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8章 疏而不漏

第68章 疏而不漏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你们看,那儿怎么了?”

    “这什么动静?”

    小马哥他们村和马家姑姑嫁的男人他二嫂家那个村的人一百多号人就是被这连声炸响给叫停的。

    事情要从十几个小时之前说起。

    小马哥高二毕业(?)后就决定去城里打工了。他们毕业是无奈之举,老师没了。校长就决定给高二提前发毕业证,高一的回家休息等开课。

    这个高中是民办高中,说是高中,不如说中专,学校里教做菜教剪头教修车,校长开这些补习班比考大学那个补习班更赚钱。

    小马哥当年去打工的原因是他爸不干活了。他爸早年跑出租跑运输,替家里盖下房子,养大他们兄弟姐妹四个后,他爸说该他享儿孙福了,就不干活了。小马哥的一姐一妹早就出去打工了,小马哥能在家里上完高中再出去是家里不许儿子不上学(?)。爸妈太宠儿子,不舍得让他离开眼前。小马哥终于出去后,哇,大千世界太吸引人了,虽然他在外头只是个小打工的,外面的女孩子都太傲气,就是打工妹也不好哄,但小马哥还是打定主意以后不回村了。

    等他在外面把生意做起来,让家里给钱买房结婚生孩子之后就可以不回去了!

    所以小马哥自认为跟这个村里的人不是一路人。那些从小玩到大的堂兄弟、同村的男孩,他一个都看不起,连他叔他都看不起。

    他是很不屑跟同村的人玩的。因为他这副臭脸臭脾气,同村的男孩没少捉弄他。

    扛行李跑了的那个男人把行李扔半路人就不见了,小马哥追得气喘吁吁,气得肺都是疼的,他扛着背包再走回那个路口:车不见了!

    “我艹你妈!”小马哥气炸肺了。这个玩笑开太过了!他绝饶不了那几个王八蛋!

    不远处水沟下传来微弱的呼救声:“救……救救我……”

    村里道旁挖的灌水渠有一米多深,因为是路边的,村里当年盯得很紧,这是形象工程!领导们来视察时,车开过来,两边是整齐的麦田和水渠!

    许汉文滚下去直接趴在污水烂泥里,他摔得不轻,头晕加浑身疼,几乎以为自己磕个脑震荡还骨折了。偏偏这村边不是城里,他好不容易翻过身来但坐不起来也爬不起来,喊半天都没经过一个人一辆车。而且他到现在都有点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小马哥的朋友,把他骗走开玩笑,为什么把他拽下车?这也是玩笑?如果不是……

    他的脑袋现在实在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思考,一时想一时晕。

    好不容易听到人声了,赶紧求救。

    小马哥往下一看,赶紧跳下来,把许汉文给扶到旁边,看他这一身泥,车也不见了,车上还有他三个朋友呢!

    小马哥拿出山寨神机给爷爷拨电话告状了:“爷!这回你别说了!我一定要把傻逼那几个给打一顿!你知道他们干什么了?他们把咱家的车给开走了!!还把我朋友给推水沟里了!!丢脸丢死了!”

    四个城里孩子特意来找自己玩,这对小马哥来说是非常有面子的事!而让四个人玩好,也是家里必须给他的面子。现在他就觉得非常没面子!这些村里的王八蛋们一点也不尊重他!

    许汉文头还晕呼着,坐那里就想往地上歪,这下真是脑震荡了。他听着小马哥跟他爷爷告状,是玩笑就好,就是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小马哥跟他爷告了二十分钟的状,他爸和他叔已经到了,骑着他们家唯一一辆自行车,把许汉文扶上车,小马哥和他叔在旁边扶着,他爸骑上把人给带了回去。

    许汉文被稀里糊涂的又带回了马家,被扶进小马哥的屋,躺上小马哥的床,脱了衣服脸没洗浑身泥,小马哥的妈还抱出另一床被子给他盖,然后抱着他的衣服出去说要去洗,门就被锁上了。

    另一个屋子里,马爷爷郑重的说,“不能等!现在就去找他们要人!等半天他们就不知道把人送到哪儿去了!现在找回来还能糊弄过去!”

    马爸爸和马叔叔也是这个意思,小马哥已经傻了。这是怎么回事?柯非她们三个被拐了?在小马哥很小的时候知道隔壁村里有拐来的媳妇,但那跟他们村没关系,他们村还不至于买媳妇。

    马爷爷一挥手,“叫上人,一起去!他们在自己村搞这个我们不管,骗咱们村的人就是不行!”对马妈妈说,“你留下看着那人,不能让他打电话!”

