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4章 同窗情谊值几两

第64章 同窗情谊值几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之后又有两家人来看“货”,但价格都没谈拢。金蓝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也是看人下菜,第一家明显是最穷的,她要价两万;第二家来了五个女人,不知是不是一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女人一口价“百万”,金蓝猜是八万,吵成了一锅粥,几个女人珠连炮似的比谁声音更大,女人稳坐钓鱼台,咬死八万不松口,一千都不让!

    第三家是吃晚饭时来的,此时金蓝已经饿了一天,渴得受不了时去喝洗手池水龙头的自来水,一股说不出的土腥味,搞不好这个村用的都不是自来水,而是自家打的地下水接的管子。

    这家人明显不是女人请来的,女人似乎一开始根本没承认,后来那一家来的那个小男孩跑出来指着窗户后的金蓝:“晤妈!这起!这起有个女的!”

    因为屋里没开灯,女人不许她开灯,所以这些人进来时没发现这屋里还有个人。那一家四个人一窝蜂跑过来,两男一女加一个小男孩,金蓝猜不出他们的关系,那女的已经指着金蓝喊:“这不街是!!你哄人哦!”

    女人也出来,说:“这是我妹。”

    金蓝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机会,马上喊:“救我!是他们把我骗来的!救我啊!”

    女的顿时两眼一亮,更高声喊:“你还骗人!这不是你妹!”

    “就是妹!疯了。”女人一点也不在乎金蓝喊什么,指着她说她是疯子。

    “我不是疯子!!”金蓝最恨别人说她是疯子!

    女的也不理金蓝,只顾跟女人讲价,“疯的也行!”说着就把腰包扔到女人怀里,“你数数!”

    沉甸甸的腰包砸到女人身上,她真的打开数起了钱,女的两只眼睛只管盯着数钱的女人,那两个男人倒是避得很远,像在避嫌。其中一个男人还正面对着金蓝看她看不停,坦然得厉害,另一个背转过去,看金蓝的男人不停的用手打他,叫他也转过来看。

    “给你买的!你不看怎么行?”男人道。

    另一个像上花轿的大姑娘,非要在此刻矜持一把似的。

    女的说:“我是给我叔子买的,你看我的二孙都这么大了,他还没个女人!我婆婆死前抓着我的手让我家照顾他!”

    那个小男孩站在窗户外冲金蓝吐口水,他学大人吐痰,一口口吐得又高又远,吐得玻璃窗上都是。

    金蓝恶心的躲回屋里去了,靠在门上听外面他们说话。

    小男孩因为她走了跑去找那个女的,“奶!奶!她跑了!你叫她出来!”

    女的一脚把他跺到台阶下,小男孩骨碌下去也满不在乎的爬起来,还跑上来继续对着窗户吐。

    女人数完钱,女的像豪客问小姐,“够不够?”

    结果女人把腰包扔给她,“不够,都不是一个村的,给你谁知道会不会出事?你要是真心的,我妹也不是不能嫁,就照村里的说法,给百万百彩礼,车就不要你了,三金你给三千的就行。”

    女的呸一口吐到女人脚下,“还百万百!给你买棺材啊!”

    女人抱臂抖腿的站着,看那小男孩还在冲窗户吐口水,上去扯着他的领子给甩出两米远。

    女的喊起来:“五万!你要愿意!我再回家凑凑!五万!”她五指张开的手恨不能伸到女人的脸上。

    女人摇头,“跟你说我是在嫁妹,钱少了我没办法跟她家里交待。”

    “五万五!”

    “不行,哎呀你们走吧!”

    “溜万!”

    女人有点犹豫了,这时那个矜持的男人冲过来拽着女的走了,这时金蓝看到了,原来这个男人是个兔唇!上唇正中间豁的口子足有两厘米宽!露出两颗黄黑的大门牙,牙缝还特别大!而且因为兔唇的关系,他的鼻子也长得不对头了!

