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93章 新宿舍,新开始

第93章 新宿舍,新开始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苏北的葬礼举行时,天气已经变暖和了。参加完葬礼回来的路上,开车经过的行道树都冒出了嫩绿的芽。

    秦青是陪着方域一道去的,她知道他的心情很不好,一直认为是他的错。虽然苏北说了不怪方域,可他还是不能释怀。

    “段玉海不见了,刀白凤也找不到是吗?”她提起这两个是想让他尽快从葬礼的气氛中走出来,对方域来说,与其沉浸在愧疚中,不如提起精神报仇更好。

    “找不到。”方域果然有精神了,他皱眉说,“段玉海之前以为我没不知道苏北的事,才继续躲在我身边。”他估计还是想借方域来避开刀白凤,“现在我知道了,他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至于刀白凤因为跟他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主动出现,他就更不可能找到她了。

    “就像苏北说的,除非他们去地府,不然留在人间早晚会消失。而去地府就意味着要为杀人的事负责……”秦青猜这两人都不会去地府。

    “我等他们来找我。”方域说。自从在梦里再也找不到这两个后,他就常常给刀家和段家打电话,还给梅干打了个电话,说他做了个恶梦,醒来后找高人解梦,说刀白凤和段玉海因为是横死,阴气重,很可能会不辩善恶来找认识的人报仇索命。虽说破-除-迷-信已经很久了,可民间还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多,梅干被他吓坏了,嘴里说着你开玩笑吧,然后就在家里放了本圣经,还去附近的教堂找神父,请回来了十字架、圣杯、圣盘,答应信教,跟他说因为教堂最近,附近没有庙,不然他还是信国产的。

    梅干又在群里和朋友圈里说了,引起一堆卧槽,还引发了一波买圣经佛珠观音像的风潮,还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开微信店了。方域很无奈,但好歹算是都提醒过了。他发现鬼想害人也不是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就能害,必须要有联系才行,而且本人不排斥。

    段玉海就跟他说起过当时刀白凤非要跟他握手。方域认为当时段玉海虽然认识刀白凤,但根本不相信她,所以刀白凤碰不到他。结果段玉海主动伸出手,这就建立了联系。

    秦青说,“没错,教授也讲过,很多以前的书里记载半夜回家,有人在背后叫你名字,千万别答应;山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旁有人搭话,也千万别理,这都是野鬼要跟你回家,等等。都是这样吧?”

    段玉海敲门,苏北先开了门,段玉海就钻到他家去了,这就相当于有人喊一声“喂”,两人中有一人回头了,就默认是喊他的了。开门也等于是“请进”的意思。

    “所以半夜敲门不能随便开,至少也要知道门外的人是谁,认不认识。”方域叹气。

    秦青安慰的拍拍他,看来靠他自己慢慢恢复了。

    把秦青送回学校后,没有一起吃饭方域就必须走了。他最近请了好几次假,公司都有意见了,必须要努力工作了。

    两人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天天见面,只能周末约一约。如果他周末出差,那就也没戏了。

    方域说对不起她,垂头丧气的,他最近遇上的事太多,还都不是好事,被打击的有点失去信心。

    “你努力工作,我努力学习,都是正事。”秦青说,她发现其实男生也有软弱的时候,“多打电话,也可以视频啊。”亲亲之后,她才把方域送走,看着他的车开走,想到可能一两个月内两人都不能见面,说实话,她现在就有点寂寞了。

    今天是周六,她也没有课,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回一趟家,她就决定先去寝室收拾一下最近换洗的衣服,然后回家!

    在寝室楼下看到一张通知,才知道b-2幢女生寝室已经腾空了!学校开始接受申请!秦青立刻往寝室里冲!上楼时忍不住群发信息,顿时手机开始叮叮当当的响起来,都是问b-2的。

    这些人都回家了,一听错过这个消息,还有人说马上回学校的。

    b-2是杉誉大学在02年时盖的宿舍楼之一。当时的校领导班子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或许是提高大学生在校待遇?替学生分分阶层?满足一部分学生贵族的享受心理?总之,他们盖了二十幢楼,分为ab幢,a幢1到10是男生寝;b幢1到10是女生寝,后来由于资金不足,b幢只盖了7座,而且还是因为后期资金不足,b幢中只有1到4是按照原计划建的。

    ab楼的好处在哪里?首先,虽然一间房仍是住四个人,但房间是五十平的,每间房的卫浴听说是分离式的!有中央空调,并且每一层有一个共用的厨房,里面有冰箱和微波炉。楼高十四层,有电梯!

    当然,住这样的宿舍一年的费用也不便宜,去年听说是五千,今年应该还有小小的上浮。

    但就算能拿出钱,没房不是也白搭?而且住进来的人少有愿意中途退宿的,就是退宿,这床位也让不到外面来,早就有人补进去了。

    这一次是b-2的人要毕业了,学校通知他们腾房,这房就空出来了。

    秦青回到寝室什么都来不及干就赶紧填申请,她的手机响个不停。

    司雨寒打来:“帮我填个b-2申请!!”

    孙明明:“我在家啊啊啊!帮我申请一下!”

    “帮我申请!回学校请你吃大餐!吃什么我都请!”柯非也紧接着打来。

    秦青填完申请一看,加上她刚好四个人?于是建个小群把四人都拉进去,“咱们正好四个人,你们两边不认识,我都认识,我做个介绍,大家生活习惯都差不多,我跟司雨寒住了一年,跟孙明明和柯非出去旅行过,都没有不良习惯,吃饭口味上也没有太大差别,基本好吃的都吃,吃什么都好吃。与其申请完跟不认识的人住一个寝室,不如咱们四个一起申请住一个寝室好不好?”

