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4章 让人吃惊的消息

第84章 让人吃惊的消息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方域准时在周一到了公司,虽然只是离开了三天,感觉却像走了很久,埋头工作了一上午之后,他想起秦青给她打了个电话,竟然意外的没有接通,他猜测是不是手机没电或者没有充值,给她打了一百块钱的电话费,再打还是接不通就发了个信息:怎么打不通你的电话呢?在忙什么?

    中午跟同事吃饭时回答着回家的种种忙碌,家乡也在外地的同事嘴里说着:“回家没能好好休息,这么累啊。所以我都不想回家。”可从表情上看却是羡慕方域能回家的。

    “是啊,很累。”方域说,“朋友们都结婚了,觉得自己好像掉队了。”

    “你不是有个女朋友吗?还在上大学,真让人嫉妒啊!”

    “她不知今天怎么的没回电话。”方域说着又打了一个,仍是无法接通,信息也没有回复。他进入秦青的微博,发现她的微博最后一条信息是昨天上午8点,没有文字,只有两张照片,像是随手拍的人,但却不像她的朋友,旁边的景色也很奇怪,不是城市,倒像是乡村。

    下午方域又给秦青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接。他顺着秦青的微博往上翻,发现原来她跟同学去旅行了,但周一上课了还没回来这就很奇怪。如果是别的同龄的女生,玩得忘了上课不奇怪,但秦青不会这样,很难相信以她的性格会故意逃课。

    下班后,方域拐到杉誉大学,他知道秦青的寝室在哪里,可并不认识她的朋友和同寝室的人,只好打电话给秦城。

    “我不知道。”秦城说,“我给你问问吧。”秦城进班集群,悄悄问了秦青同寝室的女生。女生说:“不知道啊!她今天没来我还很惊讶呢,知道她要去旅游,不过是跟外系的人一起去的,去哪里没听她提过。你怎么问这个?”好像很感兴趣秦城和秦青的关系。在秦城变成花花公子后,他前面的女秦青也被人翻了出来,可是两人从那次事件后就再也没有交际,于是也没有形成流言。现在秦城特意来问秦青为什么没来上课,让这个女生突然嗅到了暧昧的气息。

    秦城的性格已经变得十分冷淡,他现在还是对学业前途之类的事毫不在意,支持他留在学校按步就班的原因是父母,他不想再让父母伤心了。

    所以他对女生说:“你想多了。”然后就不理会女生的追问了,告诉方域:“她寝室的人说知道她跟外系的人去旅行,但去哪里不清楚。我再帮你打听一下告诉你。”

    方域:“谢谢。”挂了电话,方域犹豫要不要给秦青父母打个电话问一下,不想没等他打过去,秦妈妈已经打了电话来,“你知道秦青在哪里吗?她今天没上学。”辅导员发现秦青今天没上课就打电话给秦妈妈了,秦妈妈以为秦青是跟方域在一起。

    方域马上说:“阿姨好,我也联络不上秦青。听同学说是跟外系的人一起去旅行了。”

    秦妈妈知道女儿去旅行了,还知道他们是去哪里,但以为应该已经回来了。她说:“她跟三个同学一起去山里玩了,不过也该回来了啊。你没有一起去?”她以为方域是一起去的,当时还不太高兴,但此时听说方域没去更担心了。方域毕竟是个成年人。

    方域问是去哪里,那三个同学的电话多少,秦妈妈给了他说:“我这边也打一打好了。”

    知道秦青的去向后,方域多多少少放了心。还有另外三个同学,四个人出事的可能性也小。他搜了一下他们去的地方,通渠县,看不出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可能就是去同学家乡吧。

    周二他又给秦妈妈打了电话,秦妈妈好像在车上还是哪里,匆匆跟他说现在有事没办法说,等安顿下来再给他打回去,他想问秦青,秦妈妈说:“她在哪儿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就是去接她回来,等她回来后你再跟她联系吧。”

    电话挂了之后,方域又给秦城打,秦城说秦青还没来学校,跟她同行的是同一个研究小组的人,“名字都问到了,也都不在学校。”

