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6章 猖狂的罪行

第66章 猖狂的罪行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过完假期回到学校,秦青拖着行李走过校门时看到一大群人围着传达室旁边的布告栏在看什么,是一张四开大小的大招贴画,有一张很大的彩色照片,是从合照中剪切下来的女孩头像,抬头四个大字:寻人启事。

    【金蓝,女,1998年生,汉族……】

    秦青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走到女生寝室,发现这里也有一张,放完行李去打水、买饭,一路上路过的两幢楼前都各有一张。回来边吃饭边玩手机,果然校园网上也有,还有人微博转了。

    秦青顺手也转了一下,然后才仔细看,发现这个女生不是他们学校的,而是清海市的,那怎么跑他们学校来贴寻人?

    到班里开班会时,听人七嘴八舌的才知道原来金蓝的男朋友是这个学校的,后来两人闹分手,金蓝不上学跑过来找他,还被父母以为是被人拐了报警……

    秦青听这个版本越来越熟悉,忍不住问男朋友是谁?

    “就那个,老给人算命自己命不好的,许汉文啊!”

    秦青想起来了!许汉文提过,但后来大家都只记得乔野师兄了,倒把这个女孩子给忘了。

    秦青翻许汉文的微博和朋友圈,发现他都十多天没出现了,心道不会又被警察抓了吧。第二天,柯非和孙明明也到校了,三人便相约一起去看望许师兄。

    许师兄不必上课,他本来上课也不积极。三人找到宿舍,敲半天门也不开,最后许师兄从隔壁出来了,他是听到秦青的声音才出来的。

    “原来是你们,唉……”许师兄憔悴了很多,也有可能是邋遢,“我都不敢住我那屋了。”

    被警察问过后,他逃回了家,在家躲了整个假期,连他妈让他下楼买头蒜都不敢下楼。

    秦青:懒的。

    柯非:对!

    孙明明:师兄你这样就不对了……

    许师兄道是吓的,因为警察基本一天一个电话,金父金母也是一天一个电话,有时两个!他们小区的派出所阿姨还特意来他们家认门!他们都把他当成找到金蓝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许师兄已经决定以后再约网友见面一定先问清男女,他只见男的,不见女的!

    “搞得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盼着她来找我……”听到小姑娘失踪好多天不见,他也有点担心,要是人真的来找他了,那也算是个好事。“最主要是他父母,唉,一天一个电话,打着打着就哭,当妈的哭就算了,当爹的也哭……我是真不忍心……”每回他说“叔叔,金蓝真没给我打电话,也没来找我,真的”,他都觉得自己挺残忍。

    然后该开学了,他家里把他给撵出来了。回到学校,他不敢住自己的屋,怕金蓝来了说不清,就借住的隔壁屋,反正一个屋四张床,从来都住不满,肯定有床睡。

    可他又担心金蓝找来了他不知道,就一直竖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有人来就紧张,人家不说话,他就趴门缝偷看。

    秦青无话可说,“……你说你这是何苦?”许师兄就是一个懦弱的好人。

    听完金蓝的事后,孙明明说她今早又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他们还没有去找乔师兄。”还很不耐烦,她也知道这样打电话很烦人,可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难道这么拖啊拖,再把乔野的事放上一年,两年,或者更多年?

    “他们为什么就是不去查呢!”孙明明怒的使劲握手里的乌龙茶,把瓶子捏得咔咔响。

    “我们的‘证据’大多是猜测出来的,偶然性太大。蒙对了是我们运气好,蒙不对是正常的,他们当然要把力量先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秦青回家时想过,觉得警察局的人才不会看了他们的“证据”后就真的认为乔野去辽河了。好一点是他们会查证,差一点就是把他们的‘证据’扔到垃圾箱里不管了。

    “我真的认为我们是对的!”孙明明说,“我觉得乔师兄就在那儿!”

    这也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话题,所以屋里沉默下来。

    “那干脆我们去一趟吧。”柯非突然说。

    “去一趟?”秦青不解的看她。

    “去一趟!”孙明明如奉纶音!“对!我们去一趟!”

