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5章 “失踪”的猫咪

第75章 “失踪”的猫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她们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然后又吃了一大碗的米饭和红烧排骨,之后就被领到女兵寝室去休息了。

    负责照顾她们的女兵班长叮嘱她们不能在营区中乱走,“会抓人的哦!你们不如就这么休息吧

    当听到父母的时候,秦青的心中涌起的不是高兴,而是害怕与羞愧。她想到的也不是能扑到父母怀里大哭一场,而是她让父母担心着急了,父母流的每一滴泪都像是加在她身上的刑罚。

    柯非和孙明明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女班长走后,三人都沉默下来,默默躺下,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洗澡时还很高兴,吃饭时更高兴,但听到父母要来的消息后,她们都高兴不起来了。

    “不知道许师兄怎么样了,他被救出来了吧?”秦青说。

    柯非和孙明明都睁开眼睛了。

    “希望人没事,我记得他当时应该摔得不轻。”

    “如果平安救出来了,应该在医院吧?”柯非说。

    打破女班长留下的魔咒后,三人聊起许师兄反而放松了点,说着聊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然后夜里十点多时,女班长悄悄进来把她们三人推醒。

    “有你们的电话,在办公室。”

    秦青三人赶紧爬起来穿上衣服,跟着女班长出去。

    深夜的营地里仍然灯火通明,她们经过的操场上竟然还亮着大灯,马路上所有的路灯都比外面的要亮。

    “为什么这么多灯啊?”孙明明问。

    女班长说,“营里晚上也不能休息啊,万一有敌人来,再开灯就晚了。而且夜里也有任务的。”她指着远处说,“你们听,那边还有班在训练。”

    三人站住仔细听,果然从那个方向隐隐传来号子声。

    “这么晚还训练真不得了!”柯非说,秦青发现她一直很着迷强大的人或事(还对奇特的或冒险充满兴趣),所以这句话的翻译是“这么晚还训练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打仗又不是只在白天打。”女班长的话让人觉得他们是一直时刻准备作战。

    经过十分钟后,她们才见到送她们来的何荣光。

    女班长极其有力量的敬了礼后出去了,跟秦青她们说:“我就在外面等你们,送你们回去。”

    桌上的电话话筒是拿起来的,何荣光指指说:“是你们的同伴。”

    是许师兄的电话!

    秦

    李兵山已经能想像到等事情暴发后,村里的人会怎么骂了,到时他们这些军-人一定会被骂翻了。

    许师兄同车的就是七名妇女,她们大部分都是二十多岁,几乎都有孩子。但为了离开这里,她们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不敢看。有人想带孩子走,但李兵山拒绝了,这些女的都是拐来的,她们的户口都不在本地,而孩子却是一出生就在村里登记过了,如果让她们带孩子走,村里的人更会闹了。有个女人说这种情况在法院也是要判给母亲的,李兵山只好不客气一点:那你去法院!我只负责救人!

    看到那个女人哭得很伤心,李兵山也无可奈何。母子天性,但如果开了这个头,所有人都要带孩子走怎么办?这会增加暴露的可能,给解救添加变数,得不偿失。

    许师兄同车的七个人中就有车一开就想念孩子而哭的女人,他虽然头晕脑胀,车一开晕得天旋地转,但也硬撑着安慰她们。以他的口才,竟然没给同车的另一往政委兵哥发挥的余地,政委兵哥暗自发笑,把许师兄安排在女士们中间,再把许师兄的事迹一提,当然有所夸张,结果七个女士都以为许师兄是来解救他同行的三个女同学的,对他更佩服了。

    车开出镇后上高速就加速了,许师兄吐得七荤八素,七位女士都支持先把他送到医院再安置她们,车就直接开到军区医院,检查之后是入院,现在许师兄才能给她们打电话。

    “我已经安全了,我在外面,你们在军营里打电话不方便吧?要不要我给你们家里人打个电话?”许师兄说。

    “好。”秦青报了父母的电话,就算害怕见父母,但平安电话还是该打。被送到军营后洗澡吃饭睡觉,三人都没有机会提出给家里打电话。

    许师兄记下三人的电话后说,“跟我一车出来的人现在都去验伤了,她们想让那些人判刑。不过……”希望不大啊。

    说到这个,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女班长在领她们回去的路上才知道她们的经历,“原来是这样,你们才会跟何班长一起回来。”

