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8章 乔野其人

第58章 乔野其人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乔野?”秦青仰头想了想,摇头,“没印象!”

    孙明明把一份校报放在她面前,指着头版的照片说:“这张照片你总有印象了吧?”

    秦青一看,那是一张拍摄巷口堆满垃圾的照片。巷子窄小洞深,一眼望去巷子里一点阳光都没有。而垃圾堆大半都堆在道路上,阳光洒下来,把垃圾堆照得闪闪发光,连垃圾堆下蜿蜒流淌的污水都反射出头顶湛蓝的天。

    这是一张很“文艺”的照片,而且有多种解读方式。秦青印象里至少见过这张照片不下五次,分别用在学校的校刊、校报、校园网新闻,以及其他什么的新闻配图上。可以说它揭示城市的环境问题,垃圾清运不及时;可以表达就算垃圾也有光彩的时刻,种种。

    “这就是乔野拍的!他是我们学校的校友!”孙明明说。

    “校友?已经毕业了?”秦青拿起校报,果然第一段和最后一段都说了这张照片是我校校友乔野所拍,balabala……

    “你提这个乔野干什么?他出什么事了?”秦青看完这一篇报道后,转眼就把内容丢到脑后,只记得里面精神可嘉就完了。

    “他失踪了。”孙明明微微向她坐近了点,“两年前就失踪了,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为什么会是孙明明起头说乔野的事呢?这要从头说起。

    上一回汪雨涵和齐鹏闹分手,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后,汪雨涵大彻大悟,秦青认为她是因为泼粪(?)驱鬼后,齐鹏恶性不改,仍旧招惹许多女人,有校外的,有校内的,有研究生学姐,有底下一二年级的学妹,甚至还有学校新入职的女老师。而且他明明恶名远播,竟总是能勾引到愿意与他春风一度的女人,这让汪雨涵非常恶心。

    她是前女友啊,跟齐鹏这样的人牵连到一起是耻辱!

    汪雨涵道马上就要毕业了,她分身乏术,所以想将这个小组交给另一位组长接棒。

    排除汪雨涵和齐鹏,小组中还有四个人:伍宾、柯非、孙明明,以及本学期刚加入的秦青。

    伍宾近来对小组的活动避之惟恐不及。秦青想,他可能怕她再对他说快把身上的鬼驱走,他应该是很喜欢被附身后的感觉的,现在他的女朋友多得不得了,就算跟武江月分手后,他因为“被甩”“女朋友被前男友撬走”而广获同情,很快又交了新女友!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伍宾“失踪”后,就只剩下三个女生了。

    柯非虽然平时活动时很积极,但一听说要当组长,立刻溜之大吉。

    汪雨涵就盯着秦青和孙明明,让她们二人选一个人出来。

    秦青在这种情况下,抢先一步举手道:“我推荐孙明明!”

    于是孙明明成功当选,鼓掌。

    孙明明是一个务实的人,她上台后立刻将我们的小组从高大上的学术研究改成趣味横生的捉鬼研究,间或研究一点外国的吸血鬼十字架什么的,中国的《山海经》也在其列,甚至认为我们可以利用假期去神农架走一走,去欧洲走一走,去希腊走一走。

    她也非常喜欢希腊神话。

    她的主张受到了柯非的热烈欢迎,然后柯非就问她什么时候去旅行?日本好像也有很多鬼传说,不如我们去闹贞子的井里看一看?

    孙明明大手一挥:“那都是放假的事了——如果来得及,我们可以这个寒假去日本洗温泉!”

    “好!”柯非举双手赞成。

    秦青坐在旁边,从头到尾没捞到发言的机会已经定好去日本的行程了,柯非立刻上网查机票和旅馆。

    不过那真的是放假后的事了,孙明明没有浪费时间,说要找一个近期发生的事好好研究一下,他们小组的第一次活动一定要一炮打响!

    秦青想问去哪里打响,孙明明已经说了,“我们可以给校报投稿!我已经问过了,他们收这种类型的稿子!配图的话更好!”

    当然,稿子的题目不可能写“记一次抓鬼研究社的抓鬼事”。孙明明在选定乔野后就把主题定为“沿着他留下的足迹找到我们的好校友乔野!!”

    这样就容易过关了。

    从另一方面说,孙明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秦青很佩服孙明明,平时看她跟在柯非身后,以为她是个没有主见的人。不想成了组长,倒带来了很多新气象。

    孙明明就给秦青指派了活儿。因为乔野两年前已经毕业,她们都没有渠道认识他,所以要广泛撒网,找一些认识的老生问一问有没有认识乔野的人。

    虽然被派了活,但秦青反倒觉得轻松。如果让她自己去办,她就会思来想去、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不知是性格如此,还是在多了阴阳眼后变得胆怯了。

    秦青想了想,在她认识的人中,只有许汉文和陶斌是年纪比较大,有可能会见过或认识乔野的人。陶斌不大熟,她拨了个电话给许师兄。

    “师兄,最近好吗?听说你又出事了?要不要紧?对了,我的小组打算搞个活动,你认识咱们学校的杰出校友乔野吗?”

