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1章 五花八门的驱鬼工具

第51章 五花八门的驱鬼工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席紫娟今年六十四岁,跟老伴两个人住在儿子给他们俩买的房子里。儿子留学后在外边跟外国女人结婚了,生了两个长着黄头发的孙子给他们。虽然儿子也说要接他们过去,但席紫娟想想语言不通,出门一看全是说英语的外国邻居就受不了。

    老两口每天在家里大眼瞪小眼,家里只有电视的声音。电视从早开到晚,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老头的眼睛就盯着电视。席紫娟每回说话都觉得是自己在跟自己说,家里就她一个人。

    这天,席紫娟又听到楼上的声音了。

    “你让我进去!”一个女人说。

    “汪雨涵!你要点脸行吗?!”一个男人说。

    席紫娟竖着耳朵听。他们这个小区有很多邻居来来去去的,这个男人一听就是最近才搬来的一个大学生,听说是父母给他买的房让他结婚用,结果他刚搬进来后就常带不同的女人回来,小区里的人都知道。

    席紫娟他们早就在说,早晚会闹起来。

    “这是吵起来了!”席紫娟有点担心,她怕那个女的吃亏,所以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声音就悄悄的打开门,然后她就闻到了一股臭味。

    《女子不忿被甩上门泼粪》

    这是微博新闻的题目。秦青先看到这题目加配图,又听说了汪雨涵被学校停课一周后,脸都绿了。

    现在去跟警察说汪雨涵是给齐鹏驱鬼有用吗?

    伍宾的电话如催命般响起来,秦青刚接通,那边急火火的说:“你看到新闻了吗?”

    秦青:“看……”

    “你说我们去跟学校说汪雨涵是去驱鬼行吗?”

    “大……”

    “齐鹏好像走了!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可……”

    “要不要叫上柯非和孙明明?”

    “你看着办……”秦青终于接上一句,有气无力道。

    “那好,我去问他们!”伍宾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柯非和孙明明听了以后先是惊奇原来汪雨涵是在给齐鹏驱鬼!

    “对哦,我就说汪雨涵不会这么做。”孙明明看到新闻就觉得不对头,泼粪这么蠢的事汪雨涵怎么会做?当然她确实做了,但绝不是因为被齐鹏甩了。是驱鬼的话就能说通了。

    柯非说:“啊?原来她是去驱鬼啊。”她刚觉得失望,然后又大笑起来:“反正都泼齐鹏头上了!”

    伍宾说想去驱鬼,因为那个房子是他家卖给齐鹏的,如果齐鹏真的被影响了,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解决这件事。

    柯非答应得很痛快,于是四人再次聚首。

    怎么驱鬼呢?

    秦青问伍宾,“你想怎么办?”用粪把齐鹏家给浇一遍?不说成功率,她首先就不愿意!太臭!太恶心!太脏!而且想一想后果吧,他们也会上新闻再被学校处分的。

    孙明明答应来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听完秦青的话后就变成恶心了,马上说:“我不干!”

    柯非也从兴奋变成恶心脸,她逼伍宾必须想别的办法驱,“你说不出来我们就不去了。”

    伍宾连忙辩解,“我也没说就要这么干啊!我的意思是,我们先去看一看,要是汪雨涵已经驱走了,那我们就不用费事了。要是没驱走,那也证明了这个办法不管用。”这是他死活一定要拉上秦青的原因。

    总之,一定要先去现场!

    约好时间,四人一起到了齐鹏家小区门外。

    伍宾说他能解决钥匙的问题,等站到小区外了,柯非让他先把钥匙拿出来看看。

    伍宾还真拿出来了。

    “难道齐鹏家买了房子没换钥匙?”柯非很不解。

    伍宾说,“哪儿啊!这就是齐鹏的钥匙。”齐鹏家换过锁以后钥匙给了齐鹏一把,跟着齐鹏就在寝室把钥匙丢了,又回家配了一把,之后又找着了,然后他就把这把钥匙放寝室了,让寝室的人什么时候想去那里住就直接去。但后来齐鹏跟寝室的人关系恶劣,这钥匙就一直挂在他们寝室大哥的钥匙串上。伍宾给借过来了。

    伍宾于是说:“所以咱们这是光明正大的进去!不是偷偷进去的!”

    “光明正大”的四个人进了小区,站在齐鹏家楼下再次踌躇不前。

    伍宾在来之前已经讲述过他家的故事。

    据说他二叔和二婶当年是让人羡煞的一双璧人。二叔年青英俊有才,从倒腾手机配件干个体起家,到千禧年时已经身家千万;二婶貌美如花温柔贤惠,二叔几经起落仍不离不弃,二人是他们家最好的一对夫妻。

    然后买这个房子时仍是期房,二叔年过四十,开始花心了!

    伍宾说:“我们都认为二叔那时是钱赚多了,心眼活了,二婶年纪也大了,他就晚节不保了。”

    二叔小蜜找了一个又一个,二婶火起三丈高,跟二叔打得不可开交!但二人哪怕打翻天,吵得亲戚朋友全都跟着受罪,再怎么闹离婚,每回都是到民政局门前离不成。

    “两人一到民政局门前就开始吵,开始打。”伍宾说,“一打就打到警察局和医院里去了,这几年至少去了四次民政局,每回都没离成。”

    但自从秦青说过后,伍宾仔细观察发现二叔和二婶在卖了房子后竟然真的变好了!二叔说年纪大了,花不动了。二婶恨得咬牙切齿,但见二叔变好后,还是跟他过下去了。伍宾才相信原来真的是房子有鬼。

    “对比看看。”柯非感叹,“你二叔和二婶真是感情坚贞啊。”汪雨涵和齐鹏不就散了吗?

    “是伍宾的二婶能忍吧?”孙明明觉得伍宾家的事不能跟齐鹏和汪雨涵比,要不是伍宾他二婶能忍,早过不下去了。

    “也不太对。”伍宾忍不住替二叔辩解,“我二叔是花,我二婶也是真恼。二婶离婚的心是真的,我二叔……他死活不离啊。”这让伍宾想起他爸劝二叔时的为难劲了。他爸问二叔,闹成这样还能过吗?二叔摇头,不能。他爸问,那你想离吗?二叔摇头:不离。他爸再问,不想离你好好过啊。二叔三摇头:憋不住。他爸气死。伍宾小时候觉得二叔不是东西,拖着二婶害了人家一辈子。现在想想,要真是有什么坏东西……那二叔也挺可怜的。

    聊完天后,伍宾问:“那咱们上去吧?”

    孙明明左看右看,说:“我们不如先说一下自己都带了什么?”

    秦青点头,这个好,她先拿出来:“剪刀一把,鸡血一袋。”

    柯非,“我也拿了剪刀,还拿了电蚊拍。”

    伍宾奇怪:“为什么拿电蚊拍?拍鬼吗?”

    柯非,“不是说打鬼有用吗?我拿电蚊拍连打带电!”她从背包中抽出电蚊拍呼呼的挥了两下,十分威风。

    孙明明拿的是糯米,超市出售五百克一袋真空包装。

    最后轮到伍宾了,他拿出钱包。

    “什么东西?”柯非不解,钱包里有什么?

    秦青看到那一大叠百元大钞,“你拿的是钱?”

    伍宾抽出钱来啪啪响,“我取了五千块现金!全是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