    “我们以为你早就知道了!”柯非说。

    “怎么会知道?何班长又没跟我说,他只说让我先照顾你们,直到你们父母来接。”女班长翻了个白眼,姿态仍然干脆利落,“领导们安排任务都是不说理由的,我们也不能问。”

    女班长听了她们被拐的经过后说,“如果是我在的话,一定把那些人打得满地找牙!”她一拳挥出去,竟然带起了拳风!

    秦青三个不可避免的眼睛都发亮了!女英雄!

    女班长说:“女孩子还是应该学点拳脚,不求跟男人打架能胜过他们,只要能保护自己,找到一个逃命的机会就行。”她对秦青三人说,“回去报个班,简单学一学,比不学好。”

    秦青三人立刻拼命点头,这次回去一定要学!

    经过一个营房时,女班长突然停下来,让秦青三人后退,她快步过去,不一会儿就拉着一个人过来了。

    是个比女班长高一头的士兵,他在女班长的手下乖得像只兔子。

    “给我站在这里!直到你的班长过来领你回去!”女班长好凶好厉害!柯非的眼睛又在发亮了。

    士兵穿着普通的迷彩训练服,在女班长的命令下仰首挺胸立正站好,一动也不敢动。不过从他的表情看出,他很害怕啊。

    秦青三人早在女班长训人时就已经站得很远了。走远后,秦青悄悄问:“他是不是很怕见他的班长?”

    “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营房来,他的班长知道了非踢死他不可!”女班长说。

    踢死,一听就很严重。

    秦青三人吓得发抖,“这么凶?打人不好吧?”孙明明不想相信温柔的兵哥哥会挨打或者会打人,都不好啊。

    女班长说,“只是踢他一顿已经够好了!你信不信他宁愿要他班长踢他也不愿意把这事报告上去。他这是违反纪律!”

    “总要问问原因啊。”秦青也跟着求情,“万一他情有可原呢?”

    “对嘛,万一他是跟人约好在那里见面约会呢?”柯非说。(注:这样更糟!)

    女班长哭笑不得,被这三个女孩缠着求了一路的情,答应说:“好好好,我跟他班长说的时候一定让他班长问问他半夜去营房到底有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让他班长少踢几脚!”

    第二天,秦青三人是被号子声、跑步声、打靶声给叫醒的。

    听到像放鞭炮的声音,但比鞭炮声更清脆。柯非说:“这是打靶吧?”

    一早就能听到打靶声,真让人幸福(?)。

    洗脸时还能听到,而且在水房听得更清楚,回声更大。

    “好清脆。”孙明明第一次发现打靶声这么好听。

    “好齐啊。”秦青说,这打靶放枪声能听得出来是很多枝枪一起开枪。突然有一个枪声晚了半拍!秦青三个一起说:“啊,这个开晚了。会被发现吧?会不会挨训?”

    女班长十五分钟前过来看她们已经起床了,十五分钟后过来看竟然还没有洗完脸刷完牙?

    “再晚食堂就没饭了!只能吃馒头就咸菜!”女班长大吼一声!

    三人马上加快速度。

    然后在女班长的带领下一路跑向食堂。

    “快快快!加快脚步!跑快点!”女班长赶羊一样赶着她们,经过的兵哥哥、兵姐姐都好奇发笑的看着这三个连队都不会排、跑都不会跑的人。还有个班长忍不住过来训她们:“看你们的队排的!才三个人都不会站队了吗?要是几百人上千人都是你们这样,我们的队伍怎么办?”

    女班长毫不客气的把他赶到一边去:“走开!这是我的兵!”