    “去哪儿!”秦青没办法只好喊停,这两个女孩想得太简单了!“你们忘了之前我们是怎么说的了?那里有人贩子!去那里太危险了!”

    柯非说:“也不会满大街都是人贩子。”

    “对啊!不会满大街都是的,我们不落单,到哪都单独行动,这还不行?”孙明明说。

    当然不行!

    秦青刚要说就看到蒙上一层水汽的雾蒙蒙的窗户玻璃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字:【去】

    她吓愣了!立刻往地上看,可这个屋的灯太不给力了,亮度不足以在地上照出影子来!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柯非和孙明明已经商量好了。

    “我们就去找小马!说是他的朋友来镇上玩,他们那里还有快捷酒店,也没那么落后的,还有麦当劳呢!”柯非道。

    孙明明雷厉风行的定了四张票,他们只去三天,周五下午的车,第二天早上四点到,他们上午十点就要到车站,周五的课是不能上了。

    许汉文是个懦弱的好人,所以他不能让这三个女孩自己去,可他又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乱跑,还特意跑到警察局去请假,把警察叔叔笑得喷了茶,觉得这孩子真是傻老实。

    警察叔叔打听完他们去干嘛,脸就黑了,“学生不好好上学玩侦探啊!”

    许汉文也觉得不靠谱,可靠谱的警察叔叔们不是不愿意去查嘛,他们都查到这个地步了。

    “那你们去一趟能干嘛呢?刨去来回路上的时间,你们最多也就在那个地方留两天吧?而且你们又不知道村在哪儿?”警察叔叔问的一针见血。

    许汉文也是这么想的,“但不去一回,我怕她们不死心。去一次找不着回来就完了。”他是抱着白去一回溜溜腿儿的信念。

    警察叔叔还是不放心,交待他们一定要先告诉家人!去的是什么地方,住在哪里,接待的人是哪一家,姓什么叫什么,身份证号多少,最好有照片!

    许汉文一一答应,警察叔叔又把他的手机号给他,“都存上,我这个手机二十四小时开。”还跟许汉文把同去的秦青几人的姓名手机都要来存上,“我这个号你回去也给她们说说。”

    许汉文再答应。

    警察叔叔说:“照片也发给我一个。”他加了许汉文的微信后,进了他的朋友圈就看到了,这下也不用许汉文给了,他都存了,还让许汉文指认。

    许汉文:“……警察叔叔,这样不太好吧?”您要照片干嘛呢?

    警察叔叔手机一收,“那干脆别去了!”

    这个是不可能的。

    警察叔叔也不能死拦着,他是出于一个警察的责任心才拦,可不是爹不是妈,也管不了那么宽,只能忧心的目送许汉文出去。

    秦青等人出行了。离走前倒是都乖乖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了去的目的地,还拍了车票的照片放在微博,一路拍照,过了一夜后,就到了。

    车站就不说了,出站后眼前的一幕让秦青他们都小小吓了一跳。

    站外全是野出租,就没一个带牌的。公交车看着不像公家,倒像全是私营。秦青他们好歹是四个人,虽然只有一个男人气严重不足的许师兄。但四个人挤在一起前拉后拽的好在没让人掉队。而且有不知是真·热情还是真·抢劫的人来夺他们的行李!一边夺一边介绍:

    “来探亲?住不住店?有单间有大床房!”

    “要不要车?坐几个人都行啊,还可以拉货!”

    “吃不吃饭?农家菜!还有野雁!穿山甲!想吃狼也能打来!”

    逃出来后,柯非小声惊叹:“这里还有狼?”

    “全是土山,估计有野狼。”秦青说,刚才那一幕真把她吓着了,她们还故意穿的旧一点,没想到在这里已经是很漂亮的衣服了,“这里真的很穷……”

    刚才看到的人,全是满面尘土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孙明明小声说:“这些人都不洗澡的吗?”

