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59章 生不闻名,死不留声

第59章 生不闻名,死不留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接下来就像上了润滑油的机器,顺利得不可思议!

    许汉文找到了“燕庄”这个地名。但全国的燕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似乎每个地方都曾有个叫燕庄的村庄,再加上同音不同字的,又是好多。

    秦青却从以前的报纸微博上翻出了乔野最后买的一张飞机票是飞往辽河的。感谢机票是实名制,感谢当时乔野失踪的事暴发出来后,微博上有人追着直播警察进度,但也到这里戛然而止。

    辽河有十七万平方千米,人口一亿一千万,十九个地级市,一百四十七个县级市,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而且,查不到燕庄。

    “可能只是一个小村子,所以地图上查不到。”孙明明查了几天,眼都花了还是没结果。

    “也可能不是这个名字,同音字,闫、阎、雁、堰……”秦青说。

    “也可能不是庄,集、村、屯都有可能。只是当地人这么叫,地图上不是这个名字。”许汉文叹气,线索就断在这里了。

    买一张去辽河的机票只需要六百多块钱,到了那里以后往哪里去,才是问题。

    孙明明只得说先查到这里,大家累了这么多天,也该休息一下,不如一起去吃饭?火锅还是烤肉?大冬天的,这两样最受欢迎。

    学校附近食铺饭店比比皆是,学生钱最好赚,平价的、奢侈的、小清新的都有。巴拿马烤肉就是一家亲切平价的烤肉店,它开在小街道里,招牌比门脸还大,至于巴拿马和烤肉有什么关系,大家都把它当成巴西烤肉的堂兄弟来看。

    店里装饰简单,最大的是食品柜,店里四面墙都是冷冻食品柜,里面鸡鸭猪牛羊鱼样样都有,连皮带骨,心肝肾鞭,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店里不敢摆出来卖的。在夏天甚至还有蜈蚣和蝉,老板说是自家田里收的,不是熟客还不肯拿出来,是店中的珍肴,颇有名气。

    但老板最多的生意还是来自学生。秦青等四人一进去,店小妹就喊:“四人!”然后麻利的把他们给领到位子上,一转身就送来茶和水杯,道:“一位七十五!要喝什么?有啤酒有饮料,店里的豆浆免费!”

    许汉文拿钱包付账,客气的问姑娘们都喝点什么?

    “豆浆就好。”秦青和孙明明都要喝豆浆,柯非反问许汉文要不要喝酒,她陪他喝!但看她神色,酒端上来还不定谁陪谁喝。

    许汉文却是个不沾烟酒的好男人,摇头道:“我不喝酒的,你要喝就让他们给你上。”

    柯非犹豫片刻就对小妹说:“上两瓶吧。”再转头对秦青和孙明明说,“吃烤肉容易热,喝点冰啤酒最解渴了!”

    菜肉皆是自助式,秦青与孙明明起身离座去拿菜,酒已上桌,柯非嫌在店内挤来挤去不舒服,道她来看包,让许汉文也去拿菜。三人拿完回来,柯非已经和旁边收盘子的小哥聊得热火朝天,二人交换了年纪、家乡、父母、小哥的工作时间和薪水和房租和有没有女朋友。

    酒瓶已经下去半瓶,柯非不但自己喝,还给小哥倒了一杯,让他背过柜台悄悄喝。酒是新倒的,小哥也是个爽快人,干了半天活光看别人吃,背过身一口就把一杯啤酒给吞了,完了还给柯非竖大拇指,回头就把厨房里新切好的一盘羊凹腰给端出来偷偷放在他们桌上,等他们吃完了,还给送来了小蛋糕,这是中午用餐才有的,隔壁桌的小姑娘看到了指着问:“怎么他们有我们没有?”

    秦青几人吃人嘴短,怎么好给人惹麻烦?立刻说是自己带来的。出来后,柯非跟小哥相见恨晚,两人已交换微信,柯非问小哥有没有自己单干的意思?“在学校门口晚上卖烧烤赚翻了!你要是自己单干,我天天带人捧场!”小哥羞涩道现在天冷,他打算明年夏天就自己支摊单干了!

    出来吃一顿饭,柯非就交到一个朋友。这份功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孙明明是习惯了,秦青也不惊讶,只有许汉文欣赏得不得了,回去路上一直跟柯非聊,道她是个人才,这种见面熟的能力是种天分,一般人是学不会的,她是天生就会,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说着说着,许师兄职业病犯了,拉住柯非站在路上,仔细端详道:“看你面相,三十岁时走大运,财运、官运都有!不过四十五岁时是个坎,迈过就一生平顺,迈不过就不太好。”

    秦青在旁边悄悄对孙明明说:“又犯病了。”

    孙明明也悄悄说,“我看许师兄也是个人才。”

    柯非与新朋友联系得多,秦青有些担忧,孙明明倒很淡定,她旁观过柯非很多次与类似小哥的人交朋友,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变成了她的哥们。再正的桃花,飞到柯非身上也会变成柳树的。