    那个班长就像奶酪遇上太阳一样变软了,“我这不是……就说两句……”然后,跑了。

    在食堂前整队,整理衣服头发,然后才正步走进食堂。

    “简直像军训。”柯非小声说。

    排到领饭的窗户,大师傅问女班长:“吃点什么啊?”

    “馒头咸菜。”女班长说。

    “不要啊!”三人都哀号起来。大师傅和旁边队例的士兵们都笑了。大师傅说,“你看你这么严格,你的兵该在背地里骂你了。来,说说想吃什么?”

    女班长笑着推她们,“随便说吧,想吃什么都有。”

    三人看着窗口里摆的,要了鸡蛋饼、葱油饼、手抓饼、油饼,然后又一人端了一大碗的豆浆。

    女班长还让大师傅从付长官的笼里偷几个包子出来,大师傅悄悄的给她们拿了四个。

    秦青看到付长官的那个笼子里的包子,已经少了一半了。

    “付长官喜欢吃包子吗?”秦青小声问。

    女班长也小声回答:“他一天三顿都吃包子,可有时不过来吃,陶师傅做出来的包子怕浪费就硬分给别人吃,后来陶师傅生气了,谁要都给,付班有时过来都没得吃。”

    这时一个士兵端着碗过来坐下,给秦青三人一人一块小蛋糕。女班长不说话,低头吃饭。

    “谢谢你们。”他笑着说。

    秦青才发现他是那个昨晚上在营房乱跑的士兵。

    “后来怎么样了?”女班长问,“你们班长去找你了吗?”

    他对女班长说话就很尊敬,立刻坐直了,“去了,我们班长让我在那里罚站。”

    他班长的原话是:有人给你求情,既然这样,我也不踢你了,你就在这里站着吧,明早记得去训练!

    所以他在原地站了一整夜。

    柯非好奇,忍不住问:“你昨晚为什么要去营房啊?”好像在军营里半夜不睡觉乱跑跟在学校里还不一样,后果很严重!那他为什么要冒着被罚的危险半夜跑出去?

    他低头搅碗里的粥,很长时间才说:“我去找猫。”

    “找猫?”

    他叫年晶,城市兵,上的是武警大学。以前在学校还不觉得有多苦,真进了军营开始训练就难受了,家太远,平时连电话都不能打,朋友全都不在,平时就是训练加学习。

    他在营房那个地方发现了一只小猫,想带回寝室偷偷养,又怕消除了它的天性后害了它,毕竟他不能一直把猫关在狭小的寝室里。唯一可感安慰的是这里是军区,它只要不跑出去就很安全。

    他就常去营房喂它。时间久了,小猫也认识他,他过去一叫猫就出来了。

    可这段时间它不见了,他哪里都找不到它,怎么叫也不出来,放的食物也没有碰过。

    别人说这猫可能是发-情了就跑了。

    他就想就算是发-情也必须要吃饭,就还是固定时间去放食物。但食物还是一直没有动过。

    他听人说猫会在半夜出来找食吃,所以就半夜去营房等着了。

    女班长听完说:“对了,我听他们说前一段时间投放毒鼠药,你的猫不会在哪里吃了死老鼠吧?”

    高大的士兵瞬间眼圈就红了!低下头眼泪就啪哒啪哒掉。

    秦青三人全愣了,一怔之后,柯非和孙明明使劲推秦青,给她使眼色。

    秦青犹豫了一下,跟士兵说:“没有啦,我觉得小猫应该还好好的。”

    士兵抬起头,红通通的眼睛:“真的?”

    “真的。”因为你身边什么也没有啊,如果那猫像山子一样会跟着你的话,它不在你身边,就肯定还活着。

    下午,秦青三人的父母终于到了,何荣光去接他们进来,女班长接到通知后过来领她们三个过去。

    经过营房时,那个士兵一边招手一边向他们跑来。

    看他高兴的样子,秦青就知道猫找着了。

    女班长问:“猫找着了?”

    士兵笑得嘴都咧到耳朵根:“它不知什么时候跟着我到了我寝室!就躲在我床下!”中午他回去时突然看到它从床下出来跳到床上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