    司雨寒先表态:“可以啊,我没有别的要求,别熬夜看电影还外放就行。”她们现在这个寝室就有个女孩喜欢半夜看电影加外放,看到手机没电为止。

    孙明明说,“我也提一个,用完浴室要自己打扫干净。”她最讨厌洗完澡不打扫满地是头发的人了!

    柯非:“呃……我喜欢打游戏,打高兴了会通宵。”

    孙明明和司雨寒一起说:“戴耳机就行,别外放。”

    “没问题!”柯非痛快道。

    秦青想小小的坦白一下,其实阴阳眼又不是见不得人。她说:“我有阴阳眼,你们……有害怕的吗?”最后一句说得小心翼翼。

    “果然?”司雨寒早发现了,“早就知道你肯定有问题!”

    “我没有问题。”秦青觉得这个要解释一下,“当然它确实是个问题tat……”

    柯非,“早发现了。”

    孙明明,“早看出来了!”

    “那……一起住有问题吗?”秦青小心翼翼的接着问,这才是她想跟熟人一起住一个寝室的最大原因:都是了解内情的朋友。

    “没问题啊。”司雨寒说,“这不挺好的吗?有你这道保险,住起来就安心多了!”

    “对嘛,放心吧妹子,看到鬼要早点提醒!”柯非说。

    “如果发现有问题,一定要说出来!”孙明明说完就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对了,青青啊……”她甜蜜的说,“我家想买个房子,已经看好了,你能不能去帮我家看看啊?”她紧接着说,“放心,我打听过行情了,看房子风水是三千五,一定照行情给你。”她说,“啊呀,这样就放心了啊,外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这个一定是真的,太好了!”

    她说完,柯非也想起来了!马上说,“还有我家!我爸爸想买个大房子接我爷爷来住!你一起来!对了,这看房三千五是一次三千五还是看完三千五?”

    秦青:“……”想说她不会看风水。不过这个气氛很难开口。

    司雨寒也悄悄说,“那个……其实我妈买了个商铺,租的人总是一年也干不满就赔光关店了,青青,你帮我去看看吧?放心,我让我妈包个大红包!绝不让你吃亏!”

    秦青弱弱的说:“……我不会看风水,我只是阴阳眼。”

    “你去看一下就好,青青~青青最好了~”司雨寒翻着花样求她,稀里糊涂的她就答应了。

    等不知不觉就订下三个看房的时间后,秦青突然想起原来这个群是开来干嘛的!凶恶的问:“还申不申请了?”

    “申~”司雨寒甜蜜道。

    “申,申,你快申啊,我在外边上不去校园网。”柯非说。

    秦青填好申请,标出备注,点击发送。

    申请完成,一周后就通知她们四人交钱,搬进b-2.

    “学校这次的速度还挺快的。”搬家时,柯非肩背手提胳膊上再挎两个大包另一只手再提一个行李箱,她这样谁看谁侧目,还要分神说话。

    秦青只背了个包,一手提袋子,一手拖行李箱,问她:“你就不能分两次搬?”她就打算多跑几趟。

    柯非说,“我急。”理直气壮。

    两人走到b-2楼下,看到孙明明,发现她更急:她不知从哪里借了个电动三轮车!柯非叫道:“早知道就让你帮我搬了!你怎么不喊我一声?”

    孙明明:“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啊!”

    本以为有电梯搬行李方便,但三人走进宿舍楼后就傻眼了:电梯前大排长龙,地上到处是行李,还有人把带的凳子支起来坐着等的。

    爬楼梯吧?

    秦青拿手机点开通知:“我们住九楼,0906。”

    柯非把行李放到地上,一屁股坐上去,“等吧。”

    司雨寒还在寝室整理着,秦青给她打电话让她慢慢来不要着急,这边排队呢。

    候在电梯前的人有拿手机出来玩的,有抱着电脑趁机杀一盘的,有蹲地上很有民工风的打牌的,也有聊天说话的。

    秦青就听到了有人在聊b-2的事。

    “怎么搬的这么快啊?b-1去年九月的时候搬,还有人住到学校来赶呢。”这是觉得b-2的人搬得太利索不合情理的。

    周围的人都竖起耳朵。

    “不一样,b-1对面没有楼,对着的生物楼是侧面,没有窗户;b-2正对着a-5,听说有人用高倍红外线望远镜偷看,还有偷拍的,听说有视频流出来,b-2的人不愿意住才跑得快的。”

    这可真恶心!

    周围听到的人都这么想。

    秦青也跟柯非和孙明明交换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真没想到……”秦青摇头。

    柯非画了个草图,说,“还真是这样。虽然ab楼之间隔得很远,可中间的楼没有比它们高的,所以说a幢的偷看b幢真有很大可能。”

    换寝室多高兴的事,知道这件事后,大家的情绪都不高了。

    排队排到半个小时以后才轮到她们上电梯,秦青还骑孙明明的电动三轮把司雨寒和剩下的行李一起带过来。坐电梯上楼是真快,行李也一次就全都运进来了。

    五十平的新寝室确实让人感觉呼吸都不一样了,畅快!

    四人打扫卫生,拖地、换新窗帘等等,孙明明拿出她的零食,一件件都签上名字,打算放到公共厨房的冰箱里去。“最好快点去,不然冰箱装满就没地方放了。”秦青提醒道,刚才进来时看到公共厨房有很多人。孙明明抱起就赶紧去了。

    “看,那就是b-5吧?”柯非挂窗帘时跳下来,指着远处看起来冰棍大小的一群楼,有一幢楼因为朝向的关系,正对着她们。

    “还真是正对着。”秦青把窗帘拉上说,“以后这窗帘不能拉开了,学校好像不让贴窗户玻璃纸?那要改成双层窗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