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1章 风急急雨打芭蕉

第61章 风急急雨打芭蕉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那个可怕的猜测令秦青几人心情沉重起来,他们不再聚会,私底下却不约而同的开始更努力调查乔野!

    秦青把乔野的微博翻遍了,对着每一张照片追根究底。

    乔野是一个喜欢用照片来讲述故事的人,秦青把他最后的六十几张照片排列到一齐,发现其中十七张似乎是有联系的。她把这十七张挑出来,司雨寒说:“你在看什么?照片?”

    “你看这些照片像不像是沿着一条公路拍的?”秦青把这十七张放在一起让司雨寒看,她说,“有点像啊……角度一样,是连拍吗?”

    不是。这十七张照片按照时间顺序是在一年以内拍的。

    或许……乔野并不是只去过一次燕庄……

    “对!有可能!乔师兄可能事先去踩过点!”许汉文激动的站起来喊。

    柯非把他拉回去,说:“你冷静点。确实是有这个可能,乔师兄不是一个傻子,他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不可能贸然冲进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村庄,何况他要做的事又这么危险。”

    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顺着秦青找到的线索,开始排查乔野一年到一年半内的微博照片,希望能从中找到更多线索。

    许汉文从照片中找到了加油站,他通过对比发现两次入镜一个侧脸的妇女是同一个人,而且其中一张照片里拍到了加油站里的商店,商店名很纯朴的带了地名“伟通”。

    伟通是个县名,就在辽河省通渠市。

    而且这里跟小马哥家乡是一个方向!

    “那这条路,很可能就是通渠高速。”许汉文带来了交通图,在通渠高速上画了一个大圈。

    “乔师兄是走高速过去的。”孙明明抱臂摸下巴,状似高明道,“那他的消息来源呢?是从哪里得到贩卖妇女的线索的呢?”她啪的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拿出手机给大家看:“这个!就是他的消息来源!”

    手机上是一个人叫“故乡的云、故乡的人”的微博。这个名字实在酸的冒热气,他的粉丝有三位数,关注的人也有三位数,只是前者“1”开头,后者“9”开头。

    他喜欢转一些无病□□的文章和诗词,还有一些天空、海洋、少女的小腿一类的美图。他最喜欢的是种马文,真情实感的在自己的微博发表议论,认为女人就应该关在屋里,不应该出门,只有丈夫允许她出门才能出门。他认为女人不应该受教育,只有“一直关在屋里的女人才有纯洁的心灵”,“古代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是好女人”,“她们会崇拜丈夫、敬爱丈夫”。他认为现在社会上的一切矛盾都是由于女人变得充满*引起的,只有恢复古礼,才能还世界一个清静。

    “这人是神经病!纯的!”柯非斩钉截铁的说。

    就连许汉文都看呆了,他实在是想不到——竟然有傻瓜在公开的地方说这种话!

    “他智商不足,肯定的。”许汉文说,智商够的绝不会说出来。

    秦青问孙明明:“你怎么把他翻出来的?”她觉得总不会是撞大运随手翻的吧?“是乔野关注的人?”

    乔师兄也喜欢关注人,他关注的人足有两千多,从这些人中翻出这个奇葩来可是个辛苦活。

    不过在看到他老老实实写的家乡地址后就一切都值了!

    他的地址是:辽河省通渠市伟通县河沟村丙组236

    “河沟村?那个村穷的我们这边姑娘都不乐意嫁!”柯非又联络了小马哥。

    小马哥说,河沟村的人又穷又懒,前后换了四个县委书记,硬是拿河沟村没办法!那里的人抗法抗得厉害,派出所的人都不往那里去,那边的人也从不出来报案,有什么他们村委就自决了。

    “这种地方,政府怎么也不管管?”柯非在大家的催促下问道。

    “也没什么好管的。那个村人少,地也少,都荒着没人种。我妈那会儿还有三百多户,我出来时就剩一百户了。年轻人都跑光了,出了村就打死都不回去。早晚他们这个村不是并到别的组里,就是人都死光了。”

    “人穷,地少,封闭。”许汉文长叹一声,“愚昧的土壤啊。”

    “他们那里贩卖妇女都没人管吗?”孙明明想不通,只有一百户,人那么少,救人应该很容易啊,英勇的人民警察们怎么不救呢?

