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8章 情郎还是情狼

第78章 情郎还是情狼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好累……

    段玉海趁着没人注意,躲到洗手间坐在马桶盖上,肩沉沉垂下,脊梁都弯成了虾子。

    没想到结婚这么累。段玉海开始埋怨新娘家的人,也不知怎么那么多要求,那么多事!

    他叼着烟都懒得点,现在要是有个床,他躺下能睡上一天都不带起来的。

    是不是该找人去按摩一下?段玉海开始想等办完中午的喜宴,找个理由出去找个按摩的店让人给按按肩。他扭扭脖子,觉得脖子上简直像是挂上了两袋面,坠得生疼生累。

    婚礼上少了谁都行,新郎新娘是少不了的。段玉海的手机不一会就响了,接通后梅干的声音就传来:“你跑哪去了!新郎能失踪吗?我都被人问的要上吊了!快滚回来!”

    “我出来抽根烟,就回去了。”段玉海无精打采的说。

    “要结婚的是你,你还这么不高兴?快来吧,新娘家的好几个来问了。”

    段玉海说就来就来,把手机挂断,咬了半天的烟也湿了,推开隔间门出来,顺手扔在了纸篓里。

    他拧开水龙头,洗了手还就着凉水拍拍脸,让自己精神一点。

    一抬头,镜子里他背后有个女人!

    “啊!!”段玉海吓得猛得往后一仰,整个人差点栽回到马桶里。

    眼花?

    他躲躲闪闪的再看,镜子里又没有了。

    可他的心仍然跳得像高速列车,扑通扑通的。

    看错了吧……

    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现在段玉海满脑子都是刀白凤。

    是她吗?是她吗?!

    他站在镜子前发起了呆,死死盯着镜子,想确认自己背后真的没有人。

    他想起刀白凤打来的那通电话,当时他正发愁要怎么跟她说分开的事,她的电话就打来了,直接问他:“你单位的领导是不是给你介绍了个对象?”

    “没有啊!”他条件反射的说。

    他当然不能承认!他只想跟刀白凤和平分手,最好分手后她都不知道他新女友的事,这样日后也不会找过来。

    “你说实话!真的没有?我刚好认识你领导的夫人的朋友,那我就跟她说了,说你段玉海是我刀白凤的男朋友,我们已经打算买房结婚了,家长都见过了,从大学起谈了八年恋爱,行吗?”

    “……”他哑巴了,脑海里成一团乱麻,半天才找到舌头说:“你等等,你怎么会认识我们领导的夫人?”

    刀白凤那边狠狠的把电话挂了,晚上就传来她出车祸的消息,人当场就死了。

    段玉海没敢去看她最后一面,他不敢面对刀白凤可能是断手断脚的尸体。

    而且,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想赶快摆脱和刀白凤之间的联系,他清空了他们两人的联名账户,删除了两人之间的往来邮件和电话,两人在蜂窝的游记也删了,合照也删光了,在微博的博文也删得干干净净,互动也没有了。

    最后把刀白凤留在合租房里的衣服什么的用快递寄到了她父母家。这一切,他只用两天就全做完了,然后在第三天向女友求婚,迅速敲定婚事后就开始安排婚礼。

    就好像有什么在身后催着他一样,连他父母都说最好过个一年再提这个事,不然话不好听。

    只有段玉海知道,他是被一种不可明状的恐惧给逼的!只能拼命加快脚步逃走!

    婚礼快要完成了,马上就结束了,只要婚礼办完就好了,他跟刀白凤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段玉海使劲洗了几把脸,离开洗手间。新娘已经换好敬酒服找过来了,一见到他就抱怨道:“你跑到哪里去了?衣服还没换!你还想不想敬酒了!”

    段玉海赶紧道歉,“我头疼,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忙的。”

    新娘是他领导介绍的,童日丽,今年二十四岁,top2毕业,也曾出国留学,留学回来后还没有工作就要结婚了。除了比刀白凤年轻,父母能给的支持更多,在其他方面是没办法跟刀白凤相比的。

    就算现在,段玉海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是好是坏,但跟刀白凤谈了这么多年,越到后来,越觉得不想跟她结婚,是倦怠感吗?还是已经没有爱了?他已经想不起来跟刀白凤那些甜蜜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而对待童日丽,他也没有爱,硬要说的话,是新鲜!是条件的硬性对比,让他在第一眼就比较出她比刀白凤更好的地方,而且也是从那时起,他就想跟童日丽结婚,跟刀白凤分手。

    现代人离婚比分手容易。不知是什么时候听人这么说过,段玉海从来没觉得这话这么对过。他想跟刀白凤分手,想不要有什么波折,不要被人说闲话,不要让父母亲朋知道,最好是两人悄悄的分手。

    当然,他也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因为想找童百丽才跟刀白凤分手的。他跟刀白凤也有很多矛盾,说出来未免伤感情。但刀白凤在工作上太拼,出差太多,太看重工作,这些在他看来都能算是缺点。而且刀白凤的性格太强硬,这一方面虽然童日丽的脾气也不好,但是她好哄,只要让她发完脾气就能揭过去;刀白凤却不行,她不跟你吵,却一定要辩个清楚明白,在她面前,他不能说假话,不能糊弄她,因为她会发现。时间长了,他难免觉得累,觉得她怎么就这么较真?女人,还是蠢一点好。

    他也想过,是不是一旦没感情了,以前的优点都会变得缺点?他在学校里就是喜欢刀白凤这种干脆利落,丝毫不娇气的性格,看到别人交的女朋友又蠢又作,他都会庆幸刀白凤不是这样。可他又想,那是因为他们之前没有生活在一起,当离开学校后,两人距离越来越近,一切都暴露出来。

