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1章 这是另一个世界

第71章 这是另一个世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金蓝的“老公”很狡猾,这是隐藏在天性中,无师自通的本能。他虽然没上过学,从没去过比镇上更远的地方,在金蓝面前说话句子从来没超过三个,超过他就舌头打绊说不清。

    但在取回钱的那天,他的大哥和大嫂问他为什么一天不在家,去哪儿了,他说他去镇上找工作了。要搬新家,刚结婚,家里没收入。

    “没人找。”他沮丧的坐在椅子上。

    他大哥跟大嫂之后就商量了一下,给了他三百块钱,让他暂时先对付对付,家里一些不用的盆盆碗碗也让他搬走了。

    那个破屋子其实是个棚子,人进去要弯腰,好处时它是砖垒的,装个门就能住人,也不怕买回来的媳妇跑了。

    大嫂生怕这个弟弟再住几天,家里东西都要给他搬空了,第二天就帮他们搬了家。东西少,一趟就拿完了。

    到了“新家”后,金蓝被派了“活”,让她把地扫扫,把床铺上。

    金蓝站着发愣,这是人住的屋子?这不就是个猪圈吗?

    屋顶离地面最多一米五,人进来是要一直弯着腰的;地上别说地板,就是□□的土地!没窗户,“门”的地方是个洞。更别提电灯了,根本没走电线。

    “大嫂”家已经够穷了,一家几口人住在一个屋子里,没有厨房,就一个灶,不远处就是床。金蓝的“新房”跟条胡同差不多宽,只能放一张不到一米五的单人床,然后人就只能侧着走了。据说这个房以前是给大嫂家的儿子住的。“大嫂”说的时候,似乎希望金蓝觉得荣幸。金蓝真不想告诉她,这房间还没她家的厕所好。

    “大嫂”看到金蓝不动要上去踢她,“老公”看到赶紧拉了金蓝一把,推她站到里头说:“她不会干,我来。”

    “大嫂”还说了句:“这就怕上媳妇了?”

    金蓝一句话都没说,自从她给了“老公”卡之后,他好像就觉得跟她是一国的了。何况她也确实不会铺这种床。

    先是把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塑料布,也不擦洗,就这样铺在地上,然后往上垫各种垃圾,铺了草、树枝、报纸、杂志、书、破衣服、破棉花、破布,这么虚虚的垫上后,“大嫂”还让他们带了两床棉被,铺一个盖一个,这就是床了。

    金蓝后来才发现,这张床已经是非常好的东西了。因为屋里没有灶,“老公”在外面捡了几块石头架起来,这就是家里的灶台了。

    碗只有一大一小两个,锅是一个十六厘米的小奶锅,不知是不是垃圾堆里捡的,筷子四五支,长短不齐,当然没有勺子。

    “大伯”来的时候带来了一扇门,最重要的是锁是新的,一个锁四个插销,两个男人费了很大功夫把门装好,“大嫂”回家去端饭,还跟金蓝说:“今天这饭就省了你的事了,明天就是你做饭了,下点面条,放点盐,你要是吃不惯,家里还有点酱油,我一会儿给你送来。”

    金蓝不说话,“大嫂”就生气了,对“老公”说,“看,现在连人都不会叫!”

    “老公”推了金蓝一把,她碗里的汤都泼出去一半,“叫人!”

    金蓝这才叫了一声:“知道了,谢谢嫂子。”

    “大嫂”心满意足了,继续教训金蓝,让她勤快点,每天都要做饭,收拾家里,好好跟“老公”过日子,早点生个儿子,“这样你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好像只有金蓝都乖乖的做到了,他们才承认她是家里的一份子。

    金蓝点点头,她怎么说,她都点头。

    大嫂和大伯走了以后,“老公”悄悄跟她说,“买煤气灶做饭好。”

    金蓝说:“你想买什么都可以,钱都给你用。”

    “老公”有点激动,他从来没有自己的钱,这么多钱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他说:“钱太少,要是再多一点,就能在村里盖个房了。”

    金蓝想了一下,说:“也行,就是有点麻烦,不知道镇上有没有能办信用卡的地方。”

    “老公”不懂,“什么是……信用卡?”

    金蓝说,“就是你先花银行的钱,以后再还给银行。”

    “还能这样?”他说,“是贷款?”

