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6章 尘埃落定

第76章 尘埃落定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没见到父母前,秦青三人各自想像了十七八种自己的惨相,自我批判得不亦乐乎。但三人的父母来了之后,三人设想的种种均未成真,只是不停的被父母带着给救她们出来的军官道谢。父母也实在没有时间在这里教孩子,说实话,能平安找回来已经是万幸,要教育她们回家后再说也行。此时此刻,有比教育她们更重要的事。

    何光荣军官因为是把她们从山区带回来的人,似乎就成了她们这件事的负责人。父母们想去向上头的大领导(?)道谢,他都说领导们正在忙,这种事是他们应该做的。对父母们想要捐钱捐钱送礼送锦旗之事统统和气的拒绝了。

    之后,由他陪同着一起在部队食堂吃了一顿便饭,还送他们去探望仍在医院的许汉文。

    许师兄家的人要过两日再来,他的父亲接w到电话后做了许多工作,得知儿子成功脱险后,请托的人情也不能就此扔开不管,待诸多收尾工作完成后才能赶来。许师兄的母亲有高血压,在知道这件事后就病发了,正卧病在床,一起来就头晕目眩,呕吐不止。

    秦青三人坐着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到了军区医院,见到许师兄后,惊讶的发现他竟然不缺人照顾。有两个被拐到山区的女士因为家人一时联络不到,暂时借住在军区招待所里,等妇联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她们见许师兄家人没办法及时赶到,一直在照顾他。

    看到秦青三人后,那两位女士皆当场落泪,还尽力安慰她们不用担心,跟父母回家去就好了。

    “出来后才知道,哪里都没有家里好。”

    秦妈妈本来想出钱给许师兄请个护工,三家父母在来之前都商量好了。见到这里有人帮忙,三家父母避开人再商量了一下,决定给许汉文留两万块现金,如果之后这两位女士找到家人可以回家乡了,他可以自己请护工,就是不请人,平时要买点吃的喝的都方便。

    许师兄想要拒绝,最后却还是被说服了。因为他现在确实身无分文。行李都丢在村子里了,证件等也都在其中,就算想补卡、补办身份证也要等许父来了以后再说。

    “师兄不必跟我们客气!”柯非说。

    “师兄确实不必客气,都经过这么多事了,再客气就不像话了。”秦青说。

    “师兄就收下吧。”孙明明笑着说。

    许汉文只得收下了。

    另外两位女士,三家父母也分别赠给她们两万块钱。

    “既然碰上了,就不能不管。本来这钱带来就是打算花出去的,可惜没地方捐。”秦妈妈说。

    捐款的地方虽多,但他们是想专款专用,尽量把这笔钱花在跟这次的事有关的人身上。无奈部队的人死活不肯收,许师兄的医药费竟然也有部队的批条,不需他们给钱。

    “你们两个的家人还没来,也不知你们家里情况怎么样,这钱留着傍身也好。”秦妈妈把钱塞在两人手里,“别嫌少。”

    “怎么会嫌少……”两人都哭得气噎声堵。其他被救回来的人都很快有亲人来接,只有她两人被丢在这里。日日留在招待所里心焦的厉害,到这里来好歹也有件事做,也不会胡想瞎想。

    两人身无长物,现在穿的衣服还是到部队后,部队家属给捐的。妇联的人已经说了,就算家人联络不到,只要能证明二人的身份籍贯,重新办个身份证,就能读书打工,自已生活也不成问题。至于社会捐款,因为这件案子现在还没有披露,所以只能先替她们申请,后续可能会比较花时间。

    现在又有了这两万块钱,她们的心就更安定了。

    从医院出来,何荣光笑着问秦青三人:“是现在就跟你们父母走呢?还是继续住营里啊?”

    三人一笑,都依着父母不撒手。

    秦青被秦妈妈揽在怀里,抱着妈妈的胳膊,怎么也放不开。

    何荣光笑道:“知道你们这些孩子都想家了,那就先跟父母回去吧。”

    就在此告别后,秦青她们就跟着父母走了。

    父母们赶来时已经定好酒店,见天都快黑了,也不在路上浪费时间,直接回了酒店。

    秦青回酒店后就被赶去洗澡,洗完出来看到父母给她买的新衣服。

    “来得太急没带衣服,这是今天去部队之前给你买的,换上吧。”秦妈妈说。

    女儿只不过离开她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看起来却瘦了很多。秦妈妈心疼的厉害,但两人来之前就商量过不要教训她,毕竟她也受了很大惊吓,而且听说拐子是在他们村口明抢的,说起来不是孩子们的错。

    秦青换上衣服,只觉得这才算回到父母身边了,她靠在秦妈妈身上,“爸爸呢?”