    秦青想了想,估计还真是。说不定这里的人一个冬天才洗三四回。衣服估计也不常换。

    柯非开始给小马哥打电话,他已经到了,开着他们家的黄色小面包车。不过一上车就搞笑了,车上只有两个座,驾驶座,驾驶副座,后面的座椅都拆了。

    小马哥大名马万里,他还有几个堂弟,分别名字是马千里,马百里,最小的一个堂弟出生太晚,他爹给他起名马百万!结果成了家里名字最壕的一个。

    小马哥说到这个就庆幸啊,“幸亏我生的早啊!”

    小马哥这辆车浑身咣当,他说,“一开始我爸开出租的!后来不开了,改拉货,然后现在货也不拉了,这车就给我们兄弟几个开。”

    车开的飞快,但路上车很少,别的车比他开的还猛,路上最多的车就是卡车和面包车,两种车的区别就是拉货的多少。“能买小皮卡的都是有钱人!”小马哥说。

    许汉文不由得悄悄搜了下刚才开过去那个牌子的小皮卡多少钱一辆:阿里巴巴开价9500。

    ……

    他已经不想去猜这辆面包多少钱了。

    车站那个地方还挺偏,十五分钟后,小马哥带着他们“飞”到了商业区,看到服装店、皮鞋店连成片,秦青他们松了口气。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小马哥说的快捷酒店。

    ……只有招牌是最新的。

    房间很便宜,八十一间,可以加床,也就是说他们四个如果不介意可以睡一个屋,还包早餐哦。

    小马哥一个劲的劝他们住到他家去,“我家有地方!新盖的楼房,七层呢!”

    秦青四人再三谢绝了他的好意。

    小马哥不乐意,“你们说来找我玩的!又不愿意住我家!”显然觉得他们心不诚。

    柯非赶紧说因为这里比较好玩啊。

    小马哥喷笑,“好玩?这里好玩?”

    这话太假,柯非只好“恼羞成怒”的要求小马哥必须请客!必须陪玩!陪他们在这里玩一天,明天再去他家吃顿午饭,他们就要回去了。

    小马哥马上答应了,而且立刻给家里打电话:“妈!我不回去了!跟你说我朋友来了!你又做面条!人家不吃面条!让你做米饭炒菜!不回去!我们在镇上吃!”

    放下行李,小马哥带他们出去吃饭。这里最好的饭店就是麦当劳了。

    在看到商业街只有一条之后,对这里竟然真的有麦当劳,秦青四人都很惊讶。

    店里还是有客流的,吃的东西味道也没多大差别。吃完后逛了逛街上的服装店,许汉文悄悄指示大家一人买一件“耐克”的大运动外套,罩在他们的衣服外面,这下终于跟这个地方的风格相附了。

    小马哥还想领他们去这里的网吧玩,柯非四人以“坐一夜车太累要休息”为由把他劝走,于是他自己去网吧玩了,要开通宵,这里的通宵四块钱。

    柯非有些复杂的说:“我还是挺羡慕这里的物价的。”

    来之前雄心万丈,好像来了以后查出乔野的行踪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但真来了就发现那是痴人说梦。

    这里毕竟是一个镇,人再少也有十几万或几十万(可能没有)。而且乔野必定不是在这里失踪的,他可能是在离这里几十里或上百里的村子里,那些村子在山中,不知道是哪一个。

    孙明明失望透顶,“把你们拉来真不好意思……”

    秦青拍拍她的肩。

    许汉文松了口气,说:“那咱们还待吗?不如明天就回去吧。”

    柯非说:“都答应小马哥了,要不明天去他家吃顿饭就走。”

    许汉文说:“你们发现没有?我们一路走来,一直被人盯着看。”

    “废话,我们是生人啊!一看就不是这个地方的。”柯非说。

    “乔师兄也是吧?他可能一来这里,就被人看出不是本地的。”秦青恍然大悟,这才是乔野失踪的原因,他从一开始就暴露了。

    这里是镇,应该已经比村里要好了,可秦青四人过来还是有格格不入的感觉,像来到了不同的世界。

    四人说好明天等小马哥来,就跟他说中午去他家吃饭,吃完就走。于是四人分别洗漱后,在四张床拼好成一条大炕的房间里睡下了。

    临睡着前,柯非又起来,非把一张床堵着门,窗户倒是有铁栏杆不敢贼翻窗进来。许师兄只好担负起堵门的重任,睡在那张床上。

    早上起来他说:“昨晚上还真有人推门,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推床,可能推不开他就走了。”