    “警察也是村里的人啊。”秦青消沉的说,她这几天查了很多贩卖妇女的资料,看得人生观都快改变了。“他们这个地方,几百年都是村与村之间联姻,很多人都有亲。警察……只是一个职业,他们也有家族亲人。人贩子也大多是村里的人,沾亲带故的。真有大觉悟的人……很少,近乎没有。所以以前解救被卖妇女时,都要特地从外地调警察,行动前都不敢通知本地警察。一通知,他们就带着被卖的女人跑了,找不到被贩卖的妇女,当地的人都不会承认,警察无功而返,下回再来就更难了。”

    孙明明吓得心底发寒,她原以为只要找到人,跑到警察局就安全了,现在才知道原来警察局也不一定安全。

    “那我们怎么办……”孙明明不知所措的看大家。

    所有人都沉默了。查到这种地步,靠他们的力量已经不够了。冲动之下可能会自取灭亡。

    “告诉警察吧。”许汉文说,“乔师兄现在还是失踪,警察应该还在找他吧?我们把查到的东西都告诉他们,让他们接着往下查吧。”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不想接受,却也只能接受的选择。好像临门一脚时却打了退堂鼓,没有一个人感到高兴。这不是成功,而是可耻的失败。不知存在于何处的良心谴责着他们的胆小和退缩。

    许汉文做为年纪最大的一个人,承担了打电话给警察的任务。他们费了许多周折,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找到当年办这个案子的警察局,但办这个案子的警察已经调走了,档案也早已封存,值班警察出于责任心,很友好的记录下许汉文说的内容,还夸奖他“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找他,真不错”“我们会调查的,请放心”

    许汉文放下电话,有些失落的抿唇,好似品尝了一盘不够味的菜肴。“就这样了,他们说会查。”

    “什么时候会有结果?”孙明明追问。

    “不知道。”许汉文不是很有信心的说,“可能要过一段时间吧?”

    这个过一段时间是多久呢?他们每隔一周就打一个电话过去,后来打得多了,人家不耐烦,就隔两周打一个。打到第五个时,已经要过年了,那边一听问这个就急道:“我们这边的案子都办不完,过年最忙!真的抽不出警官来查这个!你们不要天天催了好吧!”

    孙明明来不及说抱歉,那边电话就挂了,她只好对失望的大家说:“再等等吧,等过完年。”

    过年,是个全家团圆的日子。

    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很忙,比上班、上学还要忙。而且并不是开心的忙碌,却没办法躲避。

    许汉文回了家,但在初一晚上就逃回了学校。这次回家竟然被逼相亲,一天要见四个!其中三个都是在见亲戚的时候被全家围观中相的!许汉文觉得自己变成了超市柜台里的鲜猪肉,哪一块值多少钱,卖多少钱,都明码标价。

    回到学校后,食堂不开,他只能吃泡面,热水都要自己烧。

    他辛辛苦苦的烧开一壶水,放泡面剥火腿肠,正待享用晚餐,门就突然被推开了!他穿着羽绒裤、旧毛衣、棉拖鞋,手上还拿着筷子和勺子,对面是冲进来一脸抓拿银行抢劫犯般凶恶的警察叔叔。

    这位警察叔叔好生眼熟。

    对了,金蓝那次,他去警察局录口供就是这位警察叔叔。

    叔叔上下打量他,似待恶人,阴森森问他:“你前两天在哪里?”

    似乎只要他说错一点,就抓他去坐牢!

    许汉文一紧张就结巴,说的话像现编的:“我……在家啊……过年嘛,家里好多人,都看到我在的……

    叔叔道:“穿上大衣,跟我走一趟。”

    许汉文看看手里的筷子,再看看桌上的泡面,期待道:“……能让我把饭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