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0章 你爱的是谁?

第80章 你爱的是谁?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窒息的感觉太真实,简直不像在做梦。虽然很累很困,但段玉海不敢在床上睡了,他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从行李箱中翻出长羽绒服盖在身上,竟然也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段玉海饥肠辘辘被饿醒,睁开眼睛才发现童百丽早就起来了,已经洗过澡正在换衣服化妆,客厅和卧室全是打开的行李箱,她不停的挑衣服,好像把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行李箱被翻得乱七八糟。

    段玉海被这一幕吓得连饿都忘了!他们早上时间很赶,根本不能浪费!这么多行李箱还要重新整理,想到就让他头大!

    “哦,你醒了?叫客房服务吧,我们没时间去外头吃了。”童百丽转头对他说,她精神百倍,一点也看不出生病的样子,又是段玉海熟悉的那样了。

    这让他一肚子气都憋了回去。蜜月旅行还是希望能开心点,他不想再吵架,就主动问她:“你身体还好吗?”

    “好,没事了,谢谢你亲爱的!”童百丽还轻快的跑过来亲了他一口,带着满身香气,段玉海的气消了不少,拿起电话说:“你想吃什么?我来点。”

    “都行!你看着要吧,尽量简单点的!”

    段玉海就点了虾饺、叉烧包、肠包、牛角面包、火腿煎蛋、沙拉和牛奶咖啡。

    都是很快能送到的东西,段玉海进卧室的浴室发现也摆满了童百丽的化妆品,只好在客厅的洗手间洗漱换衣服,出来后又收拾行李箱。童妈妈把行李箱收拾得很好,都是大包小包,还专门写了备忘录,段玉海照着备忘录收拾,也是手忙脚乱。等登机的各种零碎收拾好了,他进卧室去收拾衣服,拿一件问童百丽:“这件你还穿吗?”

    “不穿!”

    “这件呢?”

    “也不要!”

    他任劳任怨的,童百丽只要收拾好自己就行,他走到她身边时,被她拉住亲了一脸口红印:“亲爱的!你真是太好了!”

    段玉海温柔的说:“你慢慢来,我们时间还够。”

    早餐到了,段玉海喊童百丽出来吃早饭,突然想起在装常用药品的那个小包里有一张备忘,起身去拿,说:“你妈让你记得吃药。”药是装在药盒里的,也看不出是什么药。

    “我都吃过药了!”童百丽噘着嘴撒娇。

    “乖,你昨天都感冒了,妈妈也是为你好,快吃了吧。”

    童百丽不情不愿的数药片吃,这时手机响了,段玉海进去替她拿说,“你吃,我给你拿过来。”

    拿来手机,童百丽仰脖子喝完咖啡,吐着舌头说:“我吃过了啊!别再逼我吃药了!”伸手要手机,段玉海给递给她,喝了口自己的咖啡,喝完舔舔舌头,总觉得口感有些沙沙的,咖啡没过滤?

    “是冰冰啊。”童百丽说了声,段玉海知道是伴娘。她接通甜蜜道:“冰冰?这么早找我有事吗?”她嗯嗯两声,看了眼段玉海,“在啊!行,你等等啊。”然后拿着手机进卧室,还把门关上。

    段玉海奇怪的看了卧室门一眼,没精力去管,趁此时机赶紧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他昨晚等于少吃一顿。吃完后打电话请酒店准备车,还有上来拿行李等。都安排好了,他去敲门:“百丽?该走了!”

    “好!”里面说,童百丽随即打开门,对着手机道:“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冰冰!多亏你告诉我!”然后挂了电话,亲了段玉海一下,“我准备好了亲爱的!”

    “冰冰找你什么事?”他问。

    “哦,她让我帮她带个古驰的包包!今早她上官网查说那个包有了她喜欢的颜色,特意告诉我让我帮她找。”

    段玉海觉得刚才的电话不像说这个的,不过她和伴娘之间的女人话题他也不想深究。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这让段玉海的心情很好。在车上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他报了平安。到机场后报关时也没排队,行李也很顺利的过了关,飞机准时起飞,连坐在前后的旅客都没有爱吵嚷的小孩子和多事的老夫妇,都是要去旅行的年轻人。

    坐上飞机后,段玉海就昏沉欲睡,可能是昨晚没睡好,这几天也太累,现在终于都熬过来了,他就放松了。最后飞机还没升空,他就睡着了。

    “亲爱的,醒醒,我们到了。”童百丽推醒他,“你睡得真香!一定累坏了!”

    段玉海迷茫着醒来,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你这样真可爱!”童百丽笑眯眯的说,“没想到你睡不醒时是这样!”

    过道另一边也是一对旅行的小夫妻,男的说:“结婚这么累啊!”

