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2章 人心隔肚皮

第62章 人心隔肚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警察叔叔开着警车把许汉文带回警局。

    “来来来,喝杯热水。”过年留下值班的老警察给战战兢兢的许汉文端了杯热水,客客气气的跟他说:“不着急,一会儿慢慢交待就行了。”

    许汉文便如那许多普通人一样,见到警察的时候连自己上网下小黄片这种事都能在心里晃一圈。见到警察,便如见到阎王殿里的判官,就是自己不说,警察也知道自己都干了哪些违法乱纪的事。

    许汉文在心里来来回回的想,是昨天去街上听到身后吵架的事?他虽没回头,但听到吵架声特别近,好像就是他身边有个老太太摔倒了,是一辆电动车经过擦着了。难道是叫他来作证的?

    是信用卡没还的事?是他骑的二手电动车是贼赃?一一想来,好像都不是大罪,就想等一会儿警察叔叔来了,他一定一五一十的全说了。老太太摔倒那个,他是真没看见!

    警察叔叔进屋可能喝了口水,再上了个厕所,停了十分钟才拿着个本过来。一进来就把本摔到桌上,摔得许汉文的心脏扑通扑通跳。

    “说吧。”警察叔叔坐下道,“最近都干什么了?”

    许汉文于是说了昨天街上的老太太、他的那辆二手电动车、他有两张信用卡互相拆借,其中一张是用他爸的身份证办的,他老实交待。

    警察叔叔一眯眼睛,许汉文就是一缩脖。

    这是个良民。警察叔叔心道,看他这样也不像是能干大案的。不过还要诈一诈。

    “你就没干点别的?”

    许汉文眨巴着眼睛,仔细回忆:“……我本科毕业论文是在网上买的……”这真是他藏在心底最大的秘密了,他愧对学校!愧对施教授!他自己也写了的!然后又买了一篇!结果买的比他写的更好!他查了那不是一篇拼凑的,还真是那人拿了钱实打实替他写的!业界良心啊!他斗争了一段时间,还是屈服于心中的邪念了。

    警察叔叔叹了句:“你们这些学生啊……交钱上学连论文都不好好写……”跑题了。

    大晚上的,警察叔叔也不想跟他浪费时间,就点了他一句:“就没跟什么人联系?你的网友?上回不是有个网友跑来找你吗?人还从你那儿跑了,她父母也追过来,记起来没有?”

    金蓝是许汉文这二十多年来最大的污点!他能不记得吗?差一点他就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了!如此生死存亡之事,他的反应也特别快!

    许汉文险些跳起来:“她不会是又不见了吧!!”不等警察叔叔说话,他赶紧加了一句:“我不知道!我没见过她!也没打过电话!她没来找我!我回家了!”

    许汉文后悔啊!他要是在家里,那一家十几口亲戚就是妥妥的人证!他干嘛回学校啊!他懂了!他过年不在家特意回学校金蓝失踪=他把金蓝又带回学校了!

    所以警察叔叔才不敲门就直接闯进他的寝室!也跟他没锁门有关。但当时警察叔叔是想抓个现行的。

    许汉文真情实感的说:“警察叔叔!您想!我再傻也不会把人又往宿舍带啊!”

    警察叔叔点头:“也是,我想也不会有那么傻的。”

    许汉文感动了。

    警察叔叔让他仔细回忆,最近真没有什么人给他打电话?发信息?没见过的陌生号码?

    许汉文摇头说:“手机上真没有,微博上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警察叔叔让他就在这里上微博看一看,能找到线索就算他立功了。

    “警察叔叔,金蓝真的又不见了吗?”许汉文问。

    警察叔叔一点头,他的心都快碎了。金蓝这一不见,他就是头号嫌疑人啊。

    金蓝的父亲在早晨赶到了,此时警察叔叔已经将许汉文放回学校,而许汉文回到学校二话不说,拿上钱包就飞奔回家!此时哪里也没有家里温暖啊!

    金父的胡子几天没刮,在车上连眼都不合阖,到警察局后,警察叔叔还挺吃惊,赶紧让他坐下,说:“你先别急,我问过了,令嫒没有跟许汉文联系,他不知道她在哪里,也没有见过,两人也没有通过电话。”

    金父在来的时候就想过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金蓝跑到许汉文这里来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她不在这里。所以听到后腿就是一软,警察叔叔赶紧扶住他,“别急,孩子总会找到的。你说过孩子是有意哄骗你们后走的,这就表示她是有目的地的,短时间里,应该不会有危险,咱们慢慢找。说不定过两天她就给家里打电话了呢?对不对?”

    金父心神不定,胡乱点了点头,他什么都没听到,只知道警察是在安慰他。虽然金蓝不在许汉文这里,也有可能她来了,所以金父打定主意第一站是警察局,第二站就去杉誉大学,接下来就是去本地的报社和电视台,发寻人启事,再在车站等处贴一贴。家里那边有亲戚陪着金母,找人的事只能他来了。

    金父金母发现不对是在初一这天。

    之前,金蓝因为对他们俩的心结就不怎么打电话回家。金母给她打,还不敢问太多,因为她生起气来会挂电话,再打就不接了。所以两人对她在学校的事不怎么清楚,给辅导员打,辅导员说金蓝回学校后都按时上课了,也没有出学校乱跑,他们多多少少也放心了。

    过年前,金母问金蓝什么时候回来?让金父去接她。金蓝很不高兴,说现在谁还让父母接?她以前都没人接,为什么现在要接?

