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2章 真的疯了?

第82章 真的疯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段玉海后知后觉的,直到被警察和酒店侍者送回房间,听童百丽跟他们在客厅争吵时才发现,原来他刚才的反应被人当成了疯子。也就是精神不正常的人,这让他格外沮丧,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童百丽在客厅里肯定的说:“我的丈夫很正常!非常正常!”

    “女士,如果你能确定的话。”一个警察说,另一个警察注意到了桌子上的便携药盒,拿起来晃了晃,“女干,或许你需要解释一下这个。”如果那个男人不是疯子,那就有可能是嗑-药了。

    童百丽上前一把将药夺过来,“那是我的药!”

    两个警察交换了一个眼神,“女士,我们并不想找麻烦。”

    酒店经理此时上前叫住两个警察,“先生们,先生们,请过来……”他把两个警察拉到一旁,“如果我们的酒店发生这种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丑闻。”不管那个中-国-人是疯子还是瘾-君-子都不行,因为他们酒店每年接待的客人中有大半都是来自中-国,他不能让客人们留下这样的印象,所以他必须要保护客人的名誉和隐-私。

    经过这位经理的努力,两位警察答应不控告此事,但需要这位女士和她的丈夫做一个保证,保证没有进行违法行为。

    “为了你们酒店好,让他们快点滚!”警察悄悄说。

    经理说,“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童百丽得到了经理的通知,希望他们能换个旅馆,或者——“您的丈夫可能是不习惯外国的生活,时差或饮食之类的,看他这么可怜,女士,或许你需要重新考虑您的旅行计划,毕竟爱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你们说,这种酒店我也不想再住了!”童百丽大声说,经理立刻表示马上就能办理退房,还问她需不需要订飞机票。

    段玉海一直躲在卧室里,发生的这一切都太让他感到丢脸了,所以他不愿意出去面对那些外国人的鄙视。

    童百丽进来后,他说:“他们走了?我们可以回国了?”

    “我们马上走!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童百丽搂住他说,“亲爱的,我相信你没病!全都是他们在瞎说!”

    “你真的相信?”段玉海突然非常感动,他过去对她没多少感情,只是认为她比刀白凤更适合结婚,但经过刚才后,他觉得童百丽才是真正爱他的人。

    “嗯!”童百丽说,“我们这就回

    订到机票后,童百丽和段玉海就准备回国了。还有八个小时他们就要坐上飞机,童百丽开始收拾行李,但她总是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换来换去,结果就是越收拾越乱。

    段玉海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好。虽然解决了酒店和警察的怀疑,但真正的问题还在,刀白凤还在跟着他。只有解决了刀白凤,他才能真正安心。

    等他回过神来就吓了一跳,他们的四个行李箱全都打开了,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放得到处都是。“你在干什么!”他大声说。他从没这么对童百丽说过话,不过在刚才确定了她的心意后,他觉得自己也不必对她那么小心捧着了。

    “我在收拾东西!”童百丽自己看起来也很乱七八糟,她右手拿着一个包,左手是两件衣服,胳膊上和肩上也搭得有衣服裤子围巾什么的。

    “有你这么收拾的吗?把拿出来的东西装回去不就行了?为什么要都拿出来!”

    “我想整理一下嘛!”童百丽大叫,声音尖锐得让他头疼,他一下子就没有兴趣继续跟她吵了。

    “你不要大叫!声音小一点!走廊上的人都听到了!行了行了,你收拾吧。”段玉海去了客厅。

    童百丽在卧室里摔东摔西的整理行李,段玉海心想也不必去管她,最后不管收拾成什么样,把东西都塞进四个行李箱就行了。

    本来最后的八个小时他们可以轻松一点,但房间里乱成这样,让人看到就心烦。段玉海回忆后发现自己这一趟只看了机场和酒店,别的哪里都没去,这也太遗憾了。

    “我去咖啡厅坐一坐。”他对卧室里的童百丽说,见她像没听见一样,就自己拿上钱包出去了。

    咖啡厅在酒店的第十九层,窗外有着很美丽的城市景色。段玉海点了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坐在窗前欣赏风景,这是他几天以来最轻松也最像旅行的时刻了。

    而且他此时身体也不难受了,也看不到刀白凤,真是太好了。

    这时有个白人女人来搭讪,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言行中透露出暧-昧的信息。这个女人足有五十多岁,老皮老肉,看起来十分像美国电影中的保姆,身形庞大。她浓妆艳抹,在段玉海面前骚首弄姿,摆出等他追求的架势。

    段玉海好笑,不知这寂寞的白人女人用这种手段勾搭了多少来这里打工的移民,看到他就以为能轻松上手?他也不拒绝,高坐钓鱼台的看这女人的丑态来作乐。看她在他面前摆出种种条件,暗示她的房间号码,说起她在乡下的农场,说起她的年轻情人以证明她还是很有魅力等等。

    侍者来换过两次咖啡,对他们这一对组合不免投以惊异的注目,咖啡厅中其他的客人也不乏对他们这桌好奇的人,这让段玉海渐生烦意,好像他也成了笼中的猴子任人观赏取乐,就拿起账单示意侍者买单。为了对这个女人表示他并不是缺钱而愿意卖身的男人,他将两人的账单都付了。但这好像给了这个女人更糟糕的暗示,她竟然在他起身后,也站起来挽上了他的手。

    这下连侍者和客人都认为他们已经谈好价钱,准备回房间了。

    段玉海不想在大厅广众之下闹起丑事,勉强陪这个女人走到咖啡厅外,他才抽回手说:“感谢您的青睐,女士,请原谅我不能相陪了。”

    这位女士显然不明白,还要去拉他,他只好露出恶相,“请您不要再骚扰我了!您的年龄和我的母亲一样大!实在不是我心仪的对象!”

