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7章 乔野是谁?

第57章 乔野是谁?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金蓝坐在父母中间,警察的问话全都由父母抢答。但父母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金父金母就在回答中指责全都是许汉文搞的鬼!

    是他在网上公开回答问题!传播封建迷信!

    是他说让金蓝来找他!

    是他把金蓝带回宿舍!(如果他真的知道自己做的不对,那干嘛不在车站直接送金蓝回家呢?为什么要把她带回宿舍呢?金父语)

    是他搞得金蓝跑出去!原因根本没人知道!

    两拨人在同一会议室,分坐两边。老师越听越冒汗,许汉文越听越不服气,他是出于负责任的态度,为免金蓝走丢才把她带回去的,要是真不负责直接把金蓝扔在那里不就行了?搞的好像他是个坏人似的。

    他跳起来这么说,金父更是气得不行,直接冲过来打他。记录的警察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娇小的女警,一个人拦,另一个女警赶紧去外面喊人,把两边拉开后,严肃警告:不许在警察局打架!

    金母比起金父,更担心金蓝的状况。她发现女儿有不对头的地方,见此就上前劝说金父。

    “要快点带女儿回家。”金母小声说,“我看她还真要去医院看看……”

    金父只是想出气,不是脑子不好使,看看金蓝,指着许汉文放狠话:“小子,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许汉文被警察拉住,要骂被老师拦住,“你还想说什么?还嫌不够乱?这事你没责任吗?不是你让人家小姑娘来找你的吗?闭嘴!”

    金父和金母先录完,留下地址电话姓名就带着金蓝走了。许汉文和老师还要再多留一会儿,他们需要学校来人开证明才能走……

    金父和金母当天就带着金蓝回家了。

    回到家后,金父把包摔在沙发上,吼道:“金蓝!过来!”

    金母赶紧把女儿推进屋,回头冲他骂:“你干什么?别吵孩子!”

    金父气愤道:“你还护着……她自己跑去见什么网友……搞出这种事……”

    金母推了他一把,一路把他推到厨房,小声说:“你没发现?蓝蓝不对劲。”

    金父除了在发现金蓝时见她不要父母冲过去要那个许汉文以外,这回来的一路上金蓝挺正常的,就是话少。他才没深思,只顾生气了。现在看金母这样讲,他问:“哪里不对劲?”

    金母:“表情。太木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让她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乖乖听话,可就是一点表情不给你。也不像是在赌气。”

    金父回忆一下,只觉得金蓝是不是闯祸了之后害怕呢?

    “不是。”金母摇头,“所以你先别骂,我去问问,要是真……”她咬咬牙,“要是真的……脑子有问题了……咱们还要尽快带她去看……”

    金父倒抽一口冷气,“你真相信那小子说的蓝蓝有毛病?”

    金母说:“他要是没发现蓝蓝有毛病,为什么急着把她甩了啊?”

    金母认为那个男网友把金蓝骗过去,肯定没安好心。但是他见到金蓝后,发现她有毛病,就不敢下手了,这才赶紧给他们父母打电话。

    金父想了想,不相信的说:“他会有那么好心?他要真把人骗过去要干什么,发现有病还通知家长?把人带出去不就行了?蓝蓝从没去过那里,把她扔大街上她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

    说到这里,金父和金母都迟疑了。

    之前没想通的事,现在疑点都冒出来了。就像金父说的,许汉文如果真心存歹意,为什么会通知金蓝父母?又为什么说出自己真实姓名?他要是不说,要是直接把金蓝扔大街上,就算最终还是会被查出来,但也只是有可能被查出来,也有可能被他逃掉。

    那就说明,许汉文可能说的都是真的。所以他才会在发现金蓝有问题后立刻想到通知父母,在金蓝跑丢后马上报警。

    “……”金母说,“先不说他了,先看看蓝蓝吧。”

    金母轻轻推开门,“蓝蓝,你睡了吗?”她探头进去,突然大叫:“她爸!蓝蓝不在屋里!”

    刚才两人都在厨房,没听到大门响啊!

    金母和金父立刻奔出大门,金父说:“你回去等电话!我去追!”

    “我去物业让他们调监控!”金母冲回去拿手机,突然就看到金蓝站在阳台上。她马上给金父打电话,结果电话在屋里响了,她只好给物业打,让他们看到金父就让他回来,女儿在家。

    金母悄悄推开阳台的门,慢慢靠近金蓝,然后猛的拉住她!把她拉回屋里!巨大的惯性让母女两人都险些摔倒,金母推着女儿两人倒在沙发上。她坐起来,没忍住狠狠打了金蓝两下,“你要吓死你妈啊!”

    门外传来急促沉重的脚步声,金父也回来了,看到女儿在家,险些脚一软坐地上。

    金蓝捂住脸,缩在沙发里侧。

    金母想拉她起来,看她这样反而不敢动了,金父也慢慢靠过来。

    “蓝蓝?”金母轻声叫她的名字,“你怎么了?告诉妈妈。”

    金蓝用手盖住脸,嘘了一声,悄悄凑近母亲跟她说:“别说话,别被它发现。”

    金母和金父的脸色齐齐一白,交换了一个惊忧的眼神,金母放柔声音,搂着金蓝说:“爸妈都在呢,没人在,你把手放下。”

    金蓝胆小的只敢把手放下一半,左右张望了下,发现确实没人,才躲到金母身后,藏着说:“妈,有东西跟着我。”

    金母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没有东西,有东西,我跟你爸把它赶走!”