    如果是这个男人,她一定去自杀!金蓝在心里喊。

    幸好他们家嫌贵走了,女人倒还有点可惜的样子,送到了门口,跟那个女的还在门外聊了足有半个小时才进来。

    在大门关上后,金蓝浑身无力的躲到沙发后,不知过去了多久,她听到门锁响,那个女人把门打开,又端了一碗跟昨天一样的面条进来。

    原来,他们一天就给她吃一顿。

    金蓝饿了一天,胃里早饿得冒火。她没有心情去想别的,看到面条就站起过去坐在沙发上,捧着碗狼吞虎咽。一碗面她没用一分钟就吃完了,还有点不够,把汤也喝了个干净。

    见她吃完,女人似乎觉得她挺乖,特意说了两句:“你别怕,我不会对你不好的,晚上你也可以去屋里睡啊,那里不是有床吗?你在外头生病了怎么办?我们这里可没有卫生所。你把门锁上,插上插销就行了,放心,钥匙在我这里。”

    金蓝有很多话想说,想跟她求饶,想说两三万的话,她自己就能给,她带的卡里还有一万呢。可她又很清楚,就算说了,他们把她打一顿,把密码要走就能直接去取钱了,所以她把这个诱惑的念头按下。

    “能不能……早上也给我饭……”最后金蓝说的是这个,比起被卖的事,最让她害怕的是这一天的饥饿!

    女人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又不出门,一天就在屋里呆着,还饿?”

    饿。金蓝点头,她也觉得不可思议。以前在学校减肥时,一整天不吃饭是常有的事,却从没像今天这么饿过。

    人都是贱的!

    金蓝认为她也是个贱人!在家跟父母生气,好像她多有理,结果出来后才发现,父母对她有多好,而她有多不是东西。她在这个女人面前就知道听话,在父母面前却做不到。不是贱是什么?

    第二天早上,女人给了金蓝一个馒头。金蓝吃了一半,还剩下半个等中午饿了再吃。这天没有人来看她这个“货”,女人也没回来,中午她还是不敢吃完馒头,只吃了四分之一,还剩四分之一她藏到了枕头里。

    下午的时候,大门一响,金蓝担心又是买家,立刻躲到门后,她蹲下来,听到的是男人的脚步声,沉重又拖拉。她伸头看,果然是他,鬼鬼祟祟的样子。

    这家做生意的好像是那个女的,这个男人回来干什么?

    金蓝像兔子一样飞奔回卧室!把门关上后插上插销,还把五斗柜挪过来挡着!

    这个男人果然来到她这屋的门外,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就打开了门,他走进来,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就直奔卧室来了。

    他推门,没推开,但金蓝恐惧的发现插销已经活动了!这是个旧插销!他又用力推了两把,用肩顶着门,顶开一条缝,从门缝里往里看!

    金蓝从来没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这么没力气!她死死顶住柜子,可柜子还是在男人的力量下慢慢往后移。

    男人从门缝里急切的看她,呼哧呼哧喘粗气,他想笑但笑得太可怕,他像逗狗一样对金蓝嘘了两声,对她说:“出来,我放你走!”

    金蓝迟疑了,男人好像发现了,更用力的推门,门缝更大了,他的半张脸都露了出来,“出来啊!我放你走!我有车!可以送你去城里!去车站!我还可以给你钱买车票!”

    但他的表情太可怕了!金蓝只犹豫了一下就又开始用力推柜子挡门。

    男人开始撞门,插销一个劲的晃!上面的螺丝不停的响!

    金蓝开始尖叫!她在精神病院住了快一个月,听过那里的病人叫,怎么叫得又响又亮又吓人,她会!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果然金蓝的叫声吓那个男人一跳,他慌张的说:“你别叫!你瞎叫什么!”

    金蓝继续叫!

    男人想让她别叫,转身去厕所提了一桶水!金蓝赶紧把门给挡严,背靠着柜子使劲顶着!她听到哗啦一声,男人把水泼到了门上,水顺着门缝流进来。

    男人气冲冲的走了,她听到重新锁上门的声音还不敢放松,直到听到他出去,大门关上才放松,她滑坐到地上,失控的痛哭起来。

    “爸!妈!妈!!”

    第三天,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大门外!

    “婶,我妈让我来拿……”

    “你等着我进去拿,你别进去。”

    “于志高!”金蓝扑到门上大叫!“于志高!你不是东西!你不得好死!”

    女人从大门进来,远远的冲她喊:“别喊了!别喊了!再喊晚上没饭吃了啊!”

    金蓝只顾对着门踢,泪流满面的大吼:“于志高!!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不放过你!”

    于志高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