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3章 阳光总在前方

第73章 阳光总在前方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男的滚到山崖下,咳出一口血。他以前小时候常被村里的男孩推到山崖下,早就习惯了,他知道怎么滚才不会受重伤。

    他爬起来,发现左腿不对,使不上劲,站不起来。

    他摸摸头和脸,摸到一手的血,右手也有点不对,他想起来在滚下来时,他想用手抓一下,可能是磕着了。

    要赶紧逃,那些当兵的会来抓他。

    他开始在地上一寸寸的挪,要逃!这时腿和手上的伤也不在乎了,左腿使不上劲,他就用左手加右腿使劲爬!

    这里全是干枯的树枝,怪不得他摔下来时觉得软软的。这是老天不让他死啊!

    男的用力爬着,很快就爬出了十多米。

    这时一个熟悉的低低的呜咽声传来,像女人哭。男的却害怕了!这是狼叫!没听过狼叫的人不会知道,山里的狼叫起来像女人的哭声,声音不大,却能传得很远!因为狼也怕人来打,所以它们叫声都不大,学的跟人哭的一样。有老人说,这是狼跟人学的,它们聪明着呢!

    男的爬得更快了!左腿也使上了!右手也不怕疼了!可他还是听到了很快的沙沙声从身后、从周围传来!那是狼群!

    山上起了火,狼都逃出来了。它们被火赶到这里。

    男的一努力竟然站了起来!一瘸一拐,连扑带爬的向前跑!

    他还看到不远处有血和衣服拖出去很远!也有村民从这里走,然后被狼追了!被狼啃了!

    他大叫起来:“救人啊!有狼啊!”他想起有兵在这山里,喊:“解放军啊!来人啊!这里有狼吃人啊!”还想起刚才山崖上就有警察他们,喊:“警察!我交待!我都说!我认罪!救命啊!”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身后已经有狼跟上来了!有五六条!它们好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灰黄色的毛,伏的低低的身体,像狗一样大小,甚至比村里的狗还小。可它们不是狗!它们的眼神看他就像看猎物!它们是狼!

    它们先是两三个围上来,后面的跑得很快,绕了个圈转到了他前头!

    男的不得不站住了,可他一停下来,身后的狼就扑了上来!

    有的狼咬上了他的屁股!有的专门伏低去咬他的脚!还有的跃得一人高!咬上了他的脖子!

    “啊啊啊啊!”

    男的惨叫着扑倒在地,咬住他的狼没有松嘴,前面的狼也扑上来没头没脑逮住哪里就咬上!后面的狼也扑上来咬,咬住他的肉后就狠命一甩!撕下一块连皮带肉跑到一边去吃!所有的狼都在撕咬他身上的肉,撕下来后就吞下去,再咬住撕扯。

    男的一开始还能叫,慢慢的,他没有叫的力气了,他还能感觉到有狼把头伸到他的肚子下,咬住他的肚子撕开,还有狼在后面咬住他的腿开始扯,是想把他的腿扯断吗?

    “啊……咳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肠子被扯出来了,内脏被扯动让他不自觉的伸脖子,好像喉咙也要被扯出去了。血喷洒出来,是热的。

    这是他最后的感觉。

    金蓝被裹上一件军大衣,由一个兵哥哥背着跑。有很多村民都是兵哥哥背着走的,军大衣罩住她的头,没人能看到她的脸。

    金蓝在看到有村民经过时都把自己缩成小小的藏在军大衣里。刘中源他们没有跟太近,怕引人注意,徐富几个人围着足够安全了。

    他们回程的路上非常顺利,村民们竟然都不怎么愿意让他们帮忙。刘中源本来担心会有村民拦路要求他们去背家具背行礼背人的事都没发生。

    于魁说:“怕人偷,怕人抢,怕人抬着自己家的东西就跑了。狠不得自己家的东西人人都掂记!都是小气鬼!越穷越小气!”

    回到营地,徐富直接把金蓝送到了李兵山的地盘,李兵山跟刘中源握手,说:“我就不在这里留你们了,车已经准备好了,马上送你们走!”

    刘中源感激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绝不会这么顺利!”

    李兵山笑着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别客气,走吧!回头有机会去找你喝酒!”

    “一定要来!我一定跟你喝个痛快!”刘中源还跟徐富说,“一定要来啊!”