    金父赶紧说:“对!爸爸把它赶走!”

    金蓝不太相信的点点头,她想起许大师说父母都相信她,就问:“那你们相信我说的?许大师说你们都信了。”

    “我们信,我们信!”金父金母心如刀绞,拼命点头。

    金蓝这才放松下来,竹筒倒豆子一般全给父母说了,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怎么发现的,怎么跟朋友说都没人信,在网上找的办法都不管用,这才找上许大师。

    金蓝大哭着说:“我不敢跟你们说……怕你们骂我……”

    金母搂着她:“不骂你,不骂你。蓝蓝不怕,不怕啊。”

    夫妻两个没有办法,晚上,两人一起坐在金蓝床前陪她睡,果然发现晚上二点多的时候,金蓝会惊醒,她虽然一动不动,呼吸如常,但浑身都是僵硬的。金母和金父立刻拍拍她的背,跟她说:“没东西,别害怕,爸妈都在陪着你呢。”

    第二天,金父没去上班,直接去了医院。

    医生听金父说过之后,认为确实是精神分裂的症状。“应该入院治疗。”

    金父回家后偷偷跟金母商量,“怎么办?让不让蓝蓝住院?”

    金母叹气,“住吧,不住治不好。”

    两人把金蓝骗进医院,金蓝大哭大闹:“你们说相信我的!说相信我的!”

    金母和金父看着女儿泪水长流,可是没有办法啊。

    许汉文被处分了,这次他闯得祸太大了,学校直接跟他谈话,因为社会影响问题,问他要不要退学或休学?

    许汉文两个都不要!

    学校已经从轻处理了,不然就是开除了。

    许汉文求情,施教授知道后虽然骂了他一顿,但相信他不会是个从网上骗小姑娘回学校开房的傻瓜蛋,也帮他求情。

    学校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金父金母不能控告学校。

    许汉文无奈,只好再次拨打金父金母的电话,然后不出意外的被大骂了一顿。

    “都是你在网上传播封建迷信!都是你让我女儿变成这样的!你知不知道?她现在都住院了!疯了!我不但要告你们学校!还要告你!!”

    许汉文听说金蓝住院了,既同情又觉得这样很好,在医院里她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但他的事也很麻烦,所以他决定去医院看望金蓝,希望这样可以表达一下他的诚意和歉意——虽然他真的不认为金蓝疯掉是他的错。

    金蓝入住的是青河人民医院,是他们市里最好的精神病疗养医院。

    医院不像人们想像中的精神病院那么森严恐怖,反而处处鲜花绿树,环境非常优美。许汉文填写探望申请时,也很简单。因为金蓝被评定为并不严重的病人,除了犯病时,她平时就跟正常人一样。金父金母把她的课本都带来了,她平时上上网,看看电视,再看看书学习。

    这样的病人是可以正常探望的,事实上,医院已经建议在下一个疗程之后,让金蓝回家休养了。

    许汉文看到金蓝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服。

    “金蓝,你好吗?”他慢慢靠近她,怕吓着她一样。毕竟这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谁也不知道什么地方会刺激到她。

    谁知,金蓝对他视而不见。

    许汉文坐在她对面,“你还记得我吗?许汉文,网上那个,许大师。”

    金蓝的手指动了一下,她紧紧握住笔,开始用力在笔记本上乱画。许汉文立刻站起来喊护士:“护士!她这样没事吧?”

    护士过来看,觉得许汉文实在是大惊小怪的厉害,让他别在医院高声叫,“这些病人都没有危险,你不用紧张,看望完了就出去吧。别打扰他们。”

    护士走后,许汉文才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他是来取得原谅的,不能这么胆小。他壮着胆子坐到金蓝身边,找话题一样往她的笔记本上看:“哦,你画的……这是什么啊?”

    笔记本上是一团乱线。

    这时,许汉文感觉到金蓝在底下悄悄的碰他的手,他的手一动,她马上塞给他一个纸团。

    许汉文还没反应过来,金蓝已经站起来,把茶几上的书本都收起来,说:“我要回病房了。”然后就跑了。

    许汉文实在不懂,只好出去了,走出医院大门,他才打开手中的纸团。

    上面写着:救我!

    我被关在这里!

    他们不相信我!

    许汉文摇摇头,他是不可能把金蓝“救”出医院的,他听医生说她快出院了,想下回来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吧。

    他翻过来,发现背面也有写字。

    ——它没有跟过来!

    ——它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难道它去找别人了?

    ——是谁呢?

    ——希望不是爸爸妈妈!

    ——是许大师吗?那就不用担心了\(≧▽≦)/

    许汉文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他要把这张纸扔掉,突然发现纸下面涂黑的地方写着字,反着光才能看出来笔痕。

    “乔……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