去看汪雨涵。

    汪雨涵的表情明显不想搭理那人。

    秦青看到赶紧过来。

    男生说:“我们都骂齐鹏那个货了!那小子太不是东西!你跟他分是对的!早点踹了他!他要回来求你,你也别搭理!那傻瓜最近病得不轻!跟有鬼抓着他似的每天也不上课了,就跟女人在他的房子里鬼混!”

    汪雨涵厌恶道:“别跟我提他!”一甩手拿上包走了。

    柯非马上去追,秦青对那个还搞不清状况的男生说:“谢谢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