    新朋友与柯非已经交情深厚到希望柯非帮他参谋买一些保养品和化妆品,他过年回家送亲人。

    “有妈妈,有婶婶,有舅母,有姑姑,有侄女,有外甥女,有表妹,有堂妹……”柯非数道。

    “他们家亲戚真多。”秦青道这么多去超市买多贵啊,上网买吧,多买多优惠,还送货到家。

    “我就是这么给他说的,还给他推荐了店和牌子,让他照着买。”柯非道。

    “他老家哪儿的啊?过年怎么回去?”秦青顺口问了一句。

    “辽河通天市下头的一个县,过年他说是坐高铁。”柯非道。

    秦青再顺便提了一句:“那问问他知不知道燕庄吧?”

    “行,我这就问他。”柯非说着就拿出电话,“喂?小马哥?哈哈!别啊,你穿一身黑,戴条白围巾,再理个小平头,戴个墨镜,那就是山寨的小马哥嘛!哈哈哈!对,有事找你问问……不客气!就是你知道燕庄在哪儿吗?”她笑着点点头,捂着手机转头就变了颜色,“他知道!!”

    秦青呼的一下站起来!牛肉干都掉到地上了!

    “快问问!在哪里?怎么去?”

    小马哥家亲戚多,有一个远房的姑就是嫁到燕庄的,从他们这个村走,坐一天车就到了。小马哥很贴心的把路线图都给了,怎么坐车,哪一站下,十分详细。

    很好!这就快找到了!

    虽然当初乔野说的是快到燕庄了,这就表示他的目的地不是燕庄,而是经过燕庄,而且乔野也不是什么大明星,几年前坐车经过一个地方,也难保那里的人还会记得他。

    如果他没下车呢?如果他坐的车是一路开过燕庄呢?

    这些都不去考虑!他们确实有了重大进展!

    立下大功的柯非哈哈大笑,“都是我的功劳!”

    可见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等时机到了,他们肯定就能顺利的找到乔野了!带着这个美好的期望,秦青等人迎来了圣诞节。

    圣诞节是耶稣诞生的日子,现在洋节流行,只可惜学校不吃这套,这天不放假。二十四日晚,学校里好像突然多了许多蜡烛,许多情侣。姑娘们爱穿红色斗篷,带白色围巾,打扮的像圣诞老人。学校旁边的服装店里近日卖白围巾和圣诞老人帽赚了许多。柯非就贡献了一份,她买了一条送给小马哥,小马哥看了之后大喜,特意跑到店里跟老板讲价钱,买了很多顶圣诞老人帽准备回家送小侄子小外甥。

    “我那个姑姑过年要回来,她嫁过去后每年恨不得有半年是住在家里的,这次回来肯定又要住上几个月。”小马哥道。

    “为什么?她老公对她不好?”柯非道。

    “赚不到钱,她老公还好,公公不好,不许媳妇上桌。我姑姑生了两个儿子,在他们家很有面子,她跑回娘家住,他们家也不敢说什么,怕她带着孩子走。”小马哥对这个远房姑姑没多少感情,以前姑姑年轻时从来没见过,姑姑嫁人后,倒是常回娘家哭穷要钱,每一家亲戚不管多远都被她揩过油,小马哥家也送出去四千,这钱已经不指望要回来,只要姑姑再开口时,小马哥家人就道:“那四千什么时候还?我们家也没钱用,儿子在外打工,自己都不够吃喝,他还没有结婚呢!”姑姑就闭上嘴。

    小马哥听他妈说,全当花四千买她闭嘴。

    “重男轻女吗?”秦青听到不许女人上桌,生了儿子在婆家才有面子就反感。

    “他说燕庄还好些,最糟是下面那些穷村子,听说有买媳妇回去才能结婚的事。”柯非面色沉重道。

    秦青也是脸色一变,两人都想到了,以乔野的性格,贩卖妇女正是他会想去拍的新闻照片!

    许汉文和孙明明知道后都沉默了。

    他们可以做一个大胆的猜测。乔野从别的地方听说燕庄乡下有贩卖妇女的事,他想去拍照片,采访一二,可是他到了哪里,可能哪里露了痕迹,可能被人贩子发现,可能他遇上了很可怕的事,于是就再也没有回来。

    人的生命有时贵重,有时又轻的可怕。城市里杀人案频频发生,还来不及侦破;在荒僻的乡村,连弃尸的问题都不会有,往哪个山坳里一抛,经年累月不会被人发现;再不然往猪圈里扔,听说猪的牙能轻易咬断人骨,何况猪是什么都吃的。

    像乔野这样,他去哪里没人知道,他去做什么也没人知道。父母亲朋全不知情,警察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难猜到他会跑去千里之外的辽河燕庄的乡下村子。两者从未发生联系。所以乔野在城市里失踪,燕庄的乡下村子里多一具无名尸也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