    刘中源陪金蓝上了车,同行的同事中有两个留下来,必须要跟李兵山的人做进一步的交接,刘中源和另一个人先送金蓝回家。

    车是送一部分士兵回去的大卡车,从头到尾罩着厚厚的军绿色的帆布,外面的人什么都看不见。上了车才发现,原来车上有十几个女人,其他的才是士兵。看到刘中源没穿军服这些女人还躲躲闪闪的,有的女人直接就很紧张的躲到士兵的身后。

    直到金蓝从军大衣里露出头,她们才放松了。

    “过来这边坐。”有人立刻给金蓝腾了个位子,等她坐下后,旁边的女人看着她就眼泪直流,轻轻的替她理一理头发说,“别怕,回家后换个地方就行了。还在上学吧?换个学校,什么事都没有。”

    金蓝直到现在都有些不相信,这简单就离开那里了吗?像做梦一样。

    “给。”刘中源给了她一个铝箔纸包装的食物,打开是一个很大很厚的大月饼,硬得很。“吃吧。”他说。

    金蓝咬了一大口,吃下去竟然吃不出是什么味,她一口口吃着,“给你,水。”旁边的女人递过来一瓶矿泉水,她只能点头,好像不会说话了。

    直到这个大月饼都吃完了,最后一口她才吃出甜味来。

    刘中源看她不说饱,就又找人家拿了一个给她。

    金蓝拆开,咬了一口,惊讶的说:“原来是红豆沙的。”现在她才吃出来,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又像终于从恶梦回到了人间,她对刚才给她水,跟她说话的女人说:“谢谢。”女人对她笑了。她又转过来对刘中源说,“谢谢你,谢谢……”此时她才看清他的脸,刚才什么都是模糊的,像梦一样。

    刘中源笑着说,“已经通知你父母了,一会儿就到家了。”

    金蓝听到“家”就流泪了,她点着头说:“好。”

    回家吗?可她没有脸见父母。她还骗父母,还相信于志高,跟她走,她怎么有脸见父母?

    刘中源本来就是专查离家出走这类案子的,很了解这些孩子的心理,他当时在学校里还辅修了儿童心理学,所以到单位后,领导竟然把这类案子都交给他了。说起来都是泪……

    他搭着金蓝的肩说,“别怕,见到爸爸妈妈了,要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知道吗?”

    金蓝拼命点头,眼泪不停的滑下去。

    “说了以后,爸爸妈妈就会原谅你了。”

    “嗯!”她一定不会再犯错,不会再让爸爸妈妈着急伤心了!

    “这是什么?”政委兵哥哥,人家叫何荣光。

    现在他手里是一个黑色的人造革包,就是柯非从鱼婆屋里找出来的那个,她一直藏在怀里,羽绒服拉链一拉,忘得一干二净。坐车回到驻扎地后,何荣光送她们去女兵营暂时借住,借了女兵的兵服,让她们去浴室洗澡,然后去食堂吃饭。

    柯非脱衣服时这包从怀里掉出来才想起来还夹带了这么个罪恶的东西,立刻上交组-织。

    何荣光问这是什么,秦青三人都出来解释。

    秦青:“从那个看管我们的老太太的屋里找的。”

    何荣光知道那个老太太叫鱼婆,后来跟村里的人姓名一对,应该是于婆。

    于婆看起来九十多,不知从事人贩子事业有多久了。何荣光知道她们是怎么弄晕于婆的,还夸她们聪明:“干得好!在危险的时候,首要就是保护自己,这时心软就是害自己了。你想我们执行任务时多危险啊,能心软吗?当然不行。”

    因为秦青她们说的时候都有点胆怯,毕竟她们可能把于婆给害死了,特别是秦青,是她想到这个让于婆昏迷的办法,她也看到那个鬼站在液化气罐前,虽然她不知道他是想搞大爆炸,以为他也就是想打开开关熏死于婆。

    总之,她有‘一不小心可能杀了人’的罪恶感。

    何荣光就教训她们,在危险时刻分秒必争,不要让无谓的罪恶感或心软妨碍自己!他说:“退一万步说,如果你受害了,死了,那你的罪恶感能救你吗?宁可触犯法律也要保护自己!只有活下来才能为自己的罪-行负责!何况你还未必有罪,这个要法院去判,别自己就判了自己的罪。难不成受了坏人威胁,怕自己杀人有罪,要自杀才行吗?杀自己是没罪,那是蠢!”他是军人,他受的教育就是面对危险、威胁不能退却!

    秦青三人就醒悟过来了,对啊!被人贩子拐了,可能被强-奸什么的,这种时候只能自己保护自己,在危急的情况下,难道要顾忌反抗可能会“不小心让他死掉”就不反抗了?难道要怕把坏人打得太重而手下留情吗?先想想对方会留情吗?

    难道所有的反抗不能伤人,只能自杀吗?

    她们懂了。

    不过何荣光接着悄悄跟她们说,“你们到时别这么说啊。”

    嗯?

    “到时就说你们是看她睡着了就偷了钥匙跑出来了,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嗯?!

    何荣光严肃的教她们,“要知道保护自己懂不懂?”

    虽然还不太懂,但秦青三人还是乖乖的点头说:“懂!”

    她们就是等于婆睡着后逃出来的,什么?她说她当时被我们坐胸-口了?污蔑!这绝对是污蔑啊!