    “他去外面买饭了。”秦妈妈理着秦青的头发,“他让我先跟你聊一聊。”

    秦青马上想到父母担心的事,立刻说:“我什么伤都没受,也没被怎么样。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就逃出来了!”

    秦妈妈说:“这点你们是很幸运的,可不意味着你们永远都能这么幸运。下回不能再这么莽撞,要知道不管你们事前做多少准备,碰上坏人的时候都是没用的!”

    秦青心有同感的点头。这次遇到的事,可以说是刷新改写了她的人生观。她明白所谓坏人,就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人。真正的坏人,想做什么都是没有顾忌的,只有不会犯法的人才会顾忌法律;坏人就没这个顾忌。

    乔野和那二十多个女孩的鬼就是证据,坏人是不会不敢杀人的。

    “你明白就好。”秦妈妈说,“我和你爸想问你,你还打算在这个学校继续读吗?”

    继续在学校里读书,就意味着可能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她曾被拐卖的事。就算她没有受到伤害,也不能把自白的纸条贴在脑门上。周围人的闲言闲语可不管这个。如果她要继续上学,就必须考虑这个问题。

    “不上学怎么办?”虽然这么问,秦青已经想到了。

    “留学。”秦妈妈说,“你要愿意,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半年内就可以把你送出去。”

    “家里有钱吗?”

    “供你留学的钱还是有的,卖套房子就行了。”秦妈妈说。比起房子,她更在意女儿会不会受到歧视,会不会被人指指点点,被流言困扰。留完学回来,换个城市,他们一家人再重新开始生活就行了。

    秦青没有立刻回答,秦妈妈:“你想一下再告诉我吧,不用急着下决定,留学也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而且出去后,她就必须靠自己一个人搞定生活学习的方方面面,这个秦妈妈也比较担心,在商量完之后就暗下决心在这半年里要好好训练她。

    秦青确实犹豫不决。以前在学校跟同学聊起留学的话题时总是兴奋和积极的一面更多,虽然担心一个人能不能适应,听说租房啊学习啊买菜做饭人际关系等等,都有很多难题,但在这些担心之上的却是对开始人生新篇章的激动。

    现在换了理由“逃”出国去,期待度就少了一大半。

    而且,她舍不得父母,舍不得学校里的教授和同学,还有施教授、代教授、司雨寒、方域……

    可真的不出去,留在学校里,她能扛得住流言吗?不会受不了那个压力吗?

    这个她也没什么信心。她只是个普通女孩,这时在自己心里,能很客观的评价自己:她就是个软弱的、优柔寡断的普通女孩,没有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内心。

    她不知道自己到时会不会被压垮、崩溃,在那种情况下继续学业是否能有回报,等等。

    想了一夜,第二天三家父母分别出去办事,把她们三个留在酒店里。只有孙明明的妈妈留下来陪她们,也是看管她们不许离开酒店。

    “你们就留在屋里上网吧。”孙妈妈,“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们去买。中午我们去酒店里的自助餐厅吃饭。”

    孙妈妈出去后,秦青三人先是警惕的沉默着用眼神交流,之后才悄悄的问:“昨晚上我妈问我要不要去留学……”

    “我爸也是这么说的!”

    “我爸妈他们也……”

    三人面面相觑,原来这是父母们不约而同商量好的吗?

    “从理智上来说,爸妈他们这样做是为我们好啦。”柯非叹了口气。

    “这是没错,但我不想让家里为我花这么多钱……”秦青犹豫道,“如果是我为了学业出去留学深造还好说,现在我连自己想干什么都不知道,出去留学学什么呢?只是为了躲避可能发生的流言?觉得这样选的话,自己特别没用!”知道自己软弱是一回事,只要没有妨碍到别人就可以自我安慰不是大问题;但因为自己的软弱造成家里的损失,这个她就接受不了了。其实在刚才开口时,秦青已经决定要留下继续上学了。就算有流言她也不怕!就当是给自己的磨炼!

