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2章 得救

第72章 得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李兵山是个不得了的人。

    这是刘中源在见到李兵山给他们安排的向导后的想法。

    向导叫于魁,长得一脸横肉丝,带着谄媚的笑跟着一个十八-九的小兵后面过来,一见到刘中源和他的同事,立刻喊:“政府好!”

    这个刑满释放人员,也就是坐过牢的二流子。

    于魁是本地人,爷爷那一辈还在山里,到他就到镇上了。虽然家里从村里搬到镇上算的上是一个进步,但于魁从小就喜欢村里的气氛,村里多舒服啊!不用干活,不用上学,不用写作业,不用挨老师骂,天天打牌!

    他在村里学了一身的牌技后,想到大城市去当赌神!去赚大钱!跟电影里的发哥一样。

    最后他学会在城里开赌局,开黑赌场,城里查得严了,他跑回家乡继续开赌场,骗城里人来赌。9-8年严打,进去了,住了十多年号子,刚放出来没两年。

    他一见刘中源就知道这是个警察,肯定是来抓逃犯的!马上拍着胸脯保证:“领导放心!这里哪条路我都熟!哪里能藏人我都知道!哪一村哪一家哪一户,人长什么样,我全都知道!”

    刘中源说:“那你好好配合我们工作。”

    “我一定好好配合!”于魁眼睛都发亮啊!嘿嘿嘿嘿!一想到要抓人!还是他跟着去抓人他就兴奋!要说他恨不恨警察,他肯定恨;但警察让他去抓人,他更愿意去啊!凭什么他进去了,别的孙子还能在外面逍遥?就该让他们进去也受受教育!

    李兵山在来了以后,安排下去的一个工作就是将本地的刑满释放人员集中管理。等发现此地是人贩子窝点,本地村民都在包庇之后,他就把这些人叫出来让他们带路,本地普通人都不用了。

    “这些人都见不得别人好,用他们抓人,一抓一个准!他们比你还积极。小心别让他跑了就行。”李兵山跟刘中源说。

    “交给我你放心,怎么带走的,怎么给你带回来。”刘中源说。

    “那个人你带不带?”李兵山指着已经被转移过来的那个男人说。

    刘中源在发现此地的军官愿意配合他们解救金蓝后,就商量把那个男的从旅馆带出来,放在此处看管,免得他跑了。

    刘中源说:“带上,我们还不知道确定地点,要靠他领路。”有这个男人,再加上于魁这个双保险,应该不会出事了。

    李兵山说:“我再给你十个人,救了人之后立刻回来,被人发现不要纠缠,只要跑回来就行。山里有不少我们的人,问题应该不大。”大部分的村民都已经被转移出来了,现在只剩下比较远的村子,以及发生火情的地方还没有进行排查,仍在山中的村民并不多。这些人手就足够了。

    “谢谢你们的配合!”刘中源跟李兵山重重的握了下手。

    “人救回来了再谢我吧!”李兵山说。

    徐富带的十个人分开,于魁在前领路,有不确定的地方就问那个男的。如果说男的一开始还不是很害怕,到现在看到这么多警察,这么多兵,吓得腿都软了。可他腿软了并不妨碍什么,因为两个今天刚来的警察一左一右的架着他,就是硬拖也要把他拖过去。

    “兄弟,我说你就说吧,说了罪还轻点。你以为人烧死了你就没事了?错!人是你给关屋里的吧?她烧死了就是你杀了人!”

    刘中源发现于魁还真是“尽心尽力”,他也发现这男的有拖延的意思,于魁这就去吓唬他了。

    男的果然吓得一激灵,“不能啊!这烧死的也赖我?”他左右看看,可没一个人愿意安慰他,对他都很凶,他就更害怕了。

    “不赖你赖谁?”于魁反问他,“人是不是你买的?是不是你关屋里的?是不是你锁着她的?你要不买,人家还在家呢;你要不锁,起火了她还能逃命呢!法律都规定了,这就等于是你杀了她!死刑!”于魁对着脑门砰一声,男的又是一抖。

    警察和兵哥哥们全都望天。

    男的想讲道理:“那……她是人家拐的,不是我拐的,我不买也有别人买啊……这个不赖我……”他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再说,她想跑呢,我不锁着她,她不跑了吗?”

    于魁说:“媳妇不想跟你过都能回娘家!没听说不让回娘家的!你锁着人就是犯法!锁你媳妇也犯法!”

    男的见讲不成道理,哇的一声哭了,指着刘中源说:“不能赖我啊!都是他们管着我不让我回去救她啊!是他们不让我回去!媳妇!不是我不救你!你莫来找我!”

    于魁悄悄的看刘中源,啪的一声把男的手打掉,“不许指着领导!好好交待!说不定还能减轻你的罪呢!快说你家在哪儿!找着了要是人还没死不就行了?这么多人陪你过来救人,你怎么这么不识数呢!”

    在于魁的连哄带骗下,男的终于指明了方向,说出了村名和位置。于魁马上说:“我知道!”

    他头前带路,一行人立刻加快了脚步。

    二里沟顾名思义,就是这一片都是沟,沟连沟,地不平,无法耕种,也没人种地。这里的村民一般就靠着吃各种救济款生活,县里的、市里的、国家的、个人的,等等。在2000年以前,他们村的人还比较多,改革开放后几乎全村的人都涌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这个村子就慢慢衰败下去,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留下的人是既不想打工,也不想挣钱。有一个曾经下放的县长曾经这么说二里沟的人:“村民就是躺地上,张着嘴,等你们给他们喂吃的。”

    有一段时间他们很流行去“闹”,去县政府、镇政府门前“闹救济”,闹回来的钱大家一分,够吃够喝,有时闹回来的多了,还能打牌娶媳妇盖房子。养成习惯后,找政府要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也曾经有记者采访过此地,贫困山区,需要救助,他们又发现原来还能找有钱人要钱,找做善事的组织要钱。

    一来二去,这里的人就更没心思去干活了。

    于魁说,“我们都看不起那边的人!”