    “算吧,不过这个比较简单。”金蓝说,“你可以给我办一个,然后你拿卡去花,钱就是我还。”

    他很警觉,“你怎么还?”要是要拿那个取钱的卡还,他可不愿意!那钱到他手里就是他的了。

    金蓝说:“我也可以不还啊,他们又找不到我,花完后再换一个银行再办个信用卡不就行了?很多人这样干,银行也没办法的。”

    因为上一次,就是他听金蓝的就取来了钱,而且没有警察抓,所以这一次,他就又心动了,听说可以不还,就说:“那我能不能办?”

    “你办的话算你借的钱,要你还的,他们找不到我,能找到你啊。”金蓝说。

    他确实不想自己借钱,自己借就要自己还;金蓝借的,反正不是他还,找也找不上他。

    “能借多少?”

    金蓝说,“五万吧?”

    五万?!

    五万都能在村里盖个四五层的小楼再加一个大院子了!

    不行,如果在村里盖,大哥和大嫂要知道了就该来要钱了。

    金蓝看他犹豫,马上改口说,“不过一开始可能借不了这么多,好像只能拿两万。”

    两万?

    一下子少了一多半,他特别不舍得,好像这钱已经进了自己的口袋,又被人给掏出去了。

    “怎么才能借五万啊?”

    金蓝猜不透他是怎么想的,只好说的含糊点:“有的银行能借五万,有的只能借两万,你拿我的身份证都去试试,问一下再办信用卡。”

    从这天起,这个男人就每天都到镇上去,他兜里有钱!身上有卡!他跟别人说是去找工作,可他只是去找人问这个信用卡的事。他也怕金蓝骗他,就问别人这个信用卡是不是真能花银行的钱。

    结果竟然是真的!办一个信用卡,买东西时就能刷卡!卡里没钱也能刷!

    只要东西搬回家,谁管还钱的事?银行还能找到村子里去?何况借钱的又不是他!

    他到镇上唯一的一个银行问,银行看他的样子实在不想给他办,就算他拿出金蓝的身份证来也不想办,怕他这身份证是捡的,办了人跑了怎么办?可他一直纠缠,只好各种推脱,一会儿说表填得不对,一会儿说必须本人来,一会儿说需要证明身份的文件,什么文件?不知道,你去派出所开吧,不然去你们村委会开也行!

    他不能去派出所,也不想去村委会——被人知道怎么办?他也看出来这个确实是可以办,就是这里的人不想给他办,就天天来。

    这天,他又是天不亮就蹲在银行门口等开门,银行的人都认识他了。

    但今天银行的人让他进去了,他想这是被他缠得没办法,还是要给他办吧?

    银行保安把他请到一个漂亮的办公室里,给他倒了杯热水说,“等着吧,一会儿人来了就给你办!”然后锁上门,出来后跑到经理办公室,对里面的刘中源说:“抓住了!锁起来了!”

    刘中源立刻站起来,紧紧握住他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们的配合!”

    “应该的。”银行经理说。他们不是本地人,都是被调到这里来的,一般只跟镇政府的人打交道,搞小额创业贷款,但基本都被镇政府的关系户和亲戚朋友给包了。一开始他们只以为这男人是个骗子,所以把身份证信息上报,结果他是个人贩子!这下警察来了,有他的好果子吃!

    刘中源想问出金蓝的下落,可又怕打草惊蛇。他们局这次就来了两个人,找到人后再从他们局里叫人来救人。但就算这样把握还是不大。

    刘中源也是没想到,他还没到这里就听到有人拿着金蓝的身份证去银行想办信用卡,一来就找到了人。他本来还想借着于志高找出包婶后再找人的。现在倒是提前达成了目标,这个人应该知道金蓝的下落。

    不能求助本地的警察,那要怎么办呢……

    刘中源犹豫之后,跟银行的人说:“能不能请你们再帮一个忙?跟他说,要办卡可以,需要本人的照片,他必须提供一张照片才行。”

    他水都喝完了,人还不来,门推也推不开,他有点害怕就敲门喊起来:“要尿出来了!不给出来就尿屋里了!”

    保安小跑着过来,打开门,他猛的往外冲,站在走廊里害怕的瞪着保安:“你干嘛把我锁屋里?”

    保安反倒奇怪的看他:“你不会开门?门没锁啊。”保安压压门把说,“这么一拧就开了,你搞什么啊!”

