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69章 烧尽邪恶

第69章 烧尽邪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今年冬天降水少,没有下雪,山上全是干枯的树和草,那一二十朵零星小火,转眼便连成了片!

    秦青三人眼睁睁看着从小火苗变成连绵数座山的山火。

    “哇噻,火焰山啊。”柯非说。

    不是她们没同情心,但在经过这么多事后再看这一幕,难免不兴灾乐祸。

    “变暖和了。”秦青感觉到手脚都暖起来了,还有迎面吹过来的暖风,虽然捎带一点飘来的飞灰什么的。

    她们只穿一件薄羽绒外套在这山里,没吃没喝一天一夜了,早冻得不得了,现在还真是因祸得福啊。祸是别人的,福是她们的。

    “嘿嘿嘿!”三个女孩相视而乐。

    眼前的火真美啊,将浸在黑色深夜中那一座座漆黑的山给染成了金色,火焰像一朵朵美丽的花绽开,柔缦的火舌舔食着、吞没着黑暗。

    火警经过两个小时后才赶到这里,带队的李兵山进了镇发现镇上的救火队竟然只有一辆车!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进山!而是在高速路口等着他们!等着给他们领路!

    “这群王八蛋!”李兵山恨的骂起来,从这里都能看到远处山颠上连绵的火线,太阳已经渐渐升高,浓烟已经结成云,开始顺风向外飘移。他们头顶是就全是烟云,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气。

    “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再派车来!后面的车什么时候到!”李兵山跟通讯兵说,“这种天烧起来不等烧完是不可能停的!”

    山火是扑不灭的,连遏制都是痴心妄想。与其说是让他们去救火,不如说是救人。山里还有村子,有村子就有人,烧死了人可就是大-麻烦了。

    后面大卡车里坐的兵伸头往外看,冒出来一句:“这下要上新-闻-联-播了。”

    连绵的十几辆军车从镇中经过,镇里的人纷纷看稀罕。

    “这是来救火的啊!”“昨晚上都烧起来了!”一个人兴奋的说,“我在窗户里都看见了!”

    “昨晚上还有响儿,我亲戚说是炮厂炸了。”

    “我也听见了,响了好几声!”

    出了镇路就不好走了,山路不仅没有修,还很窄,过不了他们的大卡车。李兵山带着人勉强开到一条岔路,看前面的路更窄更难走,只好命所有人都下车。他们自己倒是带了水车,但现在看根本用不了,车开不进去,也没那么长的管子。

    “这次的任务是救人!疏散群众!”李兵山站在前头训话,对镇人的救火队说:“你们带路!按班带开!出发!”

    从起火到现在已经将近四个小时了。李兵山站着运气,这山里还不知道有几个村,有多少人能逃出来呢……

    火往上走,秦青三人站的地方反而觉得空气变清新了。“这是什么原理?”柯非起了科学研究的兴趣。

    秦青和孙明明都摇头,孙明明坚持说她闻到了烤肉和烤蘑菇的香味。

    柯非嘿嘿笑:“那是烤人肉的味!”

    “胡说!”孙明明说,“我看是烤鸡烤猪烤牛烤羊的味!反正我就当是烤猪烤羊!”她深吸一口气,呛得直咳嗽还说:“好香!”

    秦青却看到了乔野!

    不只是一双脚,而是微笑的乔野的虚影。

    他对秦青招招手,指给她一个方向。

    秦青拉了孙明明和柯非一把:“走!往这边走!”

    柯非惊喜的说:“天亮了,你能看出方向了?走!”三人向乔野指的方向跑。

    秦青不住的回头看,因为乔野还站在原地,他对秦青挥手说再见后就消失了。

    可能因为前面有个目标,虽然柯非和孙明明不知道,但她们对秦青的信心很足!夜里逃出来时就是她领的路!到现在都没人找过来!

    三人只觉得浑身是力气,脚下快如乘风。

    越往下跑,空气开始变糟了,飘浮物变多,让人呛得厉害。秦青三人不得不捂住口鼻。但地势正在逐渐平缓,坡度越来越小,而且越往下,地上的杂枝越小,地面裸-露着,跑起来不绊脚。

    “有人!”柯非指着前面喊!三人一下子慌了!四下连棵树都没有!那些人足有几十个!散开呈包围状向她们围上来!

    “跑!”三个女孩立刻散开逃跑!