    许汉文收到以后,手机险些掉到拉面碗里。

    乔野、乔野……为什么这里也有人在找乔野?

    从金蓝手中拿来的那半张纸早就扔了,可上面的字全都清晰的印在许汉文的脑海中。有两句的印象尤其深。

    其一便是金蓝说跟着她的东西不见了,要么是丢在家里,要么就是丢在许汉文这里。于是许汉文从回来后就没住过寝室。他本来就是图省事才住寝室,在这里吃饭方便,地方小不必多打扫,何况又有许多邋遢的同学与他作伴,也不显得他的衣服有多脏,袜子几天没换,不洗脸不刷牙不洗头不洗澡,这些在男生寝室里都不稀奇。

    如今再方便也敌不过一个“东西”可能就住在他的寝室中。劝别人总是长篇大论,劝自己却是千难万难。

    许汉文怂了,躲到了外头,每天白天太阳最大的时候回来拿书,多一刻也不在寝室待。

    其二就是“乔野”这个名字。

    “乔野”不是什么生僻字,搜一搜,全国能找出几万、十几万叫这个名字的人,男生女生都有,从七零后到零零后,应有尽有。

    许汉文给自己说了一百个理由,比如金蓝就认识一个叫乔野的人,可能是她的朋友,可能是她喜欢的男同学,等等。

    他拼命忘记的名字,突然在自己的手机听到,还是被一个认识的同学提起,怎叫他不怕?

    所以秦青见到许师兄时,不由得万分同情的对他道:“师兄,最近受苦了吧?唉,你也是倒霉,怎么又出事了!”

    许师兄的又一丰功伟迹早就在学校中流传起来了。带女网友回学校寝室准备一逞□□,不想那女生力大无穷,推开身无二两肉的许师兄逃走了,女生父母追来,报警将许师兄抓进派出所,还要学校老师去赎——这是版本一。

    版本二是许师兄要一逞□□之时,那女生突然精神病发作,把许师兄吓得抱头鼠窜,女生父母追来,以下同上。

    无论多少版本,相同点都是许师兄舍不得花开房钱把网友带回寝室,逞□□而不可得,被人家父母报警抓包,并报告学校。

    呜呼,惨兮,悲兮,衰兮。

    秦青更同情许师兄一点(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就是乞丐也会给钱),看法不免偏心。她觉得许师兄大概跟那个网友相谈甚欢,相约见面,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到兴起,许师兄邀请她参观寝室,不想中间发生一些误会(比如许师兄过于嘴贱),女生大怒,愤而离开。女生父母找来,不见女儿只余一孤男,抓起许师兄投入派出所,要他交出女儿。

    情情爱爱的事最没道理。对着“失恋”又失名声的许师兄,秦青不忙问乔野的事,先关心关心他最近心情如何,有没有自杀倾向,告诉他人生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戴着墨镜抬头看,太阳好大一个。

    许师兄接收这些关心后心情沉重,便细细解释给秦青听。他倒不缺讲故事的耐心,可惜遇上的听众却没耐心听他说完。秦青倒是不同,不但认真听完,还听得一脸严肃。

    许师兄有些感动,叹气道:“我是问心无愧的,只是学校现在要求我一定让对方父母不能控告学校,可我又有什么办法?那个女孩倒是快好了,只是我看她的父母并不好说话。”

    他说完这些,转而问秦青从哪里听来“乔野”这个名字,又为什么要打听他。

    秦青随身带着校报,打开指给他看,“喏,就是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她的手机里存的更多,乔野是杰出校友,在校时就常拍摄照片,拍的最多的就是学校的领导人物和学生中的杰出人士。他在校时,学校的一些民间活动常请他掌镜拍照,拍的好的自有校园网选用。后来他也经学校推荐将照片卖到市里的报纸和一些杂志上去,那些更多,但收集不易。秦青手机里存的多数是校园网上有的,但也有百八十张了。

    “是个名人呢。”她道。看这照片被校园网选中的次数,就知道他当时在学校应当是个风云人物,这样的人,只离校几年就被人忘个干净,秦青等新入校的学弟妹们竟然一点都没听过他的名字。

    许汉文看到照片才联想起人,“原来这都是他拍的啊!”人不熟,照片却熟,里面有很多他都有印象,慢慢的回忆起来,“以前听老师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干媒体的。”

    秦青马上追问:“然后呢?你还知道什么?”

    许汉文摇摇头,一个男生,比他先毕业,两人的专业毫无交集(干媒体,简直是相距十万八千里),他当时给这个名字的关注就不多,最多是现在看到照片眼熟而已。

    “他怎么了?”