    童百丽说:“他特别能干!什么都是他干好了,结婚我一点心都没操!”夸得段玉海竟然觉得那些辛苦都挺值的。

    女的说,“下了飞机到旅馆就好了。”

    但下飞机时,段玉海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累,他拿行李时胳膊一软差点砸到头!幸好旁边的人帮忙托住行李箱,吓得空乘都心惊胆战,亲手帮他们把行李箱拿下飞机。

    “我怎么这么累?”段玉海说。

    “亲爱的,你太辛苦了。”童百丽挽着他说,“交给我吧,你好好休息。”

    段玉海还想她肯定办不了,没想到她一个人换钱取行李叫车入住酒店等等,全都办得漂漂亮亮。

    “老婆你真棒!”段玉海脱了外套躺在酒店的床上说。

    “放心吧!”童百丽仍然精神百倍,八个小时的飞机对她来说好像没有一点问题,段玉海看她换了衣服,知道她想出去吃饭就挣扎起来要陪她去。“不用,不用。”童百丽按住他说,“我就在酒店的餐厅吃,吃完再给你叫点东西带回来,你累成这样,好好休息吧。”

    “那你一个人去真的没事?”段玉海很心动,要是她不要人陪,那他真的宁愿留在房间里。

    “真的。”童百丽说。

    段玉海就倒在床上说:“那我睡了,你回来时再叫醒我吧。”他真的很累,而且睡觉突然变成了非常吸引人的事,他从没觉得床和被子这么有魅力,好像睡觉成了人生第一大事。没听到童百丽出门的声音,他就已经睡着了。

    睡梦中一开始是和缓而平静,让人深感幸福,完美无缺。但突然就像乌云袭来笼罩天空,又像电影放到了最可怕的时候,急促的音乐让他心脏狂跳!像突然发现自己借了几千万的高利贷;突然被单位的人发现他在办公室跟人偷-情;突然被警察找上门问他跟刀白凤的意外有没有关系,他转移账户的钱被警方发现!为财杀人!他说不清了!

    “不……我没有……不是我……真的是意外……”他在恶梦中挣扎,浑身被紧紧缠住无法脱身!

    他想叫!却叫不出来!

    怎么回事?!

    他清醒的发现自己的口鼻好像被酒店的枕头捂住!他还能闻到消毒水和洗洁精的芳香!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口水浸湿了枕头的一角!

    有人闯入酒店房间想抢劫!!发现有人在房间就想杀了他!对了,他刚才说梦话才被人以为是醒着的!童百丽出去了,他们就以为房间里的人都出去了才想进来偷东西!

    这一瞬间,他想到的就是在网上看到的此地抢劫旅客,对中-国-人不友好的事!

    会死吗?会死吗?!

    段玉海猛然坐起来!心脏狂跳,粗喘不休。

    房间里安静得很,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床上乱糟糟的,被子一半滑到床下,枕头好像被人扔下去一样飞得到处都是,有一个甚至挂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做恶梦?鬼压床?

    他下了床,先去看房间的门,锁得好好的。行李还放在客厅原地,不像是被小偷翻过的样子。他看到放在沙发上的外套,里面的钱包和手机都在原处。

    怎么回事?

    他去浴室用冷水洗了把脸,冻得一激凌。镜中的人看起来简直像个大烟鬼。

    他出来看看表,发现他最多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可现在让他睡觉他也不敢睡了,睡意全都刚才的恶梦吓跑了。

    洗澡吧。

    他放了一缸有些烫的热水,整个人泡进去,舒服的直叹气,筋-骨-酥-软。

    段玉海的心情渐渐变好了,来旅行就是要快乐一点。可能最近压力太才会做恶梦。

    他想多泡一会儿,童百丽不会那么早回来,一回来这浴缸又要让给她了。趁她不在他才能舒服和泡澡。

    他站起来,想去把手机拿过来随便上上网。

    一股水流像女人的头发,突然缠住了他的脚腕!将他向后一拉——

    咣当一声!段玉海的后脑勺疼得像要裂开!跟着缸壁太滑,他直接向下滑到了水底!

    原来浴缸这么深吗!听说浴缸有四五十厘米深,这么深的水,怪不得……

    段玉海一开始还不紧张,虽然头很疼,也很晕,但他从来没想过浴缸里会淹死人。

    他想坐起来,可整个人像僵了一般!

    刚才撞着哪里了吗?

    他伸手抓住浴缸边沿,但手竟然毫无力气!

    这样下去会淹死的!

    段玉海挣扎起来!但小小的浴缸此时就像他的棺材,将他牢牢锁在里面,挣扎也逃不出来。

    是刀白凤吗?

    这么一想,从腿就开始冷起来,一瞬间他就能感觉到脚尖变得冰凉,冰冷迅速漫延到大腿。

    冰冷是真实的!他明明全身都浸在热水里!可是腿却觉得冷!

    是你吗?是不是你?刀白凤,你来要我的命吗?

    段玉海哭起来,就算在热水里,眼泪也更烫。

    “咳……咳……”他呛得厉害,窒息感再次涌上,眼泪也流个不停。他想求饶,想求刀白凤饶命。

    不是我害的你……真的是意外……钱、钱……钱我马上还给你爸妈……我还会去看他们,把他们当我爸妈孝顺……你就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其实……其实我爱的是你……我到现在都只爱你一个……跟童百丽结婚只是因为她是我领导介绍的人……她家里条件好……我跟她结婚只是为了钱……我只爱过你……

    ——真的?

    这个声音穿过水面变得不真实,好像被水扭曲了。

    可他真的听到了!

    段玉海的眼泪流得更凶,他拼命点头!

    真的!我真的只爱你!你放过我吧!

    ——好,那我救你。

    一只冰冷的手握上他的胳膊,让他打了个寒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这只手像毫不费力一样把他拉出水面。

    哗啦一声,段玉海轻而易举的坐了起来!浴缸里的水经过刚才只到他腰部了,大半的水都被洒了出去。

    “呼……呼……”段玉海惊惧的左右看,拼命呼吸。

    是真的还是假的?刚才是做梦还是刀白凤真的来了?

    段玉海不自觉的握住刚才被拉的左手手腕,低头看,手腕内侧还有刀白凤的指甲痕迹,几个浅浅的半月型印在他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