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0章 汪雨涵的坚强

第50章 汪雨涵的坚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火锅翻花滚沸冒着热气,店里人声鼎沸热闹极了。但秦青几人都没有胃口了。

    伍宾把端来的菜和肉一股脑全倒在锅里,涮好捞到盘子里说:“吃!吃完就走!”

    秦青、孙明明和伍宾三人把这些涮的菜吃光就回学校了,至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男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

    回到寝室后,秦青又吞了半包饼干。孙明明给她打电话说柯非回来了,“她饿坏了在泡泡面,让我跟你说,汪雨涵没事。”

    人没事,谁知道心里有事没事?

    秦青长长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从起床起就事事不顺!

    首先是阴天,天阴的像吸饱了水,寝室里的人起床时都嘀咕:“要不要带伞啊……”又怕天冷又从柜子里翻厚衣服出来,因为这一通折腾,到食堂时已经晚了。

    秦青喜欢吃的包子已经没有了!她只能选择是馒头配豆浆还是烧饼配豆浆。卖鸡蛋饼的那个窗口竟然是空的!据说是做这个的人请假休息了。

    秦青只好拐到外面的超市买面包,幸好面包还是有的,在这么冷的天里她是多想有一口热包子吃啊。

    上课时连着两节课都被老师叫起来提问,不知是怎么搞的,今天按学号都轮到她了!

    等中午准备去吃饭了,司雨寒说她姑妈今天来看她要叫她出去吃,秦青只好自己去食堂。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食堂前的石阶滑得不得了,她刚小心翼翼上去了,就有一个二傻子端着一大缸的面条啪叽一下全砸地上了,她往旁边一闪没站稳,踩到了身后人的脚。

    “对不起……”她还没站稳就赶紧说。

    “瞎啊!”身后的人骂,还狠狠推了她一把。

    秦青就是从小踩高桡也没这么好的平衡性,眼看就要脸着地了,被一个男生牢牢抓住了胳膊给捞起来,这个男生还冲推她那人骂:“你有毛病啊!!

    秦青站直后就看眼前已经要打起来了!她瞠目结舌,旁边竟然还有叫好的!

    “好啊!陶斌!跺他!”

    等等!她才是当事人!

    秦青发现这两个都是熟人。

    拉住她的那个是陶斌,推她那个竟然是齐鹏。她还想劝,就听齐鹏骂:“艹你妈!”

    陶斌:“你再说一句试试?”

    “艹你妈!!”齐鹏还附赠了一口痰。

    陶斌扑上去了。两个大男生打起架来动静特别大,从台阶这头打到台阶那头,拳飞脚踢,器官横行。齐鹏打架嘴脏,问候了陶斌全家亲属不算,连陶斌未来的老婆女儿都带上了。陶斌就闷头只顾捶,拳拳到肉,打得齐鹏如风如杨柳随风摆。

    食堂里外正打饭的学生都在看热闹,还有人端着饭边吃边过来看。

    秦青看到陶斌的哥们已经打算上去帮忙了!然后她还看到了老师们正在从二楼下来!

    说起来学校食堂的设计特别反人类。一楼是学生用餐,二楼是老师用餐。但二楼上下要利用在食堂侧面的消防梯,一楼没有上楼的地方。

    但在此时此刻就特别贴心。老师们听到楼下学生打架,从二楼跑下来要再绕食堂跑半个圈,给了秦青充足的时间在看到老师奔过来的身影后大喊一声:“老师来了!!!”

    陶斌的哥们在听到这一声后纷纷抓着衣服如箭一般的跑了(还有个人竟然还来得及把装饭的塑料袋带上),陶斌被哥们拽走前还依依不舍的又踹了齐鹏一脚才跑。

    齐鹏坐在地上哼哼,一边嘴里还在骂。

    秦青心里默默道:挨得真不亏!一边也静悄悄的溜回寝室吃饼干了。

    “无妄之灾!”秦青跟吃完大餐回来的司雨寒抱怨。

    司雨寒特别没良心的笑得浑身酥软。

    “我都吃两顿饼干了!”她现在满嘴甜味!她想吃点咸的!带汤的!真正的饭!

    司雨寒嫌弃道:“别对我撒娇,对你男朋友撒去!”

    秦青认真想了想,说:“不行,跟他说的话他该过来了。”跟方域说,他肯定就要来带她去吃饭或者给她送饭。不能让他跑过来,多辛苦啊。

    司雨寒啧啧道:“那怎么办?我陪你出去吃?”

    秦青立刻蹲她面前紧紧握着她的手:“好人!陪我出去吧!”

    雨现在越下越大了,出去吃饭不可能,司雨寒把她的鸡爪贡献出来,秦青泡了一包面吃,也算满足了。

    下午柯非的微博就发了个消息:听说某个禽兽被人按在地上打?哈哈哈哈哈!