    “我也不想去……”孙明明,“你们都不去,我也不要去!”她的想法就简单了,大家都去她也去,大家都不去,她也不去。

    三人商量好之后,就决定分别跟父母提了。当然要注意说话的方式方法,毕竟父母是好意,拒绝的话有点没良心(内心的谴责)……

    不料,到了下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何荣光特意提着东西来看望她们,三家父母中午回来都没出门,何荣光来的意思就是想跟他们说,关于这次打拐的事,国-家可能有安排,让他们回去后先不要说。

    三家父母均是一惊,忙问,“是不打算抓他们了?”法不责众,那些村民人那么多,听孩子们说的意思是至少周围三四个村都牵扯进去了,国-家无法处理也是有的。

    “不是。”何荣光说,“因为案情很复杂,就目前查出来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国-家打算成立一个专案组,顺着这次抓到的人贩子的线索深挖下去!解救更多被拐妇女。”

    他说,目前只挖出秦青三人所在的于家口和另一个被拐卖的女孩所在的二里沟两处;人贩子也只浮出来两个,一个是秦青三人见过的于婆,现在不知所踪,等山火烧得差不多了才能进去找她(的尸体);另一个是拐了一个被解救女孩的包婶,人已经查证据说是死了,尸体还不知所踪。当日发生山火时,有村民看到包婶和包婶的丈夫两人匆忙出逃,因为对山路不熟,好像是跑到后山去了,那边刚好是起火点之一,之后也没见他们逃出来。这两人是在这个山村里时间最久的人贩子,其他的都是“帮忙”的村民,不知内情。

    “外地的妇女被拐到这里,而本地妇女也有被拐到外地的。”何荣光说,“人贩子都会私下联络,本地拐来的女孩子通常不在本地出手,而是转一道手,由别的贩子带往外地卖出。这种情况下给打拐增加了很多难度。”他们已经认定此处只是一个中转站,一定还有人贩子跟此地的人有联系。

    “要继续调查,就不能在此时掀起盖子,上头的意思是暂时不公布此事。”何荣光说,“等案件结束后再公布。当然,所有被拐妇女的名字都不会公布出来。”他对秦青三人温柔的说,“你们只失踪了几天,到时编个去亲戚家,去外地玩疯了没有回来的理由就行了。”

    孙妈妈说:“昨天去看的那个许汉文的家长不是已经报电视台了吗?这已经让人知道了。”所以,他们才会商量让孩子们去留学。

    何荣光说:“新闻被按下来了,没有报道,报纸上的也没有报出来。因为许建民,也就是许汉文的父亲写信给电视台的时候,恰好通渠县发生特大山火,当时有人称是村里的私建火炮作坊库存火药爆炸,这是重大安全事故,所以当时关于通渠县的新闻全都被压下来了。网上的也很快被删了,所以并没有大范围传播开,你们不用担心。”

    何荣光走后,剩下的人都感觉很复杂。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让大家一时都找不出该说的话,便都成了哑巴。

    “这也算是好事。”孙爸爸说,“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用再留在这里了,还是赶紧带孩子们回家吧。他们也该回去上学了。”

    三家父母带着孩子踏上回家的路,回去之前,秦青三人还特意去医院看望了许师兄。他的父亲已经到了,看到她们之后,许爸爸竟然跟她们道歉,“都是这小子不好!你们千万别怨他!”

    “没有!不是许师兄的错!”秦青赶紧说。

    “对!他还救了我们呢!”孙明明说。

    许爸爸显然没相信,大概他儿子闯祸已经成了习惯。他认为秦青三人都是好人,所以没有告诉家人实情,许汉文才没有落埋怨。他把那两万块拿出来要还给秦青,说:“这个你拿回去,怎么能再收你们的钱呢?”

    秦青说:“我不能要!”一家出两万,这都是说好的。

    推来推去几回,许汉文说:“不然就把这钱给那两个人吧,她们身上多放点钱更好。”

    最后这两万块给那两个还没回家的女士一人一万了事。

    秦青三人灰溜溜的回到学校。辅导员和校长都是知情的,他们跟父母商量过后,决定尽量在学校里隐瞒此事。为此辅导员特意叮嘱秦青三人不要跟任何人说。就连三人缺课两天的事,辅导员还特意假装在课后找她们谈话,把此事给掩盖过去。

    学校同学都不知道,但也有人曾在网上看到一点风声,却因信息被删而知道的人不多,秦青三人也非人尽皆知的大名人,□□更新换代极快,秦青三人并没有被流言击中。

    父母商量的结果是就说秦青三个去孙明明的老家玩,多玩了两天。孙明明特意把她老家的事告诉两人,好统一口径。

    尘埃落定。

    唯一的改变就是,秦青多了两个好朋友。在经过这件事后,又有两个人知道了她的阴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