    酒店早饭就是小米粥一碗,大肉包子四个,绝对能把人吃撑,至于那是肉包子还是裹着葱的空心馒头就不提了。小马哥来的时候得到了五个大包子的迎接,他一点不在乎的全吃了,听他们说今天就要去他家吃饭,然后就要走,他道:“为什么啊?多住两天嘛!”

    还是由柯非解释,“太冷了,没想到这里这么冷!”

    小马哥说:“我们这里是比你们那里要冷一点,村里更冷,到我家借军大衣给你们!”

    再一路飞车到小马哥的家,这里倒是跟镇上差不多,家家都是四五六七层的楼房,高高的围墙,超大的铁门。

    小马哥把车停在路口带他们进去,村里的路很窄,汽车只能单行,他停了车都快把路给挤占完了。

    秦青问他村里怎么不把路修宽点?

    小马哥说:“修那么宽干嘛?院子修得大才好嘛。”

    原来如此,两边的人家为了修大院子,就把路挤得窄了,车进不来的事也没人管,反正这不是公路,你家买辆大车开不进来活该!

    小马哥的妈是个挺朴实的妈妈,听到小马哥的声音出来后看到他身后带了这么多人,立刻大骂:“你个鳖孙!不跟我说要来人!家里没菜让你喝西北风去!!”

    秦青几人立刻非常尴尬,但小马哥跟他妈对骂:“在家不做饭你吃干饭的啊!天天闲着不干活是不是欠揍啊!”

    这是跟他妈说话?!

    他妈继续骂,老王八蛋小鳖孙全家没一个好种,一边骂一边扔了扫帚去厨房了,小马哥也在骂:“去买啊!买点肉买点菜买点酒!懒不死你!”

    他妈在厨房骂:“能耐啊!还喝酒!灌二两尿给你喝!”

    小马哥在屋里骂:“还不快做饭!想饿死我啊!”

    秦青四人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听非常不好,可又找不到地方。小马哥喊他们进屋,他们赶紧进去了,小马哥说:“我爸我爷和我叔白天都不回来,我妈就不做饭。”

    柯非:“他们去下地了?”

    “去打牌了!”

    柯非:“……”卧槽。

    在小马哥的介绍中,他们家附近的邻居大概都是这个生态:男人白天打牌,打到半夜回来睡觉,女人一般在打工,孩子不在学校就在乱跑。所以小马哥觉得他妈在家里闲着非常幸福,居然还犯懒不做饭,太不可原谅,他以后娶的老婆可不能这样,他爸也是太怕他妈,惯的厉害。

    秦青几人觉得三观都被洗了一遍。

    这顿午饭还没吃已经让人后悔不该来了。

    午饭是炸酱面,菜只有一个,白菜萝卜豆腐炖粉条。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丰盛的大菜了,所以秦青四人连连道谢。小马他妈端完菜出去后就不回来了,柯非等人吃了几筷子后问阿姨呢,小马哥说:“她不来吃,她在屋里吃,咱们吃就行。”

    这回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吃完后柯非就催着小马哥送他们回去,她是真后悔不该来!小马哥让他们住下,说反正行李都带着,再住一天嘛,何况车现在没油了,他现在送他们去车站,赶不及回来。

    柯非就不好意思再催,一边后悔不该这么快把房给取消了,要是房还在……那估计也是回不去。

    四人陪小马哥在屋里打牌,一会儿他的几个堂兄弟都来了,分成两拨打。小马哥跟这些村里长大也没出去打工的堂兄弟比起来真是绅士了,这几个人一进来看到三个女的,直接就开玩笑问小马哥哪个是嫂子,听说都不是后就要追孙明明和秦青,打牌时粘粘乎乎的,小马哥最后都翻脸了,把人硬是给撵了出去,柯非也松了口气,她刚才差点示意许汉文报警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的警察管不管用。

    堂兄弟被撵走后,小马哥又跟他妈对骂,他妈说他对兄弟不好,跟兄弟吵架,“摆你那臭架子!还没赚着钱呢就看不起人了!”小马哥也骂,“一堆垃圾货还想跟我比!让他们玩蛋去!”