    孙明明转,伍宾转,秦青看到也跟着转,但汪雨涵不为所动。她好像又沉寂下来了,谁都不理,听说在寝室里也不怎么说话。

    汪雨涵被齐鹏劈腿的事已经传开了,因为齐鹏毫不掩饰,被人问起就很爽快的说:“对啊,分了。”再问是不是他劈腿,他就说,“不就是女人吗?怎么了?”

    这人疯了。

    不止是柯非他们这么认为,齐鹏寝室里的男生也都这么认为。伍宾说这是很不寻常的事,“一般分手劈腿,同寝室的人都会帮着瞒的。”

    当然他这句大实话被孙明明和柯非按头狠掐!

    但从侧面也说明了齐鹏的所做所为有多么令人发指。

    齐鹏被打一事经过一番调查后不了了之,因为齐鹏不认识打他的人。而当时虽然在食堂的学生很多,但老师们询问时却没有人说出陶斌等人的名字,不知道是真不认识,还是大家有志一同的包庇了他们。

    秦青认为是前者,那个食堂平时就餐的都是中文系和法律系的人,因为离这两个系近。陶斌和齐鹏当时为什么去那里打饭还真是奇怪。

    秦青以为齐鹏至少会说出她的名字,但也没人来找她。她可不认为齐鹏好心没有说出她来,她想搞不好当时齐鹏根本就没认出她是谁。

    她告诉柯非她们时,柯非叫道:“原来你在场啊!”她马上问,“打得惨不惨?”

    秦青回忆了一下,肯定道,“很惨。”

    柯非和孙明明立刻高兴了。

    伍宾不知为何也在场,他插嘴说:“听说齐鹏现在都不知道什么上课什么时候不上课。我看他那天就是中午才来学校吃饭,就近找了你们那个食堂。”

    等柯非和孙明明走了,伍宾扭扭捏捏的叫住秦青。

    秦青马上说:“我的生活费都花光了,只剩下饭卡里充的钱了。”是的,她忍不住去买了一双短靴,是她盯了快两个月的!能忍耐两个月,她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秦妈妈刚给她买了一件呢子大衣,她立刻觉得没有配这件大衣的鞋,就心安理得的把那双短靴买了。贵是贵了点,但非常漂亮!她爱不释手!每回想到这双靴子已经在她的床底下就满足的像得到了整个世界。她已经为第一次穿这双靴子挑好了衣服和时机!就等它隆重登场的那一天了。

    代价就是她这个月每顿就只能吃一个菜,机动钱只有二十块,因为昨天买了面包,所以还剩18.5。

    连面包她都是吃最便宜的!

    所以伍宾要借钱,她是有心无力的。

    伍宾小声说:“不是,我不是找你借钱,我是想找你跟我一起去看看齐鹏。”

    秦青奇怪的打量他:“为什么你要去看他?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有关系。”伍宾鬼祟的压低声,“我是担心……”他盯着秦青的眼睛,“你说他会不会是被鬼附身了?”

    怎么可能呢?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被鬼附身的人?

    伍宾算是多少知道一点关于秦青的本事的人,不知道他脑补了多少,反正在他的恳求下,秦青跟着伍宾去远远的看了一眼齐鹏。

    “他身上没东西。”秦青只看一眼就转头肯定的说。

    “真的没有?”伍宾,“你不觉得他性情大变吗?”

    “可能这就是他的本性。”秦青说,“他要是有问题,那天在食堂前我就发现了啊。”

    伍宾就是不相信齐鹏本性如此,肯定有问题!他纠缠半天,搞得秦青都不懂了,“你怎么那么肯定他有问题呢?你有这么了解他吗”再说下去她就要怀疑伍宾暗恋齐鹏了,那可真狗血了。

    伍宾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承认了。

    秦青好奇的看到伍宾突然变得特别胆气虚弱,换句话说就是心虚。

    “你还记得我家那房子吗?就是你说有问题的那个?”

    秦青一下子懂了,“那房子不会就是齐鹏家买的那个吧?”

    伍宾痛苦的点头,“谁能想到这么巧呢?”

    这下,连秦青都不能置身事外了。

    伍宾说,“其实……我怀疑汪雨涵也是这么想的。”

    上次研究会,其实是汪雨涵提前告诉伍宾,让他提议讨论驱鬼的东西的。之前伍宾一直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直到他知道齐鹏家的地址后才恍然大悟,汪雨涵也怀疑了!

    以汪雨涵的性格,绝不是一个会在被甩掉之后消沉痛苦怀疑自己的人,她肯定会想:她看中的齐鹏真是这样的人吗?她跟齐鹏交往两年,两人彼此知根知底,齐鹏到底是不是一个下流无耻的人,她很清楚。所以在排除了所有可能的因素后,她只能从最不可能的方向去想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秦青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