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89章 夜半敲门声

第89章 夜半敲门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没想到从鬼的眼睛里看到的世界是另一个样子。秦青开始对身边人的气柱、气团好奇了,无奈她看不到。

    至于刀白凤,方域说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真的挺想得开的,该吃吃该喝喝,笑着对她说:“我发现看不见也有好处啊。”看不见就没真实感,他问那天秦青有没有看到刀白凤,她摇头,“没看到,只是隐约的感觉到了。”

    方域说:“我看她不敢靠近我。”他说着笑了,“因为我一身正气啊。”从小就有人说他心肠好,上学工作都因此收获了一堆好人卡,不少人说他是好人,可从没想过自己身上还有正气,他说,“你说,这正气不都是警察身上的吗?”

    秦青说,“要不要你带段王爷去警察局里看看?让他看看警察里有没有身带正气的?”

    方域也有点好奇,不过摇头说,“不好办啊,最近段王爷越来越会躲了。”那次躲在垃圾箱后,第二次躲在垃圾箱里——他都佩服起来了;第三次躲到窨井里;第四次,他纯粹是好奇段王爷还能躲到哪儿去找的,发现他爬到了电线杆上。

    方域找了几天懒得找了,已经有两天没看到段王爷了,昨天晚上根本没梦到,一觉到天亮。

    “他不会被刀白凤抓走了吧?”秦青说。

    “不会吧。”方域笑。

    笑完,两人沉默了。

    “……他要真被刀白凤抓走会怎么样?做一对鬼夫妻?”秦青问。

    “他说的是刀白凤要跟他上穷碧落下黄泉永远在一起。”所以段王爷死了都要逃走,毕竟人活着有寿数,死了就真是永远了。

    说的秦青都有些同情段王爷了,他是渣,可不妨碍让人觉得他可怜啊。

    “我第一次发现上穷碧落下黄泉这句情话也可以这么恐怖。”她说。

    “我跟你以后也上穷碧落下黄泉,永不分离好不好?”方域故意搂着她开玩笑说。

    “好啊。”秦青眼一亮,这话也要分人说,他说她就一点都不害怕也不觉得恐怖。

    把秦青送回寝室后,方域开车回家,已经是深夜了。他现在每天到家基本都是十一点,洗漱一下,给手机、笔记本充上电就要睡觉了。等以后秦青毕业,两人结婚了,这个家就不会这么像旅馆了。不过这样这房子就有点太小了,要是再加上孩子和偶尔会来住的老人,至少要四间卧室才够住。

    睡觉,睡觉,睡醒去赚钱,换大房子。

    方域是微笑着入睡的。

    时钟轻轻的响着,窗外一片漆黑,楼下路灯昏暗的光映在对面楼的窗户上,反射到屋里,只有一块淡淡的白斑映在墙壁上。

    方域睡得很熟。

    这间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是精装修,一个月租金三千,包电器,有一个很大的客厅,50寸的大液晶。方域看中这里就是拎包就能住,客厅大也可以请朋友来玩,看球时很方便。房主的这个房子就是买来出租的,在方域之前只有两位租客拼租过,常因琐事发生口角找房主评理,房主一怒之下不租了,只租给单户,是单人还是一家人都行。这个小区里的房子几乎都是出租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虽然来源复杂,但由于租金过高,承租的几乎都是不差钱的二奶、白领、金领或学生。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似乎敲了很久,硬是把方域给敲醒了。他迷迷糊糊的起来,又凝神听了一会儿才确定确实是敲他家的门。他打开床头灯,看时间才半夜三点十五,这个时间会是谁?

    难道是鬼?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方域就忍不住笑了,虽然貌似身边的人都信有鬼,他也无所谓信不信,但倒是不相信鬼能跑来敲自家的门。

    门外的人还在敲,敲的声音特别小。方域清醒多了,起身穿上裤子毛衣去开门,他拿着手机,打开里面的门,再打开防盗门上的小窗——

    外面没有人。

    方域站在小窗前左右看,后知后觉的想起这幢楼是一梯两户,不可能是隔壁,那就是特意上楼来找他的?

    “嘿,有人吗?”他说,回声特响亮的在走廊里回荡。

    没人回答。

    “刚才谁敲门?”声音还是很响亮,还是没人回答。

    方域骂:“有病吧!”

    对门有人开门了,是个瘦瘦小小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跟方域隔着走廊对话,还都看不到对方的脸:“刚才我就听到有人敲你家门,我开了门但没看到人。”这人顿了下,很期待的问:“恶作剧吗?”

    方域不想打扰邻居,说:“哦,我哥们多,爱开玩笑。”

    那个瘦男人僵硬的笑了笑,把门关上了。

    方域也关上门,还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门没有再敲响。他回床上躺下,等了十分钟也没人敲门,就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时还遇到了这个瘦男人,两人搭同一趟电梯。瘦男人脸色不好,发白,眼圈很重。因为昨晚的事,两人比陌生好一点,瘦男人说:“上班啊?”

    “是啊。”方域说,“昨晚没休息好吧?对不起啊。”“没什么,没什么。”瘦男人说,“我一直失眠,身体不好。”他对方域笑笑,“不过一起来就好了。”他还真觉得精神不错,昨晚没睡好起床时脑袋都是乱的,现在好多了,一些待办事项都想起来了。

    两人下楼,方域去开车,瘦男人去外面搭公交。方域开车出来经过路边又碰上这个男人,特意停下问他要不要带他一程,“送你去地铁站,走吧。”

    瘦男人不太好意思上车,见方域不像假大方那种人,犹豫了一下就坐了上去。方域跟瘦男人聊了两句,没想到他还挺健谈,别看他自己一副亚健康的样,他的职业其实是营养师,客户很多:“都是女士,看到我这样都很相信我能让她们变瘦。”瘦男人苦笑,“我都想跟她们说,想学我最简单了,得上十几年胃病就行了。”因为胃病,他瘦而苍白,脸上也不长痘,简直像天生的好皮肤。

    方域失笑,“那你也挺辛苦的。”

    “还行吧,女人钱好赚。”瘦男人下车时给了方域一个名片,“你女朋友如果想减肥就带到我的工作室里来,我一定给她设计一个好菜单,放心,不收钱!”他觉得方域这人挺好的,实在,没想到身边的邻居竟然不错,以后可以多交流。他从来没遇到陌生人就这么多话,可能也跟那车开起来舒服有关,他以前坐车就晕,没想到坐方域的车竟然不晕,不知道他那车要多少钱。

    地铁站人流拥挤,他快迟到了,不由得加快脚步下楼。突然感到身后有人用力推了他一把,他抱怨了一句:“别推啊!”脚像让人抬了一下,头朝下栽了下去。

    十分钟后,这段出入口被封锁了,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警察开始驱散人群。

    路人好奇的张望着。

    “怎么了?”

    “听说有人摔死了。”

    “人太多被挤下去的,刚好摔断脖子。”

    “真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