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0章 自欺欺人

第70章 自欺欺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起火了!”

    “烧山了!”

    金蓝坐在黑洞洞的屋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好奇的站在窗户前往山那边看,窗户正对着的山倒是没起火,可她看到天边有烟云滚滚而来,再看窗外,依稀能看到零星跑来跑去的人。

    她看到她的“大嫂”了,啊呀,抱着二孙子跑得好急啊,“大伯”跟在后面,人快被包袱给淹没了,跑着跑着,呀,左脚绊右脚,摔了。

    金蓝在屋里无声的笑弯了腰。

    她“嫁”到这家来后,才知道原来“大嫂”想把叔子给撵出门,“大伯”说他爹过世前把家产都留给他们,就是让他们给叔子结婚的,没结婚就要他们家的儿子养叔叔。

    “大嫂”以前觉得还不算什么,家里多个劳力挺好的,老公使不动,使叔子,叔子在家里吃白饭,能不干活?能不听话?

    但她儿子说在外面赚钱了,要带回来,“大嫂”急了,不想让叔子跟着分钱,怎么办呢?有了,让叔子成亲!以前不着急,现在她要给叔子找媳妇,娶是娶不来的,只能买。“大嫂”问儿子赚了多少,儿子说有个一二十万吧。“大嫂”一听,拍板给叔子买个媳妇!家里先给他垫上,让他写个借条还!他这辈子还不完,孩子接着还!

    金蓝进门的晚上就知道,她“老公”被“大嫂”和“大伯”逼着签了借条,按了手印。

    “老公”跟她的新婚夜抱怨了半夜说他哥他嫂不地道!今晚借他房子结婚,明天就让他搬到村里一间破屋去。

    金蓝沉默着听完,跟他说:“我的包在嫂子那里,你去拿来,我有钱,我给你钱!”

    “老公”也不太傻,买回来的新媳妇愿意给他钱?

    “你肯给我?”

    “给,你拿过来,我教你怎么用,你去取钱,给我买点东西带回来,剩下的都给你。”

    “老公”说:“你不会骗我吧?”

    “不骗你。就是我还没成年,你能不能等两个月?两个月后我就过生日了,过完生日我跟你圆房。”

    “老公”有点犹豫,他不傻,媳妇好,钱更好!他是两个都想要!

    “你真给我钱?真愿意当我媳妇?”

    “你把我的包拿来,明天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我不走,我就在你家待着,你自己去取钱。”

    “你不会骗我吧?我一去就让警察抓了。”

    “你不要去柜台,邮局有自助的机子吧?你去机子上自己取,也不用你签字画押,你取了钱别给你哥你嫂子说,取完给我买几条内-裤。”

    狡猾是本性,“老公”说,“那你让我亲亲,摸摸,我就相信你愿意跟我结婚!”

    金蓝说,“我脱-光了给你看!”说着就当着老公的面把上衣-脱-了。

    “裤--子不-脱?”

    “你答应我两个月以后等我成年再圆-房,裤子到时再-脱。”金蓝说,“不然我从此不喝一口水!人缺水三天就死了!到时你钱也没有,人也没有!”

    “老公”带着得意和狡猾向金蓝伸出了手。

    第二天,他从他嫂子的屋里偷出了金蓝的包。金蓝把卡拿出来,她的卡上贴了本命的贴纸,看起来不像□□,像一般的明星卡片,又因为贴的时间久了,上面磨损的厉害,她还在背后写了好几串电话号码。写下密码,跟他说:“去取吧,记得给我带几条内-裤。”

    “老公”拿着卡问:“这就能取钱?我看别人都是折子,你别骗我!我拿这个去取,不会被人抓吧?”

    “不会。”

    “你为什么愿意跟我过?”

    “因为我走不了,你又不会放了我。我不想吃苦,给你钱就是让你盖房子买家具,给我买衣服的,我还想吃肉呢,还有大米饭。”

    “老公”相信了,认为她说的这话挺实在,“能取多少?”

    金蓝说:“里面有个□□千,你随便取吧。”

    “老公”怀里揣着卡,忐忑不安的走到山脚下坐上车,去了镇上。他到镇上后,找到邮局,果然看到了外面有个机器。以前他从来没进过邮局,知道有人在邮局寄钱,可不知道怎么用,村里的年轻人倒是知道,可他不敢让人知道他“媳妇”的这张卡。

    “老公”在邮局外转啊转,幸好过年时取钱的还挺多,他终于看到有人是把那个卡插-进机器的一个口里,然后按密码,钱就出来了。

    他走近看,险些被人当贼防了。上面有字,他不识字啊。

    “老公”犹豫半天,想回去带“媳妇”过来又怕她趁机跑了,可钱在这里取不成也让他揪心啊!

    想啊想,他到街上求一个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大姐,请她帮忙取钱。

    那大姐看到卡还有点惊讶,问他:“这是谁的啊?”

    “老公”笑着说,“是我闺女的!”

