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94章 赚钱了

第94章 赚钱了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搬进新宿舍后,秦青拍了好多照片发给爸爸妈妈和方域,都得到了称赞。爸爸妈妈是说:钱花得值!方域也说:房间看起来大多了,厨房也很好,不过自己做饭时要小心。

    其实搬进来后她们已经聚餐过好几次了,那就是:火锅!

    寝室地方大,足够摆张桌子再摆四把椅子上。四人去食堂买米饭,去外面超市买羊肉卷和火锅丸子,到厨房一加工就可以端到房间吃,满足得不得了!隔壁寝室还有买二手烧烤炉的,两个寝室已经商量好了,等吃够火锅了可以换着吃,她们也吃吃烧烤。

    但新宿舍的问题也很多,最明显的就是窗帘。从搬进来后,听说从五楼到顶楼就没一层敢拉开窗帘的,网购的白纱窗帘还要过一天才到,大家只好先这么撑着,宿舍管理阿姨也没有多说什么,睁一眼闭一眼,只是说不用太紧张,上次发现有视频有偷看之后,b-5已经整顿过了,全寝室大搜查,所有柜子都查过了,不许有望远镜或红外之类的东西。

    “那拍这个的人呢?”“没找着人啊。”阿姨说,“不知道是谁拍的,不是好东西!”b-5的名声是坏透了,阿姨交待她们想交男朋友的话,别跟b-5的人一起玩,除了b-5都是好孩子。校园网上住在b-5的学生传说也很丰富,只要说富二代、官二代、脚踏几只船、打胎、招-妓、进局子等等,提一句是b-5的就成免检产品了——肯定是他们干的!没有疑问了!

    另一个问题是新寝室离上课的地方太远,她们必须要提前十分钟起床。而且喜欢自己做早饭的,比如微波炉热杯奶,煎个鸡蛋烤个土司不比去食堂吃更好?这样提前半小时起床才够啊。

    除了这两个问题之外,别的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学校里的生活一成不变,带着一种世外桃园的悠闲与清澈。秦青发现她很喜欢学校里的时光,每天按部就班的上课、下课,去食堂,跟朋友住在一个寝室,校园隔开了外面的世界,这里是他们的净土。

    山里的事开始渐渐变得遥远了。

    当然还是有一点影响,比如秦青、柯非和孙明明都习惯随身带一点防身用具,三人也都去报名了柔道班,司雨寒发现自己被丢下后,听说柔道班可以减肥塑身,也跟着报了名。四个人开始每天下了课不是去上柔道课,就是一起回寝室开火锅宴会的日子。

    这天,司雨寒说:“这周末你有时间没?我妈请咱俩吃饭。”

    秦青想起之前说的看风水的事,不相信道:“你还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司雨寒说。

    “我不会看风水啊!”秦青尖叫,紧张得好像自己要去骗钱了。

    “你就随便看看嘛。”司雨寒觉得秦青已经很不了起了,阴阳眼啊!她活这么大就见过秦青有这能力,觉得她再不行也比路边的骗子强。“我妈没少请风水大师,往里扔的钱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结果都是骗子。我跟我妈说,她很相信你呢。”司妈妈觉得女儿的同学,有这个应该是天生的,比那后天修来的大师要强多了。她本来都打算把这铺子卖了的,只是舍不得这里的位置好,就算做一家赔一家,再租还是供不应求。

    秦青周五给方域打电话,果不其然他被派去出差了,是去日本,他们公司的业务很多都是在周围开展的,香港、台湾都有,日本、韩国、朝鲜、泰国等都有分公司。方域说他现在负责两个案子,一个在日本,一个在泰国,最近下了飞机都搞不清自己在哪里。

    既然男朋友出差,秦青就被司雨寒拉走了。两人坐地铁到市中心,司妈妈在这里等她们,再带她们去吃饭。

    司妈妈是个看起来挺普通的阿姨,看不出身家几千万。不过司雨寒说他们家的钱全是固定资产,“都是房子铺子地,卖不能卖,只能租着收钱。”所以家里生活还是很普通的,她觉得自己不算富二代。

    同寝室这么久,秦青今天才知道司雨寒是二代,“你隐藏很深啊!”

    司雨寒也深刻的对她说,“你也是啊。”

    两人握握手,胜利会师了。

    吃饭时,司妈妈半句没提一会儿看风水的事,只是不停的问司雨寒在学校的情况,吃饭有没有好好吃?有没有乱减肥不吃饭?有没有不吃早饭,晚饭随便凑和?有没有乱买衣服乱花钱搞到没钱吃饭?

    只是吃饭的事就问了二十多分钟,然后司妈妈教育秦青和司雨寒:“饭一定要好好吃,你们这些小孩子不注意身体,以后要后悔的。”

    司雨寒悄悄跟秦青说,她姥姥就是胃生病去世的,“不知道是癌还是别的病,当时我还小,就记得姥姥什么也吃不下,吐了一枕头的血,临走前说想吃炒饭……”

    吃过饭后,司妈妈又带她们去逛街,硬是给秦青买了一条裤子。秦青不肯收,她说:“阿姨想请你帮忙,你又跟小雨说不收钱,那只能收下这条裤子了,不收阿姨就不能带你去了。”司雨寒也在旁边求她收下,秦青说:“阿姨你请我吃饭了啊。”司妈妈说,“你跟小雨来找阿姨,阿姨还能不带你们去吃饭?吃饭不算。这裤子才算,也不贵啊,你收下,不用放在心上。”

    裤子是不算贵,四百九十九。秦青犹豫再三,想着以后悄悄买别的东西还给司雨寒好了,主要是她根本不认为去商铺能看出什么。

    看她收下了,司妈妈才笑着说,“这就对了,你跟小雨是朋友,在我眼里跟小雨一样是孩子,平时心事不要这么重,长辈给的东西收下不算错的。”

    她心事算重吗?秦青反省了一下,可能是有点的吧?