    问来问去也问不出更多了,方域说:“谢谢你啊,等她回来我再找她。下回一起出来吃饭吧。”

    拿着手机坐在屋里,方域深深的叹了口气,已经晚上八点了,他还没有吃饭。虽然还是不知道秦青去哪了,但打听不出来他也无计可施。

    周三一天他都在想着秦青,心里越来越不安,电话没有再给秦妈妈打,秦青的手机还是不通。下班时手机突然响了,他顾不上看名字就接起来:“我是方域。”

    “方域!段玉海出事了!”电话是梅干打来了,方域吃了一惊,“他出了什么事?不是刚结婚去度蜜月了吗?”

    “段伯母接了电话,说段玉海在蜜月酒店里摔死了!他老婆被当地警方收押,亲家父母都已经赶过去了。”

    方域听完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等等,怎么发生的?”

    “哎呀麻烦死了!段伯父听完就进医院了,段伯母急得要上吊没一点办法,通知她的人是当地大使馆的,说段王爷有吸-毒的可能,现在当地警方怀疑他们夫妻在酒店吸-毒,致死人命。”

    “吸-毒?”

    方域几乎以为他在听另一个人的事,就像面前的人突然撕下画皮,变成了鬼。“你等等,段玉海吸-毒?他吸吗?”

    “我怎么知道?”梅干骂,然后长叹一声,说:“段家现在是抽不出人手来了,他们亲戚也住得远,没几个愿意帮忙的。亲家那边走的时候话说的很不好听,段伯母也不敢指望他们,儿子死了,好歹要把尸-体带回来吧?段伯母哭着来求我,我一个人也……方域,你以前也出去过,能不能……请个几天假过来帮帮忙?可能还要去那边一趟,我记得你有护照,可以直接出去吧?钱的话段伯母愿意出钱,要不咱俩跑一趟?确实是没办法,不忍心啊!”

    他们这一群同学中,一个梅干,一个方域,都是关键时刻能靠的住的人。段家的事一出,梅干义不容辞的就伸了手,可他一个人也没长三头六臂,找了几个同学都说能去段家看看,送点钱,真愿意帮忙的就没了,现代社会谁顾得上谁?

    梅干只好给方域打了电话。

    方域想了想说,“我的女朋友也出事了……”人联络不到,没有回家没有给学校说话,秦妈妈语焉不详,这都表示秦青肯定也有不测。

    梅干就叹气说:“你要是不方便……”

    “不,我这就过去。”方域说。

    “你女朋友不是……”梅干不忍心让方域丢下女朋友过来,“要不我一个人去也行,先搞个旅行签也要不了几天。”

    “这边我也帮不上忙,我今晚就坐飞机过去找你。”推已及人,方域能想像段家父母现在陷入了怎样的绝境,唯一的儿子死在异乡,死因不明,明明刚刚结婚,现在喜事变丧事,二老会多绝望。

    他本以为对秦青的感情如细水长流,初时的感动,之后知道她的秘密时开始替她担忧,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突然有了阴阳眼会多害怕?由怜生爱。方域知道自己的性格如此,会喜欢上秦青并不奇怪。但这次她突然失踪,他才发现感情已经变深了。

    他不想呆呆坐着无所事事,只希望自己多帮别人一分,这份福报能投到秦青身上,让她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方域当晚就给公司请假,坐飞机回到家乡。他下了飞机打电话给梅干,梅干说:“我在段家,你直接过来了。”

    方域打了辆出租到段家,梅干给他开门:“进来吧。”

    段家只有梅干自己,“段伯母在医院,段伯父离不了人。”屋里弥漫着烟味,茶几上是各种证明材料和吃完的快餐盒。

    “我们需要段伯父和段伯母的授权书,我还拿去公证了一下,还有我自己的证明文件。”梅干已经两天没回家也没睡觉了,胡子拉茬的。他说:“我给大使馆打了电话,那边知道的也不详细,报警的是酒店,童百丽当时就被警察带走了,童家人过去可能会保释她。现在的麻烦是对段王爷的控告,说他藏-毒吸-毒,可能酒店也会告他们。”

    “人不是已经死了吗?”方域还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他留学时可没跟警察局打过交道。

    梅干说:“我口语不灵光,这是警察局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电话,你打过去看能不能问清楚点。我们是在本地找个律师带过去,还是到当地再找律师?”

