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79章 新婚夜惊魂

第79章 新婚夜惊魂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伴娘到底没敢说,一是整个婚礼太乱太赶,她一直没找到时机跟童百丽单独相处;第二是她先悄悄跟熟悉的小伙伴商量,就是说知道童百丽老公的一个大黑料,说出来说不定会闹离婚那种,现在就是婚礼上,说还是不说?小伙伴有志一同的回答:别说!除非你想死!

    ——想被童百丽恨死吗?想你就说。

    ——你以为她会感激你?

    ——真良心过不去也别今天说,今天亲戚朋友多,她一个脸上过不去就可能闹起来,到时你就惨了,可能要逼着跟她老公对质。等过了今天,你再悄悄给她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吧。

    ——对了,暴料人是谁?跟你熟吗?消息可靠吗?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这么问,实在是大家对童百丽的现老公都不熟,伴娘一说竟然没人怀疑真假。

    伴娘说是新郎的老同学说的,不过跟她说完,等她出去转一圈回来这一桌人全跑光了。

    下面更是让她别说。

    ——你连谁跟你说的都说不清,别说!

    ——对质的话你怎么办?别自己打电话了,发个匿名邮件。

    ——到底是什么黑料?

    伴娘说:不能说,确实是大黑料,你们别问了,我还是打电话吧。

    婚宴从十二点半开始,一直吃到下午三点半,酒店赶人才散席。段玉海从头到尾一口没吃,连杯水都没喝,可他也一点都不饿不渴,只觉得自己快累得灵魂出窍了。

    伴郎都跑了,他只好让他爸爸站在酒店门口送客人,他跟酒店的人联络出租车送人走。送到一半,他爸爸过来跟他说有几个亲戚喝了酒暂时走不了,想在这酒店订个房休息一下。

    段玉海就有些烦,他爸爸说:“要不订到你那个酒店?”这说的是段玉海和童百丽的蜜月酒店,婚礼结束后两人不回家,去酒店休息一晚后,明天就坐飞机去度蜜月了。蜜月酒店是五星,喜宴酒店只是三星。

    段玉海可不想一会儿再见到亲戚,摇头说:“那就在这里订吧。”

    他爸爸就拿着钱包去前台订房间,一口气订了四间。“我跟你妈也不回家了,回家还要收拾,今晚先在这里休息,明天再回去吧。”

    段玉海让他爸随便,刚发现已经有段时间没看到童百丽了,他爸说:“去卸妆换衣服了吧?”

    段玉海就化妆间找,只看到了童百丽的妈妈,她正在收拾化妆品和换下来的婚纱和敬酒服,地上堆着几个大行李。段玉海上前帮忙,童妈妈说:“这个我来就行。送完客了?那就去发动车吧,早点回去休息,丽丽我去叫,她在厕所呢。”

    段玉海把行李提出去,童妈妈去洗手间,挨个敲门,找到童百丽后喊她,“丽丽?快出来吧,要走了。”

    隔间里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丽丽?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童妈妈问,“你开门,让妈妈进去。”

    “没事!”隔间里传出来的声音鼻音很重,童妈妈问:“你是不是感冒了?着凉了?”

    “没事!”隔音的门打开了,童百丽走出来,童妈妈吓了一跳,可能是刚卸妆的关系,童百丽看起来脸色惨白,眼圈很重,眼睛红通通的,目光还有点呆滞。

    “妈,我没事。”童百丽站在洗手池前,按着太阳穴,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童妈妈说:“我去给你找点药,我带药了。”

    她出来发现行李都被段玉海提走了,就快步小跑着追到停车场。段玉海正在暖车,暖气刚开,车里气味还不太好闻,他开着车窗通风。看到童妈妈连忙下车,“妈,有事?”

    童妈妈从后车厢拿出行李,翻出药包来说,“百丽可能感冒了,我给她把药送进去。”

    童百丽吃了药说好多了,“刚才头都快疼死了!”她说。

    童妈妈有点紧张说,“那要不今晚就回家睡?”

    童百丽想了想摇头说,“算了,从家里去机场太远了,再说家里还没收拾,太乱也休息不好。”

    她上了车,童妈妈站在车窗前嘱咐童百丽,“有不舒服就早说,大不了不去蜜月也行,你身体不舒服也玩不开心。”童百丽都答应了,她再给段玉海说:“你看着点丽丽,别让她生病了。”

    “妈,你放心吧。”段玉海答应道。

    到了蜜月酒店,段玉海跟行李小弟把行李送进屋,童百丽一进屋就坐到沙发上有力无力的指着他的外套,“你的电话在响。”

    段玉海给了小费,看她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就拿电话出去接。他刚出去,童百丽的电话也响了,她接起来:“喂……”

    “百丽?你不舒服?”电话是伴娘打的。

    “头疼,可能是冻着了。”童百丽说,“有事?”

    “……那还是改天再说吧。”伴娘说。

    童百丽没问原因就嗯了声,把电话挂了。她挣扎着起来,走进卧室,脱了身上的衣服,放热水泡澡。

    段玉海的电话是梅干打来的,说因为方域很久没回来了,大家看婚礼也差不多完了,就拉着方域去喝酒了。

    “这样啊,我今天都没跟方域好好喝。”段玉海说,“你们去也不叫上我!”

    他知道自己在同学中的评价,今天的人几乎都是梅干拉来的,不是梅干,说不定没有一个同学来参加他的婚礼。老同学们半途离开的原因,他也不想深究,问出来大家都尴尬,倒不如这样粉饰过去。

    “你今晚可是洞房花烛!叫你出来不是让新娘不高兴嘛!”梅干哈哈道。

    “唉……什么洞房……”段玉海深深的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婚结的有多不痛快……”他下意识的想说童百丽和童家的坏话,好像把自己打的惨一点,同学们对他的怨恨就少了。

    不想梅干根本不想听他这些破事,哈哈道:“不说了不说了,再说嫂子要来找人了,挂了啊,等你蜜月回来再联络!”