    马妈妈说:“衣服我都给他拿出来了!”

    小马哥好像第一次认识妈妈,认识爷爷、爸爸和叔叔。他看到外院墙角扔着一堆沾满泥的衣服,是许汉文的。

    “我妈也去!”小马哥突然说,“我姑那个人最会赖皮,我妈不去,我们几个男人怎么问她也不会说。”

    马妈妈当然想去!马爷爷不让她去她不敢去,可让她去,她比谁的积极!

    马爷爷说:“那家里没人……”

    小马哥说:“锁着门,他出不来。你们等等,我去看他睡着没。”他跑到许汉文的屋,看他已经昏过去了,就悄悄把他的手机塞在许汉文的枕下,然后出去说,“昏着呢!醒不了!他摔狠了,说不定还摔个脑震荡呢!”

    于是马家锁上门,叫上亲戚朋友直接追着马姑姑走了。

    马姑姑的丈夫有个大哥,他大哥混得比他好,有钱,但一点也不往父母家拿,夫妻两个带四个女儿一起住在父母家里,一分不出,父母还要给他们养孩子。嫂子也就比马姑姑牛气那么一点点。

    嫂子精明能干,脑子活,在外面打工干保姆,不知怎么回事每个月都能赚上四千多。马姑姑羡慕死了,嫂子就跟她说:“你要是想赚钱,有个来钱快的办法,我们那里有人干,你想干,我替你说说?”

    马姑姑干一票要分嫂子一千块,钱来得容易了,跟嫂子就要好起来了,公婆还高兴得不得了。

    这次她一口弄了三个!打完电话就赶紧躲到嫂子娘家这里来了,她不敢回家,怕被人堵门。反正只要躲一躲就行了,他们也不能把她打死,钱到手才是实在的。她怕夜长梦多,现在钱已经到手了。

    嫂子因为要分三千块,生怕她赖账就赶了过来,听她说是在小马哥家遇上的外边的人,嫂子哈哈笑:“你可真是算骗到亲戚头上了!”

    马姑姑一想到赚了一万多!得意的眉毛都要飞起来,“又不是他们家人,只是外地来的熟人,还是他们家孩子的,我就不信他们敢出去说!”只要不说出去,人送走后,亲戚之间哪有什么仇呢?

    两人正开心高兴乐翻天,外头听人喊:“马家村来堵门了!!”

    嫂子的村子不是独姓村,郭姓最大,所以村长姓郭,村委书记轮流坐,这几年这个姓鲁。就战斗力来说,没有马家村心齐,那边都是一个姓,往上数几百年都是一个祖宗,而且现在冬闲,没事干的男人多,一喊就都能喊来。

    郭村长赶到时,马家村来了一百多,还有人听说后骑着摩托赶来,他们村将将有三十多个。没办法,村里人多了,心就不会齐,关门开热闹的多。

    郭村长挤过去,问打头的马爷爷,“马红军,你干嘛啊?打架啊?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也不怕摔着!”

    马爷爷不想升级为村斗,说:“我找我们家人。”

    两个村时有联姻,村里也有姓马的媳妇。

    郭村长问:“你找哪家媳妇?”

    马爷爷说:“马伟男。”

    “马伟男嫁的可不是我们村的人!”郭村长吼道。

    马爷爷说,“她就在你们村!你们村周梅是她大嫂!她就躲在她大嫂家!”

    郭村长看马家村的人越聚越多了,这些闲得没事干的汉子们,他们是真敢打!打起来他们村可没好处!

    但他也不能直接让村里人交人,这太没面子了。

    就他这一犹豫的工夫,马爷爷说:“你们这是要犯包庇罪啊!”他冲后面一吼!“进去把我们村的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抓出来!!”

    “哦!!”闲汉们兴奋的乱吼乱叫!马家爸爸、叔叔和小马哥带头冲了进去,后面惟恐天下不乱的汉子们立刻跟上!跑着跑着就有人跑到别人家去了。

    村里很少有人家大白天关大门,刚才听到热闹出来的人也不少。打架嘛,自然不可能规矩如两军对垒,趁机占便宜报私仇,郭村长赶紧喊:“快拦住他们!”