    司妈妈的商铺在闹市中央,竟然是一排四个连成一片的超大商铺。秦青顿生敬意,司雨寒还在旁边说:“我家就这个铺最值钱,它一个就占了我家八成的财产了,这下你相信我不是富二代了吧?”哪里不富?站出来比一比啊!秦青开始体会到人生而不平等这句话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司妈妈想找人看风水了,这么好的地段,这么好的商铺,凡开店从没超过三个月,确实让人心焦。

    现在这个商铺已经又租出去了一半,正在装修,另两间还没有租,玻璃大门紧锁着,里面乱七八糟的。

    司妈妈假装是带女儿来看看,先去正在装修的那两间,领着从厕所到办公室转了一圈,连消防通道都去看了,然后再去锁着门的那两间。

    秦青收了“钱”后也很认真,仔细感觉商铺里的气氛,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有鬼,反正她感觉有点凉凉的。后来她还特意去二十米之外的一家商店感受了一下,回来后,司妈妈问她:“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秦青说:“阿姨,我没看到有鬼或秽物,但有点阴冷是真的。”

    司妈妈的脸色就变得郑重了,司雨寒听她说都有点发寒,小声问:“阴冷?”秦青指着她刚进去的另一家商店说,“感觉不同,那间就不冷,我觉得两边温度大概差了有一度或一度半左右。”

    司雨寒跟司妈妈说,“其实我以前也觉得进去就有点凉,不过以为是屋里就比外面阴凉……”

    司妈妈说,“全都是大落地窗,虽然采光不太好,但还真不至于阴凉……”她想了想,自己去那间不阴凉的商店转了转,买了一条围巾,还把把一条路的商店都转过来了,回来再进自己家的这四间铺,竟然真觉得冷,进来一回手指都冻得没温度了。

    司妈妈把司雨寒和秦青送回学校,第二天竟然往秦青的账户上打了五万块钱!秦青看到手机提示后以为是银行搞错了,在寝室里说起后,司雨寒才悄悄跟她说:“我妈问了你的账户,应该是我妈打的。”

    秦青吓呆道:“你妈打这么多钱给我干什么?”

    “我妈说你是有真本事的,看得准,这钱给你给的值,让你放心收下别放在心上。”司雨寒也觉得秦青这钱该收,“我妈请的人没一个能说准的,我还宁愿让你拿这钱呢。”

    过了半个月,听司雨寒说司妈妈已经把这四间商铺挂出去准备卖了,“以前老不舍得卖,现在我妈下决心说卖了再买别的地方的商铺。”既然知道有问题,肯定不敢留了。

    秦青有点担心这房子会坑下一任买家,司雨寒说:“不会,这是商铺,不是二手房。来买的人肯定会打听清楚的,前头开店的都干不长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妈也会提醒,不然这生意做了又不是人就跑了?以后还要在本地待呢,骗人骗不久的。”秦青这才放心了。

    司雨寒说,“我妈说等看好商铺了还要请你吃饭,到时我再叫你啊!”

    宋芸是个苍白瘦弱的汉子,身高一米六。他住在b-5已经有两年多了,经历了b-5名声由盛转衰的全过程,以前跟女同学说:“我住b-5。”这是高富帅的象征!现在跟女同学说,“我住b-5.”这是人品低劣的象征。所以他出去都不说自己住哪一幢,含糊的说:“我住学校寝室。”“哪个楼啊?”“就男生寝室啊。”

    其实他有点委屈。因为望远镜是正常爱好,比如他带进宿舍的天文望远镜,他是用来看星星的!不是看对面的女同学的。不过学校不管这个,没收后还让家长来取,他自己还不能取。

    而红外线望远镜是军事迷。他们可能、也许、大概……偷看过女生寝室。但视频绝不是他们录的。不是说他们的技术条件达不到,是经过审查后,他们肯定的说:“角度不对!”

    视频是通过小电影流传的,一开始确实是男生宿舍这边先大范围流传开来。标题名起的很吸引寂寞的处-男:偷拍!女生寝室!

    男生宿舍的技术宅太多,先是扒出这视频从偶尔拍到的窗外景色和太阳光角度推断:这是在本市、本校拍的。有一幢学校的地标建筑实在太有名,想认不出来就不可能。

    跟着通过上传者的ip地址扒出传视频的原电脑竟然就是本校图书馆的网吧!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慢慢的被偷拍女生的清晰照也暴出来了,她用的化妆品、包包的牌子也有了。就在接下去快要扒出她是哪一系的叫什么名字时,学校快手干预此事,把男生宿舍收拾了一顿。

    最后不知是怎么回事,偷拍视频并上传的人就成了b-5的人了。

    偷看他们承认,偷拍也不能保证没有,但上传的那段肯定不是他们拍的!可惜此时再说什么都没人信了。b-5一开始还有人想澄清,后来发现他们面对的是整个学校的偏见就心灰意冷,认了罪名。

    宋芸从一开始就保持了沉默,到现在也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拍视频的人是谁,也知道被偷的人是哪一个。

    他想自己悄悄调查清楚。更想知道,明明是住在同一个寝室,看起来也很要好的一对闺蜜,为什么会发生一个偷拍另一个并上传的事呢?