    带队的牛海班长刚看到三个老百姓,还来不及高兴“终于救到人了!”就见老百姓跑了。

    当兵的都有一个本能,看到跑的人就要追,跟警察看到一见他们就跑的也追是一样的。于是牛海一挥手,几十个兵就分开追上去了,四五个追一个,追到一看,不是想像中穷凶极恶一脸“老子杀人放火”的坏蛋,而是小姑娘,还是很干净的小姑娘。而且小姑娘们被他们追上看到是穿绿军服的士兵,问他们你们是解放军吗?兵哥哥们说是,小姑娘就哭着扑上来抓住不撒手了。

    牛海过一会看到兵们带着三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回来了。

    你们不是太凶了吧!

    牛海瞪眼。

    兵哥哥们都有点茫然,可能是家被烧了吧?逃出来后太害怕,看到他们才这么激动。可这三个小姑娘跟这种山村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

    牛海虽然是班长,但也就比兵们大两三岁,见三人哭得倒噎气说不出来话,吼:“别哭了!家在哪儿!带我们去!哭就能把你家里人救出来了?”

    说着就要扯着三个姑娘继续往山上走。

    这个,三个姑娘全坐地上不走了,拖都拖不走!

    牛海急了。

    秦青先喊了一句:“我们是被拐来的!!我家在许州!”

    牛海愣了,兵们全站住了。

    孙明明哭得打嗝说不成话,抱住一条兵哥哥的大腿死活不走,拼命点头。柯非直接趴地上,打死都不回村去!

    秦青看出牛海是头,对着他说:“我们是被拐的,这里有很多村子联合起来拐人,我们被他们抓来,趁着起火才逃出来,一直躲在山里,现在天亮了才下山找路,刚才看到你们还以为是来抓我们的村民。”

    这就能说通刚才为什么一见他们就跑了。

    牛海沉默了,带路的本镇救火队是本地人,此时躲到远处,闭紧嘴巴不吭声。

    “通讯兵,打电话!”牛海说。

    电话打到李兵山那里,他听完指示道:“你让副班长带一半人送他们回来,看好那个带路的!收了他的手机!不许他跟人联系!”

    牛海放下电话指着救火队的:“带过来!”

    救火队的人还想跑,一看已经有四个兵站在他后面围上来了,在当兵的耳朵里“带过来”意味着要保证他没有反抗力,两人上前利索的反扭胳膊按头,一个在后面防着他跑,一个在前,四个兵围得严严实实的,除非他长翅膀会飞。

    带过来后,牛海说:“掏兜!”于是身上的口袋都被翻遍了,钱包、钥匙、手机、卫生纸,裤裆被摸过,鞋被脱下来抖。

    没办法,兵哥哥们服从命令的意识太强烈,顾不上在意人权问题,什么,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犯罪?对不起,士兵只知道服从命令。

    都交给牛海后,牛海只取走手机,然后笑眯眯的亲手把其他的东西都再给他塞兜里,再笑眯眯的让兵哥哥们放开他,笑眯眯的说:“任务需要,请谅解。”

    救火队的人竟然受宠若惊,感动的看牛海。还是有讲理的人啊!

    再一回头,兵哥哥们还站在他身边没走,他一看,兵哥哥们瞪他:老实点!

    救火队的人只好再求救的看牛海,盼他主持公道,让这些兵哥哥走开。

    牛海班长喊上副班长走远说话了,他只能望向他的背影望眼欲穿。

    “给你十个人,带着这三个女孩子回去,悄悄的交给李队,别让镇上的人注意!”牛海小声说。

    “保证完成任务!”副班长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然后喊人,背上秦青三人,出发。

    秦青三个趴在兵哥哥背上有点不好意思,“让我们自己走吧。”

    “别说话,越快把你们送回去越好!”副班长严肃的说。

    就算负重一个人,兵哥哥们的体力都是一流的,背着人跑的也一样快。二十分钟后已经看到驻扎地了。

    李兵山正在跟镇政府的人说话,一个兵进来喊报告:“报告!”他对镇政府的人说请稍等,出来看到副班长,立刻问他:“人救回来了吗?”

    副班长说,“在炊事班,没受什么伤,就是听她们说同行的还有一个男同学,当时被本地的人揪下车,不知现在在哪里。他们一行四人,来这里是为了调查之前一个失踪的学长,那个学长有可能是为了调查贩卖妇女事件被本地的人给灭口了。他们结识了一个本地在外打工的青年,以来找他玩为由到这里来,没想到被人贩子当成目标。”

    李兵山听得头大,从本性上说,他认同这四个人的行为,勉强称得上有勇有谋!但站在他的立场上,也认为他们太蠢了!没有充分考虑到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就跑人家大本营来!蠢出花来了!