    何荣光把她们三个交给女兵班长,拿着那黑人造革包回办公室了,他把包打开,发现里面全是一堆碎纸片。有报纸,有学生的作业纸,还有烟盒。纸片上画着一些圆圈和竖道。

    何荣光想了一会儿就懂了!他看着这些碎纸片发了一阵呆,猛得跳起来拨打电话给李兵山!

    “你说你发现这可能是贩卖人口的清单?”李兵山在电话里说。

    何荣光说:“对!圆圈应该是代表人头,一个人画一个圈;四竖道再横写一道是钱数!”

    但怎么记录日期年份,这个他还没发现。

    李兵山马上说:“立刻查清这个记录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放下电话后,李兵山让人在幸存人中寻找于婆,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婆还是很好找的。幸存人群中没有。他们现在还没有开始寻找失踪人口,目前只是在安置逃下来的村民,而且李兵山为了查找被卖妇女,登记查问时村组全部打乱!只按到营地的时间来算,男女分开登记,一家人也要分开登记,全部带开。

    这样给他们的统计工作带来很大难度,但目前还没有人提出异议。

    李兵山知道他的时间并不多,从发生火灾到现在还不到四十八小时,镇政府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还在想着推卸责任,一旦他们反应过来,他的工作就难以展开了。

    “晚上不休息,什么时候人登记完了,什么时候休息!没有登记的人全按男女分开!不许聚众闹事!不许出营乱走!不许回村回家回山去镇上!”

    要抓紧时间。

    何荣光分清了这些纸片的顺序,很简单,就是从圆圈对应的数字来看。

    从这上头看,一开始,于婆看一个人得五十块,慢慢的涨到八十块,现在是一百块。他不知道于婆给人“帮忙”有多久了,但最早的一张纸片是1984年的报纸。

    他只希望这不是真的,只是于婆随便拿了张旧报纸来记。但又知道这不可能,因为那个村子不可能会有人收藏三十年前的旧报纸。

    三十年,她从六十岁就开始这样干了吗?何荣光发现这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在于婆六十岁时,“帮忙”的次数很多,是现在的几倍。所以当时她的生活应该还很宽裕?八几年时,干一次就是一二百,这确实不错。

    现在可能于婆年纪大了,不怎么能帮得动了。秦青三人一看就是城市小女孩,这辈子提的最重的东西是自己的书包,从来没干过活,所以才被送去给于婆看管。

    如果不是突然的山火,她们今天就要被转移了吧?

    何荣光不是第一次接触打拐,他了解过,很多人贩子拐人卖人都有“规矩”。比如秦青三人是在这里拐的,那她们就不会在这里卖出去,而是由这个人贩子,交给另一个人贩子带走出手。这样转了两道手后,被查出的可能就减小了。

    他们也是深知什么叫“战略转移”,“声东击西”。

    何荣光将查到的情况汇报给李兵山,他还说秦青说这个村有很多死掉的女孩。当时何荣光还不太明白,此时他懂了,说:“很有可能是那个于婆透露的,估计是为了吓住这三个小姑娘,让她们别逃别反抗。”

    逃的人都打死了,埋到山里几十人没人知道,你们别逃啊,逃出去就把你们打死!

    李兵山咬牙说,“我这边先把能救出来的救出来吧,这些好歹都是活人。那些死的……先抓住几个知情的送走!不能放在本地!本地的都不愿意查!一群王八蛋装死!”

    何荣光说,“好,您说要不要上报?”

    这估计是个大案,只要脱离本地,直达中央,就不愁没人管。

    李兵山想了想说,“我先打个报告吧。”上头派他来救火,结果他打起拐子来了。

    “再挖几具骨头,挖出来的越多,越没法盖!”

    只有当事情越闹越大,他们的责任才会越来越小。

    两年以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大案被揭发出来了。

    “……本报讯……”

    “本台记者报道……”

    “……在辽河省通渠县下属的二里沟村、柳树村、鸡鸣村、马家村、于家口……”

    “……拐卖妇女多达四百多人……时间长达三十一年……”

    “……挖出了九十一具尸骨……”

    “……骇人听闻……”

    “……我国政府严厉打击一切针对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天网恢恢……”

    “……杉誉大学毕业的优秀毕业生,党的好儿子,乔野,他为了公理与正义,献出了他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金蓝转学了,但转学前,同学和辅导员都来家里看望她。

    “你回来吧,大家都会保护你的!”同学说。

    金蓝沉默而安静,只是温柔的微笑着。同学劝了几句后就再也劝不下去了,心疼的一直掉眼泪。

    一个同学说,“对了,你知道于志高吧?她退学了!幸好她不回来了!她要是回来!我看她怎么有脸进校门!”

    “我们都准备好了!她要赶回来,我们就把她赶出女生宿舍!”

    “对!这种人一想到她就住在宿舍里,我就恶心!”

    金蓝惊奇的发现她竟然不在乎于志高了,回家以后……不,其实是获救以后,她突然觉得世上很多烦恼都很渺小,她有那么多关心她的人,爱她的人,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事,她不想浪费时间去记那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