    他走过去仔细看,还进去把门锁上,果然一压那个把就开了,他臊的笑了,丢脸了,“不知道,不懂,乡下人,呵呵……”

    保安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说,“经理说了,卡能办,就是要照片,你带照片了吗?”

    他说:“照片?我别的卡上都没照片!你骗人吧?”

    保安去拿了一张职员的id卡给他看,“信用卡都要照片!看,就是这样的。能买东西的卡能不放照片吗?丢了被别人用怎么办?”

    他吓了一跳,“别人不能用?我听说可以给别人刷。”

    保安改口说,“那都是丢了的,丢东西的人要报警,不然别人买东西他付钱?这不开玩笑吗?没人告就没事!”

    他放心了,可照片……照片……

    保安说:“算了,看你也是个乡下人,来了这么多回,这样吧,我的手机借你用,你用这个拍了照给我拿过来就行了。”说着掏出一个手机给他。

    他看到手机后,摸摸,喜欢得不得了。

    保安说:“不值钱,就三百块!”

    原来这么便宜啊。他顿时觉得这手机他也能买得起了,这么大才三百。

    保安看他不会把这手机贪了,就催他赶紧回家拍照片,“跑快点!你下午来下午就能给你办了!”

    他是跑回去的,一路没停,到家时什么都顾不上,先灌了一大碗的冷水,骂金蓝:“你怎么不跟我说办这个卡要照片啊!今天人家好不容易愿意给我办了!没照片只好回来了!”

    金蓝知道他这几天回回去都被人以各种理由挡回来,她就是想让他引起别人注意,所以也不在乎被骂两句。

    “要是我的手机还在就好了,那个能拍照。”她说。

    他嘿嘿嘿的笑,献宝一样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你看!”金蓝愣了,虽然是华为,但这个村里她还没有见谁用过。

    “不值钱!”他装得好像见过很多市面,“才三百!等借回钱了我给你买一个。这是那个银行穿制服的人借我的。”

    金蓝的手隐隐发抖,她努力控制自己,努力笑着说:“好,谢谢啊,那谁拍?”

    他说:“你教我怎么拍!”

    金蓝不敢刺激他,就教他怎么拍照。这个手机好像被调整过,可以直接拍照。

    金蓝跟他靠到一起,说:“咱俩拍一个,当结婚照!”

    他玩拍照玩上瘾,把手机内存都拍满了,跟金蓝的合照足有几十张。

    结果下午没来得及赶过去。

    银行里的刘中源等得心焦,生怕一个手机就把这小子的眼睛给糊住了。

    保安也很心焦,那真是他的手机!要不是警察借,他真不会借给那男的!他说:“我昨天该跟他说信用卡可以取十万块的!那他肯定就不会跑了!”

    万幸的是手机定位起作用了,刘中源只等着技术部那边的消息,只要锁定位置,就能大概推断金蓝在什么地方了。

    第二天,保安看到那男的又蹲等在银行大门口时,上去就抓住他说:“让你下午来!你害我白等了一下午!还以为你拿我的手机跑了!还给我!”

    男的说:“你不能看不起人!才几百块的手机……我今天就也去买!”

    保安说,“行,行,你办好卡就能去买了。手机给我,我给你办,你还在上回那个办公室等着吧。”

    保安把人再锁进去,还给他拿了几张带画的宣传页看,然后拿着手机跑去找刘中源,“有!有照片!”

    刘中源看了照片才明白!这个男人不是人贩子!而是买家!

    对,金蓝被拐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人贩子不会把人在手上留这么久,她已经被卖了。这也能说明为什么这个人会大摇大摆的用金蓝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因为他不是人贩子,他不懂,人贩子比他精明得多,不会用金蓝的东西。

    那么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金蓝!

    刘中源马上汇报,局长那边立刻说,“我派人过去!看住他!于志高那边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刘中源说:“我把于志高留在县里的看守所了,那边是武警,不买本地警察局的账。”留在那里,一是吓吓于志高,让她说实话,已经到了这里,就容不得她不配合了;二来,也是怕她到了这里再逃回家去。刘中源实在不敢小看她。

    于志高已经在他们局里留了底,放看守所可以;这男的现在还算“良民”,不能往看守所送。刘中源只好跟同事两个人在招待所里日夜看着他,等待同志的到来。

    为了不让他有机会逃跑,刘中源两人开始审他,不让睡觉,不许躺下,审问时可以坐椅子上,平时只能蹲墙角,不许说话,不许抬头,上厕所要喊报告。

    一天一夜以后,这个男人就有点崩溃了。

    “好多人买了,怎么就抓我?”