    幸好他们没结婚,所以他也不算耽误了她的青春。

    他本来想好好分手的。他打算专心工作,两人渐渐冷淡,女人总比男人拖不起,刀白凤逼婚的话,他就拿工作和赚钱搪塞,直到她忍不了自己离开。但事情进展的很不顺利,因为刀白凤也一样热心工作根本不着急。童百丽根本不知道他还有个前女友,她也还年轻,虽然结婚的事不必着急,可她没有工作,要人陪,他只好尽量腾出时间陪她,不能陪就只能送礼物安抚。

    就在他恨不能一劈两半时,刀白凤终于发现了。这是最糟的情况!他急坏了也吓坏了!刀白凤不是肯委屈吃亏的人,他安抚不好刀白凤,童百丽那边肯定会发现!到时他就是鸡飞蛋打!

    “恭喜!恭喜!”

    “谢谢您能赏光!”

    段玉海陪着笑一桌桌敬酒,新娘年轻漂亮,很受人欢迎,都是打趣的。他特意从右边开始轮敬,把同学那一桌给留在最后。同城的不请同学说不过去,请了,又怕他们说刀白凤的事。

    偶尔,段玉海也会冒出一个不道德的念头:幸好刀白凤死了。

    “你看他,脸色跟鬼似的。”一个同学说,新人开始敬酒时,桌上的菜都已经一起上完了,据说这一桌要9999,但看起来也没什么好吃的。

    “虚吧。”一个说,抬头看愣了一下,“还真是,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又青又白,跟大烟鬼似的。”

    “跟旁边新娘一比,他快像新娘爹了。”

    “新娘挺漂亮的啊,怎么找他啊?”“你说新娘是不是不知道?”一个人挤眉弄眼的说。

    “肯定不知道啊!”另一个人说,“他都没把人带出来跟咱们聚过,肯定是怕咱们说吧。”

    “三个月前刀白凤才出事,他哪敢把人带出来让咱们看啊?三个月前他女友还不是新娘呢,更不敢带出来了。”

    一桌人哈哈笑起来。

    新娘新郎越敬越远,同学桌上的说话声更无顾忌。

    这时一个穿伴娘小礼服的漂亮女孩端着酒杯过来说,“新娘新郎暂时过不来,我来陪你们喝。”

    “哟,快坐快坐!吃两口菜!你们也真是辛苦!”

    梅干更是赶紧起身让座,让服务员拿一套新餐具给这个伴娘。

    伴娘并不认生,痛快坐下大口喝酒吃菜。她认出梅干是帮忙最尽心的,不去找他,在席上看了一圈,本想找方域,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好打听的,只好就近找了旁边一定要跟她喝酒的那个男人,问他:“你们都是新郎的同学,知不知道他以前交没交过女朋友?”

    那个男人硬被拉来帮忙本就心情不畅,再加上刚才跟同学一起回忆,越说越觉得段王爷不是个东西,便压低声音,跟伴娘两个躲在桌子下头说:“新娘不知道?他们谈多久了?”

    “半年多。”伴娘小声说,“她觉得还太早,可家里都满意,她也说早结婚晚结婚都一样,如果就是这个人,谈一年和半年没差别,反正结了也能离,就结了。”不过她们这些小伙伴都觉得有点太快了,见了父母和公司同事还不够,最好能找他以前的老朋友打听一二,毕竟公司同事也才认识他几年而已。段玉海看起来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也不至于一个老朋友都没有吧?她们觉得这是一个疑点。但本来看新郎找来这么多老同学当伴郎,还有点放心了,直到隔壁桌的人跟伴娘们说,听这些老同学的意思,段玉海跟前一个女友分手的时候很不厚道,老同学们都不太看得起他的人品。

    伴娘就想来打听一二。

    那个男的借酒盖脸,直言道:“妹子,我跟你说句实话:段玉海他真不是个东西啊!那根本不是前女友,两人根本没分手!是出了意外人没了,他把两人存的钱什么的都卷走了,一分没跟人家父母留!你说这人是不是东西?”

    “不是东西!”伴娘的眼睛都瞪成铜铃了。

    “我还有个没跟你说呢。你猜刀白凤是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伴娘顿觉这个问题很重要,迟疑的摇摇头。本质上,她们只是想探听新郎更多的过去,不是想挖出她们朋友刚嫁了一个王八蛋。

    所以她怀疑到底该不该听下去。可都到这里了,不听也是掩耳盗铃。

    “去年十一月二十四号。”

    伴娘匆匆走了,走时脸色很不好看,像怀揣着一颗炸弹,犹豫不决。

    她走后旁边的人赶紧逼问那个男人。

    男人打了个酒嗝,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后悔,“我都跟她说了……”

    “完了!”

    “你个大嘴巴!想说也别在人家喜酒上说啊!”

    “怎么办?万一一会儿要对质呢?”

    “吃也吃过了,喝也喝过了,要不咱们走吧!”

    梅干大手一挥,“走!”

    等段玉海转过一圈敬到这边来,惊讶的发现竟然有一席是空的,同学们都不见了,桌上倒是杯盘狼藉。

    “要上班,都先走了。”他呵呵笑着跟新娘一家解释,“走,咱们赶紧敬下一桌去!”他指挥摄像的别拍这一桌,去下一桌拍。

    挤到童百丽身边的伴娘看到这一桌都跑了,对刚才听说的事信足了八成。她现在就犹豫,到底要不要跟童百丽说呢?说了,她已经结婚了;可不说,这样的人能跟他结婚吗?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