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3章 两个女人

第83章 两个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从昏迷中醒来,段玉海惊恐的发现他竟然好好的躺在酒店的床上!

    枕在柔软的枕头上也不能掩盖他后脑勺被狠狠击中的剧疼,醒过来后痛感仍在,抽痛中还能感觉到湿润的头发和浸湿的枕面。

    伤口有血吧?为什么他不在医院?

    卧室中很昏暗,床上和地上还散乱的放着衣服,这仍是那个酒店房间。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了。段玉海僵硬的躺在床上,眼珠四处转,不敢发生声音。

    这时,浴室的门推开了,他惊恐的转动眼珠,是童百丽!

    随着浴室中冒出来的热气,她穿着浴衣走出来,神情竟然无比自然,看到他还高兴的扑到床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醒了?你睡着以后,我跟他们说,他们就让我们继续住了,你不用担心了。”

    段玉海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脑中疯狂转动。现在的情形不对。外面都是外国人,而他行动不便,童百丽的反应也很不正常。他迅速判断出目前不能再激怒童百丽!

    “好。”他说,“我口渴,你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好!”童百丽跳下床,很快给他倒了一杯水,水竟然是热的。她说:“我跟他们借了个热水壶。”

    段玉海心不在焉的喝了几口,有意一皱眉,装做糊涂样说:“啊呀,我的头很疼,打电话叫医生来吧。”说完他就不安的观察童百丽的反应。

    童百丽说:“医生已经来过了,他们说你没事。”

    说谎!骗人!

    段玉海更不敢刺激她了,心里也开始怀疑:童百丽是不是不正常?哪有因为赶飞机的口角就拿脚凳打人的脑袋的?

    “没事就好,我很困,想睡了。”段玉海装做要睡觉,闭上了眼睛,过一会儿又睁开说,“你想出去就出去吧。”他想让童百丽出去,这样他就可以偷跑或打电话给前台叫警察来了。

    童百丽摇头:“行李箱还没整理好呢。”她笑嘻嘻的,“你不是还为这个生我的气吗?我很快就能整理好了。”

    段玉海顺着她说:“是吗?我都想不起来了,头很疼,我睡一觉啊。”然后就装睡不理她了,听童百丽坐了一会儿,真的转身去收拾行李了,她在几个房间里转来走去,声音不停,段玉海心里着急,却只能装睡,后脑勺上的疼痛倒是帮了他的忙,让他不至于真的睡着。

    在疼痛中,段玉海拼命回忆童百丽的事,这么一想倒是事事都是疑点。比如,童百丽年轻漂亮,学历家世都不错,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呢?之前他也认为他们俩人很般配,现在男人比女人好找,他学历不错,工作很好,长得也一表人材,配童百丽绰绰有余。但此时将两人条件对比,不得不承认童百丽找像他这样的那是很轻松,找比他更优秀的也不难;他想再找童百丽这样的就不容易了。这就有问题了:童百丽家干嘛找他?两人谈恋爱时还好说,他突然要跟童百丽结婚时,为什么童家比童百丽更积极呢?

    童百丽是不是有问题?

    两人结婚以前从来没住在一起过,约会也只是去吃饭看电影,想旅行都被童家拒绝,而他也因为有刀白凤的缘故不敢做得太明显。他本以为童百丽答应结婚是因为她太年轻想事情简单比较好哄,他当时还想这样蠢一点的女人才好,如果是刀白凤,肯定会问他很多比如两人结婚后房子怎么住,双方父母怎么照顾,孩子是今年生还是明年生,家庭计划是什么等等,听到就让人累得不想结婚了。

    现在段玉海的脑子里,刀白凤和童百丽成了两个世纪难题,让他百头千绪,之前以为这个好,所以想跟那个分手跟这个结婚;现在又发觉这个好的可能是残次品,那个却早早死了还来缠他。既难过又伤心,委屈更害怕,只想两个女人都不好,早知不听父母的,不该早早结婚,多考虑一下就好了。

    现在他落在童百丽手里,不知她是真疯假疯,他脑袋后面的口子却是真的,这里语言不通,父母不在身边,想去医院警察局都不知道路,真是落到绝境了。

    想来想去,只能是趁童百丽不注意的时候逃出房间求救。

    童百丽好像专心收拾行李,自从段玉海看她是精神病后,对她收拾行李却越收拾越乱就不奇怪了,他忍着疼,偷偷从眼皮缝里盯着她。说实话,如果不是被她敲了脑袋,看她的样子实在不像有病的人。看她只穿内衣,光着两条大长腿在房间里像羚羊一样跳来跑去,实在是个美人。叫段玉海又可惜起来,这个妻子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他倒觉得两人真可做一对恩爱夫妻。可惜她有病,等回了国头一件事就是瞒着她家里人跟她离婚。不然精神病生个小精神病,他的孩子也要被她连累了。

    段玉海又想起他这几年攒的钱全都因为结婚花光了,实在叫人不甘。童家把个有精神病的女儿嫁给他,理当给他赔偿。若是能叫童家父母赔些钱出来就更好了。

    他算着时间,看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房间里的行李箱仍旧乱糟糟的,他清了清喉咙,叫童百丽过来,“你饿不饿?我躺在床上也不能陪你去吃饭,你要是肚子饿就自己去吃吧。”

    童百丽的眼神在一瞬间好像充满对他的怀疑。

    段玉海马上警醒过来,自从把童百丽当成精神病,他不自觉的就开始把她当成没脑子的蠢货了,刚才那话说的太明显了!

