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6章 情深如许

第86章 情深如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秦青跑得很快,周围的一切像电影中的快速影头,一闪而过,让人来不及思考。她的印象是从食堂一下子就跳到了校门前,中间的一切都消失了。看到方域的车,看到他站在车前,形容憔悴,一双眼睛像盛满了银河,看到她时就像指南针永远指向南方。两人都立刻找到对方,在下课时间拥挤的校门口。周围乱糟糟的,背后马路上的车流还在不停喷着尾气,实在不是一个浪漫的地方。

    秦青却觉得这一刻用一个词来形容最贴切“一眼万年”。她走过去,不必说话,不必解释,一个拥抱足以。

    两人不约而同的抱在一起,一个张开手臂向前迎,一个往里投,抱在一起像天生该嵌合着。

    方域只觉得胸膛让人填满了,之前的空荡此时才显得折磨人,就该这样,此时他才是圆满的。他搂住她微微提起,紧紧抱着。秦青闭上眼,只感受这一刻。

    好一会儿,两人才稍稍满足,放开后,方域仍然目光不肯离开片刻,看着她打开车门,“去吃饭?”

    秦青一点也想不起自己刚才吃过什么,点点头。车开出去五分钟她才想起给柯非和孙明明打个电话说她不回去了。

    “你的朋友?”方域说。

    现实突然跳到眼前,秦青不能逃避的想起她还没跟方域说这几天她都遭遇了什么。

    方域看出她神情突然变得消沉起来,说:“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好不容易见到你,咱们开开心心的。”他已经打定主意什么都不提,什么也不问,只想跟她快快乐乐的吃顿午饭。

    以往有那么多好饭店,可此时好像哪一个都不合适。他开着车在路上转,到一点半了还没挑好饭店。秦青一点都不着急,坐在车里跟他在一起就行。还是方域看着时间说:“该送你回去上课了。”只觉得时间太短,连让他们吃个饭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他把车停在路边,去快餐店买了两张披萨饼和炸鸡、派、薯条和饮料。回来两人挤在车上吃这种“午饭”。有情饮水饱,饭要看跟谁一起吃。秦青就觉得这披萨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面饼那么柔软,边缘焦脆,放的红肠、培根、青椒、蘑菇都很新鲜,奶酪味道又香又醇厚;炸鸡也是炸得恰到好处,鸡肉有很多汁,非常嫩,调味也是刚好有一点辣;苹果派里的苹果丁切得又大又多装得又满,还不太甜,酸酸的很适口;薯条切得漂亮,一根根炸得挺立,洒了一点点盐和黑胡椒粒。

    总之,这一顿饭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吃完也饱足的不得了。

    方域看她嘴角沾了盐末,拿出纸巾:“来……”秦青条件反射的仰脸凑过去,没反应过来,等明白过来不能让男朋友擦嘴已经晚了,她猛得往后躲,脸一下子红透了。

    方域顺手用给她擦过嘴的纸巾给自己擦,抬头看她通红的脸和水亮羞涩的眼睛,不知怎么的,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

    有两个男生从这辆车前经过,先是被这车给帅住,突然一个男生捣捣另一个,“快看!”贴过膜的暗色车窗里,一个男人正亲-吻着另一个女人。

    两人正值青春的男生激动的绕着车依依不舍的看了好几分钟。

    “还在亲!”

    “好激烈!”

    最后看车里的两人终于分开了,两个男生才怕人发现的快步走了。

    车里秦青还在喘气,脑子里是一盆浆糊。她张着嘴,小舌头红红的。方域咬着唇,不敢再看,拿起旁边500ml的冰镇可乐一口气喝光了。

    接下来的时间,秦青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来时,已经坐在教室里上课了。她握着手机想给方域打个电话,那是他们的初吻……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方域的消息:晚上来接你吃饭好不好?

    那个“好”字,她花了半节课才发回去。

    剩下的时间,她努力把脑子用在老师和书本上,结果最终下课时竟然效率不错,笔记也记了很多,还被人借走。下课时才五点半,她还想回寝室换件衣服换双鞋再重新梳个头,方域已经打电话来了:我在你们校门口。

    顿时什么都来不及做了,秦青收起书包就往外冲,司雨寒叫住她:“不是说跟我一起吃饭吗?”

    “对不起,我男朋友在外面等我呢。”秦青干脆把书包塞给她,“帮我拿回去,回来帮你带吃的。”

    司雨寒本来就是担心她,看她好像没事了也放心了,接过书包说:“你说的,带蛋糕给我!我要吃蛋塔。”

    秦青还记得问一句:“你要蛋塔还是蛋糕?”