    半个小时后,除了跑太远抓不回来的,两边村子休战了。马姑姑被抓出来了,她嫂子被家人护住了,这家的东西都被抢完砸光,连被子都被翻出来扔在路上。

    马爸爸拿着一个黑色包,递给马爷爷,马姑姑想抬头,被马妈妈一巴掌呼地上了,马妈妈骑上去连扇带捶连抓带挠,小马哥想上前都被马爸爸拉住了,女人打架男人不能上去,太难看。

    “你个臭破鞋!臭不要脸的!臭烂b!害我儿子!害我家!”马妈妈越打越有劲!旁边人都没拦,第一,马姑姑不是他们村的人,也不是嫁到他们村的,她嫂子没被马家人打就行;第二,这是马家自己内部打架,跟他们没关系。

    马妈妈打累歇歇气,问马姑姑:“人呢!你给骗到哪儿了!”“什么人!我没骗!”马姑姑咬牙不认!

    郭村长跟马爸爸说:“带着你媳妇回家打去。”

    马爷爷说,“那不行,丢了三个人,你们交出来,我们才走!”郭村长听出来是什么事了,可他绝不会承认这事跟他们有关系!

    小马哥跳出来说:“土鳖!他是你们村的!”

    郭村长气得脑门疼,冲后面喊:“把土鳖喊过来!”

    后面的人连揪带推把突脑门给推出来了,小马哥一看到他,嗷的一声扑上去打!突脑门想跑,可跑不出去,马家村那边帮着拦,虽然他们不动手,只让小马哥去打,两个孩子打架不算事;他想往自己村里跑,郭村长吼:“把他踢回去!”

    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突脑门投降了,“送到鱼婆家了!”

    马爷爷喊:“这是你们村的人干的不是!是不是!”

    郭村长牙根都咬出血了,这群鳖犊子,每天闲着不说干点别的,只会闯祸。

    马爷爷说:“把人给我们送回来再说!不然这事没完!”

    郭村长喊:“土鳖爹!滚出来!这是你儿子闯的祸!你收拾!”

    土鳖的爹躲躲闪闪的出来,父子两一样,脑门突出,他爹的脑门都像顶着个乒乓球了。他先给突脑门狠狠几个嘴巴,然后对郭村长哼哼:“我家没车……”

    小马哥喊:“他把我家车开走了!!”

    突脑门也喊:“车是赵□□开走的!”

    郭村长终于忍不住上前踹了他一脚!有别人你不会早说!!

    郭村长不肯让马爷爷堵村了,不是他们一个村的事吧,你把剩下几家找齐了一起替你找人。

    马爷爷肯定不能答应,既然找着你了就该你给我找人,你不找,咱们再接着打!

    两村从下午一直僵持到下半夜,马家村的人自动自发的钻进旁边人家的厨房里找吃的,还有人回村拿牌过来支桌子打牌,反正你不找人,我就继续堵着路。

    郭村长还想再坚持一二,结果该出去运货的人急了:“村长!他们堵着路不让车过!”

    是的,马爷爷非常明智的让人提前堵了路,不止是村里的路,还有村下的公路也给堵了,几辆车横在路当中,给烟给钱给什么都不让,还有人准备抢车上的货,吓得那几个干货运的只好再退回村里。

    “村长!我还等着今天的生意呢!”

    “村长!不能让他们一直堵着路啊!”

    “土鳖他爹!这事是你儿子干的!你不能装死!!”

    土鳖的家已经被洗劫过了,土鳖爹带着儿子跪在马爷爷面前,马爷爷一句话都不听:“把人给我,我带人走,不然就这样吧。”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闷响,跟着就看到那边有零星的火苗冒出来。

    郭村长和马爷爷都是一愣,旁边的村民也看到了。

    “这是哪家的炮厂炸了吧?”

    “哟,炸的还挺响!”

    火苗中还有闷响不停传出来。

    有人冲郭村长和马爷爷喊,“这要不要报警啊?打119!”

    马爷爷喊,“不能报警!”

    郭村长一听,马上跟着喊:“报!电话拿来,我来打!”

    于是,在这个晚上,119、110指挥中心都接到很多报警:辽河省通渠山里有村民私营的炮厂爆炸。

    “不能小看村里的火炮作坊的火药储量!”武警总队的队长对着电话喊:“这些家伙眼里没有王法!别说几吨!几十吨上百吨也敢有!派兵去!赶紧去!刚过完年才几天?!这是重大安全事故!!”

    许汉文从昏迷中醒来,摸到小马哥的电话,半天找不到存的警察手机,奇怪,他的名字明明是张警察啊,z字里怎么没有?

    他打给110,还记得加区号。

    “110指挥中心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你好,我找杉誉大学旁边梧桐路派出所的张警官。”

    “对不起,我这里不能进行转接。还有什么能帮助您的?”

    “那你帮我跟他说一声吧。我被人关在屋里了,秦青她们三个好像是被人贩子拐了……”“请您说的详细一点!你们在什么地方?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