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6章 真的是鬼吗

第56章 真的是鬼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许汉文虽然是大师(自称),但他主业是看风水看相,除鬼其实没干过几次。但出于责任心,一般来向他求助的人,他都会尽力帮忙。

    金蓝跟他坐在拥挤的麦当劳,在人声鼎沸中,金蓝把她经历的事告诉许汉文。

    “大师……你有办法吗……”金蓝紧紧缩着双肩,整个人看起来快缩到桌下去了,她期待的看许汉文,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许汉文一手支着下巴,做沉思状,心里开始怀疑这女孩是不是精神有问题,要不要套出她家里的电话给她父母打个电话。

    “这样,金蓝,你说的呢,确实很严重,很可怕。”许汉文严肃起来还是能唬着人的,他沉重的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帮你的!”

    金蓝从来没遇到过相信她的话的人,就连最亲密的朋友听了也用“你是不是神经了”的目光看她。她激动的眼泪涌出来,“谢谢,谢谢大师……”

    许汉文把金蓝带回了学校的宿舍,他们这个宿舍管得不严,带个把人回来住几天完全不是问题。当然,他不是打算跟金蓝一起住,他是想让金蓝住他的房间,他去别人那里挤一挤。

    许汉文对金蓝说,他想亲眼看一看这个鬼,所以晚上金蓝可以放心睡,他在旁边看着。

    金蓝连连点头答应。

    许汉文说:“你看,你晚上住我这里,我总要给你家人打个电话通知一声,你父母电话多少?”

    金蓝很犹豫,不敢告诉父母。她怕父母不相信。

    许汉文说:“你说呢,他们可能不相信,我来告诉他们,怎么样?”

    别人的话,父母应该会信吧?金蓝没犹豫多久就把父母电话告诉许汉文了,她也想让父母相信,但她自己说就没把握了,如果是许大师说,可能他们就信了吧?

    许汉文拿到电话就放了一半的心,带金蓝去食堂吃过饭,回到寝室还用电脑让她上网看电影,尽量让她放松。

    唯一的麻烦就是他一直没找到机会打电话,金蓝一看不到他就紧张,在食堂就跟疯了一样。其实他只是转身替她买米饭去了。

    于是许汉文九点就催金蓝睡觉,“你这些天都没睡好,路上过来也辛苦了,现在我在这里,你好好睡一觉吧。”

    金蓝就躺在他的床上睡了,许汉文还不能走,金蓝不让,他只能搬把椅子坐在床边,心里觉得自己快跟孝子贤孙一样了。

    幸好金蓝入睡快,许汉文发现她睡着了,立刻拿上手机悄悄出门打电话,接通后怕吵醒她,就往旁边走了两步。

    “哪位?”

    “你好。”许汉文小声说,“我是杉誉大学的许汉文,那个……我是金蓝的网友……”

    电话那边的语气就不太对了,“你是蓝蓝的网友,那有事?”

    许汉文知道他这电话打的是费力不讨好,可也不能不打,金蓝这个样子,他可不敢一直收留她,要赶快把她交给她父母才行。

    许汉文就尽量简单的把来龙去脉说一下,“我在网上回了金蓝的信,没想到她今天就容易跑来找我了,本来我们约的时候是周末,这样也不耽误学习。”

    “我女儿跑去找你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您别着急,金蓝在我宿舍……”

    “臭小子!!你敢碰我家孩子一手指头我非剁了你不可!”

    许汉文苦哈哈的解释:“叔叔您别急,我真没有别的意思,不然我也不会给您打这个电话对不对?您听我说……”

    “你等着……你干嘛……对不起,我是金蓝的妈妈,金蓝跑去找你,现在在你宿舍对吗?你看你方不方便让她听个电话?”

    许汉文一听这个好像可以沟通,马上压低声说:“阿姨你好,我不是坏人,我是杉誉大学的许汉文,你看,我一开始就把姓名都报给您了,身份证号也可以给您。我真的没有恶意。”

    “嗯,我相信你,那金蓝现在在你旁边吗?”

    “阿姨我跟你说,你知道金蓝的问题吗?”

    “金蓝有什么问题?”

    许汉文快速简洁的又把事情说了一遍,那边的女声也不稳了。

    “你的意思是……蓝蓝的脑子有点不对?”

    “我也不知道,但她的反应确实有点不太正常。”许汉文松了口气,郑重的说:“我在跟她通信时没有发现这一点,今天见到她后才发现不太对,她听不进别人的话,很害怕那个每天晚上都去找她的鬼,而且好像她谁也不敢说,朋友同学还有家人都不敢说,怕被说被骂。她找我是想让我帮她驱鬼,我本想劝劝她,但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你等等……”那边快速商量了一下,女声接着说,声音放柔了很多:“小伙子,许汉文是吧?谢谢你!我们今晚就赶过去!”

    “好的!阿姨,这就是我的手机号码,我整晚都开机等着你们!你们到了以后直接到杉誉大学来就行了!”打完这个电话,许汉文才放下心中大石。

    他一回头,金蓝竟然就站在他身后!