    刘中源他们都听于魁说的入了迷,不是说他们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人,而是很难接受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懒到连生存都不愿意的时候,谁还能救他们?

    于魁说:“都是惯的!以前没人管的时候都知道去干活,现在闹一闹就来钱,谁还愿意干?”

    他还去问那男的,“哎,按说你家这样,怎么掏得出来钱买媳妇?”就算是买来的媳妇也不便宜啊。

    男的马上说:“对!人不是我买的!不该来找我!是我嫂子买的!她叫张西!你们找她去!”

    刘中源他们都不屑理他,只有于魁好奇没事干就专爱挖人的痛处,看男的越着急他越高兴,“你嫂子干嘛给你买?叫我说你就不用买,跟你哥用一个人不就行了?”刘中源愤怒的回头瞪于魁!

    于魁没看到,他还等着男的说呢。

    男的沮丧的垂下头:“……她不乐意,她看不上我的人……”他以前也曾经讨好大嫂,想让她对他好一点,他想他一定比大哥对她好。家里的活都是他干的多,他也听她的话,可她不愿意,就因为他长得丑。

    刘中源这下也没脾气了,没想到于魁只是随口一说竟然说中了,这男的真的这样想过,估计还试探过他大嫂。

    这种地方还能有多少事让他们吃惊呢?

    快到二里沟了,就能看到不少村民了。山火到现在根本没办法扑灭,李兵山他们也没有再费力气去救火,而是只顾着救人。所以火正在向四周蔓延。

    山中突然有炸响声,连着好几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喊:“又大了!又着起来了!”刘中源他们在这里看不到火势。

    一个兵说:“听着不像炮炸的声音。”

    是不像。倒像是什么东西在爆炸。

    村民们提着家当逃命,还有人抬着柜子跑。那男的一直期待的看着跑过来的村民,刘中源他们全部人都收缩在一起,不能让人被抢走。可是他们想多了,村民们看到这一队兵纷纷避着他们走。

    上了一个坡,就能看到村落的影子了。

    于魁说:“快到了,你家在哪儿啊?快说!”

    那男的指说:“那边。这边看不到,那边。”他慢慢的往山路边缘靠,另一边是山崖,所以刘中源他们都放松了警惕。认为他不会往山涯下跳。

    于魁注意到了,可他没说,因为他记得以前在牢里上普法课时老师讲过:逃跑会加重罪行!你本来没罪,一逃就有罪了!

    所以,这人要跑,他才不管呢。

    “哪儿啊!你说清楚点!”于魁说。

    “那边!”男的往前方指,然后趁人不备,纵身往山崖下跳!瞬间就滚了下去!

    徐富反应不及,旁边的两个兵想抓人,差点也扑下去了。

    徐富站在山边往下看,估量了一下这高度,这人跳下去时也没做任何保护措施,断手断脚断几根骨头都是好的,运气不好滚到崖下就死了。

    跑了人虽然可惜,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救人,徐富对刘中源说:“这是我们的失误,回去后我会向部队报告。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救出被困女性,你们想怎么办?”刘中源咬牙说,“先救人!”

    于魁此时才跑出来说,“我知道地方了!咱们去吧!”

    之前他的动作刘中源没注意,现在想明白了,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你好好领路!别再耍小聪明!”

    于魁害怕,马上说一定好好干,再也不敢了。

    金蓝坐在屋里,人都跑光了,现在只有偶尔的人跑过,然后不知从哪里抱出来的包袱什么的跑掉,就是地上掉一本书也有人捡起来再跑。

    她没有呼救,如果呼救说不定还真有人愿意砸开门。至于砸开门是救她还是想做坏事就不好说了。

    不过她不在乎会不会被烧死。听他们说火已经烧了几座山了,从门缝里能看到天空都是滚滚的黄烟和黑烟。

    要是真能就这么死了,也很好啊。

    金蓝突然觉得,这可能就是她最好的结果了吧?说不定这就是上天给她的启示。

    她抹抹脸上的灰,为了让男的失去兴趣,她这几天故意不洗脸,也不梳头,衣服也不换。

    但现在她想好好收拾一下。

    她还用手指作梳,整理头发。

    当她偏头的时候,看到门缝透进来的光照出的地方,有一个鬼影。

    “是你啊。你来了?也行,这样我也算是有人领路了。”金蓝笑着说,她现在可一点都不怕鬼了,她马上也要做鬼了。

    “你来,我们说说话。”

    她渐渐能看清这个鬼的脸了,原来是个年轻的男人。

    金蓝说:“你真帅啊。等我做了鬼,我追你好不好?只要你不嫌弃我。”

    男鬼悲伤的看着她,走过来。金蓝一点也不怕,还伸手去摸他:“你要带我走吗?刚好听说烧死很疼,呛死也很难受,你有办法杀了我没有?”

    她感到手背上凉凉的,低头看,原来是男鬼在她手上写字。

    【逃】

    她摇头,笑着说,“逃不出去呢。”

    男鬼也摇头,指着门外。

    “外面怎么了?”金蓝站起来,听到有很多脚步声冲这里来。她回头一看,男鬼已经消失了。

    这时门外有个干净的声音,说着普通话,礼貌的问她:“屋里有人吗?金蓝!我是刘中源警察!我是来救你的!”

    在她能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猛的扑到了门上,放声嚎啕起来!!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