    金母见此就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金蓝先含糊过去了,过两天再打,金母笑眯眯的说亲戚要来家里玩,金蓝的堂表兄弟姐妹都要来,“你妹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她要来找你玩呢。”

    金蓝就说车票不好买,她也没空去排队,让同学帮忙买她不好意思开口,打算等休息了自己去买。

    又过了两天,金母再打,金蓝就说年前的车票都买不到了,买的是初一的,她大概初一下午七八点的时候到家。

    金母就说到时让金父到车站接,金蓝说不用,她自己坐出租回来就可以。

    金父在初一下午五点就到了车站,一直等到晚上九点没见到人,此时再打金蓝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金父和金母立刻慌了!

    勉强冷静下来,金母分析金蓝这是有计划性的,之前一直推脱买不到票,不肯说到家时间就是想拖延时间。她可能早就去别的地方了!

    金母于是给金蓝的辅导员打了个电话,说金蓝还没到家,问辅导员知不知道金蓝是什么时候走的?

    辅导员吓坏了!马上打电话问宿舍的管理员,结果得知在腊月二十八的时候,她们班寝室里的人都走光了,那一层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早就没人了。

    辅导员实在是不知道金蓝是哪一天走的,唯一知道的就是腊月二十九,女生宿舍锁门,所有的女生都回家了。

    辅导员联络了班里的所有女生,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是跟金蓝一起走的,也没有人是跟金蓝一起买的车票,所以金蓝到底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用学生证买车票是有记录的,辅导员去查了记录,但里面没有金蓝的学生证买车票的记录。

    辅导员没办法了,把全部情况告诉了金父金母。

    “是不是去找那个姓许的了?”金父猜,打电话报警时就这么说了。因为以前立过案,有底可查,那边警察叔叔接到电话就去了学校,没想到一逮就逮到了许汉文!不等警察叔叔高兴,金蓝不在这里,只好把人放回去,打电话通报回去说我们这边那个男的在,女的没来找他,嗯,好,我盯着,以防那女的来找他,她真来找他了,我立刻就把人给带回来!

    金父在这个城市花了两天回去了,临走前又去了一趟警察局。警察叔叔值班,一直值到八号,正在打电话,看到金父进来请他先坐。

    “嗯,行,相信你!你回家也没关系,我已经给你们那片的派出所打过电话了,你父亲叫许闻声对不对?呵呵,行,不去你家。要是人去找你了,留住人赶紧联络我们知不知道?行,好。对了,给您拜个晚年,过年好!”

    警察叔叔挂了电话,让金父放心,“我们这边一直注意着,如果您的孩子来找许同学了,立刻就能发现她。您放心。”

    金父千恩万谢,留下一点拜年礼物走了。

    警察叔叔叹气,“这些孩子啊,就不知道替父母省省心……”

    金蓝缩在沙发背后,她觉得这里安全。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没有多余的装饰,刷白的墙,绿色的窗户上玻璃贴着花,大理石的白色地砖。家具只有一组木头沙发,一张木头茶几,对面一排柜子。一前一后两个门,通往前院和后院,但门都锁着。还有两个门,一个是厕所,一个是卧室。

    卧室里是一张双人床,但金蓝一点也不敢去睡,她一直藏在沙发后面。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志高买了票,两人一起从学校出来,坐车到车站。在车上时,她还接了家里两个电话,她当着于志高的面还骗家里说今天下午到,其实那时她应该已经坐在于志高家看电视了。

    到站后,于志高提着行李,不让她提,说她的手没劲。她领着她站到一个拐角处,说她叔会来接他们,开着一辆白色的旧金杯车。等了一会儿,看天有点冷,于志高让她站在这里看行李,“我去买两杯热咖啡,那边有个麦当劳,你就在这儿等着啊。”

    她说不喝了,于志高说:“坐上车还要坐一个多小时呢,先喝点热的,免得冻着。你放心。车上有暖气的。”她拿着钱包走了,金蓝一个人在那里等,等啊等,半天也不见回来。就算她想去找,可却不知于志高是去哪里买的,又怕行李丢了。

    这时有个陌生男人站在远处看她,走过来问:“你是大妞的同学吧?来她家过年的,我是她叔。”

    金蓝不认识这人,听是于志高的叔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正迷糊着,男人上来提上行李就走,金蓝赶紧跟上去,含糊着就认为他是于志高的叔叔了,说:“她说去买咖啡。”

    男人大步走在前面,看他走向路边停的一辆白色旧车,金蓝才确定这就是于志高的叔叔。

    男人把行李放上车,让她也上去,说:“走,咱们先走,让她自己回去。”

    金蓝吓了一跳说,“等等吧。”

    男人说,“你先上去吧,外面冷,车里有暖气。”

    金蓝这才爬上车,没想到车上竟然还有三个男人,可车里地方太小,她也躲不开,想再下去,那个男人把她往里一推,车门就关上了。

    那三个男人也没对她做什么,就是一直打量她,那目光就像要剥掉她的衣服似的。

    金蓝坐在前头,想下去又怕事。她开始觉得不安了,有点后悔了。只盼着于志高快点来。可车开了!金蓝忙对司机喊:“于志高还没来呢!”

    “出去等,出去等。”那人说。

    可车开出车站后就一路往前开,车速越来越快。金蓝发觉不对了!她想吓唬他们:“你们快放我下去!不然我跳车了!我喊了!”

    身后一个男人猛地推了她一把,“喊什么喊?敢喊抽你!”他举高的手吓得金蓝马上不敢叫了。

    “你们想干嘛啊?”

    “你们到底是不是于志高的叔叔啊?”

    “你们想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