    “律师找当地的好,可以先咨询一下。”方域说,拿过电话拨起来,说了二十多分钟后,他挂了电话整理一下才跟梅干说,“情况有点复杂。”

    梅干深吸一口气,“说吧。”

    “段王爷嗑-药的事是有多人证明的,包括酒店的侍者和经理,以及一个酒店的客人和一个出租车司机。童百丽不承认段王爷嗑-药,但酒店和警察怀疑她也嗑-药就把她送进警察局,她拒绝配合检查就被收监了,童家父母已经来了,给她请了律师,目前已经将她保释出来了,有可能法院会撤销控诉。现在的问题就集中到段王爷身上了,法院打算给他进行尸检,如果真的有吸-毒,酒店会就此问题向他提出控告索赔。我看我们的问题不是刑事案,而是赔偿。”说完方域也是头大的叹气。

    现在段王爷的尸-体攥在人家手里,估计要赔钱才能带走,对段家目前的情况是雪上加霜。

    两人简单商量之后,方域带上护照第二天买了机票就飞走了,他先去了当地的律师事务所,由律师带着先去酒店,经过一番交涉后,在律师的努力下,酒店答应不提出控-告和索-赔。

    “非常感谢您的理解!”方域跟经理握手后再带着律师奔向警察局。既让人意外又不意外的是,段王爷已经进行过一次尸检了,而警察局不承认尸检的目的是检查他生前是否吸-毒,坚持是当时怀疑有他-杀可能才尸-检的。律师看过尸-检报告后悄悄跟方域说,对方程序完全合法,在这方面不能找麻烦,问他想怎么办?“简单点的话,交钱你就可以带着朋友回家了。”律师说。“我只想赶快带他回去见他父母,别的都可以放过。”方域说。律师打了个响指,“非常简单,交给我吧!”两个小时后,方域已经带着段玉海来到了机场等候登机。

    “还要四个小时。”方域看着手表跟梅干打电话,“四个小时后就可以上飞机了。”

    “可以啊!”梅干在电话那头都快跳起来,“方域!找你来果然是对的!”

    方域松松领子说,“我快饿死了,就给你说一声我就去找个地方吃饭,到了再给你打电话。对了,你有没有跟医院说好让他们来接啊?”

    “说好了,到时我跟车一起去!”梅干只觉得背上的千斤重担都没了,知道这件事后最难的就是怎么把段玉海从大洋彼岸带回来,现在只要人回到家了,那剩下的都不算难题了。“你好好吃饭,别累着你了啊!”梅干忍不住说,“方域,真是多亏了你啊!”

    “应该的。”方域挂了电话,去外面的快餐店坐下点了一客意大利面和咖啡的简餐,等餐时他把段玉海的尸-检报告拿出来看,当时在警察局只是匆匆扫了一眼,有几个地方让他很在意。

    翻到‘颅外伤’下,有多处伤口。死因鉴定是摔下楼梯时刚好摔断了脖子,这一方面也有童百丽的口供做证,当时段玉海突然冲出房间,而童百丽是不在房间中的,十分钟前她就离开了。酒店监控显示段玉海冲出房间后先是来到电梯前,等了十几秒后又冲进消防通道中。童百丽称当时不放心他所以回房间看,发现他不在后打电话给前台得知段玉海没有从电梯下楼,才进入消防通道寻找。监控也显示童百丽快要追上段玉海时,他受惊而跌下楼梯,童百丽当时距他还有七-八个台阶,不可能是她推他下去,这就排除了他杀。

    但伤口却显示有一处非常重的击伤在后脑勺,鉴定说不是在楼梯上擦撞出来的伤口,这处伤口是怎么回事,警方没有进一步调查。虽然不是致死伤,但方域对这个很难放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