    “失踪了。”秦青道。

    许汉文听到,脸就是一白。

    乔野是个自由摄影师,这是他的自称。

    本来在毕业时,他是有机会去一个好的报社,拿一份还不错的薪水,过稳定的生活,每天拍拍城市街道、城市人群,孩子老人小狗小猫,最大的新闻可能是讨薪、新楼盘开业,某某大会召开等。

    这些不能满足乔野的“野心”,他希望自己手中的镜头能更有价值。这些照片,他在学校里已经拍够了,虽然为学校老师都很满意,他却觉得这是在浪费生命。

    于是他带着相机浪迹天涯,拍一切他认为有价值的相片,寻找能够让他手中的相机发挥作用的人或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生活来源竟然更多的是靠淘宝模特和婚纱摄影。当他赚到一笔足够的路费后,就会背起相机和背包出发。

    于是,他失踪后很长一段时间,居然没有人发现。他的父母竟是在警察找上门后才知道儿子不见了。而他的行踪飘乎不定,查无踪迹。警察也无可奈何。

    这个国家太大了,就算现代社会人人都离不开社交网络,乔野也常常爱在微博上发一些他随手拍的照片,但还是没有找到他。

    几年过去,几乎可以认为他已经死了。只有他的父母可能还在盼望着儿子有一天会回来。

    “所以,我们只找到了乔野在本市是做什么的,他是哪一天失踪的还是警方推定,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秦青叹了口气,他们调查乔野已经有半个月了,许师兄也自荐加入,成了他们的生力军,他倒是能从学生会里找出不少关于乔野的事,都是他还在校时拍的照片等资料,但也无甚用处。

    孙明明想了个办法:请神上身!

    秦青拒绝参加!

    她已经不请都有神上身了!再请还得了?

    许师兄也闻声而逃,孙明明只抓到柯非一个愿意跟她试请神上身。两人试了两天,浪费了许多香熏蜡烛,几张复印纸,一枚一元硬币。

    “原来你们是在玩笔仙啊,有没有问出来?”秦青好奇的看还带着黑眼圈的孙明明,听说她们玩到凌晨三点又下楼去吃烤串,真敬业啊。

    “没有,不过问出了我和柯非的姻缘。笔仙说我三十八才能结婚,柯非会离三次婚生四个孩子。”孙明明道。

    “哇!”秦青略表钦佩之意后,问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计划没有?如果没有,她要去写作业了。

    孙明明挥挥手,“去吧,有消息再找你!”

    消息来得很快。

    因为许师兄又出了一回名,而且这次事态严重,许多关心他的人帮他想办法,带他参加了许多聚会,希望多开拓一些人面,说不定其中就有说话管用或认识管用的人的人。

    许师兄在聚会中最受欢迎的便是看相,男人问前程,女人问姻缘,收了许多信徒。大概因为口才好,学问也有一点,颇有不少人相信,事后还要打电话给他。其中就有一个人想请他算一算“乔野”的下落。

    许师兄最近听这个名字过多,已经有些敏感,与这人约出来见面——万幸,这是个男的。

    两人在小饭店吃了一顿饭,喝了几瓶啤酒,那人就告诉许师兄,当年乔野失踪前最后一个联络的人应该是他。

    “但当时完全没想起来,警察也没有挨个查问,等我想起来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再去找人说,连找谁都不知道。”那人咽下一口闷酒,“但我一直放在心里,也不敢去见他父母!”

    乔野失踪前,这个人正在准备举行同学会。他们这一届的人进入社会后,虽然时间短,但也有起有落。此时正是联络感情的时候,同窗的情谊总是不同的。乔野名声不错,他虽然出学校后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但他有理想,有目标,同学们提起他虽然唏嘘,认为他浪费了大好的机会,但不佩服的几乎没有。所以乔野是必定要邀请的。

    那人跟乔野联络,乔野答应说一定会到,如果不来就罚他再请大家吃一顿好的!

    那人问乔野:“你在忙什么啊?在哪儿呢?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乱?”

    “在车上呢,快到燕庄了。我打听到一个消息,不知真假,去看看,说不定能查出点什么。”

    “那你小心点,到时见了啊!”

    这就是乔野最后一个电话,也是他最后的消息。

    燕庄!

    许汉文立刻联络了秦青!

    燕庄!不知是不是这两个字,可能同音不同字!但读音是这个!乔野最后去的地方,会经过燕庄!

    许汉文说:“我猜乔野已经死了。”

    他说:“我想去找到他!”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至少人死了,要把尸体带给他的父母。

    秦青怔住了,她没想到,在许师兄的胸中也有这样的热血,为一个素不相识,仅听过名字的人,就愿意走过千里万里去找他。

    “……好。”秦青想,她或许过于冲动了,可视而不见?她已经发现自己的怯弱与胆小,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算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