    大姐觉得这才对,看还有密码就没放心上,教他怎么操作。

    “老公”不敢多取,就取了五十。看到机器把钱吐出来了,高兴坏了!他拿着钱站在机器前左右看看,真的没人抓他!他马上抓紧时间接着取!

    慢慢的他后面排了几个人,一个年轻人看他怎么这么慢,走过去一看,回来骂道:“那个傻-b100、100的取!”

    “金蓝的□□有人取款了!”

    刘中源一听就赶紧跑到技术科,看到屏幕上一串取款金额,开头是50,后面是十几个100,最后是几个1000.

    “在哪里?”

    技术科调出取款地信息:辽河省通渠县。

    刘中源对比信息,这正是于志高的老家,他拿起电话,“喂,局长,能批捕吗?”

    “暂不批捕,请她来协助调查!”“是!”

    “于志高,你出来一下。”教室外,辅导员和副校长陪着刘中源站在门口,辅导员对老师点点头,“找个学生。”

    于志高的脑海一片空白,教室里的人议论纷纷。金蓝失踪的事已经传遍了,都传说是被同校的人给骗了。于志高感觉到所有人都在背地里对她指指点点。

    没事的!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她去买咖啡了!回来金蓝就不见了!她是跟谁走的她根本不知道!婶找的人跟于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志高在心底一个劲的给自己打气,她也看过不少打击拐卖的案件,法律是很宽松的!像她这样,只要哭着道歉说是家里逼的就行!肯定不会找她的!

    她僵硬的站起来走出去,刘中源对她很客气的点点头,说:“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如果要抓她是不会这么客气的吧?

    于志高僵硬的点头。

    辅导员扶着她的肩温柔的说:“没事,去说清楚就还回来上课。”她来之前已经被警察再三提醒过了,现在只有于志高知道金蓝在哪里!在找到人之前都要稳住她!

    于志高对辅导员感激的笑。

    辅导员笑着说:“你的铺盖我会去收好,等你回来一定不落灰!”

    刘中源对副校长说,“那人我就带走了。”

    副校长的表情很僵硬,他也被提醒过要对于志高的态度好一点,可只要想到学校里出了一个会拐卖同学的学生!他就笑不出来!副校长只能冷淡的嗯了一声,看了眼于志高对她点点头。

    于志高对副校长鞠了个躬,跟刘中源走了。

    上了警车,刘中源温柔的问她是不是过年时金蓝跟她打听过她的家乡呢?

    “我们得到了一点线索,她现在就在通渠县,你知道为什么吗?”

    于志高再也撑不住了,她猛得低下头,双手捂住脸,痛哭道:“都是我对不起金蓝!警察先生!请你一定要救她出来!”

    刘中源不在乎她现在说的是真话还是又在编假话,不过他还是很佩服于志高的,这是又打算走“幡然醒悟”路线了吗?她会把罪推给谁呢?家里人?

    刘中源温柔道:“别怕,你还是个孩子,国家和法律都会宽待你的。我也会帮助你的,如果你是被逼的,那只要你交待出幕后主使,我们可以保护你,替你保密,不让人知道是你说的,也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情,法官也会考虑采纳的。”

    于志高就像刘中源想像的那样,说她是被父母逼的,父母重男轻女,妹妹被家里逼的不得不在高速路上站-街赚钱,她想上大学,父母就逼她骗同学回家。

    “警察先生,您想一想,如果我真的要骗人,为什么要选同学呢?这难道不会被人发现吗?”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于志高说她不是想骗金蓝,而是金蓝跟家里闹了矛盾,她请金蓝回家玩,不想她出去买杯咖啡的时间,回来金蓝就不见了!至于金蓝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去,是因为坐车太累了,金蓝走不动,所以要求在原地看行李,她去买咖啡。

    逻辑通顺。刘中源复杂的想,这是个什么人呢?她才大二,就能做这种事,被发现抓住还一点不心慌,还能编得这么圆满。

    于志高说:“我回家后跟我妈我爸大吵一架,让他们把金蓝找回来。我妈我爸说这事没办法管,不然家里就在村里待不下去了,还不让我去找,说得罪人。再说谁知道金蓝是回家了、自己走了还是真的被拐了?让我别乱说,给人添麻烦。”

    刘中源点头,“那你猜,她会被卖到哪儿呢?会是谁拐的她呢?”

    于志高摇头:“不知道。”但她接着说,“我只知道我们村有个女的,听说她拐人,我们都叫她包婶。”

    刘中源马上说:“你提供的这个信息很重要啊!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于志高低头说:“我只希望你们别让人知道是我说的……”

    “请你放心,我们的保密措施是很严密的。你看你现在跟我只是在聊天,我可什么都没写啊。”刘中源伸出两手,笑着说。

    于志高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警察确实没有怀疑她,可能只是认为她知情。

    虽然她还是害怕的好像身后有鬼在追,让她忍不住抱住救命稻草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