    “那个本地打工青年家的住址!他们的另一个同伴极有可能还在他家!是男的估计不会费心转移!你再带人过去把人接出来!”

    副班长问:“这三个人呢?”

    “立刻送她们回总队!”

    于是秦青三人刚休息没十分钟,手里端着热水缸拿着馒头火腿肠被兵哥哥们偷偷送上一辆车,出山了!

    “我们还有个人!”秦青急得对兵哥哥们说。

    “已经去救他了,先把你们送走最重要!”陪他们回去的人认真的说,“不走他们可能会堵路要人。”

    秦青几个吓了一跳!

    “他们还敢来要人?!我们又不是他们的东西!!”柯非气得要跳起来,简直猖狂!

    这个兵哥哥说不定是政委,温柔的看着她们,温柔的轻声细语说:“不着急,我们一定会保护你们的,所以才要赶紧把你们送走啊,放心吧,你们已经安全了。”

    秦青沉默的坐下,想起那二十多个女孩子……

    她说:“村里还有被拐的人,不止我们三个,你们能不能把她们也救出来?”

    政委兵哥哥继续很温柔的说:“放心吧,都会救出来的。村民被救下山后要重新安置,登记姓名籍贯,发生了你们的事后,我们会注意的。”男女分开登记,只要有人求救,就一定能救出来!

    “他们还杀了很多人……”秦青说。

    政委兵哥哥专注的看着她,他已经发现这个女孩可能在被拐后非常冷静,所以观察到了很多事,他想听她多说一点,说不定能救更多人。

    秦青形容那些她经过的房子,墙什么样,门什么样,附近有什么树,一个坑,几块大石头。

    政委兵哥哥拿出个笔记本认真的全都写了下来。

    秦青已经顾不上会不会被柯非和孙明明注意到了,就算会被发现她也不在乎,那些女孩子……哪怕只有骸骨,也希望她们能被人发现。

    柯非和孙明明当然发现秦青说的有点太多了,但她们没有揭穿她,而是沉默的替她掩饰着,经过一番生死,她们还有什么不能相信彼此的呢?

    秦青说完后,政委兵哥哥再问她还有没有,秦青就想起她还拍过几张照片,在她的微博上,兵哥哥拿来手机请她找出来,照片拍得很清楚,评论中还有同学在问这是哪里?这人怎么都这么丑?

    政委兵哥哥汇集完所有线索后,汇报给了李兵山。

    李兵山收到照片,让人去找现在逃下山来的村民中有没有,找到后就带走隔离。

    有人来报告,“帐篷不够了。”

    李兵山说:“让男人出来,只让女人孩子进去。”他想了一下再说,“老人和孩子住一起,年轻的女人分在别的帐篷,记得离得远点。”

    “有人想一家人先离开去镇上亲戚家。”

    “不行!必须全部登记!男女分开!孩子单独登记!谁闹事就先关起来!”

    许汉文拿着电话,终于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怪不得找不到张警官,也找不到他家的电话和同学的电话,他吐了好几口,好歹背下了自己父母的电话,于是打回去,先让父母冷静下来别激动。

    许爹:“你又被警察抓了?”

    许汉文:“不是,爹,我被拐卖了。”

    “还有拐卖男人的?是不是传销?”

    “不是,是我和我同学一起被拐了,她们是女的。你帮我报警吧,三个女同学,名字叫秦青、柯非和孙明明。”

    许爹眼前一黑,上次一个,这回三个,可儿子说他被关着锁起来,不知为什么手上有个手机,赶紧打电话,报过警后,又觉得要通知家人和同学的家人。

    许爹:“我又不知道你女同学家里的电话!我只能报咱们家这里的警察!你等着!别反抗!说家里愿意拿钱赎你!别挨打!”挂了电话,许爹赶紧亲自跑去警察局报警,害怕警察不管,许家商量之后又找了媒体,还写信给电视台,发到网上,等等。

    而许汉文这里想还能给谁打的时候,有人翻墙进来了!有人撬门!有人砸门冲进来了!

    许汉文浑身虚软腰腿无力,正引颈待毙,冲进来的人穿一身特别可爱的绿军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许汉文。”

    “就是他!走!”两个兵哥哥上前,发现他起不来床后,直接把他背起来往外跑。

    许汉文喊:“我还有三个女同学被他们抓走了!”

    “她们已经获救了,就是她们说让来救你的,你放心吧。”

    许汉文眼泪哗的就涌出来了,抱住兵哥哥的脖子说:“谢谢!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