    这个女人一下子就发了疯,愤怒的用脚踢他,用手包打他,一点也看不出风度来,段玉海实在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这个女人竟然能转脸就变成泼妇,难道此时她不应该羞臊的赶紧离开吗?她就不嫌丢脸吗?简直比农村的大妈还不要脸!

    段玉海只想一会儿侍者就会过来阻止她,但没想到被这个女人打了好几下都没有人来,他却不敢还手,之前才被警察认为是疯子,他又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根本不想进警察局再体会一次歧视。没有办法,他看到旁边就是消防通道,只好躲进去,结果那个女人也追进来,竟然一脚把他给踢下了楼梯!

    段玉海滚下楼梯,浑身疼的厉害。那个女人没有再追下来打,可能也怕他受伤太重被他追究,她逃走后,他躺在地上许久都没能爬起来,断断续续的叫救命,也没有人听到过来。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

    段玉海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委屈加恐惧让他更加难受,爬都爬不起来了。

    他只希望能尽快有人找到他,发现他。

    百丽……百丽一定会来找他的……

    他在地上蜷缩起来。

    这时面前又出现了一双腿,他抬起头,是刀白凤。她穿着夏日的套裙,连有些长的额发都跟生前一模一样,他还记得刀白凤最后一件跟他说的事就是想换个理发师,现在这个手艺越来越敷衍,还总是推销东西和服务。

    “白凤……”他说,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可能是此时此刻并没有旁人,他又实在太倒霉,便不顾脸面起来。“白凤,你看我都这么惨了,你就不要害我了好吗?”他往后缩了缩,还是不肯爬起来。

    刀白凤蹲下来,向他伸出手,他吓得眼泪更多了,“白凤,你饶了我,等我回去后一定把钱都给你父母!”

    ——我爱你。

    段玉海就说:“我也爱你!”——你真的爱我?段玉海用力点头,不停点头,生怕她不相信就要来杀他。

    ——我相信你

    段玉海挤出一个笑,好像很欣慰很高兴,还强抑住害怕去抬头看刀白凤泛白的脸。

    ——你信不信我?

    段玉海:“相信,我只相信你!”

    ——真的吗?

    段玉海继续拼命点头。

    之后不知过去多久他才被酒店的清洁工发现,直接被送回了房间,医生也被叫来了,怀疑他嗑-药。

    他当然没有嗑-药,但医生大概是受到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建议他暂时不要再吃任何药片,“是的,先生,我知道,我明白,但你要知道,为了您的健康,请不要再服用任何不明的药物了,这是为了您好!”除了这个建议外,那个医生什么都没留下就走了。

    段玉海气得发疯!他病得那么重!从住进酒店的第一天开始就感冒了,还有疲惫,压力大等等搞得他这么严重,而医生竟然就听信酒店侍者和警察的怀疑就认为他这都是嗑-药引起的!不负责任!庸医!

    另一个让他生气的事就是童百丽在他离开后一直在整理行李!房间里还是乱得不像话!侍者们把他送回来时竟然连个能放下他的地方都没有。沙发、床都堆得满满的。

    当然,童百丽也没有发现他失踪的事。

    而且他们回到房间后没多久就必须出发去机场了。

    童百丽好像也丝毫不在意他被人抬回来,只关心行李,听侍者问什么时候准备车时,她生气的大叫:“我的行李还没收拾好!”

    段玉海被医生气得半死,只想赶紧回家,至于在家里的医生不至于认为他嗑-药,会给他好好看病,开一些管用的药。

    “我们要赶飞机,快点把行李装一装,赶飞机要紧!”他气童百丽搞不清轻重,对侍者说:“请帮我们叫车,十分钟后出发,谢谢!”

    侍者出去后,童百丽却不肯收拾行李,段玉海说:“我们已经定好机票了!”要赶飞机回家的急迫让他的一身病疼都不见了,他现只盼能早日回家。

    “我的行李还没收拾好!机票退掉好了!”童百丽说。

    段玉海都不相信这话是从童百丽嘴里说出来的,“你在开玩笑?我们要赶飞机啊!酒店已经退房了,不上飞机我们要睡大街的!”

    “反正行李没收拾好我哪都不去!”童百丽对他喊。

    段玉海不管她,自己去收拾行李,不管什么都往行李箱里一团,塞进去就行。童百丽不愿意,他在前面收,她在后面给他捣乱。

    “你别闹了!”段玉海对她大吼。

    童百丽却像小孩子一样噘嘴看他,就是拉着他的手不让他收拾行李,软声软调的说:“让我来收拾,我能收拾好,收拾好就能走了!”

    “飞机不等人啊!”“等等就好了。”

    他都怀疑童百丽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前台打电话通知出租车已经到了,要不要帮他们拿行李下去。可行李箱一个也没装好,段玉海没办法,只好请他们稍等。

    可等了一个小时,前台不但打电话来催,还有侍者上来看他们为什么还不下去,但进来一看就傻眼了,屋里两人好像在吵架,所有的行李都铺开在房间中,根本走不了。

    最后前台打电话说出租车不能一直等,已经走了,还有他们的房间已经到时间了,下一波客人马上就要入住,请他们立刻离开。

    段玉海对童百丽吼:“你是不是有病啊!现在飞机已经误了,出租车走了!酒店也不让我们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他甩开童百丽的手,转身去卧室收拾自己的行李,“你不想走我走!你自己收拾吧!”

    他背对着童百丽,蹲下来捡自己的衣服,后脑勺突然一阵激疼!雷鸣像在耳边炸响!整个脑袋都被震得一片空白!

    当他倒在地上,眼尾扫到身后是童百丽举着床边脚凳。她用这个砸他?为什么?

    然后他就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