    “都谁买了?报名字!”

    “于老根、马吊、于建国……”

    “我不会判刑吧?我没有打她!我对她可好了!”

    “你好好交待就不会!人在哪儿呢?”

    “在家里……”

    “你家在哪儿?”

    “二里沟……”

    当手上的口供越来越多,刘中源和同事在激动之中也更加不安了。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个贩卖妇女儿童的大窝点!他们不但卖外面的媳妇,还卖自己村里的人!前后□□个村子,竟然都跟此事有关!人贩子只有两三个,可□□个村子的人都在给他们“帮忙”,他们管这叫“帮忙”!

    有人看到单身的女人会给他们打电话,如果能领到指定地点,就可以分钱!

    审讯过程中,这个男的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都这样干……”他不觉得自己是在犯罪,反而认为被抓是倒霉,他还委屈!

    而且人贩子在他们村里有很高的威望,他们帮大家解决困难,还让他们赚钱。这个男的竟然认为人贩子是村里的媒婆,还是最好的那种,因为他们带来的媳妇收的钱比彩礼少,而且媳妇都不用再回娘家了,如果生不出儿子,只生女儿,不想要这个媳妇了,人贩子还管“退货”,加钱还能再换一个;如果生下的女儿不想要了,人贩子要,还给他们奶粉钱。

    这样的人,哪里不好了?是大好人!

    男的认为不该抓人贩子,也不该抓他。抓了人贩子,“村里怎么娶媳妇?”,抓他,“我只是娶个媳妇,我又没打她!我还给了钱!”

    “愚昧!”刘中源说,这种地方的人世代接受的是另一种价值观,跟他说话,会觉得自己面对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又熬了一天,男的已经困的蹲在那里都直往地上栽,刘中源和同事换班睡觉,看到他睡着就喊起来。

    刘中源去外面抽烟,突然闻到一股烧麦秸杆的味,那种草木烧糊后的呛烟味。

    远处的黑夜里,深山中有金色的亮点在闪烁。

    “起火了!”刘中源扔了烟,立刻跑回屋里打电话,跟同事说:“他们马上就到!好像起山火了!”同事探头往窗外看,果然是山火,现在已经能看到更多了,烟味已经顺风飘了过来,而且寂静的深夜里,好像远处还有像踩破气球那样的声音。

    刘中源挂了电话,说:“还不知道起火原因。”

    同事想到了,如果起山火,灭火的肯定是消防上的人,是武警,肯定会就近调官兵过来!那时就可以请他们帮忙找人了!那就不用他们两个人单打独斗了!兵们可都是异地参军的,他们绝不是本地人!不会被地方保护主义困住!

    “你说的对!”刘中源立刻打电话再次汇报,局长指示:“可以,可以请求他们协助,你到时直接去交涉,我这里给你办手续!”

    刘中源他们一直焦急的等到将近中午,局长那边才把手续跑下来。而且起火后,那个男的好像突然开窍了,一个劲的说起火的地方就是他村子那里,要回去救人!还哭:“媳妇要被烧死了啊!他们不让我去救你啊!”

    刘中源和同事被他闹得举棋不定,同事问刘中源怎么办?

    刘中源咬牙摇头说:“不行!我们两个头一次走山路,不带他去就容易找不到地方;带他去,万一他到半路上喊一声呢?把村民喊来怎么办?我们要等,就算不等武警的人,也要等咱们的人来!”

    终于,手续到了,武警的人也到了,增援刘中源的同事被堵在了半路,早就下了火车,竟然是靠两条腿找来的!

    刘中源松了口气,借银行的传真机打出文件,让同事看住那个男的,他去找武警里负责的人。

    李兵山:“有警察找我?工作证呢?”拿来一看,不是本地的,而是江州的警察,喊进来一问,又是一个查拐子的。

    “我们早上刚解救出来三个,你看看是不是你找的人。”李兵山把秦青三人的资料给他看。

    刘中源先是期望又是失望,摇头说:“不是,我找的女生是江州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她是被同校的同学骗来的,我那里扣了个男的,就是买她的人。现在我们知道她的位置了,就是需要人带路去救她出来。”

    李兵山直接喊人,“徐富!你带上你们班的人跟着这个警察,去把人救出来!”

    “是!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