    正当他焦急担忧该怎么弥补时,童百丽突然扔下手里的东西,笑着说:“是啊,我都饿了,那我先去吃饭了,亲爱的。你要是饿的话,就叫房间服务吧!”说完,她还特意把拿到客厅去的电话机给他搬过来,放在床上。

    段玉海怕这是她故意做出来的假相,竟然不敢打电话,反把电话推到一边说:“你把它拿走吧,放在床上我不方便。”

    “哦,是啊。”童百丽果然把电话给拿回客厅了,段玉海见猜中了,更加紧张。童百丽趴在他身上亲了他一口,“亲爱的,那我去吃饭了。”她转头钻进浴室,又是化妆又是换衣服,打扮得光鲜亮丽才出来,提着小包就出去了。

    段玉海等了又等,生怕这是一个陷阱。好半天不见动静,他一个骨碌滚下床,衣服鞋都顾不上穿,扑跑到客厅,拿起电话,里面竟然没有声音!电话线果然被她拽断了!无限恐惧袭上心头,段玉海直接冲出门去!

    走廊里亮堂堂的,就是没有一个人经过。段玉海冲得急了头有些晕,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分清方向,往电梯那里跑。

    他按下电梯键,电梯便一层层升上来。他突然害怕起来!

    万一上来的是童百丽呢?

    他转身舍弃电梯,冲向消防通道,打算走楼梯下去。

    通道中灯光有些暗,但好在有人上下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住在23层,要下到一楼可不容易。他拼命往下跑,一边仔细听着有没有人追上来。

    他记得自己今天就摔下楼梯了一次,又被童百丽砸了脑袋,跑了一会儿就开始头晕目眩,可他又不敢不跑,慢慢的只能抓住扶手走。

    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当他发觉时,刀白凤已经跟在他身边了,跟他并排下楼。

    “呼……呼……你跟着我干什么?”段玉海在生死关头也不怕了,还敢开口问她。

    刀白凤转头对他一笑。

    “你看到我娶了个精神病是不是很得意?”他说。

    刀白凤笑得更开心了,让他知道她真是这么想。

    “你们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段玉海想报复看好戏的刀白凤,说:“从工作后你就变了,越来越势力,越来越看重钱。我跟你说我妈让我们结婚,你就说还没有房,结婚后要生孩子,两人都需要先存钱什么的……”他这话积了很久了,“没房就不能结婚吗?你就是嫌我没钱。我妈说她到时来给我们看孩子,你也说不能让老人累着,到时钱存够了可以自己请保姆,不就是不想跟我父母一起住吗?你以为你话说漂亮了我就听不懂了?”

    刀白凤的脸色渐渐不好看了,他虽然感到害怕,却说的更多了:“你知道童百丽比你好在哪儿吗?她就好在我说什么,她听什么。她不像你有那么多理由,那么多话等着我。你以为你聪明?傻!我就算这次跟童百丽离婚了,等我下回结婚,找的还是童百丽这样的女人!也不会找你!”

    发-泄完之后,他又害怕起来,又开始求饶说软话:“你知道我现在也很惨吧?童家这么快把童百丽推给我,就是因为她是个神经病!童家早知道这个,才这么积极让我跟她结婚!听说神经病是不能离婚的!这是打算把我跟他们家的女儿绑在一块,让我养她一辈子啊!他们想得太美了!等我回去后,一定要申请婚姻无效!只要让人给童百丽鉴定一下,确定她是精神病就行了!”

    刀白凤向后扭头,转过来对他做口型——快跑。

    这时段玉海才听到身后传来很快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童百丽发现追上来了!

    他赶紧加快脚步!连滚带爬的往下冲!恨这楼怎么这么高!怎么还看不到人!

    他头晕眼花,双腿无力还老绊在一起,追上来的高跟鞋清脆的声音越来越快了,越来越近了!甚至他一抬头都能看到童百丽的裙子边在楼梯缝间闪现!

    刀白凤一直跟在他身边,他害怕的向她求救:“你救救我!你救救我!你还爱我吧?你救救我啊!钱我还没有还给你爸妈呢!你救救我!我回去就还钱!”

    刀白凤看看他,伸手给他——来。

    段玉海害怕的摇头,腿更快了两分,可跑两步就没力气了,眼看就要跑不动了,上面已经快追下来了,他问刀白凤:“你不会害我吧?”刀白凤摇摇头,仍然把手伸给他——来。

    段玉海看快要追上来的童百丽,到底把手伸给刀白凤了。比起会用脚凳砸他脑袋还可能是神经病的童百丽,他更相信从来没害过他的刀白凤。

    他的手放在了刀白凤的手中,奇怪的是并没有握住什么,只是一把空气。

    可刀白凤却开心至极的笑起来了,转眼就消失在空气中。

    段玉海惊呆了!正发愣中,童百丽冲出来,出现在他眼前:“追到你了!”开心的就像在玩抓鬼游戏。

    看到童百丽扑上来伸手要抓他,吓得段玉海:“啊!!!”惨叫一声后挥开童百丽的手,扑下楼梯。

    恍惚中,他感到有一只冰冷的手轻轻托了他一把,让他在楼梯上翻了个跟头。

    耳边只听到咔的一声脆响,脖子像抻着筋或扭了一下一样,转瞬间黑暗就笼罩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