    许汉文的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他捂着心口后退一步:“你醒了?是不是找厕所?这老楼屋里没厕所,厕所在那边,我带你过去。”

    说着他转身要领金蓝过去,不妨身后猛然被狠狠推了一把!他往前一扑,腿跟着往前迈了一大步,没把脸砸地上,却没站稳,整个人险些撞到墙上。

    推他的当然只能是金蓝。

    许汉文还有点蒙,站稳后慌忙扶了下眼镜,没回头就感觉到一阵风从他身边穿过,再定睛一看,金蓝正疯狂的朝楼梯跑!

    她还没穿鞋!是光着脚的!

    许汉文赶紧追!一边追一边喊:“金蓝!你等等!我给你父母打电话是有原因的!你别生气!!”

    就算他的腿足有一米一长,但竟然没跑过金蓝!这姑娘跟双腿装了风火轮一样,光着脚跑下楼不算,她径直从花园中穿过!还把树篱给撞出了一个坑!

    许汉文追在后面都看傻眼了,要是人家的孩子在他手上丢了,他赔都赔不起啊!

    九点半这个时间校园里还有人,除了下晚自习的,还有谈恋爱的、夜跑的、体育系的等等。

    许汉文此时非常庆幸刚才他让金蓝睡觉时是和衣而眠,当时他是觉得小姑娘在他的房间他的床上睡觉,如果连衣服都脱了不太合适,就让她直接躺上去睡,只脱了鞋。所以现在金蓝只是光着脚在校园里跑还不是太惊悚。

    但还是有人看到一前一后追逐的两人,指指点点:“看,那个女孩没穿鞋!”

    “分手吗?”

    “不会是强……奸吧?”这是思维比较发散的,许汉文路过时听到这句险些没吓死。

    他连忙对着路人喊:“快!帮我抓住她!不能让她跑出学校!”

    他这么一喊,路旁的人纷纷避让,给他们俩让出了一条宽阔的跑道。

    许汉文来不及感叹人心不古,他没力气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蓝一骑绝尘,就这么跑出了他的视线。

    金蓝的父母在凌晨四点赶到了杉誉大学,同行的还有他们家的朋友。

    但迎接他们的是金蓝失踪的消息。

    许汉文一脸菜色,垂头丧气的站在这对父母面前:“对不起……金蓝听到我打电话了……”

    金父兜头上去就是一大巴掌,把许汉文给原地扇得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地上了。

    杉誉大学的老师,不幸在今晚值班,一脸黑的上前拉住:“先生别着急,现在要紧是找到人……”

    许汉文还是很负责的,在金蓝跑丢后,他立刻报告了在学校驻扎的派出所叔叔。警察叔叔接到报案后,通知了学校。于是有一个老师陪着许汉文一起来挨骂。

    “你们怎么教育的学生!”金父脸都气红了,想连老师一起打,幸好被金母给拦住了。

    老师一看金母比较好沟通,马上说:“这件事跟我们学校是无关的,是学生自己的行为失当。”

    金母深吸一口气,“我就想知道我女儿在哪里。”

    许汉文此时才爬起来,他的脑袋现在还是晕的,但也硬撑着起来说:“不知道……我当时没追上她,她没穿鞋就跑出学校了,我报了警,希望能快点找到她。”

    一听竟然已经报警了,金父和金母都放了一半的心。至少这件事交给专业人干去办,希望会大一点。

    他们先去了学校的派出所,派出所值班的警察叔叔说案子已经交到辖区派出所了,“有人值班,你们现在过去吧。正好正式报个案。”给他们写了地址。

    老师陪着一起去,刚赶到辖区派出所就有好消息,联防队员在一个小区的垃圾箱旁边发现了一个没有穿鞋的女孩。

    一行人赶紧直接过去,刚一下车就看到站在联防队员旁边的金蓝,她神色惊慌,一双眼睛瞪得极大,不安的四处游移着。

    金母的眼泪立刻下来了,扑上去喊:“蓝蓝!你这是怎么了?”

    金蓝被母亲抱在怀里仍然很不安,四处找人。

    这时跟在老师后面下车的许汉文映入她的眼帘,她立刻挣开母亲的胳膊,喊着:“许大师!”就朝他扑去!

    许汉文想躲的,可没躲开,被金蓝抱个正着。周围老师、金父金母、警察和联防队员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金蓝语无伦次的喊:“我找不着你!你跑哪去了?你不是说会看着我睡觉吗?是那个鬼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吗?”

    金父和金母都围过来想把女儿搂过来,可怎么说她都不肯听也不肯动,金母的眼泪又下来了。

    许汉文只好哄金蓝:“是啊,所以我跟你父母就赶紧来找你了,你看,那是你爸你妈。他们也来了,他们相信你遇鬼了,他们也很担心你啊。”

    金蓝好像此时才看到父母,哭着喊道:“妈!”就扑到金母的怀里了。

    看到金父金母围着女儿,许汉文真是松了口气。

    但问题还没结束,他们一行人还要回警察局录口供。在警察局里,许汉文说前因后果时,老师在旁边觉得脸都丢尽了,一个劲的说“这是学生的个人行为,跟学校是无关的”。

    警察叔叔录完口供,对许汉文说:“小伙子,要破除封建迷信啊。你看你上了大学怎么在研究这个啊?”

    许汉文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是研究周易的,偶尔也替人看看风水,看相和抓鬼真的不是我的本意……但找上门的十有*都是这种……我也没办法……不能让大家失望啊……”说起来他现在干的跟主业真是偏了十万八千里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