    这一次,四人站小马哥这边。

    小马哥的爷爷、爸爸、叔叔打牌打到晚上十一点才回来吃饭,小马哥的妈竟然说,“今天回来这么早?饭还没做呢。”

    她去做饭,小马哥的爷爷看到秦青几人问是小马的朋友特意来找他玩,小马哥在旁边一脸得意相,爷爷挺郑重认真的说,“万里本事大,你们是朋友挺好的,他是我们家最有出息和志气的。”

    比起天天打牌在村里混吃等死的人,出去打工还有创业意图的小马哥确实不同凡响。

    爷爷对小马哥说,“明天你姑来,早上就送你朋友们走吧,让人看到她还不够丢人呢!”

    小马哥说,那就是嫁到燕庄的那个姑,“天天来,烦死人!”

    但早上五点就被这个姑姑堵门了,她两手空空说是来“看望”亲戚的,“吃早饭呢?”

    意外的是这家人虽然生活“颓废”,但早上四五点就都起来了,秦青四个也跟着起来,此时正迷糊着吃早饭。

    姑姑烫一头黄发小卷,纹得又细又黑又翘的眉,眼影竟然是蓝色的,唇膏是最流行的艳粉红色。

    一看到她,秦青立刻清醒了,一点不困了。

    因为这个姑姑看她们三个的眼神特别亮。

    “这谁啊!万里的女朋友?另外两个呢?伴娘吗?”

    小马哥摔筷子:“谁啊!滚远点别在这儿喷口水脏死了!”

    剩下三个男人一点没听到的继续吃早饭。

    姑姑也像没听到,竟然弯腰去摸秦青的头发,“呀,小姑娘长得真好!跟姑说,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秦青用筷子啪的打掉她的手,回头瞪了她一眼。

    姑姑一脸惊讶,笑着想说:“看这厉害的……”小马哥站起来,“你滚不滚?”

    姑姑又当什么都没发生,绕过去想跟孙明明说话,小马哥直接踢翻凳子过来拉着她就往门外推。这时这家的爷爷说话了,“行了,快吃完送你朋友走。”

    小马哥这才停止“犯上”,回来吃饭,姑姑又想过来,被小马哥的妈拽到了隔壁屋。

    吃完饭,跟这家的爷爷告别,秦青四人以逃命般的速度提着行李上车,小马哥发动汽车倒出去,带他们出了村。

    开出去没多久,路边就有辆车停着,三四个人或蹲或站在路边,看到小马哥的车来就招手叫停。小马哥停下,皱眉看:“你们怎么在这儿?”

    “捎一把!捎一把!”四个男的两个二十多,两个四十多,二话不说就往车上挤。小马哥没来得及拦,也拦不住,只是坐在后面的秦青三人就倒霉了,一下子被挤到了角落里,而且许汉文坐在前面,后面只有她们三个女生。

    小马哥挺烦的,一边开一边说:“你们去哪啊?”过一个路口就说,“下去吧!”

    到第二个路口时,四人要下车,小马哥就把车靠边停了,结果四人下去时把秦青几人的行李也给提下去了,小马哥生气的吼:“喂!”跳下来要抢行李,其中一个人一边哦哦叫,竟然背着行李跑了!小马哥当即追出去!

    秦青立刻觉得不对!悄悄抬起手机对着站在车外的三人连拍几张照片然后发到微博上!这三人一人背对着车门,堵得很严,另两人一个站在车前门处,一个站在许汉文那边。等小马哥跑的不见影了,站车前门的人立刻上车就要开车,许汉文要叫,被那个男人给硬拖了出去!

    秦青三人放声尖叫!但也没挡住许汉文被人给拽下了车,扔在地上。他们三人跳上车,欢呼着车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