    “我都要。”司雨寒说。

    秦青一路跑出去,路上手机又响了两次,分别是柯非和孙明明。

    柯非:许汉文劝我们不要去参加报告会,他说这个事让学校自己去搞,我们不要参加。

    没想到许师兄还很关心她们。

    孙明明:许师兄说我们不必去参加报告会,如果真需要例子,他去,就说他被拐了。

    不过还是一个不靠谱。

    她跑到校门口,方域看着比中午好多了,他手上提着袋子站在车前,看到她跑过来就说:“不用跑,不着急,我订过位子了,喝点东西吧。”袋子里是热奶茶。

    坐上车后,方域轻松的说他在颐雅轩订了包厢,“那边的菜很好吃,我还是去应酬时吃过一次。”上次是跟着领导吃大户。

    汽车等红灯时,他握住她的手。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暖烘烘的。

    秦青突然想把一切都告诉他,不是想着他有知情权,不是想应该告诉他,而是为了告诉他之后可以再被他抱一抱。

    她想要他安慰,想要他很温暖的拥抱。

    方域不知道秦青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遇上了什么事,他只想让她更快乐些,所以他已经打定主意绝不追问。就像当时秦妈妈要瞒着他,而他没有寻根究底一样。如果这样才能让她有安全感,那他就能什么也不知道。

    进了饭店,秦青吓了一跳,这不是店,这是饭庄。一个环抱型的饭庄,庄内有立体停车场,能停一千辆车。外面绕了一圈的大楼都是这个饭店,它还分好几个区。秦青一路走来,到处是雕梁画栋,庭台楼阁。

    包厢外还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小拱桥和花园,花园里开满牡丹。

    “这种天气怎么会有牡丹?”秦青小声说,这真是饭店?不对,这饭店吃一次会破产吧?

    正好菜还没上来,方域牵她出去,站在庭院里,指着头顶说:“往上看。”上方是玻璃穹顶,原来这是个温室。他又让她看牡丹底下,原来牡丹是种在花盆中的,花盆埋在土里的盒子中,上面盖上浮土,等牡丹花期过了就可以换花。

    包厢里有四个服务生,两男两女。秦青拉着方域不进去,就在庭院说话,悄悄问他:“你订这里……太花钱了吧!这一顿吃下去要花多少?”

    方域也小声说:“别担心,我是用我们总经理的名片订的,可以打折。”不过也要用去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是当他想要要带她去哪个饭店吃饭时就想到了这里,他来过一次就想一定也要带她来。在这里用餐是种享受。

    确实很享受,秦青本想在吃饭时一定要把事情告诉他,可回到包厢后就忘了,从头到尾,她都没想起来,只顾着享受这顿饭。

    两人从六点吃到了九点,结账是挂账,就是说今天不必付钱,所以秦青没能得知这一顿到底吃掉了多少钱,但看这环境估计就便宜不了。出去时车已经停在门前了,包厢服务员四人殷勤的送到门口,送他们上车后还一直鞠躬九十度,直到车开出饭店大门。

    路上很顺利,没有红灯没有堵车,方域把秦青送回学校后才九点半,看时间还有,两人就坐在车里说话。

    方域看秦青从上车起就很紧张,猜出她可能想跟他说什么,就主动提起话头,说起段玉海的事。秦青渐渐听得入了神,听完顿时觉得比起自己,段玉海的家人更悲惨,人生除死无大事,她还活着,还能平安回家,已经比任何人都幸运了。

    她说:“其实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方域握住她的手,听秦青从头跟他说起,说他们发现了乔野的事,开始调查,说她看到了乔野的鬼魂,说她们把线索告诉警察发现没有结果,说她们计划……

    听到一半,方域就忍不住把她给抱到了怀里,紧紧搂着。坐在他的怀里,秦青放松了,往下说也不觉得害怕了,刚才说的时候她好像又回忆起了那一刻。她说:“……后来,我们逃了出来,乔野给我指路,最后起了山火,我猜可能就是乔野放的火,有部队来救火,就把我们一起救出去了。”

    她说完了,方域半天没有说话。秦青悄悄抬头看他,没想到他竟然落泪了。她一下子愣了。

    方域扭过头把泪擦掉,红着眼睛,哑着嗓子跟她说:“下回再想去调查跟我说,我陪你去啊,知不知道?”

    秦青钻到他怀里,忍不住也哭了,拼命摇头说:“我不去了,再也不去了……”她不害怕吗?当然害怕!在发现自己被拐的那一刻她就吓死了。可她不敢害怕,在没逃出来前,害怕有什么用?只会让人胆怯紧张,她不能怕,要镇定才能逃出来;在逃出来以后,她也不能害怕,对着部队的人害怕?对着家人害怕?部队的人不负责疼爱她们,面对家人时哪里有脸害怕呢?是她们自己跑去的,全是她们的错,除了表现得更懂事以外,她还能做什么?

    可现在她可以害怕了,她在方域的怀里哭的浑身发抖,哭得方域把她越抱越紧。

    幸好方域的手机订了时,十点时响了,提醒他要把她送回寝室。方域把车停好,牵着她的手说:“走吧,我送你进去。”

    慢慢走到女生寝室楼下,方域站在寝室门口,说:“进去吧,我看着你。”

    秦青一步三回头的进去了,快进楼门口时回头看,他还站在那里望着她,看她回头就摆手:“快进去。”

    秦青听话的转身,又忍不住回头,这一回,她愣了。

    方域就看秦青突然又朝他跑来,赶紧迎上去,“怎么了?有话忘了跟我说?”

    秦青只奇怪怎么今天一晚上都没发现?她指着他的脚边说:“你说的段玉海,好像抓着你的脚。”

    方域条件反射的对着她指的地方一脚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