    拿着无声的电话,段玉海心中特别不是滋味。他此时又感觉冤枉起来。现在这个时代,男女分手根本不少见。要不是刀白凤突然死了,他怎么会连结婚都像做贼呢?

    只是在他心底深处,格外回避了他和刀白凤一起存的钱,一起做的投资。这些现在都在他手上。可他本来只是害怕刀家拿这些做文章,他只是不想让童百丽发现他跟刀白凤的关系那么深。钱上的关系本来就最难撇清。全都让给刀家,他不甘心。刀白凤虽然工资比他高,但投资都是他在做,是他把两人的钱翻番的,再说谈了这么多年,两人也花了不少,每年给双方父母的礼物都是从这笔钱中出的,两人买车、旅游、交际等应酬的钱全都混到了一起,早就分不清了。

    前年刀父生病住院,钱也是他们出的。刀家换房子,刀白凤也出了钱。只看这些,也足够顶刀白凤这些年的积蓄了。所以段玉海觉得自己把剩下的钱全拿走也是应该的。

    说一千,道一万,他还是心里有鬼才难得安宁。

    他在走廊上发呆,不知过了多久才回神,都冻得有点冷了。他走进房间,没见到童百丽,转去卧室才听到洗澡的水声。

    浴室门前的地毯颜色渐深,段玉海一脚踩上去竟然踩了一鞋底的水,他才发现水漫出来了!赶紧推门进去,“百丽?”里面没声音。

    刷的拉开帘子,童百丽闭目泡在冒热气的浴缸里,水正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漫出来,水龙头还在哗哗的放水。

    段玉海踩着水过去,伸长手臂把水龙头关上,袖子、衣服下摆全湿了!他发怒道:“你怎么一直开着水!”

    童百丽掀起眼皮扫了他一眼,不说话。

    段玉海忍住气,“你是不是头还疼?我给你找点药吧?”

    他出来找药,童妈妈备的药很齐,还有小说明,他给她冲了一杯感冒冲剂,端着杯子再回来却看到童百丽已经从浴室出来,水也不擦的躺下了。他把药端到她面前,“喝点药再睡吧?”

    童百丽连头脸都用被子盖住了,在被子下摇摇头。他看到湿头发把被子头和枕头全浸湿了,说:“你不把头发擦干再睡,湿湿的多难受啊。”童百丽没反应,他也实在很累,懒得说了,把杯子放在床头说:“那等你想喝时再喝吧。”

    浴室已经被水淹完了,现在叫服务生进来收拾又怕吵了童百丽睡觉,他还没洗澡呢,只好自己先把水放干净,随便冲一冲就出来。

    因为在喜宴上一口没吃,此时段玉海有些饿了,他看童百丽还睡着,就留了张纸条,自己出去找吃的。

    酒店里面有自助餐,但太贵了。段玉海虽然饿却不是很有胃口,出了酒店,在附近街上开车转了转,找了一家看着挺干净的小店进去随便吃了点就回了酒店。

    童百丽好像从他出去后就一动没动,房间里很安静,卧室里可能是窗帘都拉起来了,非常暗。

    段玉海脱了衣服,从另一边上床,躺下睡觉。虽然才下午五点多,可他已经累惨了,立刻就睡着了。

    段玉海恍惚间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咖啡厅里,他恍惚记得,自己约了刀白凤来谈分手。

    他想起自己今天在单位给刀白凤打了电话,约她到这里来谈。

    早就该谈分手了。

    他想,一会儿要怎么说?刀白凤是个很理智的人,只要跟她说清楚,分手很容易。但是不能被她发现童百丽的事,她知道后就麻烦了,如果她知道他脚踏两条船,找上童百丽后才想跟她分手,她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两人之前的钱要怎么分呢?段玉海早就想好了,不算升值部分,两人可以按每人每次往里交的钱平分,但要先减去两人已经花掉的,比如刀白凤给她父母花的钱,这些都要减去;升值部分是他赚来的,如果刀白凤愿意分手,他可以跟她四六分,他六,她四。如果她不想分手,那升值部分可以给她,这已经算是他吃亏了。如果这样她还是不愿意分,那他就一分都不给她!

    一遍遍想好,可刀白凤却一直不来。段玉海握着手机,总觉得该给她打个电话,可是又不想打这个电话。

    他抬头时才发现刀白凤已经坐在他面前了,好像已经坐了一会儿了。

    她不说话,就看着他。

    他说:“你……你想想吧,我……我们这样下去不行,我想……我们……不太合适……我是说……”

    他突然觉得呼吸不上来!好像有什么堵住了他的鼻子!捂在他的脸上!

    他想起来了!刀白凤已经死了!

    当他想到时,他好像栽倒在咖啡厅的地板上,天旋地转。他徒劳的伸着手,想抓住什么,却抓不到手里。

    她要杀了他吗?要杀了他吗?

    段玉海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呼哧呼哧喘粗气,他没发现这是酒店的床,向外翻时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来,还带下来了一个枕头。他发现自己心跳很快!他抓着枕头,想起刚才清晰的窒息感,难道就是这个枕头?他跪直身,向床上看,童百丽背对着他睡得正香,刚才他滚下床,她都没醒。

    不是她……再说她也没必要……

    那就真的是刀白凤吗……

    段玉海打了个寒战,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